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爹……”初夏犹豫一下,看向垂着脑袋闷不吭声的林宝河:“爹,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没有……”林宝河大手在女儿脑袋上抚抚,“爹就是豁上命,也不能让人委屈了你们娘俩儿。”

“宝河,嫁给你,是我的福气。”赵玉兰道。

显然,去县里的遭遇赵玉兰应该已经和林宝河谈过,如果说,原本她对放弃初恋还有那么丁点儿的遗憾,那么现在,应该只剩了满满的庆幸。

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一个视妻子和女儿为生命的男人,哪怕再穷,和他在一起也是幸福的!

“当着孩子的面儿,别这样……”林宝河不自在的咳一声,忍不住又补一句,“你不嫌我穷愿意嫁给我,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初夏悄悄舒一口气,暗自庆幸,虽然来到了这个不喜欢的年代,可是,能做这对恩爱夫妻的女儿,她应该知足。

悄悄描一眼自己纤长的手指,想起前世的时候,父母逼她练琴的情形,心情无端的复杂起来。

相较于那个年代的父母,赵玉兰和林宝河对她真的是疼到了骨子里,如果条件允许,他们绝不逊于那个年代的父母。

但是,每次午夜梦回,她还是会盼着能够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让那个初夏也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

“……夏,夏,想什么呢?”赵玉兰有些担忧的扯扯初夏胳膊。“夏,别愁。就算江月生帮忙,娘还是会想别的办法。”

初夏赶紧笑笑:“娘。我在想刚顺叔说的事儿,半个月后,要征女兵了,刚顺叔给我和晓琼都报了名,让我回来和爹娘说一声,他已经和大刚爷爷商量过,让大刚爷爷帮着张罗张罗,没准儿,我真的能当成兵。”

“真的?”赵玉兰眸中迸出惊喜。“要是你大刚爷爷肯出面,薛立刚也没办法拦,夏,如果这事真成了,咱们欠你大刚爷爷的情可就又多了一份……”

初夏点点头:“娘,我懂,对我好的人,我不会忘了的。”

林宝河的脸色也轻松起来,欢喜挂在脸上。好听的话,却是一句都没说。

“对了,按周团长说的时间,应该还有一个多月。这是提前了?”赵玉兰一脸纳闷的问道。

“娘,你这是怀疑我骗你?”初夏无奈的摇头,“这种事儿能骗得了你吗?这次征兵和周团长说的不是一回事儿。这次征的是医务兵。比普通女兵要好。”

“真的?”赵玉兰一脸喜色的戳着林宝河,“她爹。你听到没,咱家夏有机会做医生了!”

“嗯。”林宝河开心的应答一声。大手在女儿脑袋上抚着,“我就知道,我闺女是个有福气的。”

“医务兵要识文断字,咱夏在这点上肯定没问题,就是这身子板……”想到女儿和她一起骑了几十里地,赵玉兰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这身子板应该也没问题。”

“嗯。”

“就不能多迸几个字?”赵玉兰拳头在林宝河胸膛上擂一下,“大刚叔把事都说开了,现在也不象以前那么多讲说,你就不能在自家人面前别做闷葫芦了?”

林宝河憨憨的笑着:“习惯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林宝河和赵玉兰便去了罗刚顺家,将罗晓琼和赵家的亲事一说,胖婶就笑着道:“玉兰,你爹娘和你大哥大嫂的为人我们知道,这样的亲家,我和她爹是一百个乐意。”

“对,我和茶香对这门亲事的态度是一样的。”罗刚顺看向女儿,“美英,你自己也是乐意的吧?”

“我听爹和娘的。”罗晓琼脸红红的道。

看女儿这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有多乐意了,胖婶遂道:“玉兰,照眼下这情形,美英在家也待不了多少天了,你问问你娘家那边的意思,看看他们是什么想法儿。”

“我爹娘和我大哥大嫂再三嘱咐我,有件事儿必须和你们说清楚,我大哥现在已经不是书记,论家境,可能不及你们家……”

胖婶不悦的打断赵玉兰:“你说你和我们也处了这么些年了,我和美英她爹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

“我当然清楚,可是,我娘家的顾虑我也必须传达到了……”赵玉兰笑笑,“要不然啊,他们心里不踏实。”

事情商谈下来,赵玉兰便骑车回了娘家,四十分钟后,返回罗家,说是娘家那边已经给赵启亮拍了电报,让他抓紧时间请假赶回来。

这天傍晚,胖婶、罗晓琼正和初夏一家坐在院子里闲聊,钟大娘带着一个清秀的女孩儿找了过来。

“找初夏的,正好找我问路,我就给带过来了。”钟大娘说完,便退后一步,做出了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儿。

一条青黑色薄呢直筒裤,一件红方格棉布上衣,黑亮的头发扎成两条大辫子披在肩后,脚上是一双黑色皮鞋,这样的衣着打扮,和村里人有着明显的区别,略一琢磨,初夏就猜到了她的身份,遂单刀直入的问道:“你来找我,是因为薛国红吧?”

