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一更了,明天补上。

--------------------------

五十二名女兵,手里拖着各种各样的行李——有的用大包袱包着,有的用蛇皮袋子装着,有的用大皮包提着(这是家境好的)……,跟在曾梅丽身后,一脸好奇的东张西望着来到了军区右侧的一排崭新平房前。

曾梅丽回头看着大家笑笑:“这儿就是你们的宿舍,是一段时间内你们要生活的地方,我念到名字和门牌号床号,自己对号入屋。”

对于大多数女兵来说,这房子已经算是超乎想像的好,忐忑的表情刹那间转换为欣喜,一时间“嗯”“哎”“是”的应答声此起彼伏。

“哈哈……”

“嘻嘻……”

早先入住的一些女兵,跑出来看热闹,听到这乱乱的应答声,便你搭我肩我搭你背的笑成一个团儿。

“回屋去,别在这添乱!”

“是!”

平房外安静了下来。

杂牌军们一个个都脸红了起来,上车之前曾梅丽叮嘱过,回答问题的时候要用“是”,可一急上来,她们就忘了……

曾梅丽扫视一圈儿,并没有训斥大家,而是对着花名册一个个开始分派房间。

初夏和罗晓琼分在了三号房间,共同分进来的还有乔宁伊和孙尚梅,以及另两名中途上车的女兵林梦冉和曲晓晶。

同属红旗公社的江小蝶和薛琴琴被分到了四号房间。

三号房间里已经住进了四名女兵,看到初夏几人进来,一名个子中等,身材纤细,短发,8苹果脸的女兵笑嘻嘻的迎了过来。

“你们好,我是刘美君,今年十八岁,来自a省a市,以后大家就是战友了。要互相帮助。”边说边顺手从初夏手里接过一个小布包。“看你瘦的,拿这些东西吃力吧?”

“还行,谢谢。”一进门就被鄙视了,初夏有些无奈的介绍着自己,“我叫林初夏,今年十七岁,来自a省b市云松县红旗公社大林村。”

“我叫罗晓琼。今年十八岁,和初夏是一个村的。”罗晓琼接着初夏的话尾介绍自己。

其他几个人也都有样学样的介绍了自己,待各人把行李塞到柜子里安顿好,宿舍里立时叽叽喳喳的热闹起来。

那三个一直坐着没起来的女兵,也都是a市人,看向初夏几人的神色明显带着一股子优越感。

“听说你们都是农村来的。你们当兵是不是就为了有口饱饭吃啊?”说这话的女兵叫杨晓丽,十九岁,个子高高,身材苗条,一双大杏眼说话的时候会刻意瞪大。

“是啊,听说农村都吃树皮,是真的吗?”说这话的是原蒙蒙,十八岁。个子中等。身板壮实,细眉细眼很普通的女孩子。

“啊。吃树皮?不会是真的吧?”说这话的是齐继虹,十八岁,大眼睛,长睫毛,肤色白皙,跟洋娃娃似的,很漂亮。

“你们三个看来对吃的挺好奇的,既然那么好奇,为什么不自己去农村体验体验?”对于几人明显带着歧视的问话,孙尚梅第一个进行了反击。

“去体验没饭吃?妹子,要不要太搞笑?”原蒙蒙嗤笑一声,“体验别的也就罢了,体验挨饿,亏你能想得出来。”

“你凭什么说我们没饭吃?”孙尚梅眉头皱着,“我告诉你们,广大农村现在一片形式大好,社员们都有饭吃有衣穿,绝不是你们想像的那个样子。”

听着孙尚梅的一派官方宣传样本话,初夏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依照她的猜测,每个宿舍应该就是一个班,那么,班长会落到谁的身上?

就自己屋子里的这十个人,虽是才短短的一会儿,性格大致已经显现出来了。

孙尚梅不用说,自然是个权利欲|望极强的。乔宁伊的性格爽朗大气,林梦冉和曲晓晶,一个柔柔弱弱的,一个高高壮壮的,都没怎么说话,也没介绍自己的背景,是所有人中最神秘的。

四个城市女兵,刘美君是最随合的,其他的几个,似乎是以杨晓丽为主心骨,想来,杨家的背景应该不错。

剩下的就是自己和罗晓琼。

综合分析,她会认为乔宁伊很适合班长之位,但是,相信孙尚梅和杨晓丽是肯定不会服气的……

“初夏,想什么呢?”

被罗晓琼戳一下,初夏回过神来,冲她浅浅一笑:“都收拾好了?”

“嗯。”罗晓琼点点头,“发什么愣呢?”

