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合一起,又重修了一遍。

-----------------------------

“哎,你慢点儿,那么急干什么?”被块小石头一绊,差点儿摔倒在地的初夏,气得用力往后一扯罗晓琼,拒绝继续前行。

罗晓琼一脸的小兴奋:“好好好,我慢点儿,初夏,我这不是激动嘛,我哥根本不知道咱们来当兵的事儿,你说,咱俩冷不丁出现在他面前,会不会把他吓个半死?”

初夏撇嘴:“到底是想吓你哥个半死还是想吓我哥个半死?”

“你哥知道咱们来当兵的事儿,估计吓不着他。”罗晓琼小脸儿放着光,“不过,你说他能不能想到咱们来找他?”

“动动脚趾头也知道你会过来找他。”初夏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可不敢这么说,万一某人被激将的不好意思见赵国亮了,她可就成了棒打鸳鸯的缺德鬼了。

“或者能想到吧,咱们当兵的事儿他知道,今天到达的消息肯定也早传开来,他应该能想到。”

明明心里美的不得了,脸上的表情却是不以为然:“哎,没有惊喜真不好玩儿。”罗晓琼看一眼时间——奖励她来当兵,她老爹把自己的大手表送给她了,“初夏,快点儿,还有一个半小时。”

熄灯时间是十点,但是,八点以后,女兵就不可以在男兵宿舍附近停留,至于男兵,压根儿就不准往女兵宿舍那边去。

从这一点儿说起来,对女兵,还是宽容的。

难不成这样规定,就是为了让部分男兵找上媳妇儿?初夏小心眼里忍不住这么猜测,要不然,怎么会对女兵网开一面儿呢?

反正,对这个年代的事儿,她是处处充满了好奇。

罗晓琼只知道罗红旗是一团二营三连二排三班的一名普通小兵儿。至于具体住在哪个宿舍。却是不清楚的。

是以,俩人到了男兵宿舍,放眼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屋子,傻了眼儿。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小兵过来,罗晓琼急的一把扯住了人家:“同志,请问罗红旗住在哪间宿舍?”

小兵也就是十**岁的样子,冷不丁的被女兵扯住。脸迅速红到了耳朵根儿,说话都结巴起来:“罗……罗红旗是……是谁?”

“是我哥。”想也不想的,罗晓琼答道。

初夏嘴角就直犯抽抽,大姐,人家是根本不知道罗红旗是谁好不?你这回答的是哪门子的问题?

果然,小兵的脸更红了:“我……我……”

我了半到。没我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估计是长这么大,没和女孩子这么亲近过,在这几乎全是大老爷们的地盘,冒充这么个奇葩,小兵要是不脸红才怪了呢。

“一团二营三连二排三班的宿舍在哪儿?”初夏简明扼要的报出了自己要找的地方。

小兵明显松了一口气:“我带你们过去。”

“好。”

“同志……”小兵视线在罗晓琼白皙的小手上一瞥,迅速移开视线,“能不能麻烦您……”

“噢噢噢。对不起。忘了。”罗晓琼赶紧收回手,讪讪的笑着。“一激动,忘了还扯着你了。”

大姐,您能不能再二一点儿?初夏真想离三丈远,装作不认识她,太丢人了有木有?

“就是这儿了。”带到第二排的每数第三间房门口,小兵停下了脚步,“这就是三班的宿舍。”

“麻烦您好人做到底,进去帮忙喊一下罗红旗?”罗晓琼又扯住了人家的袖子……,小兵的脸……又红了。

不着声色的,初夏将罗晓琼的手拉到自己手里,冲小兵笑笑:“麻烦您了,谢谢您。”

“不客气。”小兵转身往三班宿舍走,心情慌乱下,左脚绊右腿,猛的往前扑去,“咣!”三班的门便猛的被推开。

“奇怪,外面怎么会一个男兵都没有?”罗晓琼凑初夏耳边,小声道。

“不知道。”初夏摇了摇头,对此,她也非常疑惑,按说,这刚好过了饭点儿,正是自由活动的时间,大家为什么都躲在屋子里呢?

三班宿舍里,一众男兵正围在桌边认认真真的写字,房门这么猛然的被推开,惊的大家齐刷刷的看过来。

看清闯进来的人是谁后,一名男兵笑着站起身,上前揽住他:“良子,你不在宿舍好好复习,跑来干什么?难不成是想偷师?”

“罗红旗是哪一个?”

