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抱歉,码不出来了,遇了点事儿,不吉利,就不说了,明天八千字,肯定的。

-------------------------------------------

虽然对赵玉翠的印象不太好,可这会儿,也不是和她计较的时候,初夏便进屋倒了水递给她。

半杯水下肚儿,赵玉翠终于缓过劲儿来,一把扯住赵玉兰的胳膊,眼睛却是盯着林宝河:“玉兰,宝河,你们是相信二姐的,对吧?”

没头没尾的这么一句话,让赵玉兰和林宝河怎么回答?面色为难的盯着赵玉翠,两口子都没吱声儿。

“小妹,咱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

打断想继续打亲情牌的赵玉翠,赵玉兰道:“二姐,咱直接说事儿,行不行?”

“二嫂她真不是人啊,她领着启艳去告状,说顶替初夏的事儿是我和你姐夫做的,这会儿,你姐夫已经给抓进去了,玉兰,宝河,你姐夫冤枉啊,他什么都不知道,再说了,他一直不同意我那么对你们,又哪会帮着我害初夏,你们说是不是?”

虽然说的不够详细,但大体意思初夏一家子算是听明白了,林晓花带着赵启艳去公社告了张**,现在,张**已经被抓起来了。

“怎么个抓起来法儿?”初夏插嘴问道,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曾梅丽怎么看也不是个糊涂的,怎么能单凭林晓花和赵启艳的一面之词。便把张**给抓起来了?

“薛立刚带着民兵连的人,把你姨夫给关进去了。要不是得了消息跑的快,二姨这会儿也给抓进去了。

夏。你二姨夫是真疼你,美凤的老师名额就是他给你办的,手脚是二姨做的,和你二姨父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知道我做了手脚,就差没揍我了,夏,二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别记二姨的仇,救救你二姨父。行不行?”

初夏一脸的纳闷:“二姨,你是不是急糊涂了?我有什么办法救二姨夫?”

“你爹最疼你了,只要你一句话,你爹肯定能帮二姨的忙。”赵玉翠眼巴巴的盯着林宝河,“宝河,上次你求你姐夫,他那么痛快的就答应了,错都在二姐身上,救救你姐夫。二姐求求你了……”

看着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赵玉翠,林宝河一脸的无措:“二姐,我哪有那个本事?我……”

“你有,只要你肯。就一定能救了你姐夫,你们村的老书记不是总觉得亏欠你吗?只要求他,这事儿就肯定能解决。

上次来他家的那俩当兵的。和现在来征兵的是一个部队的,只要他们帮着说几句话。这事儿,根本就不是事儿。”

原来她打的是这个谱儿。她消息还挺灵通的。

“二姨,大哥不是和曾上尉在一起吗,你为什么不去求他?”初夏纳闷的道。

“啊?”赵玉翠一愣,随之起身,“我怎么把他忘了,我这就去找他,对,启亮肯定有办法。”跑出两步去,又迅速回身,扯着林宝河往外拽,“宝河,你去求老书记给部队首长打个电话,我去找启亮,争取早点儿救出你姐夫……”

初夏忍不住打断她:“二姨,你听谁说的二姨父给抓起来了?”

“学校的宋老师,去公社拿材料,亲眼看到的。”赵玉兰泪水又流下来,“薛立刚还踢了你姨夫一脚,他那是公报私仇,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得的消息,说你姨父要顶了他,他就看你姨父不顺眼儿。”

“如果是这样,曾上尉和大哥肯定都不在。”

愣一愣,赵玉翠木木的盯着初夏,“宋老师不认识他们,没说在不在。”

“唉!”初夏叹一声,一脸的无奈,“大哥要是在的话,怎么可能任由薛立刚踢我二姨夫?二姨,你什么都没搞明白,就跑回来让我爹去找大刚爷爷?”

“就薛立刚那人,得了机会能立马把你姨父给整死,二姨要是不快点儿跑,这会肯定抓去和你二姨父一起受审了。

宋老师听到薛立刚安排人去抓我,材料都没拿就跑回学校给我报信儿了,他爹当年就是给批斗死的,要不是你二姨夫,他也当不了老师,要不然,他哪会那么急着去给我报信儿?”

反应过来这是哪个年代,初夏闭了嘴没再说下去。看多了无端端被批斗至死的人,赵玉翠怎么可能不害怕?这一刹那,她也理解了赵玉翠为什么会把自己整的那么狼狈。

相信一路上,她都是边跑边担心薛立刚的人会抓到她,不管二姨怎么怨念当年对江月生的喜而不得,现在的她,二姨夫才是她的全部,要不然,哪至于急成这个样子?

或者,人只有在面对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

不管赵玉翠以前怎么样,张**对他们一家子还真是不错,以前在小林村遇上了,也从不会瞧不起他们,是以,林宝河抬脚就往陈凤刚家跑去。

“二姐,我陪你去。”赵玉兰怕赵玉翠路上出什么事儿,也跟了出去,嘴里还叮嘱着,“夏,在家好好看门儿,谁来都别开门,等爹娘回来。”

初夏好笑的摇摇头,前些日子赵玉兰从小林村回来时,表示要和赵玉翠断绝关系的坚决劲儿,现在看看,哪还有丁点儿?

……

一直到傍晚,赵玉兰和林宝河才回家来。

初夏赶紧给俩倒上白开水,又端上早就热好的饭菜:“爹,娘,累坏了吧?先吃饭,还热乎着呢。”

村里没电话,林宝河和陈凤刚一起去公社打的电话,所以,对于老爹和老娘一起回来,初夏并不意外。

“唉!”重重叹一声,赵玉兰摇了摇头,“娘吃不下,夏,和你爹吃吧。”

“吃饭!”林宝河瞪一眼妻子,“哪怕遇上天大的事儿,也不能亏了肚子,你饿出毛病来,咱家怎么办?”

难得丈夫发火,赵玉兰顺从的拿起了筷子。

“你二姨,没夸张。”冷不丁的,赵玉兰冒出了这么一句。

原本是想着等爹娘吃完饭再问,可现在看赵玉兰这样子,要是不让她说完,她根本就吃不下去,初夏索性放下筷子:“娘,我姨夫真给揍了?”

“都没人样儿了。”赵玉兰抽泣起来,“我和你二姨去的时候,曾首长他们已经得了消息赶过去了,要不然,你二姨夫可能就……”

“薛立刚怎么会那么大的胆子?”初夏一脸的讶异。(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