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你回来了?”周喜康最先迎过去,手将要落到周蜜康肩膀上时,迅速拐个弯儿覆在自己脑门上,“好长时间没见,挺想你的。”一直盯着他动作的小妹周祥萍就鄙视的撇了撇嘴,其他人眸中亦是蓄满隐隐的笑意。

老三周蜜康最烦别人碰触,偏生的老大周喜康每次都想着捋捋虎须,却又每次都临场败下阵来,对他的这种大尾巴狼行为,大家早就习已为常,但每次却又忍不住期待他能有所突破,可惜,他回报给大家的一直是失望。

“前天去找我的不是你?”周蜜康淡淡扫周喜康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我又不是你喜欢的女人,用不着说这些不着调的哄我。”

“呃......”周喜康讪笑着,“是前天吗?我怎么觉得好多天了呢?哎,看来人老了,记忆力是真的会下降。”

“大哥,你也就那点儿出息了!”小妹周祥萍小心翼翼的凑到周蜜康身旁,轻咳一声,然后......没了后音儿......

得了复仇机会的周喜康,坏笑着看向周祥萍:“小妹,你嗓子不舒服也不用凑到老三身边去,他又不是止咳糖浆!”

周蜜康眉头皱了皱:“她是二妹!”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她是二妹,不是小妹!

原本一脸喜气巴巴盯着儿子的林艳秋,听到这句提醒,脸上笑容迅速消失,眼眶子红了起来,周老太太和女儿周月平,孙女周吉萍、周祥萍脸色也都变的不好看,那边,周老爷子和小儿子周山平,孙子周喜康同样没了笑脸儿......

幽幽叹一声,周老爷子起身坐到了周老太太身边,神色严肃的盯着周蜜康:“二个月不回家,回家就是为了让一家人不痛快?”

周蜜康别扭的把脑袋歪向一边,不说话。

“小蜜......”顿一顿,周老爷子继续道:“相信娆娆也不希望家人为她,一直生活在痛苦当中,还有你父亲......”

周蜜康的眼神骤然变冷:“团里还有事儿,我回去了。”说完,真的是起身就走,没有一丝的犹疑,周汉亮见状,只好起身跟上。

“小蜜!”林艳秋悲呼一声,跑上前扯住儿子胳膊,“你是娆娆的哥哥,你心疼她妈知道,可是,她也是爸爸和妈妈的心疼肉,我们又何尝不心疼她?

六年了,你不和你爸说一句话,不愿意回这个家,你真的以为,他的心里好受?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会做那样的选择?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当时面临决择的是你,真的能视国家利益不顾?小蜜,不要再折磨我们,也不要折磨你自己了,好不好?”

“小蜜......”小姑周月平上前几步,堵在他的前面,一脸严肃的道,“不要以为这个家里只有你想念娆娆,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同,你不能用你的行事方式,来衡量大家。”

惹了祸的周喜康走过来,脸上的笑容已是消失不见,他定定的盯着周蜜康:“老三,你是小辈中最有出息的,大哥承认。

可是,拜托你不要总是让大家哄着你,顺着你,行吗?你总觉得别人不成熟,可是你呢,真的成熟吗?如果成熟,你不会这样对待自己最亲近的人。

我们为什么愿意顺着你?因为我们当你是最亲的家人,而你呢?好象这世界上除了娆娆,别的都不是亲人了......呜......”

重重的一拳砸在周喜康的嘴巴上,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小蜜!”林艳秋惊呼一声,挡在大儿子前前,“他是你亲哥哥!”

“我知道。”周蜜康淡淡的扫一眼周喜康,“如果这种话再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会直接把你的牙齿打掉!”说完,头也不回的拉门离开!

唇动了动,周汉亮终是什么都没说,重重叹一声,跟了出去。

屋子里一众人等,都陷入了沉默。

原本是大喜事儿来着,怎么会弄成这样了?

“都怪我,要是我说话注意一些,就不会搞成这样了。”周喜康一脸的懊恼。

林艳秋重重的叹一声:“也不能怪你,老三的性子你也知道,这事儿,他想不通,这种矛盾永远少不了。”

“唉,这喜事儿,估计又泡汤了。”周月平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大嫂,蜜蜜的思想工作,还是要你来做,除了娆娆,他最亲近的就是你了,要是不把他的心结解开,就算结了婚,这么喜怒无常的......”摇摇头,周月平不再说下去。

周蜜康回到办公室,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任周汉亮怎么敲门,都不搭理,无奈,周汉亮只好又返回了周宅。

看到周汉亮去而复返,林艳秋眼睛亮起来:“汉亮,是蜜蜜让你来的?”

“不是。”周汉亮摇摇头,“团长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想到你们肯定很担心,我就过来了,我知道你们都在关心他是不是有了中意的女孩子,他遇到了一个和娆娆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子,只是把她当妹妹。

如果说之前我还怀疑他是不是看上了林初夏,现在我可以肯定,他是真的当她是娆娆的化身,不自觉的会关心她一些。

但是,也没做的太出格,只是我们去陈老那儿去的时候,留给了那女孩子一点粮票,再就是提议让她当兵,别的,什么都没做。”

“那女孩子多大?”周月平急急的问道。

“17!”

众人脸上的希翼就淡了下去。

“农村的?”周老太太问道。

“是,家里就那么一个女儿,挺穷的。”周汉亮如实回答。

“农村的怎么了?”周老爷子瞪一眼老太太,“往上数几代,咱们不也是农村的?”

“我说什么了?”周老太太白一眼周老爷子,“我只是打听打听那女孩子的条件,看和咱们家小蜜有没有可能性。”

“才十七,哪有可能?”林艳秋就叹一声,“汉亮说的对,小蜜就是当那女孩子是娆娆的替身罢了。”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