“你猜谁会是班长?”初夏压低了声音附在罗晓琼耳边道。

“我倒是想我是呢,不过,估计不大可能……”扫视一圈儿,罗晓琼道,“我倒是觉得乔宁伊挺合适。”

初夏轻笑:“英雄所见略同。”

“你们俩说什么呢?”刘美君笑呵呵的走过来,“看你们聊的挺开心的,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

“没什么,就是刚到了新地方有些新奇。”罗晓琼笑着拍拍身旁的小板凳,“坐,规矩真多,白天不让坐床,这小板凳也太蜷人了。”

“是啊,不过……”

“吡吡吡……”

突然响起的哨声,打断了刘美君的话头,她迅速起身:“集合了,赶紧出去。”

五分钟后,人员到齐,宿舍前黑压压的排了一大片。

“稍息!”

“立正!”

扫视一圈儿,曾梅丽道:“从现在开始,大家必须以军人的要求来要求自己,午饭后,大家先学习条例条令纪律原则。

明天,如果还是这么乱糟糟的一片,就别怪我不客气,在站的一百名同志,经过三个月的训练,会分到各卫生小分队继续学习,为期一年。

然后,才会正式成为可以独立工作的医务女兵,当然,不合格的,在这个过程中,会哪儿来的回到哪儿去。

诸位不同于普通的女兵,除了体能训练,还要进行文化课训练,所以,淘汰的原则就是两项有一项不达标者,名额取消。

十个班以宿舍为单位,一号宿舍是一班,依次论推,十号宿舍就是十班,下面,我宣布班长和副班长人选。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半个月后,会根据大家文化课和体验训练的成绩,重新选拔班长。

暂代班长副班长的同声分别是:

一班班长梁爱伟,副班长金晓月。

二班班长向丽铭,副班长于文慧。

三班班长乔宁伊,副班长杨晓丽。

四班班长顾宁怡,副班长江小蝶。

……

十班班长王丽华,副班长宇文爱叶。

午饭后,各班班长副班长,组织本班学员进行学习,明天上午考试,成绩会张贴在军部的大黑板,不想丢脸,大家就努力些。”

“是!”

“稍息!”

“立正!”

“向右转!”

“齐步走!”

众人疑惑的跟在曾梅丽身后,脚步不怎么齐整的前行,一路上,众女兵受到了无数道火热视线的注视。

a军区只有一个女兵连,现在又多了这么些水灵灵的葱枝儿般的小女兵,可算是饱眼福了。

一队队男兵,表面上看着目不斜视,其实,眼角都在偷瞄呢!

女兵们心中又何偿不好奇?不少胆子大的会转过脑袋去打量那列队而过的男兵,胆子小的,便不时的用眼角斜瞟,丁点儿都不好奇的——也就仨瓜俩枣。

“初夏,你说咱们会不会遇到周团长他们?”个子和初夏差不多高的罗晓琼,正好和初夏并排,在饱了一会儿眼神后,忍不住小声和初夏八卦。

正在认真的观察这个年代男兵的初夏筒子,幽幽的转回脑袋:“听你的意思,好象在盼着能遇到他?”

“有那么点儿,当时可是他最先提议咱们当兵的,我觉得这次咱们能入选,没准就有他的帮忙。”

“你想多了。”初夏撇嘴,“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

“没有他帮忙也肯定有周指导员的帮忙,说起来,周指导员的性格真好,初夏,你说他要是长的没那么老就好了,对吧?”

“你想干什么?”初夏戳她一指头,带着丝警告的意味儿,这丫头,可是和赵启亮定亲了。

“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罗晓琼眨巴眨巴眼睛,一脸促狭的笑着,“你不是还没定亲嘛。”

初夏:“……”筒子,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爱操心?

罗晓琼以为初夏不好意思,肩膀蹭蹭她,一脸的欠扁样儿:“别不好意思嘛,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很正常的事儿。”

初夏点点头:“嗯,我会和我哥说的,你急着嫁了。”

“行啊,你说吧,说了他这会儿也不会娶我。”罗晓琼说着幽幽叹一声,“我和我哥都来当兵了,我娘和我爹肯定闪得慌,哎……”

“吃完饭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你可以去看看你哥,反正在一个军区。”初夏道。

罗晓琼点头:“行,你和我一块儿。”

“我怕你哥不愿意看到我。”

“他敢!”罗晓琼冷哼一声,“就他那样的二傻子,才一直盯着钟红英那势利眼儿不撒爪儿,对了初夏,要是我哥真改好了,你还是做我嫂子吧,近水楼台先得月嘛,把钟红英给干掉的事儿就靠你了!”

初夏:“……”这思维跳跃,她是真的无语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