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下一章字数多点儿。

--------------------------

梁向阳去总军区开会曾梅丽是知道的,她把电话直接打给了周汉亮。

此次的征兵之行,是周汉亮一手促成的,林初夏和罗晓琼的特招名额,也是他给她的,是以,想也不想的,她就拨通了周汉亮的电话。

听曾梅丽在电话里把顶替事件详说了一番,周汉亮觉得好气又好笑,这些人真把他们当傻子了?

要不是他交待过梁向阳和曾梅丽不要暴露林初夏和罗晓琼的特招身份,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也没这个机会吧?

不同于曾梅丽的愤怒,他倒是觉得这种事儿早发生比晚发生好,这也给他们敲醒了警钟,以后去各地征兵的时候,切莫对当地工作人员太信任了。不管多辛苦,出行的时候都一定要把征兵材料带走,不给对方做手脚的丁点儿机会。

看来,这次的事儿要他亲自去办了。

“师长,我需要请几天假……”周汉亮把红旗公社发生的事情,向许正鸿做了详细的汇报。

“大哥大嫂是真急了……”许正鸿眉头紧紧皱着,“我现在担心的是,万一让老三知道,大哥和老三的矛盾就更深了。”

“那怎么办?梁院长去开会了,没有合适的人过去。”周汉亮听许正鸿这么一说,也反应过来,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这次的卫生院扩建。是周蜜康一手策划的。

可是,借着他被派到京城学习的机会。周井平夫妇不声不响的把这事儿给办了,等他回来。还不定发多么大的火呢。

他最烦的就是家人利用权利,谋取自己的私利。如果没有林初夏和罗晓琼的特招,或者周蜜康不会这么想,但现在,他们的确是在妄猜圣意。

“等他回来的时候,人也就报到完了,再说,林初夏和罗晓琼按照正常选拔都是合格的……”顿一顿,许正鸿挥挥手。“去吧,先把事情办完了再说,你自己挑四名战士带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人就不用带了,师长,你把他们的胆子想的也太大了……”周汉亮忍不住笑,“要真敢冲我动手,除非他们活的不耐烦了。”

“也是。”许正鸿好笑的摇摇头,“我这也太草木皆兵了。不过,你还是再带一个助手吧,带上小王,这小子脑瓜子灵。身手也不错,有备无患。”

“行。”这次,周汉亮没拒绝。

……

“曾首长……”

曾梅丽和赵启亮正在办公室里研究调查方向的时候。薛立刚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林晓花和赵启艳。

“二婶。启艳……”赵启亮讶异的起身,视线在母女俩身上睃巡了睃巡。有些搞不明白她们这个时候过来是为哪班。

薛立刚抢先道:“曾首长,启亮,林晓花同志和赵启艳同志,是前来举报的,先去了我那儿,我就给带过来了。”

“请坐。”曾梅丽指了指放在墙边的两个凳子,冲林晓花和赵启艳点了点头。

“曾首长……”林晓花说着,忐忑的看向赵启亮,“启亮,我要是举报了谁做的手脚,是不是就不用坐牢了?”

“坐牢?”赵启亮眉头皱起来,“二婶,你说的清楚点儿吧。薛主任,谢谢您带我二婶和启艳过来。”

“不客气,你们忙,你们忙。”下逐客令了,薛立刚不能再装糊涂的站那儿,只得告辞。

……

林宝河和赵玉兰这几天觉得,浑身都是力量,生活,一下子就有了奔头!虽然舍不得女儿,可是,想到以后女儿会有个好前途,两口子心中的失落便会减轻很多。

女儿不止一遍的和他们说了,到了部队上,她会努力,早晚有一天,会把他们接出去。

当然,村子里说酸话的也不少。

毕竟,初夏原本是村子里大多数人家拿来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又懒又馋又不懂事儿,身子骨弱,长的还不好看——这个,持保留意见。

可就是这么一个反面教材,竟然要去当兵了,还是极有出息的医务兵,这和大学生是有一拼的,而且,在部队里考大学,肯定会村子里考大学容易,这么想想,有闺女的人家,那酸水便咕咕的往外冒。

自家的闺女那么优秀,凭什么没有林初夏的机会?

还有人传言说,林初夏能当兵,那是罗刚顺一家子帮着走了后门了,是为了让她和罗晓琼一起去部队上找罗红旗,最终的目的,当然是要林初夏嫁给罗红旗。

为这传言,钟大娘甚至在大街上骂了半上午,言外之意,初夏是狐狸精,不要脸,跑了部队去抢她闺女的男人……

得了消息的林宝河当时就要拿了棍子去揍她,被赵玉兰给拖住了。

人嘛,就是这样,定亲那天,顶替事件被揭穿的时候,好多人都觉得初夏有福气,觉得他们两口子好人有好报。

可是改天回过味儿来,妒忌便占了上风,流言,自然便不会再向着他们,就算去揍了钟大娘,又能如何?

“那就让她胡咧咧?”林宝河恨恨的道。

“她愿意咧咧就咧咧吧,等初夏入了伍,等着看笑话的人看不到,也就消停了,和咱们也没深仇大恨,哪能揪着就不放了?”

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儿,林宝河便打消了和钟大娘一般见识的念头。

不过,哪怕有这些插曲,也影响不到夫妻俩快乐的心情。

同样高兴的当然还有罗刚顺一家子,要说胖婶和罗刚顺没有让初夏和罗红旗破镜重圆的心思,那是骗人,不过,他们最开心的,还是初夏和晓琼一起去当兵,可以相互有个照应。

这天午饭后,初夏正和赵玉兰林宝河坐在梨树下闲唠,院门猛的被推开,一个女人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

“二姐?”

“二姨?”

打量了好大一会儿,初夏一家子才认出这个头发乱糟糟,脸上灰一块白一块的女人,是赵玉翠。

“小妹,救救你姐夫……”说完这句话,赵玉翠腿一软,“咕咚”一声就摔倒在地上。

“二姐……”赵玉兰急的一把扶起她,“出什么事儿了?姐夫怎么了?你这是跑来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