“你找罗红旗?”揽住他的男兵,看向坐那儿直打瞌睡的罗红旗:“小罗,良子找你。”

罗红旗坐那儿脑袋继续一点一点的。

“是不是睡着了?”坐他旁边的男兵,轻戳他一下,“小罗,火烧房顶了,赶紧起床!”

罗红旗猛然起身:“啊?水桶,水桶在哪儿?”边说,边起身四处张望。

“哈哈哈……”

众人便被他逗的笑起来。

“小罗,良子找你。”

罗红旗疑惑的看向被称为良子的男兵,他不认识啊……

“不是我找你,是有两个女孩子找你。”良子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伸手指指门外,“我带他们过来的。”

“女孩子?”

“是不是今天来的女兵?”

“应该是。”良子的话音刚落下,众男兵齐刷刷的往门口跑,将到门口时,又齐齐的住了脚步,看向还在那发愣的罗红旗:“小罗,快点儿!”

“啊?”罗红旗还在那儿犯愣。

众人抚额,这个脑缺的。

他们就觉得嘛,罗红旗虽然体力不错,脑子,是真的有点儿缺,傻大个傻大个,他倒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傻大个儿!女孩子都找到门口了,他还在那儿犯愣怔……,不是傻子是什么?

“谁找我?”

“不知道。”良子摇了摇头,他只管带她们过来,哪知道她们是谁?

“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谁找你了?”离罗红旗近的一个男兵。没好气的说着,一把将他推出去,“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榆林疙瘩!”

“小江,是不是巴不得女孩子找的人是你?”有人便开玩笑。

“没错,你们敢说,你们不是那样想的?”

听着众人的玩笑话,罗红旗不乐意了。转回身,认真的看着大家:“我们是军人,不可以这样说话。”

“我们是军人又不是和尚……”小江嘀咕一句,见罗红旗有变脸的倾向,赶紧道,“好吧好吧。我错了,不该乱开玩笑,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他们可盼着先睹为快了,可是,为了不把女孩子吓跑,憋到现在都没露面,他们容易吗?

这二傻子。还在这儿不急不慢的。万一把外面的小女兵给吓跑了,大家可就亏大了!

“哥!”

看到罗红旗的大个子。罗晓琼兴奋的扑过来,之前在家的时候和哥哥关系不见得多好,可是在这儿看到哥哥,她的心里实在是太激动了!

还没回过神来的罗红旗,被罗晓琼扑的一踉跄,随之回过神来,一把推开妹妹,脸涨的通红:“晓琼,这是部队。”

“你是我哥……”罗晓琼眉头皱起来,“哥,在这儿看到我,你一点儿都不惊喜?”

“不是,哥当然惊喜,可是……”罗红旗的脸往青紫色发展,后面有一堆狼呢,他不想回宿舍后被他们当笑料来讲。

他讨厌别人议论女孩子,更讨厌他们议论他的妹妹!

也因为这个原因,班里的战友们和他的关系都一直是冷冷淡淡的,但,他真觉得他们那样做不对。

军人,怎么能随随便便的议论女孩子呢?

“罗红旗,你好!”初夏过来礼貌的打招呼。

“林初夏?”打量了老大一会儿,罗红旗才认出眼前的女孩子是谁,他离开的这几个月,初夏明显又窜高了一些,丰润了一些,虽然还是瘦的让人觉得可怜,可是,和他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了天差地别。

不过,即使这样,对于初夏能来当兵,他还是十分意外,就她那小身子骨,怎么可能被选的上?

“你也是选上的?”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就这么问了出来。

“哥,你这说的什么话?”罗晓琼不悦的盯着罗红旗,“初夏当然是自己选上的,完完全全靠自己的本事选上的,而且,还差一点儿被别人顶了,要不是曾队长去咱家做家访,现在来报道的,说不准就是假初夏呢,你说,能被别人顶替的人,能不是自己选上的吗?”

“真的?”罗红旗仍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的,千真万确!”对于罗红旗对自己的漠视和瞧不起,初夏早就适应了,也不生气。

“哥,你太让我失望了,亏我们一到了就想着来看你,你倒好,就是这么个态度……”

三班的其他男兵,此时都已经出了房门,看着被质问的罗红旗,一脸的羡慕,要是他们也有那么个妹妹多好啊?妹妹带了那么好看的伴儿过来呢——这是主要的!

