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家所在的大林村和初夏姥姥家所在的小林村,相距不过三里地,虽是走着,却也用不了太长时间。

一刻钟后,坐在堂屋门口晒太阳的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听到大门“吱呀”一声响,眯眼看过去,都喜的站了起来。

“夏呀,咋就那么记仇……”初夏姥姥上前拉着初夏的小手直唏嘘,“都几个月没来看姥姥姥爷了?”

“姥姥,姥爷……”初夏脸色讪讪的,她知道姥姥和姥爷是极疼她的,可因为怕露馅,她这半年总共就来了两次。

“孩子这不来了嘛,说些没用的废话干什么?”

“是是是,姥姥可真是越老越糊涂了……”老太太边附和老爷子边拉着初夏进了屋,翻箱倒柜的一番倒腾,终于在某个藤箱的角落里,找出一小把松籽儿,“前几天你二舅的战友带来的,家里人都尝过了,这些都是给你留的。”

“谢谢姥姥,我装回去和我娘我爹一块儿尝尝。”初夏不客气的把松籽悉数装到了棉袄口袋里。

“夏长大了,玉兰总算熬出来了。”看着外孙女的动作,老太太一脸欣慰,初夏悄悄抚额,本尊到底有多不懂事儿?

“我去割点肉,今晌午包饺子。”显然,老爷子对初夏的表现也极满意,眯眼笑笑,吧唧着烟袋出了屋。

“姥爷对我真好。”毕竟不是本尊,明知两位老人极疼她,也还是有些生疏,初夏做不出亲密的动作,便说了句好听的,结果却引得老太太吃醋了,“姥姥不好啊?”

“好,好,姥姥当然好。”生怕老太太再在这个问题上深入,初夏赶紧转移了话题,“姥姥,大表哥最近有消息吗?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回来趟?”

老太太立时笑的见牙不见眼:“启亮前天刚来信,说是立了功,领导提他当班长了,过年的时候差不多能回来住些日子。”

“就说了这些?”

老太太略一回想,又道:“问了问家里的事儿,还特意问了你爹和你娘好,夏回去记得和你爹你娘说说。”

“嗯。”初夏应一声,神秘的压低了声音,“姥姥,大表哥没说有没有姑娘给他写信?”

“没说。”老太太被外孙女这么一提醒,立时心急起来:“也是,启亮都已经二十一了,可不能再耽误了,不行,待会去找你刘大娘(村里的媒婆)去,要是有合适的姑娘,先要张照片给启亮寄过去。”

她特意提这事儿要的可不是这么个后果!晓琼筒子会挠死她的!真心会挠死她的!初夏急的冲口而出:“不行!”

老太太微微的叹口气:“夏,那是你大表哥,姥姥不是不疼你,是……”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可意味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初夏惊的一身冷汗,话说,这本尊不会是真的喜欢近亲的大表哥吧?不行,不管真的假的,现在都必须是假的!

“姥姥,美英喜欢大表哥,还有我们村里另一个姑娘也喜欢大表哥,美英担心那姑娘偷着给大表哥写信,我和美英是好朋友,当然要帮她了。”

听初夏这样说,赵老太太明显松口气,随之脸上带了喜意:“美英那孩子模样儿好体格好,性格也不错,刚顺两口子也是好相处的,算起来,这是门好亲事儿……”略一沉吟,“晚上让你大舅写信问问启亮,他要是愿意,过几天就让你大舅去罗家提亲,早些定下来都省心。”

“好。”嘴上这样应着,初夏心里却是万般不适应,这个年代的婚事——太快了有木有?

不过,对于能帮上罗晓琼,她还是极高兴的,赵启亮本人她没见过,但从照片上看,浓眉大眼身高体壮的绝对一表人才,如此说来,在部队表现好,被哪个领导看上讨为上门女婿,或者把家里的哪位女性亲属嫁给他,也不是没可能的。

因此,把罗晓琼的心意明明白白的表露出来,早些探清赵启亮的心意就尤为重要,免得罗晓琼整天提心吊胆的惦记着。

接下来,和初夏说了说大舅、二舅、大姨、二姨几家的近况,老太太就下炕张罗着剁馅儿和面去了,初夏对这些活计都不擅长,就站那儿犹豫着要不要搭手。

“夏,去小卖部打二毛钱的酱油。”老太太提了个空酱油瓶子递给她,再塞给她三毛钱,“剩下的买糖吃。”

真把她当小孩子宠?初夏一头黑线的把一毛钱塞回老太太手里,提着酱油瓶子小跑着出了门。

“这孩子,可真是长大了……”

听着老太太的嘀咕声,初夏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她这八零末九零初的娃和本尊比起来,还真算是个懂事儿的,要是本尊替代了她……,omg,她不敢再深想。

“小同志,赵元宝家怎么走?”

一路上,初夏陷在自己伤感的回忆里闷着头往前闯,猛不丁的眼前一黑,还未待反应过来,就觉得鼻子一阵生疼发酸,连带着眼泪都不自觉的涌了出来。

“小同志,你没事儿吧?”

初夏赶紧站直了身子抬起头来,就见眼前站了两名身着军装的男子,她撞上的是那名二十多岁,面色严肃的男子,问询她的,是那名三十多岁,面色和善的男子。

“走路怎么也不好好看着?”二十多岁的男子边说边嫌恶的盯了一眼身前洇湿的一小片。

正伤感着的初夏,可算是找到了发泄的渠道:“你走路怎么不好好看着?是我故意撞上的吗?你不站这儿挡着我的路,我能撞你身上吗?我没嫌你撞疼我,你倒先跑出来谴责我,这就是军人的觉悟?你对得起身上这身军装吗?你对得起解放军叔叔这个称呼吗?…….”

林初夏没完没了的控诉,终于使得年轻军人严肃的脸色有了那么一丝变化,他不自在的轻咳一声,皱眉看向中年军人。

中年军人嘴角明显抽了抽:“小同志,对不起,是我们不对,别生气了,能不能告诉我们,赵元宝家住哪儿?”

“他不能自己向我道歉?”初夏皱眉盯着年轻军人,“喂,你就这点儿出息?明明就是你撞了我,干嘛要别人替你道歉?有胆子做为什么没胆子认?”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