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看清来人的模样儿,罗晓琼紧张的腿肚子直打哆嗦,被初夏用力掐一下,推一把,才反应过来,迅速起身三两步跑过去:“曾上尉,您好!”

“罗晓琼同志,你好。”曾梅丽冲她笑笑,“你们家今天挺热闹的嘛,本来不打算过来了,可是前几家挺顺的,干脆就拐过来了。”

“您……您吃饭了吗?”问完这句话,罗晓琼直想抽自己的嘴巴子,好在,赵启亮适时的过来解了她的围,“曾少尉,您好!”

“赵启亮?”曾梅丽大眼睛疑惑的眨眨,“你怎么在这儿?对了,你不是请假回家定亲吗?难道……”手指着罗晓琼,曾梅丽一脸的不可置信。

赵启亮略显不好意思的笑着:“曾上尉,今天是我和晓琼定亲的日子,坐下喝杯喜酒吧,剩下的家访,我和晓琼陪您去。”

曾梅丽痛快的应着:“好好好,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我就坐下喝杯喜酒再走。”随之看后沉默的站在她身后的刘玉强和杨晓慧,“你们觉得呢?”

刘玉强赶紧道:“一切听从曾首长的安排。”说完,顺便用手肘捣了一下自打进来就在发愣的杨晓慧,“怎么了?”杨晓慧条件反射的问道。

“曾首长说在这儿吃个喜酒再走。”

“噢!噢!噢!”杨晓慧连连的点着头,歉意的冲曾梅丽笑着,“我刚才在算计下一家去哪儿。大约需要多少时间,预计晚上什么时候能回去。”

曾梅丽掏出十斤粮票递给赵启亮:“这个。给你岳母送过去,要是她不收。我们就不留下了。”

早就闻讯过来站在一旁插不上嘴的胖婶赶紧上前:“曾首长,您可不能这么客气,这种喜事儿,多一个人庆贺,孩子们就多一份福气,哪能再收您的粮票。”边说边从赵启亮手里夺过粮票往曾梅丽手里塞。

“曾同志,我们家红旗也在部队上,从这方面说,您和他也算是战友。来战友家里喝杯喜酒,哪能这么些讲说?”罗刚顺不愧是大队书记,说出来的话,明显高了一个档次,虽然他也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姐,咱们也过去打个招呼吧。”初夏边说边扯着赵启慧起身,毕竟,她们都有去参选,这个时候去打个招呼。也是应该的。

最主要,她心里一直有疑问,对方既然送上门来了,她当然要凑过去亮亮相。刚才不过去,是时机不合适——今天的主人是罗晓琼,她不能不赶眼色的喧宾夺主不是?

还没等她和赵启慧到近前。她的亲亲二舅妈已经拉着赵启艳凑过去:“曾上尉,还记得我们家启艳吧?”

“记得记得。”曾梅丽笑笑。“小赵的文化成绩不错。”

“对呀!对呀!”林晓花激动的面部肌肉直哆嗦,拉着赵启艳再往曾梅丽面前凑凑。大腚一扭,把正主罗晓琼给撅到了一边儿。

赵启亮歉意的冲罗晓琼笑笑,压低了声音:“她就那么个脾气,别在意。”

“我知道。”罗晓琼下巴往赵启艳脚下的位置点点,也压低了声音,“问题是,她今天没穿高跷鞋。”

赵启亮嘴角抽抽,看到启慧和初夏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边,遂道:“你们俩不是也去参加选拔了吗,上前打个招呼吧。”

“初夏……”罗晓琼一脸的歉意,“我一慌一激动,就把你给忘了……”随之附她耳边说了几句,初夏就笑着点了点头。

恰在这时,被林晓花烦的要命的曾梅丽一眼瞄到了初夏,遂一脸惊喜的招手:“林初夏,你也在呀,正好,我省掉跑腿儿了,你们俩的家访一起做吧,对了,你父母也在这儿吧?”

虽然早有预料,可突然被核实了,初夏还是有些发蒙,她手指点点自己的鼻子,“曾上尉的意思是,我……我也入选了?”

“通知书都发下来了,还问我这种话……”曾梅丽好笑的摇摇头,“不去你们村子给你做家访,你就变的这么不自信了?”

好吧,她真的是被顶替了!刹那间,初夏百感交集,这个年代,他妈|的这个坑人的年代,不待这么欺负她的!

