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河,玉兰,要是过两年红旗还这么不省心,我会主动取消这门亲事儿……”罗刚顺一脸的郑重,“但这个时候,罗家绝不能丧良心的落井下石。”

胖婶赶紧附和:“就是就是,初夏就是我们的亲闺女,让她遭罪的事儿,绝对不能做。”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都是向着初夏不向着我哥。”罗晓琼边保证边使劲儿掐罗红旗。

“我……我……”罗红旗呐呐着,没了音儿。

“死小子!”罗刚顺一巴掌扇儿子头上,“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来,你他|娘|的到底是不是老爷们儿?”

林宝河赶紧握住他胳膊:“忘了怎么答应我的了?”

罗刚顺一脸怒气,恨恨的:“这无情无义的死东西,不打他不开窍。”

“这次我也不护着他。”胖婶看向罗红旗的目光,亦是满满的失望,儿子早上的话,实在是太让她伤心了。

赵玉兰感动的看着两口子:“刚顺,茶香,你们是真心疼惜初夏,我和刚顺都知道,原本我们是想着,俩孩子虽然不对付,可过几年,兴许就好了……”

胖婶抢过话头:“男孩儿懂事晚,再过几年,肯定就好了,有咱们帮衬着,小两口的日子指定差不了。”

“让初夏自己说吧。”赵玉兰鼓励的看向女儿,“夏,把刚才和爹娘说的,再和你叔婶说一遍。”

初夏站起身,先冲罗刚顺和胖婶鞠一躬,才道,“叔,婶儿,你们想让我做罗家的儿媳妇,是我的福气。可是,我不喜欢罗红旗,他也不喜欢我。答应和他定亲,我是存了私心的。

我不想大伯家一直欺负我们,也不想乱七八糟的人打我的主意,就寻思着,和罗红旗定亲,或者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要求过了22岁以后结婚,是我给自己留的后路,如果没有薛家的事儿,我会心安理得的接受你们的庇护,可现在,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毁了刚顺叔的前途。

我爹和我娘之前也不知道我的想法儿,他们还以为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嫁给罗红旗,对不起,我骗了大家。”说完,再深深鞠一躬。

似乎对这个早有心理准备,初夏话音落下,胖婶迅速接话:“这孩子,你没错,要不是红旗总这么不阴不阳的,你哪会有这种私心?”

罗刚顺一巴掌拍炕桌上:“那个官算什么?不当就不当,老百姓的日子,一样过,咱们该定亲定亲!”

初夏一头黑线:“刚顺叔,胖婶,就算我和红旗哥定了亲,我们俩也不可能走到一起,因此让刚顺叔丢了官儿,根本没必要。”

“初夏,薛家并不是好姻缘……”胖婶幽幽叹一声,“你不定亲,薛立刚是不会死心的。”在她看来,赵玉兰和林宝河能清楚这不是一桩好亲事儿,初夏却不一定。

看来,以前初夏的不懂事儿,留给胖婶的印象太深刻了!

“婶,我不是故意找理由骗你,对了,之前我和罗红旗有口头协议,你问他吧,他肯定不会为我打掩护。”

罗红旗这次毫不犹豫的点头:“她是和我说过,她没想赖在咱家,让我暂时先和她定亲,等我遇到可心的,就取消亲事。”

“你这死孩子!你这死孩子!……”胖婶手脚并用的往罗红旗身上招呼,“答应了假定亲,怎么又反悔?”

呃,这是重点么?

话已经说开,初夏索性直白的问罗红旗:“听说你喜欢的是钟红英,可她前段时间喜欢的还是我大表哥,怎么转眼就喜欢上你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她喜欢当兵的。”罗红旗闷闷的道。

“……”初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和这种单细胞动物交流,果然是件困难的事儿,只是,这让她更加困惑了,钟红英图的是什么?

她当然不是个爱操心的人,可罗家待她不薄,能提醒的事儿她当然要尽一下自己的义务,至于提醒以后,能不能引起警醒,最终的结果又会怎么样,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

当天下午,林家和罗家亲事儿取消的消息便传遍了全村儿。

正愁的心肝肺都疼的林老太太得了这消息,立时觉得全身舒畅,急火火的穿鞋下炕,戳着正蹲门口抽烟的林老爷子:“让老二一家搬回去吧。”

林老爷子吧哒一口烟:“我不去。”

“死老头子,他们不搬回去,咱俩怎么办?”林老太太一脸的恨恨,“现在全村都知道为了给初春初秋说媳妇,老二一家给咱俩腾了屋子,他们不搬回去,咱俩还真搬过去住?”

“你能不能沉住点儿气?”林老爷子一脸的嫌弃,“多大年纪了,遇上点事儿就跟个没头苍蝇一样乱撞。

你仔细想想,罗家为什么这个时候解除亲事儿?那说明他们不愿意招惹薛家!连他们都怕的薛家,宝河两口子能想不明白?”

见老太太还是一脸的迷茫,老爷子只好说的再直白点儿:“罗家都不敢娶初夏,还有谁家敢娶?”

林老太太猛的一拍大腿:“老头子,还是你想的周全,咱们这个时候跑上门去是落了下乘了,嗯,要让宝河两口子亲自来求咱们,这次,我倒要让他们尝尝被人晾一边儿的滋味儿。”

“行了,到时候也别拿把拿过了……”林老爷子瞪一眼老太太,“要是初夏嫁过去,这个家还得用着她。”

“便宜那死丫头了!”林老太太一脸的恨恨,“让我说,美清那妹子比初夏强得多,怎么就没相中呢?”

“人家家里不缺干活的,初夏干活不行,论模样,比美清的妹妹强。”林老爷子眸中现了笑意,“老林家的好日子,露头了,总算是对得起祖宗了。”

“罗家还算识相。”林老太太阴沉的三角眼里也现了笑意,“要不然,这事还真是难办了。”

“初春!”老爷子喊过孙子,在他耳朵边交待几句,林初春便笑眯眯的跑了出去,听个大体概的初秋,不屑的撇撇嘴,回了自己屋子。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