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医务队的女兵们到达a军后的第一顿饭,是白菜猪肉炖粉条配米饭馒头,猪肉是带着肥膘子的五花肉。

在门口领了饭盒去打饭的时候,咽口水的声音便不绝于耳,这伙食对大多数女兵来说,绝对是诱惑。

搁一般家庭,白菜粉条或者不稀罕,可是猪肉太稀罕了,米饭和馒头,也是稀罕物,大多数人家吃的都是玉米面饼子,或者掺了玉米面的二合面馒头,至于米饭,在北方人家,舍得吃的很少。

面对美食的诱惑,哪怕饭堂里不少男兵的视线不时的往身上飘,女兵们也不会象在路上一般或害羞或好奇或矜持,端着缸子坐下,待各班班长一声开动,大多数女兵那“呼啦呼啦”的吃饭速度,绝对不逊于男兵。

“喂,你能不能矜持点儿?”原蒙蒙嫌恶的扫一眼自己这桌上吃的声音最大的孙尚梅,“这辈子没吃过饭啊?”

“呼啦呼啦……”喝白菜汤的声音并没停下。

“喂!”感觉到走道那边男兵们投过来带着嘲讽?的视线,原蒙蒙皱着眉头用筷子捣捣孙尚梅,“没人抢你的,能不能慢点儿?大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我是来当兵的,又不是来当大家小姐的。”孙尚梅头不抬眼不睁的继续往嘴里扒拉饭粒儿。

“你……”原蒙蒙恨恨的瞪着她,突然站起身,“啪!啪!”拍两下手,“想要看猪怎么吃食的,看过来。”

感觉到那一道道齐刷刷投过来的视线,孙尚梅的脸“腾!”的就红了,她兄弟姐妹八个,吃饭的速度稍稍慢点儿,就得饿肚子,因此。她根本就习惯了这种吃饭方式。也从来不觉得丢人。

但,单独拎出来,被这么些人同时看着,就另当别论了!

她本就是个心气儿高的女孩子,哪能受得了这种侮辱?气冲头顶,想也不想的,一拳头就往对个的原蒙蒙脸上砸过去。

正在得意着的原蒙蒙始料不及。结结实实的便挨了一拳,血,顺着鼻孔流下来……

“你这个村妇!”原蒙蒙嚎叫一声,就向孙尚梅扑过去。

乔宁伊一把拉住原蒙蒙:“第一天报道,就想成为全军的焦点?”

一股火憋着没发出来的原蒙蒙,瞪着乔宁伊的眼珠子直放凶光:“你拉偏架?她揍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拦?”

“来得及吗?”乔宁伊冷哼一声。她哪知道这俩一言不合就能打起来?由此可预见,她这个班长到底会有多难当!

“为什么拉我就来得及了?”

“你说呢?”乔宁伊皱着眉头,“行了,要丢人回宿舍丢去,别在这儿被人当猴子围观。”

杨晓丽轻扯一下原蒙蒙:“吃饭吧。”

“嗯。”刚才还脸红脖了粗的原蒙蒙,如柔顺的小猫般应一声,拿起筷子,边吃边掉眼泪……

孙尚梅嗤笑一声。刚想再说几句。发现曾梅丽不知什么时候面色严肃的来到了桌边,遂心虚的把后面的话缩了回去。低着头继续扒拉碗里的饭粒儿。

“孙尚梅,原蒙蒙,吃完饭去我办公室。”

“是!”

俩人赶紧起身,齐齐应一声,再蔫巴巴的坐回去。

……

“嘿嘿,第一天就被罚,真是够牛气的。”

“你懂什么,这是为了引起领导的注意,知道不?”

“用这种办法引起领导注意,有用吗?”

“引起领导注意可能没用,但是,引起男兵注意应该是有用的。”

“哈哈……,你是不是也想用这种办法为自己找个女婿?”

“我才没这么不要脸呢,不知羞的,不会你也想学吧?”

“过几年要是找不着好婆家,我就跟着学学。”

“你个没脸没皮的。”

“……”

十个人站在军区主干道的大太阳底下,身边来来往往的女兵,尖话溜话酸话的说着,男兵则是边走边竖着耳朵听,有的还会偷偷抿着嘴笑……

“孙尚梅,要不是你,大家用得着丢人丢到全军区?扫把星!”原蒙蒙恨恨的道。

“你自己连累了大家,还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要脸不要脸?”孙尚梅不甘示弱的回嘴。

“行了,你们俩是不是嫌丢人丢的还不够?”乔宁伊一脸的无奈,“再折腾下去,恐怕就不是站两个小时了。”

刘美君接话:“咱们三班是一个整体,与其用这精力内讧让别的班看笑话,不如努力训练争取超过其他的班。”

“我赞同刘美君的说法儿。”曲晓晶道,“用这种方式出名,实在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

“谁愿意用这种方式出名?我那是好心提醒她。”原蒙蒙不服气的道。

“好心提醒有你那么个提醒法儿的吗?”孙尚梅一脸的恨恨,“你那根本就是为了引起所有人的关注,想男人想疯了是吧?”