“曾……曾同志,您……您……您是说,我们家初夏也……也和晓琼一样,可以去当兵了?”不知什么时候跟过来的赵玉兰,一脸激动,唇哆嗦着,好不容易说完了一句话。

曾梅丽笑着点点头:“是啊,您是初夏的母亲吧?”

“对对对,我是初夏的母亲,曾同志,我们家初夏没收到通知书。”这句话,赵玉兰说的极利索。

“不会吧,初夏这丫头这是被人给顶了?”

“应该就是那么回事儿,你说这以后,咱们老百姓还有没有活路了?”

“是啊,这幸亏是遇上了,要不然,这不白白让人给顶了?”

“这孩子有福气啊,能在这个时候给撞破了,就是天大的福气!”

“就是就是,初夏还挺有福的。”

“宝河和玉兰有福,心眼好是有好报!”

“…………”

这个时候,本村的宾客以及赵家的众位长辈晚辈也都围拢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听着议论声,曾梅丽眉头紧紧的皱起来,掏出签收单,指着上面的签名,“这上面的字,不是你们签的?”

初夏接过去看一眼,立时恍然,难怪刚才曾梅丽说“不在你们村子给你做家访,你就变的这么不自信了?”当时她光想着被顶替的事儿了,就没反应过来。

敢情,对方是用了同一个名字的另一个女孩子顶替了她!如果今天不是恰巧遇到了,她真的会被稀里糊涂的顶替吧?

对了,曾梅丽进门的时候说过,本来不打算来罗晓琼家家访的……,初夏惊出了一身冷汗,真真是太险了!“这地址不是我家的,有两个林初夏参选吗?”

“两个?”曾梅丽摇了摇头,“就你一个叫林初夏,这事,我记的挺清楚,不会搞错的。”

她已经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对方肯定是利用她和梁向阳不在办公室的时间,偷换了林初夏的资料。

是以,最后送出的入伍通知虽是密封的,照样会被人做了假——里面的资料,原本就是假的!

这件事儿的性质,太恶劣了!

尤其,还是在当着这么些人的时候,被揭穿了出来,以后,老百姓还会相信他他们吗?

曾梅丽转身想找刘玉强和杨晓慧,却发现,俩人已经被挤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只好压下心里的怒气,冲初夏笑笑:“林初夏,这事儿,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谢谢曾上尉!”

曾梅丽歉意的看向罗刚顺和胖婶:“罗家叔叔,罗家婶婶,今天的喜酒,我就不吃了,眼下这事儿,我必须马上回去查清楚。”

“事情要查,饭总也要吃。”胖婶边说边扯着她往主桌走,“吃顿饭,也浪费不了几分钟,初夏和我亲闺女一样,您能还初夏一个公道,就是我们两家的恩人,今天这饭,说什么您也要吃。”

罗刚顺道:“就是就是,今天这也算是双喜临门,查清楚谁使了坏是重要,可是,没让那使了坏的人得逞,更重要!”

“曾同志!”林宝河好不容易挤了进来,“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慌的曾梅丽赶紧把他扯起来,“您是初夏的父亲吧,您可别这样,这事儿是我们不对,您可别这样。”这个时候,能做出这种举动的,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您对我们初夏的大恩,我记下了,这坏人要使坏的时候,您再小心,也难防啊,这事儿,还是多亏了您.……”虽是激动,林宝河倒是难得的没有打嗑巴。

事情到了现在,初夏被选上的事儿,已经板上钉钉,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及赵玉山两口子赵玉英两口子,也挤过来向曾梅丽表示了万分的感谢,这倒使得曾梅丽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原本,林初夏和罗晓琼就是特招的,现在回想一下,她也是唬的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今天她听从了梁向阳的吩咐,不做罗晓琼和林初夏的家访,那么,揭穿真相的那一天,便是新兵到达新兵连以后的事儿了。

这将是多么大的笑话!

这红旗公社,也太猖狂了,如若不是她认识林初夏长什么模样儿,这事儿还真有可能就被唬弄过去了,想到这儿,她是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

不过,她很清楚,就她自己,想要查清这件事情,恐怕需要一段时间,那人敢这样做,就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所以,接下来她需要做的,便是向上汇报,派人过来和她一起把这件事情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事儿的影响实在是太坏了,若是处理的不好,以后征兵,哪怕做的再公平,也难以得到老百姓的认可!他们不能做军队的罪人!

“赵班长,暂时要麻烦你帮忙了。”现在她能信任的,只有赵启亮,无奈之下,只好向对方求助。(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