这段时间的锻炼,使得初夏小脸红扑扑的,身上的肉也多了些,虽说和罗晓琼站一起还是显得有些过于瘦弱,但是,身上的那股子不同于一般女孩子的婉媚劲儿,已经隐隐透出来。

在这是个女孩子就能让男人眼睛放光的地盘儿,看到她这样漂亮到妖孽级别的女孩子,众狼们绝对的是口水滴嗒了。

不管什么时候,女人和男人的审美都是有差异的,这个年代,更甚。

这个年代,女孩子会认为,身体强壮,浓眉大眼,才是最漂亮的。

男人,表面上也是认为这样的女孩子是漂亮的。

但是,从欣赏的角度,没有一个男人会不喜欢初夏这样的女孩子,那是一种真正的,女性化的美。

而不象大多数风风火火的女孩子一般,让他们有时候会忽略了性别……

感觉到众人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初夏并没有扭捏,当然,她也不会冲大家笑——那是容易被误会滴事儿。

面色淡淡的站在罗晓琼旁边的初夏,那种超然与世外的婉约柔媚,刹时便征服了一群观望者的小心脏。

不过。他们的想法儿。也就是看看。

这样的女孩子,绝不是想娶就可以娶的——他们怕自己养不起。

好吧,不管到了哪个年代,大家好象都会有这么个认同,太漂亮的女孩子,看看就行了,娶回家?还是算了吧。

被妹妹一顿数落。罗红旗的脑子终于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看向初夏:“林初夏,对不起,我不是怀疑你,就是觉得你的身体素质……”

“我知道。”初夏打断他,“我们是医务兵。对身体素质也有要求,但是,要求没那么严格。”

“原来是这样,我说呢……”

罗晓琼恨的一腿踢在罗红旗腿上:“哥,不会说话你就不要说,不贬低初夏你会死啊?如果站这儿的是钟红英,你是不是就觉得正常了?”

“她怎么样?”原本站的笔直的罗红旗,听到钟红英的名字。一下子弯下身来。看向妹妹的表情,竟是带着一丝讨好。

原本就气不打一处来的罗晓琼。看到哥哥这副子雄样儿,更气了:“罗红旗,你到底有没有点儿骨气?

为家只是图你这身皮,不是图你这个人,你怎么就不明白?告诉你吧,她这次也去参选了,不过,被刷下去了。

她也说了,正次还是会参选,如果真的选上了,你认为,她会嫁给你吗?哥,你能不能清醒清醒?别整天做梦?”

“我又没说让她嫁给我,就是关心一下嘛。”罗红旗不自然的道,眼角瞄到身后的一众战友,他可是后悔的要命,刚才问顺了嘴,竟然忘了后面还有那么多人了。

等妹妹走了,肯定又要被审了,他最讨厌什么来什么,唉,他算是发现了,只要遇上林初夏,就没什么好事儿。

不自觉的,罗红旗看向初夏的眼神,就带了那么丝的不高兴。

留意到罗红旗的敌意,初夏有些莫名其妙,她又怎么惹着他了?

她早就说了,她不会嫁给他,也不会喜欢他,而且,她已经和他退了亲,实在想不明白他对她的敌意来自哪儿。

想不明白,她也懒得想,遂将视线转到别处乱打量。

一溜排的十间宿舍,除了这一间,其他的房门都紧紧的关着,太奇怪了!

如此想着,她索性往前走两步,看向罗红旗的战友:“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你们这边,都把门关的这么严实?吃过晚饭后就不准出来吗?”

这是在向他们问话?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主动和他们说话了?

这......这是真的吧?

.......

众人愣愣的盯着初夏,一脸的不可置信。

初夏无奈的叹口气,她说的是中国话呀,这些人,怎么一副子听不懂的样子?细细回想一下,她说的是普通话呀,也不是地方方言,他们为什么就听不懂呢?

算了,听不懂算了,她退后一步,又四处瞄。

这个时候,那名叫小江的男兵却是最先反应过来了,赶紧道:“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备考。”

“备考?”略一愣怔,初夏恍然,“是考军校吗?”

“对呀,你真聪明,部队今年下了新规定,所有的新兵都有资格参加军校的考试,现在,大家都在闷头努力呢。

要是上了军校,出来就是军官,对以后了发展,是有极大的好处的,要不然,只能苦巴巴的熬,很多人,还没熬到可以留下,就被打发退伍了。”

“原来是这样。”初夏点了点头,“什么时候考试?”

“还有三个月。”

“三个月?”初夏脑子里在盘算,三个月的时间,她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去上军校?

