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坐在窗边,就见林老爷子急匆匆的到了院子中间,突然脚步一缓,转为了蜗牛般的速度,林老太太毫无防备之下,一脚踩到了林老爷子的后脚跟,然后,俩人便哎哎哟哟的倒在了院子里,把正在啄食的一只大公鸡惊的扑棱着翅膀乱窜……

初夏转回头,一本正经的看向耷拉着脑袋想心事的林宝河:“爹,你爹和你娘让公鸡踩了。”

“哎哟,你这个作死的,看我待会不杀了你吃肉,杂|碎啊,都是杂|碎,丁点儿亲疼滋味没有……”

“拉身上鸡屎了。”初夏继续现场直播。

赵玉兰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的看向林宝河。

“哎!我去看看。”林宝河走到门口,又回头补充,“放心,他们唬弄不了我,你们娘俩别出去!”

门关上的刹那,赵玉兰嘴角的笑意立时绽开:“你爹一点儿都不糊涂。”

“那是当然。”初夏眼巴巴的盯着外面,“我爹把他爹和他娘扶起来了,一边架着一个往外走了……,看不见了……”

赵玉兰一脸无奈的瞄着女儿:“还生气不喊他们爷爷奶奶了?”

“这样的人,配做爷爷奶奶吗?”初夏耸耸肩膀,撇撇嘴,“但凡对我有一点儿感情,也不会做出那种交易。”

“哎!天底下,什么样的爹娘都有……”赵玉兰的眉头皱起来,“咱们不顺着他们,估计真得搬出这屋子了,娘真没想到,他们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眼下,这天还冷着,搭个窝棚抗不了寒,现盖房子别说咱们没钱,就算有钱,也来不及啊,这……这真是把人往绝路上逼。”

犹豫一下,初夏认真的看向赵玉兰:“娘,你觉得住在这个屋里开心吗?”

“不开心又能怎么样?咱们这不是没办法吗?”

“大伯一家见天的惦着这房子,咱们稍稍吃点儿好的,就轮番的来找茬,可他们自己呢?哪个周不改善生活包饺子包包子?

娘,我不是馋他们那口吃的,我是就事论事儿,爹和娘虽是嘴上说这间屋子是爷奶分给咱家的,咱住的有底气,可心里却又总觉得我是闺女,亏欠了林家……”

“初夏……”被说中心事的赵玉兰一脸无措,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娘,你听我说完……”初夏神色认真的看着赵玉兰,“我这不是在翻旧帐,而是在分析咱们目前的实际情况。与其一直这么不踏实的住着,不如搬出去,找个让咱们真正住的踏实的地方,娘觉得呢?”

“娘也想搬出去,可哪有那合适的地儿搬?”

初夏唇角绽出笑意:“娘,咱家一共还有多少粮票,多少钱。”

“这是要做啥?”林宝河一进门,就看到妻子女儿把粮票、布票和钱铺摆在炕上,细细的数着。

“为搬新家做准备……”初夏把点好的钱数记下来,才看向林宝河,“爹,那老两口又和你说什么了?”

初夏对林老爷子林老太太的称呼,使得林宝河有些微微的不悦,训斥的话到了嘴边,却又打个滚缩了回去,以老爷子老太太对女儿的绝情,女儿这样喊似乎也能理解,但,那终归是他的亲生父母……

看出林宝河的纠结,初夏正了正身子:“爹,等这阵过去了,我会正常喊他们的,但现在,我喊不出口。”

“嗯!”林宝河表情松缓下来。

“他们刚才那一顿折腾,就是为了让爹跟出去,劝着爹把我嫁到薛家去吧?”初夏继续盘根问底。

“嗯,让我给回了……”林宝河闷闷的叹一声,“他们有点儿生气,让咱这两天搬出去,他们要过来住。”

“粮票是五十二斤零四两,布票是三丈一。”赵玉兰边说边把数字记在了纸上,脸色黯下去,“这哪能够。”

初夏好笑的看着她:“娘,这钱数和粮票布票的一共有多少,您心里哪能没个数?”

赵玉兰脸就红了:“娘这不是怀疑自己记错了嘛。”

林宝河急的站起来,凑到妻女面前:“你们娘俩到底是什么打算,和我说说。”

此时,小叔林宝海一家和林老爷子林老太太正聚在东屋里商量这事儿。

“他爹,你觉得你那法子真能成?”林老太太焦燥的盯着坐炕头上抽烟的林老爷子,“万一成不了,宝海和初春初秋怎么办?”

“是啊,爷爷,要是林初夏不嫁过去,我是不是就当不成兵了?”初春也问道。

初秋皱着眉头扫一眼双胞胎弟弟:“没种的货,靠着卖姐姐去当兵,你好意思?”

“你高尚,你在家种地吧,你别去!”初春不服气的盯着哥哥,“又不是害她,嫁到大官家享福,她得谢谢咱爷咱奶。”

“我宁可种地,也绝不靠女人捞好处!”初秋冷眼看向林宝海,“爹,靠侄女换来的好处,你真好意思接?”

“熊孩子,白疼你了!”林老太太气得抓过放在炕头的鞋子扔向初秋,“这都急的火冒房顶了,你还在那儿说些不着调儿的!

要是初夏不嫁到薛家,不光你爸的官当不成,你们俩的兵当不成,你大伯的官也会被撸了!以后,咱们老林家在村子里,就从顶尖户儿,变成破落户,你们兄弟走到哪也被人瞧不起!”

“这样就被人瞧得起了?”

初春看向初秋:“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林初夏又懒又馋,又不能干活,嫁到薛家去,是享福!怎么能说是咱们沾她的光?”

“既然象你说的那样,薛家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和爷爷奶奶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初秋冷笑着摇头,“我觉得心寒,有一天,把我卖了能给全家换来好处的时候,你们是不是也会毫不犹豫的把我给卖掉?”

“不会的!”房门推开,初夏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林初秋,你是男孩儿,没人会卖你的,没想到你会为我说话,这情,我记下了。”

“谁要你记!”林初秋别扭的梗梗脖子,“我又不是为了帮你,我只是在就事论事儿,你可别自做多情。”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