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怕挨揍是因为她怕疼,可不是怕他!这样侮辱到她头上来了,要是再当缩头乌龟,她自己都瞧不上自己!

“既然已经偷听了就别找那么些有的没的的借口,我刚才的话说的不够明白吗?我愿意嫁给你是因为胖婶和刚顺叔,是因为美英,噢不,是因为晓琼。你以为是因为你?做你的大头梦去吧!”

此时的初夏如炸了毛的小奶猫般,大眼睛瞪的滴溜圆,清澈的眸子透着隐隐的泪意,苍白的小脸因为激动映着不正常的红晕……,这样的她,更加的美艳了几分,莫说罗红旗,就连罗晓琼都看得呆住了。

“初夏,我娘说的对,你真的是个美人儿,要是把身子养好了,肯定更美。”半晌,罗晓琼由衷的赞道。

初夏苦笑,这具本尊的确是美,记得她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都被本尊给迷的半天没回过神,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在这个年代,她能怎么样?!

“嗤!”罗红旗发出个不屑的声音,“晓琼,女孩子美不美的,不能光看个模样儿,就她这样的娶回家干嘛?当菩萨供着?再说了,在我看来,她比你差远了,比……比村里好多姑娘也都差远了,你们是不是觉得她没什么能夸的,你总是这么惯着她?

没错,以前咱爹娘是有对不住宝河叔和玉兰婶的地方,可也不能因为那么一件事儿就欠她们家一辈子,这些年,好吃的,先给她,好穿的,也给她,该还的到现在也还差不多了!”

初夏站起身来,“我困了,要回家睡觉了,晓琼,我走了。”

她不是应该气得炸毛吗?她现在的反应太奇怪了!就算不扑上去揍一顿罗红旗,也应该骂他一顿才是啊!

直到林初夏推一把罗红旗挤出门去,罗晓琼才回过神来,迅速下炕趿拉上鞋子:“初夏,初夏,你等等我……”到了门口,见罗红旗还愣怔怔的立那儿,气得猛推他一把,“你等着爹娘揍你吧!”

直到妹妹的身影跑出院子,罗红旗才回过神来,他也算是看着林初夏长大的,可人了怎么越来越觉得看不懂她了?尤其这半年以来,她和原本那个任性刁蛮,嘴巴不饶人的她,根本就不像一个人了!

难道真的是长大了,懂事儿了?那他刚才的话还真是太过份了些,如此想着,心里就涌上一丝愧疚,暗暗下决心,再观察些日子,要是她真的是懂事儿了,他就对她好点儿。

不过,要他娶她……,他的心情又沉闷起来.…..

罗晓琼追上初夏后,赶紧一把扯住她:“初夏,你别生闷气,有火就发出来,要不,你揍我一顿,我是罗红旗的亲妹妹,替他受过也是应该的,你揍我一顿吧……”

“我没生闷气。”初夏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愉悦,“再说了,谁的帐谁自己还,你干嘛要替罗红旗还?”

她是真的开心,罗红旗的态度,让她清楚,她这一步,算是走对了,将来的脱身,绝对不会是个麻烦事儿,那么,呵呵……

“真的…….”罗晓琼几乎趴她脸上打量着,“没生气?”

“我用得着和你装吗?”初夏冲她笑笑,用力的往回推着她,“外面还是凉,你赶紧回屋儿去,有什么话咱们明天再说。”

“初夏.…..”

罗晓琼还想说点儿什么,可是,一时又理不清楚到底应该说什么,犹豫了犹豫,遂停下脚步,“那我回去了,明天去找你。”

“嗯。”初夏挥挥手,往自家走去。

看着那瘦弱的身影没入夜色中,罗晓琼没有由来的就觉得一阵烦燥,她怎么觉得,初夏变的让她越来越不认识了,而且,也离她越来越远了?难道,错一次,就真的回不去了吗?

……

“宝河,玉兰,回去吧。”

“待会儿我让红旗把初夏送回来,你们不用挂挂着,回吧。”

罗刚顺胖婶和林宝河赵玉兰正在院门外推推拽拽的道别,

看到这一幕,初夏嘴角不自觉的翘了上去。

这个年代人与人间的亲厚关系,是她这个从小长在城市的孩子所没见过的,初始,她会觉得有些做作,明明就是左邻右居,天天见面,串个门儿干嘛要整的像久别重逢似的?

久了,她才明白,这是他们的一种表达方式罢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意。

“怎么不多和美英玩会儿?”胖婶最先发现了初夏,三两步迎上去扯着她的胳膊,“红旗也不知道送送你,婶回去就训他一顿,都要娶媳妇的人了,还是这么不懂事儿。”

“就这么几步路,我自己回来挺安全的。”天黑看不清表情,不过听声音就知道初夏心情不错,胖婶松口气,“宝河,玉兰,初夏也回来了,你们就赶紧进屋吧。”

“就是,快回屋吧,初夏身子骨弱,别再冻的头疼。”

罗刚顺边说边迈开大步往家走,胖婶又唠叨两句,才拔腿追上去。

进了屋,林宝河和赵玉兰都盯着初夏的脸一个劲儿的打量,“爹,娘,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初夏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夏,你没生气?”赵玉兰试探的问道,“这么黑的天,红旗不送你回来,你真的不生气?”

初夏撇撇嘴:“有什么好气的?他和我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了,要是今天冷不丁的转了性,我才害怕呢。”

“唉!我出去走走。”

知道林宝河是因为罗红旗的态度闹心,初夏赶紧拉住他:“爹,娘不是说了吗,等罗红旗年纪大点儿,兴许就知道疼人了。再说,我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看着他顺眼,这样挺好的,俩人都适应适应,以后要是觉得合适就结婚,不合适再说。”说到这儿,初夏松开林宝河,往后退退,认真的盯着双亲,“不过,到时候我们要是真的不合适,爹和娘不能逼我。”

虽说罗红旗的态度让她的心放下一大半儿,可她却必须提前和林宝河赵玉兰打好预防针,免得到时候他们和胖婶一起逼她和罗红旗。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