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来了,各种难受,呜......,求大家投点推荐票,来点收藏,给点打赏,pk票就不要了,呜...........

-------------------------------

“什么?俩当兵的上元宝家去了?初夏,你亲眼看到的?”

伴随着李爱媛的惊呼声,赵启芸一屁股蹲坐在地上,泪水噙在眼眶里来回打着转儿,唇哆嗦着,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嗯。”娘俩的反应让初夏有些懵,遂弱弱的应一声,闷着头继续剁馅儿,她不知道本尊清楚不清楚这事儿,当然不敢乱问。

“你们娘俩先别急,等玉山回来了让他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赵老太太边说边叹口气,“元宝那孩子心眼好,老天爷不能那么狠心。”

赵启慧挣扎着起身:“我要过去看看。”

“慧儿,你爹这就回来了……”赵老太太拦住孙女,“听奶奶的,赶紧洗手包饺子。”

“是啊,慧儿,听奶奶的。”李爱媛扯住女儿,眸中满是心疼,“娘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忍着点儿。”

赵启慧叹一声:“娘,放开我吧,我听你和奶奶的。”

李爱媛略一犹豫,放开了女儿,赵启慧果然听话的去洗手,然后取了擀面杖坐在炕边上等着擀皮儿。

赵老太太已经接手了初夏剁馅的活儿,帮不上别的忙的初夏便想去安慰赵启慧几句,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意义,遂默默的坐她旁边,低垂着脑袋发愣。

不一会儿,赵老爷子便提着一小块肉回来了,一进门便告诉家里几口子,赵玉山已经去了赵元宝家。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战友走到这儿顺便过来看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最好的结果就是赵元宝受了重伤。

饺子包到一半多的时候,赵玉山回来了,看到初夏,微微点了点头,“爹,元宝没事儿吧?”赵启慧急急的问道。

“哎!”赵玉山重重叹一声,“慧儿,你心里其实都猜到了,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

“呜呜呜…….”不待赵玉山说完,赵启慧擀面杖一扔,趴在炕上就嚎哭起来,李爱媛心疼的扫了女儿一眼,并没停下手里的活计,反而加快了速度。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赵老太太安抚的拍拍孙女儿,看向赵玉山,“咋回事儿?”

“把个掉冰窟窿里的小孩儿托上岸,他自己……”赵玉山叹一声,“元宝他娘犯病了,他爷爷背过气去刚缓过来,他爹和他奶也都有点儿糊涂,我还得接着过去帮着张罗。娘,待会饺子好了让启慧和她娘给端过去。”

赵老太太挥挥手:“去吧,让你爹和你一块儿去。”

待赵玉山和赵老爷子出了屋门口,赵启慧猛的从炕上爬起来:“我也去!我也要去当兵!”

“慧儿……”李爱媛一把扯住女儿,“娘知道你和元宝的感情好,知道你一下子接受不了,可你是个姑娘家,哪能你说去当兵就真当兵了?”

“那俩当兵的肯定是领导,我去求他们带我去元宝待过的部队。”赵启慧抹抹脸上的泪水,“元宝最盼望的事儿,就是我也能穿上军装,和他一起保家卫国,现在,我要去他待过的部队,陪着他。”

“慧儿,你不要娘了?”李爱媛泪朦朦的看着女儿,“你哥还有一年多才能回来,你要是再这么走了,让娘怎么过?”

“孩子走了,不是还有我和你爹吗。”赵老太太拍拍赵启慧,“慧儿,去吧,要是领导真能带你去当兵,你就跟着去,奶奶支持你。”说着看向初夏,“夏,陪你姐过去看看。”

一进赵元宝家的院门,初夏就被那种悲悯的气氛压的喘不过气来,她条件反射的扯住了赵启慧的袖子。

“夏,要是不喜欢这儿,你回去吧。”赵启慧看着她,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儿,“我自己去找他们。”

“姐,没事,我陪着你。”初夏用力呼出一口浊气,“姐,要是他们忙着,咱们就吃完饭再来找他们。”

“我知道,我不会那么不赶眼色的,夏,本来,过年我就可以和元宝结婚了,你现在可能不明白姐的心情,等有一天你喜欢上一个男人,就能明白了。”

赵启慧这没头没脑的话其实是在解释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来求领导带她去当兵,虽然知道时机不对,可对她而言,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了,她想要的,就是去赵元宝曾经生活的地方,感受着他的气息,默默陪着他……

初夏是不懂这种感情,甚至觉得,这样做有点儿傻,但是,她知道自己没资格说什么,能做的,就是陪着赵启慧,让她达成自己的心愿。

赵元宝家的屋子里挤了满满的一屋人,俩人一出现,引得众人齐刷刷的看过来,“你们怎么来了?”赵玉山看到姐妹俩,眉头皱了起来,“饭好了?”

“没有!”赵启慧说着,直冲冲的向中年军人走去,“首长,我是赵元宝没过门的媳妇儿,我求您带我去部队当兵,我要在那儿陪着元宝!”

“胡闹!”赵玉山边拖着女儿往外拖,边看向中年军人,“首长,对不起,我女儿胡说八道呢。”

“爹,我说的是真的,我要去当兵,我要陪着元宝,您没有权利拦住我,首长,如果您真的觉得元宝是个好兵,就答应我……”赵启慧坠着身子不往外走。

初夏站在门口,一脸的不自在——被青年军人盯的,她肿么就觉得,在对方的视线下,她特别象只自己送到狼嘴边的肥兔子?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