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薛国红?”王美凤眼睛瞬间瞪的溜圆儿,“二姨,那他车子上坐着的女孩儿您认识?”

“嗯。”赵玉翠点了点头,却不再说下去。

王美凤也不是个傻的,知道这事儿不能在大街上谈论,便转移了话题:“二姨,庆庆也该放学了吧,要不要去学校接他?”

说到自家宝贝儿子,赵玉翠的眸色中多了暖色:“就那野猴子,铃声一响就窜的没影儿,哪能接得着?”

“我娘老说,松松要是有庆庆一半儿的皮实,她也就知足了。”松松是王美凤的弟弟,大名王金松,和赵玉翠的儿子张小庆同一年出生,都是十五岁。

“你娘那是没去给人家赔过不是,让她和我一样,隔三岔五的去给人家赔笑脸说好话,她就不羡慕庆庆的皮实了……”

“我家哪能和二姨家比?松松要真把谁给揍了,赔不是哪管用?不过,不管怎么说,男孩子还是皮实点儿好。”

赵玉翠幽幽叹一声:“美凤,有些事儿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比咱家硬实的人多了去了,算了,不说这些了,等你进了这个圈子,自己慢慢就明白了。”

进了这个圈子?王美凤眸子立时亮起来:“二姨,是不是我去中心小学当老师的事儿有眉目了?”

“你姨父费了不少心,总算成了,多长点眼力见儿,和同事搞好关系。”赵玉翠脸色严肃的道。

“一切行动听二姨指挥!”

赵玉翠眸中现出满意的笑意,嘴上却道:“话可不能这样说,让你二姨父听见,又要训咱娘俩儿公私不分了。”

“离这么远,二姨父肯定听不到。”王美凤将车子往赵玉翠身边并了并,“我也就当着二姨的面儿这样说,怎么做,我心里有数儿。”

“你姥和你姥爷要是知道了我把你办到学校这事儿,准又得嫌我不管初夏,哎,那丫头要是有你一半儿懂事明事理,二姨也不能不给她操心……”赵玉翠苦笑着摇头,“那孩子,是真让你小姨小姨父和你姥姥姥爷惯瞎了。”

王美凤赶紧下保证:“二姨,我进了学校,一定多听少说,多向二姨汇报,绝不给二姨惹祸。”

赵玉翠把王美凤办进学校就是为了让她做自己的心腹,为升副校长扫清障碍,见对方领会了她的意思,当即笑呵呵的转移了话题。

张小庆单腿支着车子,吊儿郎当的站在自家门口,远远的看到张**和赵玉翠,便扯着嗓子喊:“我要饿死了!”

“来了来了,这孩子,准是又把钥匙丢了……”赵玉翠边说边加快了速度,王美凤赶紧跟上,到了近前,略带讨好意味的看着张小庆,“我和二姨幸亏没去学校找你,要不还真就扑空了,对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想你了呗,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张小庆吊儿郎当的冲她伸伸爪子,又把爪子转向强俊杰,“准二姐夫,二姐没带你带了也行。”

强俊杰笑着拍下他的爪子:“今天没带,明天补上。”

“切,明天是明天的!”

张**瞪起了眼睛:“小庆,谁教你这么没大没小?”

小庆斜着眼睛撇撇嘴,单脚蹬着车子进了院子,“娘,赶紧给我做好吃的,我快要饿死了。”

王美凤脸色就更不自然了,在她听来,张小庆这么一连串的喊饿,就是嫌她没带好吃的,来吃白食,忍不住幽怨的瞟了一眼强俊杰。

恰好强俊杰也悄悄瞄向她,触及到她含幽带怨的眼神儿,努力回想了一下,他好像……似乎……真的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吧?

……

“啪哒!”吃过晚饭,赵家老两口和赵玉山一家三口及赵玉英、赵玉兰、初夏正坐在东间闲唠,突然听得外面门栓响,赵玉山赶紧拿着手电筒迎出去。

正在关门的张小庆用手挡了挡眼睛:“是大舅吧,别照我,眼花!”

“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赵玉山的语气中满是担心。

“我想姥姥姥爷了,想大舅大舅妈和启慧姐了,也想小姨和初夏了,想的实在受不了,就过来了。”

赵玉山一脸的无奈:“你这孩子,吃饭了没有?”

“吃了,不过大舅要是有好吃的给我,再塞进去点儿也行。”张小庆没个正形的道。

说话间俩人已经进了东间,和一众人等问候过,又和老太太亲热了一会儿,赵玉山旧话重提,再次问他到底出什么事了的时候,张小庆吊儿浪当的神色立时一扫而空,认真的看向初夏:“初夏,你不能嫁给薛国红。”

对于这个表弟,初夏并不熟悉,也不清楚他和本尊的关系到底怎样,但,他这个时候赶过来,只为了说这句话,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如果,只是因为关心表姐,她感动。

如果,是有着莫名的情愫,她惶惑。

见她目光闪烁的盯着自己没吱声,张小庆再重复一遍:“林初夏,你到底听明白了没有,我说,你不可以嫁给薛国红!”

初夏只好点了点脑袋,表示她听明白了。

“小庆,你这么晚跑过来就是为了和你初夏姐说这事儿?”赵老太太疑惑的看着外孙,“是你听说了什么,还是怎么回事儿?”

“薛国红的人品不好,初夏要是嫁到他家去,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我是初夏的弟弟,当然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张小庆看向赵玉英,“大姨,您是个老实人,可您怎么就养了二表姐那么个奸|货?”

初夏立时一头黑线,不管怎么说,赵玉英都是长辈,这张小庆,还真是个浑不吝的主儿。“小庆,美凤去你家了?”赵玉英的脸色难看起来。

“是啊,要不是听她在那儿出坏主意,我哪会这么晚了跑过来?”张小庆一脸的恨恨,“真不知道我爹和我娘怎么回事儿,凭什么帮她不帮初夏?”

“小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好好和姥爷说说。”赵老爷子开了口。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