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着女兵的车厢里,也是哭声一片。

那个年代的女孩子虽说大多不是独生子女,不象后世的小公主们那么受宠,但大多是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的,头一次离家,还是去那么远的地方,一年内再见不到父母,让她们不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哭”这件事儿,是极富传染力的,一个影响俩,三个四个串帮带,最后的结果就是,你哭我哭大家哭,谁也不觉得丢人了。

梁向阳和曾梅丽显然是常见这样的情形,也不劝,自顾自的坐那儿盯着窗外,各自想心事儿。

半个小时后,车厢内的抽泣声减小,对座的互相看看,一个个鼻头红红,眼睛肿肿的,距离刹时就拉近了不少。

罗晓琼和初夏自然是坐在一起的,俩人的对坐是老熟人,同是红旗公社的江小蝶,乔宁伊和孙尚梅,她们这一排还有一个薛琴琴。

红旗公社的六个人,算是聚齐了。

选拔的那天,大家混在一堆人中,虽是认识,但不熟识,这会儿,因为同出一个公社的缘故,一下子就亲近起来。

“林初夏,听说你差点儿被顶替了,对吗?”江小蝶是个圆圆脸的姑娘,一看就是个性格外向的,她最先问出了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

初夏从窗外收回视线,掩下那丝伤感,流露出淡淡的笑意:“是。”

江小蝶就咂巴咂巴嘴:“你说他们胆子可真大,这样的事儿都能干,唉。真是无法无天了。”

“林初夏,到了部队上你可不能丢咱们红旗公社的脸。”孙尚梅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和初夏说话?只要你自己别丢了红旗公社的脸就行。”在罗晓琼心里。初夏是弱者,是需要她保护的。是以,不待初夏说话,她便迅速向孙尚梅开了炮。

“选拔的时候,她的成绩是倒数第一,难道这是我编的?”

“训练成绩如何,那是我的事儿……”初夏冷眼瞟着她,“和你有什么关系,和红旗公社又有什么关系?”她也算是正儿八经的九零后,被人骑脖子上拉屎还要忍着一类的事儿。真心不是她的强项。

眼见着孙尚梅要跳了脚,乔宁伊一把按住她:“好了好了,一人少说一句,别在这儿吵起来让人笑话,行不行?”

“谁愿意和她吵吵,这不是觉得咱们都是红旗公社的,出了门要互相关照,要为红旗公社争光嘛。”孙尚梅恨恨的道。

罗晓琼白她一眼:“你这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既然能被选上。就没一个人愿意再被送回来。”

“我又没说你,你急什么?难不成……”孙尚梅鄙视的撇撇嘴,“难不成你是她的狗腿子?”

这话就说的恶毒了,几位女孩子看向孙尚梅的眼神都有些不喜。估计是她自己也意识到说的过了点儿,不自觉的,就缩了缩肩膀。

“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谁要是敢欺负初夏,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出乎众人的意料。罗晓琼并没生气。

“初夏,你和晓琼关系真好。有这样的朋友真幸福。”江小蝶笑嘻嘻的道。

知道她是以自己的方式支持自己和罗晓琼,初夏冲她恬淡一笑:“是的,她是除我父母以外,对我最好的人之一。”

“这么好的朋友一起参军,太让人羡慕了。”乔宁伊道。

“就是就是,我也觉得羡慕。”说这话的是薛琴琴。

感觉到大家对自己的孤立,孙尚梅眉头皱起来,不过随之释然,在她看来,大家这是妒忌她——体质选拔孙尚梅是第一。

聊了一会儿,初夏就大致摸透了这几个女孩子的性格。

江小蝶脸蛋圆圆的,眼睛大大的,人如其名,是一个活泼可爱,灵动如蝴蝶的女孩子,很讨人喜。

乔宁伊瘦瘦高高,肤色白皙,细眉长眼,性子恬淡,又带有一点儿侠义心肠,她家祖上是乔家拳的创始人,她个人,还真的是会些拳脚功夫。

薛琴琴长的很敦实,面色黝黑,一看就是个长期劳作的,她兄弟姐妹六个,她是老大,性子嘛,有些憨憨的。

孙尚梅是几人中个子最高的,长的最壮实的,整体感觉很爷们,性子有些善妒,是特别有领导欲的一个人,在被大家排斥后,她并没有任由大家把她孤立,而是时不时的插入几人的话题,不争点甜头绝不罢休。

其他各座席的情况也差不多,女孩子嘛,大多数会有点儿攀比的小心眼儿,想到接下来的生活,难免都在互相试探研究。

车子到达云深市时,停了大约有十分钟,二十多名身着军装的女兵叽叽喳喳的上来,占据了车厢的另一半儿。

“原来不只咱们。”

“看这样子,竞争大着喽。”

“对啊,卫生院哪用得着这么多女兵,看来不努力是真的会被刷下去的。”

“被人刷下去也太丢人了,反正,我是宁死都不能被刷下去。”

“我也是,万一给撵回村子,我也就没脸见人了。”

“......”

