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这段时间总在相亲,国红,你不是不打算和我好了吧?”任月可怜巴巴的扯住薛国红的衣袖,“咱俩好的事儿公社里没有不知道的,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可就剩死路一条了。”

“呸!呸!呸!”薛国线连啐几口,“胡说八道什么呢?月月,你是我的亲亲媳妇,我哪会不要你了?相亲倒真的是相了,不过,那可不是我愿意的,我老爹那人,风一阵雨一阵的,过了这些日子就好了,放心吧,我不会不要你的。”

“你说的是真的?”任月长舒一口气,“我这几天总也找不到你,全公社的人都在传你见天的相亲,可急死我了。”

“咱爸妈没说什么吧?”

“你就是个嘴甜!”任月白他一眼,“我爸妈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说传言不可尽信,让我当面问问你,如果是真的,就把我送回县上,不在这儿待了。”

“这样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上哪找去?”薛国红一把将任月捞到车前杠上坐好,“就算为了他们,我也不能不要月月。”

“你说什么?”任月拧着他的耳朵来回转,“为了你,我什么都豁出去了,你还做出这么委屈的样儿,你良心呢?”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走,回家看老丈人和丈母娘去喽……”薛国红说着长腿一蹬,自行车便平稳的驶出去,任月急的直抠他胳膊,“我坐后面,让人看到不好。”

“那有什么,你是我媳妇儿。”嘴上虽是这样说着,薛国红还是停下自行车,任由任月坐到了后面。

任月的眸色就微微黯了黯,以前,他才不会在意这个呢,现在,他这样做,是不是代表着……,她心里,就莫名的慌了起来。

坐好后,她脑袋贴他后背上,微微叹一声:“国红,你一定会娶我过门的,对吧?”

“当然,胡思乱想什么呢?”薛国红的声音中透着笑意,“怎么,是不是等不急要嫁给我了?”

“不是……”她的声音中满是娇羞。

“如果你实在着急,咱们就现在结婚?”

“你才着急呢!”任月气得捶打他的后背,“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等你的工作稳定了,到年底的时候结婚,谁急了?”

“我这不是怕你不信我嘛。”薛国红低笑,“再说了,早点儿把媳妇娶回家,我才能交公粮,存了这么些年的公粮,都快盛不下了。”

“你个不要脸的!”任月忘了自己是坐在自行车上,双手捂着腮娇羞的来回晃,车把跟着任月扭动的频率左扭右晃,“月月……月月……”

“咣!”

车前轱辘撞在路边一棵一人抱的大槐树上,薛国红条件反射的跳下自行车跑开,突然失去依靠的任月伸着手往前乱抓,脑袋“咚的一声撞大树上,滚落,躺在地下一动不动。

“月月,月月……”薛国红赶紧上前扶起她,“你没事儿吧?”

“你说呢?”任月眼眶里噙着泪水,一把甩开薛国红,“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对不起对不起,月月,都是我的错,我刚才脑子走神了……”

“和我说着话你竟然走神儿?”任月更愤怒了。

“我……”理屈的薛国红只好施展厚脸皮**,“都是我的错,月月,别生我的气,以后我保准不会这样了,要摔我也先躺地下给你垫着。”

“哼,我给你垫着还差不多!”任月烦燥的推他一把,“我想自己走走,你回去吧。”

“月月……”

任月再推他一把:“你走吧!”

“好,你注意安全,气消了再来找我。”薛国红说着话,扶起自行车,长腿一跨,蹬起便走。

任月:“……”她只是气话,他看不出来吗?还是,有些事真的变了?

……

薛立刚打量了打量儿子的新造型,满意的点头:“还不错,这个样子嘛,还象那么回子事儿。”

王美花就悄悄撇了撇嘴,却没象之前那样反驳,而是拉着儿子坐在身边:“国红,不管心里乐意不乐意,脸上都别表现出来,反正以后还可以退亲,咱不差那个钱。”

“娘,你怎么转过弯来了?”薛国红意外的扫一眼他老娘,“您不是特别嫌弃林初夏吗?敢情这是为了让我祸害人家的名声,你才乐意的?”

“去!”王美花推一把儿子,嗔道,“娘是那样的人吗?你爹这么安排,有他的用意,咱们娘俩,只管听他的好了,反正,他不能害咱们。”

“爹,你厉害!”薛国红冲薛立刚竖竖拇指,“您是真厉害,这么会儿功夫,把我娘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看来,我以后要好好跟您学学才是。”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王美花一巴掌拍儿子脑袋上,“整天没大没小的,以后媳妇进了门可不准这样。”

“我知道,我是那没数的人吗?在媳妇面前一定要给我老爹老娘足够的面子,我都记着呢。”薛国红起身挥挥爪子,“我先回屋休息会儿,饭好了喊我。”

“去吧。”

待薛国红走两步,王美花眉头一皱喊住他:“你那裤腿子怎么破了?”

扫一眼裤腿破了的位置,正想换辆新自行车的薛国红计上心来,苦着脸道:“车子链条不好,刮的。”

“定了亲就给你买辆新的。”

“爹,我怎么觉得定亲那么可怕呢?”薛国红打量打量他老爹的脸色,“要不然,您怎么可能这么大出血?”

……

第二天上午九点,薛立刚、薛国红、王美花及薛立刚的弟弟薛立伟、弟媳刘小娣,一人一辆自行车,浩浩荡荡的进了大林村。

九点十九分,一行人准时进了林宝海家的大门,林老爷子林老太太赶紧携林宝海夫妇及俩孙子迎上去:“主任,夫人,各位,你们来了?”

薛立刚扫视一圈儿,一脸的疑惑:“宝河、玉兰还有初夏呢?”

“不会这么大的架子吧?”王美花的脸色也难看起来,这么大的排场来林家,她可是极不情愿的。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