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婶微微一怔,脸上迅速堆满笑意:“这几天就让初夏住这边儿吧,等那边干利索了再过去,本来身子就弱,可不能在那潮湿屋里多待。”

“我多烧点儿火,两天就干利索了,这几天,就给你们添麻烦了。”

“玉兰,你这话我不爱听,什么叫添麻烦?”胖婶一脸的不悦,“是不是嫌我刚才没留初夏,生我的气呢?”

赵玉兰连连摆手:“她胖婶,你和刚顺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这不是还有老太太嘛……”

罗刚顺打断赵玉兰:“我娘那人也就是嘴上不肯说好听的,其实对初夏中意着呢,你们两口子就放心让初夏在这住着,什么时候那屋里晾透了,再接初夏回去。”

“叔,婶儿,初夏要是一直和我作伴儿就好了,要不,别让她搬过去了。”罗晓琼笑嘻嘻的插话。

“你倒是想的美。”胖婶好笑的弹女儿脑瓜一下,回头扫一眼儿子的屋子,歉意的看向赵玉兰和林宝海,“不好意思的是我们,红旗那孩子白白比初夏大了好几岁,一点儿都不懂礼数。”

“孩子是搬家累着了。”林宝海严肃的看向罗刚顺,“孩子大了,知道要面子,别再打他了。”

“他就是皮痒……”见林宝海一脸的不赞同,罗刚顺赶紧改了话风,“好好,我听你的,不揍他,过了这两天咱好好商量商量,趁早把孩子的亲事儿定下来。”

赵玉兰赶紧道:“行,过了这几天,等我们安顿好了就商量。”

送走了赵玉兰和林宝河,胖婶悄悄扯扯罗晓琼,给了她个警告的眼神儿,才让她带着初夏回了自己屋。

“你哥不想和我定亲,对吧?”关上房门后,罗晓琼就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初夏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她卡壳了好半天,才摇摇头,“没……没有。”

初夏唇角勾起一丝笑意:“只有你觉得心里不舒服的时候,才会这样不停的说话,回想一下你哥的态度,胖婶听到我娘让我留下时的样子,我就猜到是什么了,别瞒我了,说实话吧。”

“初夏,你……”罗晓琼瑟缩了瑟缩身子,“你说的不对。”

初夏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你想说的其实是,初夏,你越来越聪明了,对吧?晓琼,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想要我幸福,对吧?”

“嗯。”罗晓琼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其实,上次你提醒我应该先和你哥处处看看,再决定的时候,我就猜到你发现什么了。”

罗晓琼急急的解释:“初夏,我当时只是怀疑,并不确定,要不然,我不会不告诉你的。”说完才意识到自己一急之下走了嘴,恨的连连掌自己的嘴,“我娘知道要揍死我了,这会儿说这个,根本就是落井下石嘛。”

“你哥喜欢上哪家的姑娘了?”初夏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自虐。

“钟红英。”

初夏意外的抚额:“怎么会是她?她不是……喜欢我大表哥吗?怎么这么快换成你哥了?”

“我也不知道……”罗晓琼撇着嘴一脸的郁闷,“我也这么和我哥说了,可他哪会相信我?他现在已经被那女人给迷昏头了。前段时间明明和你说好了,可他今天突然就和我娘说,不要和你定亲了,要和钟红英结婚。

初夏,你放心,这事儿我哥说了不算,别看他长的五大三粗的,其实胆小着呢,要是我爹和我娘真狠下心不管他,他自己就害怕了。”

初夏点点头:“我知道,睡吧。”

“要是没薛家这档子事,反正你也不喜欢我哥,散了就散了,可是这个时候,就算为了救急,也要先定了亲再说。”

就在初夏快要睡着的时候,罗晓琼又来了这么一句,不自觉的,初夏眼圈就红了,以对方那沾枕头就呼过去的性子,竟会为了她失眠,这个朋友,她这辈子是认定了!

可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装睡掩饰。

就在初夏身子都要躺僵了的时候,罗晓琼幽幽叹一声,帮她掖了掖被角,没一会儿,轻微的鼾声响起……

或者是换地方的原因,天刚微微亮初夏就醒了,她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轻手轻脚的拉开房门,趁着大家还没起床,溜回了家。

看到女儿这么早回来,赵玉兰一脸的惊异:“夏,出什么事儿了?”

“爹又去拾粪了?”初夏答非所问。

“嗯,初夏,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没得到答案的赵玉兰一脸的惶急。

“娘,没事,等爹回来,我想和你们商量件事儿。”

……

初夏一家子再次来到罗家时,胖婶和罗刚顺正在训斥一双儿女,一个没礼貌没人情味儿,一个睡的和死猪一样,连初夏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两口子实在是气坏了。

“玉兰,宝河……”

“她胖婶,是初夏睡不着,自己偷偷跑回去的。”见胖婶想要解释什么,赵玉兰赶紧打断了她。

罗晓琼一脸歉意的拉住初夏:“是不是我睡觉不老实把你给冻醒了?放心,今晚上不会了,我娘又找了一床被子晾外面了,今晚咱盖两床。”

“没冻着我,是我有事儿要和我爹娘商量,睡不着。”初夏视线转向罗刚顺和胖婶,“刚顺叔,胖婶,我不和罗红旗定亲了,亲事取消吧。”

“刚顺,茶香,我们商量过了,这是我们一家子的决定。”赵玉兰迅速接话。

林宝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妻子和女儿所说的。

这突然的消息,让罗家几口人都有些犯愣,包括罗红旗在内,或者,他隐隐的还有那么一丝窃喜。

“你这个死丫头!”回过味来的胖婶一巴掌呼女儿屁股上,“我昨晚上和你说的什么?你口口声声说和初夏是朋友,朋友有你这样做的?这落井下石的事儿你怎么能做得出来……”

初夏赶紧扯住胖婶儿:“不怪晓琼,是我逼她说的,昨晚上我就看出来了,我爹和我娘也看出来了,要不,他们也不会留我住下。”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