新上来的一群女兵,引得车厢里热闹的议论起来。

孙尚梅就似笑非笑的瞟一眼初夏:“现在知道我是为你好了吧?要是不努力,你呀,绝对是那个被撵回村子的。”

“就算真的被撵回去,又如何?”初夏淡淡扫她一眼,“我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

“狗咬吕洞宾。”

“嗯,我是吕洞宾。”

“噗!”罗晓琼喷了,推着初夏的肩膀,“初夏,你反应还挺快的嘛。”

被抢了“吕洞宾”成了“狗”的孙尚梅气得张着嘴,象个蛤蟆般一鼓一鼓的喘气。

“活该!”乔宁伊是一点儿都不同情她,又不是领导,装的什么大尾巴狼?

“你......”

“我们都妒忌你,行了吧?”乔宁伊翻个白眼儿,“我替你说出来,省得你自己不好意思说。”

“你......”

“因为妒忌你的优秀,所以我们都欺负你。”乔宁伊再补一句。

厚道的薛琴琴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化成了憨憨的两声笑。

“傻瓜!”找不着人出气的孙尚梅,将厚道的薛琴琴躺枪了。

乔宁伊冷哼一声:“孙尚梅,你的竞争对方不是我们几个,全车厢的都是,甚至,到达目的地后,还有别的竞争对手加进来,所以,别把眼睛盯在这几个人身上,行不行?”

“谁盯你们身上了?我是想拉着你们共同进步......”

几人争的脸红脖子粗,事主初夏却视线盯着窗外发呆。

可以预料,接下来的生活,这种争端不会少了。

而她,也必须不会过的轻松了,这该死的身体虽然已经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善,可是和大多数农村女孩子比起来,她还是个弱的。

所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或者将会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也说不定。

拼了!不管怎么着,她必须拼了,被撵回去丢人不丢人不说,她想要父母过上好日子的心愿,也就实现不了了,是以,为了对得起本尊,她也必须要努力。

希望,那个占了她本尊的,也要让她的父母幸福!盯着天空,初夏默默的许了个愿。

又二个小时后,车子停靠在a省的省会城市a市,一行人扛着行李下车,踏上了一段时间内,不能再离开的这片土地。

梁向阳和曾梅丽招呼着大家上了一辆大卡车,大家刚坐好,车子后挡板便被咣的堵上,车子晃晃悠悠的往a军基地驶去。

穿过在大家眼里繁华,在初夏眼里萧索的城市中心,疾驰在郊区空旷的土地上,小女兵们都沉默了下来,对未知的期待与恐惧,同时占据了大家的心灵,大家也就没有了交谈的欲|望。

“到了到了,好大呀!真壮观!全是当兵的!”

进了a军基地,某位小女兵一激动之下,说了句超级废的废话,立时引来大家鄙视声一片,随之车子猛然一晃,大家坐个不稳,齐齐往前趴去,你压我我压你的,车厢里乱成一片。

曾梅丽出现在车尾,“咣”的一声卸下车挡板儿:“下车,动作迅速点儿。”

坐了这么长时间,大家的腿都有些发麻,被一催又有些急,是以,前面的跳下去还没站起来,后面的收不住脚又砸了上去......怎一个乱子了得!

随初夏坐在后面的罗晓琼恍然的戳戳初夏:“我现在才发现,你太贼了,我说你怎么非拉着我坐后面呢,原来是这个目的,哈哈......”

大家都爱靠在前面看风景,后面的位置就空一些,俩人完全可以伸腿坐着,她们又是后下车,因此,腿麻的事儿和她们无缘,被摔被砸的事儿自然也和她们无缘。

初夏苦笑着指指后背靠着的大挡板儿:“你误会了,我当时只是为了有个地方靠的踏实点而已。”

罗晓琼卡巴卡巴眼睛:“好吧,懒人有懒福。”

终于到了!

站在这片土地上,入耳是雄壮的吃喝声,初夏还有一丝不真实感,从现在起,她就是一名解放军女战士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