那边和罗红旗说话的罗晓琼也一直在留意这边的动静,当即一把将初夏拉过去:“不行,你不能扔上我自己走,要等我一年,明年再考。”

她的文化课不及初夏,对于今年考没有把握,是以,才会这么要求初夏。

“好,听你的,明年考。”初夏一脸的无奈。她也只不过是想想。而且,她们这批医务兵,让不让考还是个事儿呢,瞧她,倒象是她真的要去考似的。

“你功课很好?”一直和初夏说话的男兵,眼睛亮了起来。

“一般吧。”初夏道。

“我们有不会的问题,可以去问你吗?”那名男兵又道。

“兵子。你能去女兵宿舍吗?”旁边的一个男兵捅了他一下,笑嘻嘻的道。

那名男兵的脸就垮下去:“也是,这规定太不公平了!”

“行了,你们走吧。”罗红旗拉着脸下了逐客令。

对于初夏主动和男兵搭讪,他实在是看不惯。

心中则在暗自庆幸,幸亏他没看上她。要不然,和她定了亲看到她这样和男人说话,还不把他给气死?

他就说嘛,他爹他娘被这女孩子给唬弄了,这根本就不是个安安分分过日子的主,要过日子,还是要象钟红英那样的女人。

想到钟红英,他的眸子不自觉的又染上了一层暖意。要是她也能来当兵就好了。哎,明明条件就比林初夏优秀。怎么就她没选上,林初夏选上了呢?

“以后再也不来看你了!”罗晓琼推一把罗红旗,恨恨的哼一声,拖着初夏就走,“是我自作多情,以为你也想我了,罗红旗,以后要是再来看你,我倒过来走。”

自家这妹妹,性子是越来越刁蛮了,都是和林初夏在一起被影响的,还是钟红英好。

直到罗晓琼扯着初夏走出去老远,罗红旗还站那儿呆呆的发愣。

“喂,你没事儿吧?”一名男兵上前扯扯他,“你妹都走了,你还傻站这儿干什么?”

“是啊,要是后悔,改天哄哄她,想想也是,你妹妹大老远的来看你,怎么能那样对她?你呀......”

“就是就是,要是我妹这样对我,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哪会骂她。”

“罗红旗,你这脾气,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我要是你妹妹,以后我也不会再来看你,第一次来就被训,谁还愿意再来?”

“就是就是,你呀,哎,身在福中不知福。”

“.......”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罗红旗唇动了动,终是一句话没说。

在他看来,他们这些人都是被林初夏的表面形象给唬弄了,他说什么,他们也是听不进去的,算了,假以时日,大家一定会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的。

当然,就算大家不明白也没什么,他是因为身体素质特别过硬才会被特招的,和他们这些人没有可比性,干嘛要在乎他们怎么看?

考军校?

哎,想到这事儿,他就头疼,天生对字讨厌的他,一看到书就犯困,接下来的三个月要是一直这么过,他真有种儿生不如死的感觉。

可是,大家都复习,他也不好搞特殊不是?

“这不知好歹的,我要是再来一次,我倒过头来走。”走出好大一段儿,罗晓琼还是恨恨的一肚子怒气。

“行了,别气了,对了,你去不去看大哥了?”初夏说着又赶紧补一句,“我说的是我大哥,赵启亮。”

“不去了,今天气也气饱了。”罗晓琼恨恨的甩甩胳膊,“就我现在这情绪,我怕看到他把气撒他身上,哎!”

“好吧,那就先回去吧。”

初夏唇角带了一丝笑意,她是担心她现在气急败坏的模样儿,吓着赵启亮吧?

风风火火的女孩子,只有面对恋人的时候,也会变的温柔。不知道有一天,她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会不会也象罗晓琼这样。

“两位,请等一等!”

“两位小同志,麻烦等一等!”

“是不是喊咱们?”初夏说着回身,就见一名个子高高,长相俊朗的男子,正疾步跑过来。

“不好意思,打扰了。”男兵停在俩人面前,一脸的不好意思,“要不是有急事儿,我也不会打扰两位,实在是抱歉了。”

“有话说话,能别这么罗嗦吗?”正在气头上的罗晓琼说起话来就有些不客气,虽然这男兵长的很好看,可是,她已经有启亮哥了,再好看又关她什么事儿?

男兵亮亮的眸子染了一丝笑意:“我妹妹应该也是今天刚到的,和你们住在一个地方,但是,她应该不知道我调到这边来了,所以,想让你们给她捎个信儿,有时间过来一趟。”(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