“对。”女孩子羞涩的笑笑,手绞着衣角,一脸的局促,“你别误会,我没有恶意,就是想和你单独聊聊,行吗?”

女孩子的声音细细的柔柔的,说话时眼神怯怯的,这让原本想要替初夏找场子的罗晓琼,倒是不好意思吱声了。

“行,和我进屋吧。”初夏起身往屋子里走去,女孩儿冲众人笑笑,赶紧跟上,罗晓琼略一迟疑,也跟了进去。

“老钟家的,你还站这儿干什么?”胖婶对于钟大娘是一点儿都不客气,见她站那儿巴巴的往屋子里瞅,直接下了逐客令。

“咱们好歹也是亲家,遇上了,和你亲近亲近不行?”钟大娘边说边往胖婶身前凑,眼神却是直往屋子里瞟。

胖婶瞪她一眼:“行了,你这种就愿意看别人笑话的人,还是别和我亲近的好,我说,真是奇了怪了,那女孩儿怎么偏生就遇上你了?”

“这不赶巧嘛……”

屋子里,三个人坐定后,女孩子怯怯的开了口:“我叫任月,是薛国红的女朋友。”

初夏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我和他好了快二年,他已经见过我爹娘……”任月牙齿用力咬着下唇,眼圈红了起来,半晌才道,“原本我以为他娶我是肯定的,没想到突然的,他就做了这种决定。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他不是专情的男人,可我就是喜欢他,原本想着,他这个样子也好,正好让我绝了念想。

可是,这几天我就觉得挠心挠肺的,什么也做不下去,最后还是决定,过来找你谈谈,林初夏,你有没有一点喜欢他?”

初夏不想和她来问答调查,道:“直接说你的目的。”

“你要是有一点喜欢他,我马上放手,因为我很清楚,我争不过你,如果你不喜欢他,或者……”顿好大一会儿,任月苦笑,“我还是想再坚持一段。”

初夏点点头:“我肯定的告诉你,我对他不只是不喜欢,是非常厌恶!巴不得这辈子都别再见到他。”

“真的?”任月眸色中多了喜悦,“你真的那么讨厌他?”

“真的!”

“谢谢!”任月站起身,“我知道我这样过来很唐突,很没礼貌,可是,没办法,几年的感情我做不到说放手就放手,只有从你这儿得到确切答案,我才能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真的谢谢你!”

罗晓琼忍不住道:“我挺纳闷的,就算这次初夏和他成不了,可是以他花心的性格,以后还会看中别的女孩子,到时候你怎么办?”

任月无奈的苦笑:“相信到那时候,我也就舍得放手了,不打扰两位了,再见。”

“再见。”初夏冲她摆摆手,并没起身。略一迟疑,任月便退出了屋子。

“她怎么会喜欢那么个男人?”罗晓琼小声嘀咕,“薛国红根本就配不上她,哪值得她这样做?”

“各花入各眼吧。”

……

第二天,初夏正和赵玉兰林宝河在地里干活,薛国红找了过来,和那天气哼哼离开的态度有了天壤之别,一个劲儿的向初夏道歉,并拍着胸脯保证,他已经和任月断的干干净净了,让初夏相信他对她的专一。

他这样做,倒是让初夏对任月的观感更好了一些,凭这份坦然,薛国红就配不上她。不过,这事儿她没的干涉,每个人的幸福,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见初夏神色一直淡淡的不愿意搭理他,薛国红便下了重药:“我知道你报了名参选女兵,这事儿,我爹做一半的主,如果咱们现在定亲,我保证,你一定会入选。”

“随便。”初夏心里突的一跳,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坦然的看着他,“你故意在这种场合来找我,为的是什么我非常清楚,所以,你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无所谓。”

罗晓琼忍不住冲过来替初夏打抱不平:“你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明知道初夏讨厌你,干嘛总做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儿?”

“关你屁事儿!”薛国红瞪她一眼,再转向初夏时,又是堆满笑意,“我有耐心等,我也不介意我媳妇是农村妇女。”(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