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初夏挪到林宝河身前,挽住他的胳膊,脸颊在他粗砺的大手上来回蹭蹭,“娘和我,会一直陪在爹身边。”

在林老爷子家闹的不欢而散回到家后,林宝河就定定的坐在炕梢一动不动,任赵玉兰怎么劝都没用。

没办法,初夏只好施展柔情政策。

虽然已经接受了爹娘,和赵玉兰也有了亲密的互动,可是和林宝河,初夏还是有些略略的矜持,况且,她原本就不是爱撒娇的人,天知道她做出这样的举动,是给自己鼓了多久的劲儿。

不过,林宝河这个爹,值得她这样做。就算那个空间的爸爸妈妈,为了她,都未必能做到这一步。

他悲凉的问出那句话,其实就是把重重的耳光甩到了林老爷子和林老太太脸上,薛家人又不傻,听他那样说哪能不明白自己被林老爷子林老太太唬弄了?

王美花当即就翻脸了,薛立刚的脸色也不好看。无论如何,他都是红旗公社的主任,就这么被人拒了,不管是何种原因,那脸都是丢到姥姥家了。

正是因为清楚林宝河夫妇会抗拒与他家结亲,他才会利诱林老爷子,不过,在收到林老爷子的送信后,他是真的以为老两口已经劝服了林宝河和赵玉兰,要不然,他也不会巴巴的带着一众人就来了大林村。

他知道林宝河当年的遭遇,也了解过他的性格,他以为,孝顺的林宝河,为了父母,一定会答应把女儿嫁到薛家,谁曾想,他竟是看走眼了。

当时那种情况,他只能翻脸带着一家人离开,唯一恋恋不舍的只有薛国红,那厮在离开时,还是口口声声唤着林宝河和赵玉兰爹娘,并且打保证说他会用诚意让他们接受他。

初夏当时真想拿块砖头砸破他的头!

薛家人离开,林老爷子和林老太太当然是极力阻拦,外加威胁林宝河赵玉兰,结果,因为林宝河的坚决,双方只能是不欢而散。

薛家人前脚离开,林老爷子后脚就提起一把铁锨扔向了林宝河,要不是赵玉兰眼疾手快的拉开了林宝河,估计这时候的林宝河,已经成重病号了。

当着众人的面儿,林老爷子宣布,他没有林宝河这个儿子,从此双方老死不相往来。

虽然质问老爷子不让初夏和薛国红定亲,以后是不是就不认他这个儿子,可当这一切真实的发生,林宝河还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回到家,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发愣。

果然,初夏做出那样亲昵的举动后,林宝河终于幽幽叹一声:“夏,爹想通了,就没事儿了。”

“爹,咱们过去的时候,其实您已经想到了这个后果,再说,现在都在气头上,说的话不做数的。”

林宝河大手在初夏头上摩挲摩挲:“夏,有你和你娘,爹知足,爹现在就是想不通,我也是你爷奶亲生的,他们怎么就真的能狠下心来做出这等事儿?他们敢把信送到薛家,就是想着用亲孝逼爹就范。

如果是以前,为了他们的面子,为了薛家,爹或许真就应了。可自打夏病了那一场,爹是真怕了,豁了命,爹也不能让夏再做傻事儿。”

“爹……”初夏就带了颤音,心里,是满满的愧疚,换芯了啊,她占了人家闺女的芯啊,唉……

“宝河,让初夏去当兵吧,看今天薛家小子的表现,以后,日子清静不了,有他们这么瓜扯着,谁还敢娶初夏?”

“玉兰……”林宝河长长呼一口气,“虽然舍不得,可是为了初夏的将来,我也愿意让她去当兵。

周团长和周指导员只是给种们提了个醒,让孩子早些锻炼身体,但真到招兵的时候,肯定不是他们过来。

可当兵不只要大队里开证明信,还要公社开证明信,经了这次的事儿,薛立刚哪会给咱开证明信?没有介绍信,咱们根本就没机会见到招兵的干部。”

“我就是想和你商量这事儿,我想去求江月生直接从县里给开证明信,让初夏不经过村里和公社,这样,也不难为刚顺,只要你点头,过几天我就去,这事儿,早定下来心里早踏实。”

林宝河犹豫一会儿,才点头:“为了初夏,求他一次就求他一次吧。”

赵玉兰就长长舒一口气,看向丈夫的目光郁发的柔和:“宝河,嫁给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儿。”

林宝河的脸刷的涨红起来:“当着孩子面儿呢。”

“我就是要让初夏知道……”赵玉兰看向林初夏,“夏,有件事娘瞒着你没说,在和你爹定亲前,娘喜欢过一个男人,他是县里派到村上的技术员,娘动过嫁给他的心思,但他家里人看不上娘,他倒是挺有决心的,为了娘和家里人翻了脸。

要不是你姥拦着,娘可能真就嫁给他了,你姥说,要是他父母不同意,这辈子,娘和他不会幸福。娘当时是真听不进去这话,可是,没多久,和他一起下来的在别村的一个技术员,被提拔回了县里,他背着人的时候,常偷偷的叹气。

娘就明白过来,他想升官,他也想他的爹娘,一辈子对娘好,他恐怕真做不到,然后,娘就和他分了手。

这事儿,和你爹好的时候,娘都告诉了你爹,现在江月生是县里的县长,他答应过娘,任何时候,只要在他能力范围内的事儿,娘求到他,他一定帮忙。”

“娘,你当年还真是桃花债不断……”初夏笑嘻嘻的打趣一句,随之脸色一正,“娘,不要去求他,这种人,不配。”

“夏……”赵玉兰微微叹一声,“配不配的,为了夏,娘就求他这一次。”

“不行!”初夏脸色严肃起来,“娘,虽然你没细说,可是我知道,当年你和他分手,绝对是被他逼出来的,要不然,他不会许了你那个承诺。我宁可嫁不出去,也不要娘去做这种事儿。而且,车到山前必有路,爹和娘不用闹心了。”快恢复高考了,可惜她不能说,要不然,爹娘也不用这么愁。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