“你血口喷人!孙尚梅,你才想男人想疯了!”

乔宁伊一脸气愤:“看来,你们今天是想着一直站在这儿了,好,我成全你们,二个小时后大家解散,你们俩继续在这儿吵,最好是吵的第一天报道就被赶出去,那样,才够出名!”

“谁想和她吵了!”

原蒙蒙和孙尚梅几乎异口同声的道。

“这次倒是挺有默契。”乔宁伊幽幽叹一声,“反正,入伍的第一天,三班是挂上名号了,要把这个名号正过来,估计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事儿了。”

杨晓丽笑着接话:“倒也不用这么悲观,只要大家肯努力,三班会更引人注目。”

“这种引人注目是大家想要的吗?”乔宁伊淡淡的道。

“没办法,事情已经这样了,只能坦然接受,第一天来嘛,大家对规章制度什么的也不懂。而且,这事儿本就是城乡差异的争端,也不能完全怪她们两个。”

杨晓丽这说法分明是要当老好人了,淡淡扫她一眼,乔宁伊没吭声,从原蒙蒙和齐继虹对杨晓丽的态度上,可以推断出来,杨晓丽的背景肯定不浅,看得出来,对于她做班长,杨晓丽心里是不舒服的。

初夏对几人间的明争暗斗没有丝豪的兴趣,人虽然站在那儿,脑子里却一直在胡思乱想。

对这个年代的军人,她有着好奇,也有着崇拜。

自踏上这片土地,她的心情就是兴奋激动的,同时,又有些惶然的担心,她离开了家,爹娘能适应吧?

火车开动时,哭着抱在一起的俩身影,让她惦了一路子,只要想到那一幕,她的眼眶子就发酸。

把她当宝的爹娘,在她离开后,会好好吃饭吧?她说好了,会努力的做出个样子来,孝敬他们。

感觉胳膊被轻轻捣了一下,一扭头,罗晓琼正眼神灼灼的盯着她:“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想爹娘。”

“噗!”原蒙蒙喷了,“林初夏,你要不要太搞笑,当自己是奶娃呀?刚出门就想爹娘,咳,还爹娘,你土不土?”

“怎么哪儿都有你的事儿?”初夏眉头皱起来,“你是斗鸡?一会儿不挨抽你是不是就浑身不舒服?”来的第一天,就想骑她脖了上拉屎?哼!她不惹事儿,可不代表她怕事儿。

“谁是斗鸡……”

乔宁伊站到前面:“都住嘴,不准说话!”

“凭什么?”原蒙蒙一脸的挑衅,“曾队长只说让罚站,可没说不准说话。”

“这还需要特别交待?你当自己是小学生?”

原蒙蒙脖子一梗:“对我而言,没交待的事儿就是可行的,象你这么怕事儿,才是小学生吧?”

“蒙蒙,少说一句吧,乔班长说的对,咱们要自觉。”

杨晓丽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让斗鸡般的原蒙蒙住了嘴。

在场的人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原蒙蒙这么上赶着闹腾,根本就是为了扫乔宁伊的面子,给杨晓丽树威信。

罗晓琼戳一把初夏,冲她伸了伸舌头。

初夏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愿意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吧,反正只要别惹着她,谁的事儿她都不会瞎掺合。她只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儿,成为一名合格的医务兵,有能力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就行了。

好吧,志向好象不怎么远大,但是,来到这个她丁点儿不熟悉的年代,她还真没法儿有远大的志向。

经商?她不是那块材料。

从政?她没那个脑子。

炒股?她不了解走势。

买彩票?她不知道号。

……

对这个年代,她不说一无所知,反正也差不多,过些年知道的事儿倒是能多些,但真能实用的也没多少。

对于人家说什么,八十年代摆地摊都能发财的说法儿,她倒是听说过,但是,真没有信心自己也能做好。

所以,她还是乖乖的当自己的兵,有机会就考取大学,做一名拥有铁饭碗的,人人都羡慕的公职人员吧。

话说,家庭条件良好九零后,来到这个年代,是真心伤不起!

中午罚完站,下午便在宿舍背条例条令,牵涉到第二天的考试,倒是没再有人再瞎闹腾。

六点准时去吃饭,一天的新兵生涯便过去了。

好不容易得了空的罗晓琼,急急的拉着初夏就往男兵宿舍那边奔去。

被她拖的直踉跄的初夏暗自撇嘴,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急着见罗红旗还是急着见赵国亮。(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