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嘴上怎么说,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桩亲事儿,的确是被他们用来当做换取好处的交易了,因而,被初夏这么撞破,脸色难免有了那么一丝不自然,呃,林老太太除外,她剜了初夏一眼,阴阳怪气的道:“还不快帮着你爹娘收拾东西,跑这来干什么?”

林老爷子眉头突的跳了跳,又不好当着众小辈的面儿给老伴下脸子,只好轻咳一声,用烟袋杆子敲敲炕沿儿:“坐吧。”

“初夏,快进来坐下说话。”小婶杨爱华是个机灵人,见公公发了话,脸上立时堆上亲切的笑意,上前拉住初夏往里拖,“初秋,把从你姥家带回来的桔子糖拿给你姐。”

哟,升格做姐了?初夏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虽然她比初春初秋大了几个月,小叔小婶一直让他们对她直呼其名,这细微的变化,倒是足以说明问题。

“初夏,爷爷奶奶也就是说气话,哪能真的让你们从那屋里搬出去,回去和你爹娘说,放心在那住着吧。”

小叔林宝海说话的声音也是难得的亲和,显然,他当她是来求情,别让她们一家子搬出去的。

“哪是气话?初春初秋也到了相看媳妇的年纪,人家来一瞅这个家,该成也不成了。”老太太气哼哼的盯着初夏,“就当我和你爷是害你,嫁过去你自己能过好日子,还能帮衬上弟弟,你说你拧巴着,到底当不当自己是林家人?”

“奶奶的意思,只要我答应嫁到薛家,您和爷爷不搬走,也不会影响初春初秋找媳妇,对吧?”

林老太太一脸的理所当然:“那是,初春初秋去当了兵,找媳妇那不是挑挑拣拣的,哪还用让人家挑?”

“给你。”初秋把几块桔子糖塞初夏手里,“我不指望着沾你的光去当兵,我要凭自己的本事去,你愿意嫁就嫁,不愿意嫁就不嫁,别到时候过的不好,觉得是我们拖累了你。”

初夏意外的看着这个别扭的孩子,半年多来,她和双胞胎打交道并不多,但每次见面,俩都会取笑捉弄她,初秋也不例,现在看来,大事上,他却是不糊涂,也有担当,倒是难得了。不自觉的,初夏对他流露出个善意的微笑,这孩子却别扭的瞪他一眼:“我不是护着你,我是丢不起那人。”

“有话不会好好说?”杨爱华瞪一眼儿子,拍着初夏的肩膀,“吃糖,初夏,这是小婶给你留的,吃吧。”

当她还是那个又馋又懒的林初夏?一家子红脸白脸的唱着,当她就妥协了?她相信初秋是真心的,可其他人嘛,呵呵……

“小叔并不是想着借你的亲事沾光,就是觉得你身子骨不好,嫁到薛家比嫁到罗家享福多。”林宝海语气心长的道,“都是一家子,哪能不盼你好?是吧,初夏?”

“我娘和薛立刚的事小叔不知道?薛立刚媳妇是什么脾性小叔也不知道?”

林宝海眸中闪过一丝不自然,脸上却依然挂着笑:“你这孩子,比你爹还记仇,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怎么还记挂着?

至于薛主任的媳妇,她有什么抱怨的?要不是你娘把薛立刚让给她,她哪做得成薛家的媳妇?”

初夏也不恼,笑眯眯的看着他:“薛家为什么一定要我嫁过去?为什么要许给咱家那么些好处?我哪里值得他们那样做?”

犹豫一下,林宝海就道:“这个……,兴许是为了弥补当年的遗憾,想让你娘过的舒心点吧。”

初夏把糖放到炕上,退后一步,神色认真的看着众人:“知道我为什么会过来吗?因为我爹我娘觉得,小叔的态度应该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为了让他们下定决心,我必须让他们明白小叔的心意。

小叔,你这前后矛盾的一番说辞,连你自己都劝服不了吧?我爹说,他来的时候,你一句话都没说,很无奈,呵呵……,你的无奈应该是嫌我爹不开窍吧?

来的时候,我就和我爹娘说过了,如果验证了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以后,我们家不会再和你们有任何瓜葛!”

说完也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初夏的身影就消失在门外。

“这死丫头!真是越大越不象样了,听听,听听,她都说了些什么?”林老太太最先炸了毛。

“看来,那丫头说的是真的……”林老爷子悠悠叹一声,“咱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和薛家说吧。”

林老太太不屑的撇着嘴:“我倒是看看,他们是不是宁可睡大街,也不和薛家结亲,初春,你去和他们说,后天必须搬出去!”

初秋一把拉住要跑出去的初春:“奶奶,您这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

“这孩子,让什么给附身了?净说些糊涂话!”林老太太瞪一眼林初秋,“这是为了她好,也是为了你们好,什么绝路不绝路的,放开初春,让他给我传话去。”

林初秋摇了摇头:“话都说那么明白了,奶奶还是觉得为了她好?”随之放手,“算了,爱怎么办怎么办吧,反正别扯上我!”

“娘,算了吧。”林宝海闷闷的叹一声,“要真出点什么事儿,咱们一家子也被人瞧不起,不就是我当不了官,初春初秋当不了兵嘛,别人家不当官不当兵的不也过的好好的?”

“你这个憨头,你二哥二嫂有多护着初夏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就算自己能凑合,可他们舍得让初夏凑合?他们能搬哪去?罗家?就算为了初夏,他们也不能搬了罗家去!

这会儿,谁坚持住了,好果子就是谁的,你可不能泄气,要是没这机会也就罢了,机会都送上门来了,再这么送出去,你舍得?”

林宝海犹豫着,一脸的纠结。

林老爷子瞟一眼老太太:“什么都明白,和初夏说话的时候,就不能软和点儿?那是个倔羔子,她要真拧巴起来,老二和老二媳妇拧巴不过她。”

“那就出去遭几天罪,薛家那边,宝海就和他们说,让他们该怎么操持就怎么操持。”林老太太胸有成竹的道。

林老爷子吧哒着烟袋,一直没说话,显然,他也在通盘琢磨。

初春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奶,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收拾东西了?”林老太太忽的坐直了身子,“是真收拾还是装给你看的?”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