“以前不答应是觉得咱家这条件原本就攀不上罗家,要是再加上那么一个条件,根本就是在借着当年的事儿用闺女捞好处,我和你爹干不出那样的事儿来。

可现在不一样了,你话说出去了,要是不嫁给红旗,再没有像样的人家来求亲.…..”顿一顿,赵玉兰下了结论,“为了你过的好,爹和娘的脸面都可以不要。”

“爹,娘,如果你们真的要去胖婶家提亲,也行,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结婚必须要在我二十二岁以后,否则,你们会永远失去我,爹和娘要是不信,可以试试。”

林初夏说这些时脸色坚定中透着一股子凄然。她很清楚,假以时日等她真的长开了,将会是绝对的风华绝代,只是可惜,在这个年代却未必是好事儿,她承认她有受前世看的一些小说的影响,对这个年代带着点儿偏见,但对于女孩子来说,不管在哪个年代,清誉都是极为重要的。

罗刚顺是村书记,胖婶是个不吃亏的性子,如果她和罗红旗定了亲,绝对不会有人敢打她的主意,否则,大伯娘一家只要将她说过的话传出去,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家,绝对就会徇着信儿追过来了。

但,即便明白这些,她还是接受不了和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生活在一起,只要想想那避不掉的亲密接触,她就觉得恶心,没有爱的人,哪能做有爱的事儿?

是以,她的要求就是把婚期延长到五年以后,而且,明年就会恢复高考了.…..,或者,那也是一条路。她的做法儿是有些自私,可她别无选择,若真是如了她的愿,她一定会补偿胖婶一家的……

“夏……”初夏的神色吓坏了赵玉兰,她一下一下轻抚着初夏的后背,“你要是实在不喜欢红旗那孩子,就算了,等吃了晚饭,娘找你胖婶解释解释,就说你今儿个说的那些话,是让你大嫂给气的想护着我和你爹,让她别往心里去。”

“娘,你说的对,待几年罗红旗大点儿或许就会疼人了,再说了,刚顺叔那么会疼人,他也不至于太差了不是?我呢就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找婆家这事儿,反正……早晚有这一天,就别闹得胖婶一家不高兴了,只要他们答应等我22岁再结婚,这事儿定下来就定下来吧。”

天知道她说这些话有多违心,可是,在这个年代,她的生存能力太差了,但凡有一点儿办法,她也不会选这条道儿。

得了闺女确切的信儿,林宝河就去了胖婶家,不消半个小时,胖婶和罗刚顺随林宝河一起回来了,一进门,胖嫂拉着初夏的手直掉眼泪:“夏啊,婶盼了这么些年,可算是让婶给盼着了。”

“呵呵.…..”林初夏不自在的笑笑,没吱声。她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样的事儿,她从没经历过,哪怕是权宜之计,她也不自在的要命。

“去找美英耍吧,她在家等你呢。”胖婶放开了初夏,撵她去自己家,显然,她们是来找赵玉兰商量定亲的事儿的。

初夏如蒙大赦,穿上鞋子飞速跑向了胖婶家,开门的恰好是罗红旗,天太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他没像以前那样用话呲打她,只是喉咙里“咕噜”了一声,转身就往屋里走。

“你到底说了句什么?能不能说的清楚点儿?”心情不太好的林初夏,跟在他身后,皱着眉头追问。

“初夏!”罗晓琼从屋里跑了出来,瞪一眼高自己一个头多的罗红旗,“哥,爹和娘不是说过你要让着初夏吗?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儿?”

罗红旗就像没听见妹妹的话般,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的屋子,“哐”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吓得初夏不自觉的打个哆索。

“神经病!”罗晓琼嘀咕一句,扯着初夏往自己屋里走,“初夏,别和他一般见识,他脸皮儿薄,不好意思,心里还不定怎么高兴呢……”

初夏悄悄撇了撇嘴,她又不傻,不好意思和不喜欢之间,可是有着极大的区别的,虽说在那个时空她也不过才22岁,没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可好歹也有过朦胧的感情,她很清楚男女间互相吸引是什么样子的,罗红旗的表现分明就是讨厌她,还是超级讨厌那种!

这倒是让她好奇起来,罗红旗到底和她有什么过结,以至于对她烦到这个程度?

进屋后,罗晓琼拨拉了拨拉罩子灯的灯芯,房间的光线一下子亮了好多,连带着初夏的心情都跟着松快了不少,她家用的是小煤油灯,黄豆大的一个灯火时明时暗,压抑的要命。

“初夏,你怎么就会想通了?”罗晓琼眼睛晶晶亮的盯着初夏,“不过,为什么要22岁以后再结婚呢?早点儿嫁过来和我作伴儿多好!”

“你哥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我总要给他一个慢慢喜欢我的过程,才有可能长久嘛.…..”初夏说着眨巴眨巴大眼睛,“唉,要不是和你合得来,胖婶和刚顺叔对我也好,我才不想嫁给他呢。”

“不是,初夏,他其实就是那么个牛脾气,心里指不定怎么喜欢呢......”罗晓琼急得帮哥哥解释,话还没说完,“哐!”的一声,房门被推开......

巨大的声响,使得林初夏和罗晓琼条件反射的看向门口,——罗红旗脑袋几乎顶在门框上,黑着张脸站那儿。

想要责怪他不敲门就闯进来的初夏,嘴巴张了张,又没敢吱声儿,好汉不吃眼前亏……噢不,好女不吃眼前亏,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被揍。

她也知道她的想法儿可能带有偏见性,但在这陌生的年代,在这昏白的灯光下,膀大腰圆的罗红旗,对她有着绝对的震慑力。

“哥,你不是回屋了吗?干嘛跑过来偷听?就算初夏要成为我的嫂子,你也没资格这样做!”罗晓琼一脸不悦的质问道。

罗红旗的黑脸明显不自然起来:“我又不是故意偷听,我饿了出来找点儿吃的,哪想到就正好听到你们在说我。”随之面色不善的看向初夏,“林初夏,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你,还让你爹来我家提亲,你说实话,你们家看中的到底是我家的粮食还是我这个人?”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