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你总说初夏是图企咱家的条件,现在知道错了吧?薛家那条件比咱家强了多少?可初夏动心思了吗?”胖婶边说边推着儿子往外走,“帮着搬家去,一个女婿半个儿,这个时候不出力什么时候出力?”

“娘……”罗红旗抻着胳膊撑在门框上,“我帮着搬家是可怜宝河叔和玉兰婶儿,和林初夏没有任何关系……”

正切菜的罗晓琼撇着嘴打断他:“哥,不嘴硬会死啊?”

“我没嘴硬,林初夏是比以前懂事儿了,可我就是不喜欢她,也不想让她做我的媳妇儿,娘,你要是不答应取消我和她的亲事,我是不会去帮忙的。”罗红旗倔强的盯着胖婶,“就算爹打死我,我也不改主意了。”

“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儿?我和你爹能害你?初夏虽然干活不行,可她没有歪歪心眼儿,你宝河叔和玉兰婶儿也都是脾气好的,有我们四个老的帮衬着你们,这日子指定过不差了。

就你这死直的性子,要是摊上个不省心的……”重重叹一声,胖婶更加的语重心长,“就算是还恩情,我和你爹也不能拿你一辈子的幸福去还,娶初夏,是对两家都好的事儿,听娘的,别闹了,行不行?”

“我娶的是媳妇,不是丈人丈母娘!”罗红旗梗着脖子,“娘,实话和你说吧,我已经有了中意的人,不管你和爹同意不同意,我都要娶她。”

“谁?”

“钟红英?”

胖婶和罗晓琼几乎同时出声。

“什么?”胖婶不可置信的瞄一眼女儿,复又看向儿子,“红旗,告诉娘,你中意的到底是谁?”

“钟红英。”罗红旗脸迅速红到了脖子根儿,那么高壮的男人,竟像个小媳妇般扭捏起来,和提到初夏时的刺头样儿完全不同。

罗晓琼放下刀,幽幽的叹一声,“娘,几天前钟红英来找过哥,过后,我又曾看到他们鬼鬼祟祟的躲在草垛后面说话,我怀疑过他们的关系,却又觉得不大可能,没想到,还真是有可能。”

胖婶眸色阴沉的盯着罗红旗:“你妹妹说的都是真的?”

“嗯。”罗红旗认真的看着胖婶,“娘,红英和初夏哪个更是好媳妇,您应该能看出来,反正,我喜欢红英,她也喜欢我。”

“她喜欢你?”罗晓琼一脸好笑的瞄着她,“是她亲口告诉你的?”

“当然!”罗红旗答的斩钉截铁。

“就在一周前,她喜欢的还是赵启亮,现在,竟然亲口告诉你她喜欢的是你?”罗晓琼看向胖婶,“娘,你信吗?”

“不管信不信我都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儿,就她那个娘,谁娶了她谁倒霉!”胖婶严肃的看着儿子,“这事儿容后再说,你现在去帮着初夏家搬家去!”

“搬就搬。”罗红旗气呼呼的往外走,到了门口,顿一顿,抬脚出了门口。

“哥真是好赖不分……”罗晓琼幽幽叹一声,“钟红英那些心眼儿,把他卖了他都不知道,竟然会相信钟红英喜欢他,真是好笑!”

胖婶戳着女儿额头,“哪有这样说自家哥哥的?”

“我说的是实情,叔和婶明明可以搬到咱们家,却宁可住那小破屋,也不沾咱家的光,这点儿就挺让我佩服的。”

“哎!”听女儿这样说,胖婶就重重叹一声,“你叔和婶就是这样的脾性,宁可累死自己也不愿意沾别人的光。”

……

三小三大六个包袱装完了所有的衣服被子,锅碗瓢盆装了一小袋子,再就外面有几件农具,这寒酸的家产,使得初夏暗暗咋舌,当年她毕业,从宿舍搬回家的东西,都比这些个多。

“搬吧,早走早利索!”最后看一眼空荡荡的屋子,林宝河眸中闪过一丝不舍,继尔挥挥手,“你们娘俩别动手,这些东西,都不够我拿二趟的。”

“爹,咱们搬到自己的家,当然要一起动手。”初夏笑着提起两个轻快的包袱,“我就拿这些了,别的我也拿不动。”

“是,都一起动手。”赵玉兰提起两个大包袱,用下巴点点剩下的,“她爹,那些是你的了,外面的家把什儿拿不了你就再跑一趟,反正我们娘俩是不过来了。”

林宝河从女儿和妻子手里各抢下一个包袱,又把其他的东西上搭下挂的全收拢到自己身上,最后扫视一圈屋子:“走!”

初夏率先推开房门,就见门口黑压压的给堵了个严实,大伯林宝海最先开口:“宝河,玉兰,你们别当真,娘就是说气话,怎么能真搬?”

大伯母郑三巧赶紧附和:“就是就是,你们要是搬了,爹和娘的脸往哪儿搁?”

大堂嫂刘美清讨好的笑着:“二叔二婶,我以后再也不占你们的便宜了,我保证。”

大堂哥林初东的表情倒是很真挚:“二叔二婶,就算搬也明天吧,那屋潮湿,就算现在烧火,也不舒服。”

“搬什么搬!”郑三巧瞪一眼儿子,转向初夏一家的脸上挂上了亲和?的笑意,“宝河,玉兰,不管以前咱们怎么吵吵,那都是气话,我们可从来没想着真让你们搬出去,初东这孩子虽是不会说话,但有一点说的在理儿,那么潮湿,哪能住人?

再说了,就那小屋,到夏天还不热死个人?都快把东西放下,安心的在这边住着,等什么时候你们有钱盖了新房子搬家,我保准不拦着。”

“大伯娘,你是怕爷爷奶奶搬过来住吧?”初夏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某些人的心思,这话爹娘不好说出口,那就由她来说。

郑三巧脸色立时难看起来:“初夏,大伯娘可是真的为你们好……”

“叔,婶,我娘让我来帮着搬家。”罗红旗适时的到了。

初夏挑眉看他一眼:“伫那儿就搬了?过来拿东西!”

赵玉兰冲罗红旗歉意的笑笑,“红旗,你就帮着拿外面的家把什就行,这些个,我们自己就拿了。”边说边推开堵在她前面的郑三巧,“大嫂,初夏不大会说话,别往心里去,我们还得过去烧炕,就不和你闲聊了。”

郑三巧气得简直要吐血,她什么时候和他们闲聊了?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