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一更了,明天补上,从明天起,先婚不会再拖这么晚

---------------------------------------------

“大晚上的,你们俩跑哪儿去了?”初夏和罗晓琼刚踏进宿舍门口,孙尚梅便上前质问。

罗晓琼淡淡扫她一眼:“关你什么事儿?”

初夏则是连瞄都不瞄她的,径直走向乔宁伊:“班长,你哥哥让你有时间去一团三营找他。”

“我哥哥?”正在整理班务手册的乔宁伊一脸疑惑的盯着初夏,“你确定找我的是我哥哥?”

她又没见过她哥哥,怎么能确定找她的是不是她哥哥?“他说他原本在b军区,上周调来的a省,还没来得及给你们家人消息,他说他是在新兵花名册上看到了你的名字,查过地址后,确定你是他妹妹。”初夏道。

听初夏这样说,乔宁伊笑了起来:“那应该是我哥,谢谢你带消息给我,林初夏。”

“你们俩竟然跑男兵宿舍去了?喂,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羞耻心?你们是来当兵的,不是来找男人的,你们的爹娘是怎么教你们的?”两个同乡都不鸟她,感觉伤了大面子的孙尚梅陷入了暴怒状态。

罗晓琼冷脸指着她:“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抽死你?”

“没教养的丫头片子,看来你们的爹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啪!”

孙尚梅愕然的盯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全身散发着怒意的初夏。一脸的不可置信,如果说。做出这举动的是罗晓琼,她或者还能接受。瘦弱的跟小猫似的林初夏,竟然……打了她的脸?

回过神来的孙尚梅疯了般的扑向初夏,真动起手来,瘦弱的初夏自然不是又高又壮的孙尚梅的对手。

“嗷!”

孙尚梅的一声惨叫,彻底惊醒了被下了定身咒的众人,一个个赶紧上前拉的拉,拖的拖,把俩人分开。

“你属狗的?”被拖开的孙尚梅把袖子撸上去,看着见了血丝的一圈儿整齐牙印儿。疼的直吸冷气。

“你把我往死里揍难不成我还要白受着?”头发乱成鸡窝额头青了一块的的初夏,看上去比孙尚梅要狼狈的多。

罗晓琼边在初夏身上按来按去的检查伤势,边歉疚的嘟囔:“你怎么不等等我就动手了,从来没见过你这个样子,我一下子给你吓傻了,就忘了要上前帮忙了,这儿疼不疼?这儿呢?这儿……”

众人一头黑线……

孙尚梅气得脸都变形了。

乔宁伊赶紧用力扯着她,生怕一个不备,她再冲出去:“大家至少要住在一起三个月。这才第一天,就闹成这个样子,以后怎么相处?”

“谁愿意和她们闹?要不是为了集体荣誉,我才懒得管她们去哪儿呢。”孙尚梅咬牙切齿的道。

罗晓琼冷笑:“孙尚梅。我去看我哥哥,初夏去看她哥哥,丢谁的脸了?谁规定当了兵。连异性亲人都不能见了?

没当上班长和副班长心里不舒服也别把气撒我们身上,想让我们替你背黑锅。没那么容易!”

“去看哥哥?是看情哥哥吧?”孙尚梅冷笑着,“不要脸!”

“你们在干什么?”伴随着呼喝声。曾梅丽出现在门口,眉头皱着,“乔宁伊,带着林初夏罗晓琼和孙尚梅来我办公室。”

……

曾梅丽冷冷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人:“才来第一天,就闹成这样,你们还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才来第一天,她们就往男兵宿舍跑!我觉得这种行为不合适,就好心提醒她们,哪知道,她们不但不听,还动手打人!”孙尚梅抢先道。

“是那么回事儿吗?”罗晓琼嗤笑一声,“孙尚梅,你是好心提醒我们吗?到了现在还给自己戴高帽子,你要脸不要脸?”

“难道不是你们先打的人吗?”孙尚梅看向初夏,“林初夏,你敢说不是你先动的手?”

“没错,是我先动的手。”

“队长,您听到了吧,她都承认了。”孙尚梅一脸胜利状看向曾梅丽。

“你们敢不敢把当时的情形,真真实实的说一遍?”曾梅丽视线在几人脸上皮睃巡睃巡,“不要带有个人感**彩的为自己辩护,也不要抬高自己抹黑他人,我要最真实的答案。

当然,你们说过后,我会和乔班长对质,如果谁撒了谎,明天早上去饭堂,当着每一拨吃饭的官兵大喊三声,‘我错了’。”

“我先来……”罗晓琼将自己和初夏进门后的情形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然后看向乔宁伊,“班长,我说的没掺杂个人色彩吧?”

乔宁伊点点头:“没有。”

略一犹豫,孙尚梅也复述了一遍,这次她没有强词夺理,但最后补了一句:“不管怎么样,林初夏都不能一言不发的打人。”

“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不可以侮辱我的父母……”初夏神色认真的盯着她,“如果下次你还这样侮辱我的父母,我仍然会揍你。”

曾梅丽头疼的抚了抚额头。

这事儿还真是挺出乎她意料的,原蒙蒙跑来说三班宿舍打起来了的时候,她怎么着也没想到,主角会是林初夏。

那么弱不禁风的一个女孩子,竟然……

“孙尚梅,首先我要向你陈述一点儿,罗晓琼和林初夏去男兵宿舍那边,是向我通报过的,罗晓琼的亲哥哥和林初夏的大表哥,都在一团服兵役。

她们想过去看望一下自己的亲人,与情与理,都说的过去,而且,咱们军区对这种探试是允许的,当然,我知道你是为了女兵的整体形象着想,这个嘛,是没错的。

但是,以后要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质问,而且,最好注意一下措词和语气,毕竟是战友,又不是仇人,对不对?

罗晓琼,你呢,在孙尚梅质问的时候,应该语气舒缓的把事情的原委向她解释一遍,这不是向她一个人解释,而是,让所有的女兵清楚事情的真相,这对你们的影响也好,对不对?”

“是!”

“是!”

不管情愿不情愿,俩人异口同声的表示了赞同。

曾梅丽的视线又转向初夏:“林初夏,你呢,就更不对了,就算孙尚梅的话说的不好听,你也不能一声不响的就动手。还当着我的面儿威胁她,你是一个兵,不是土匪头子!”

初夏唇动了动,没吱声,显然,她不服气。

“念在这是你们报到的第一天,我就不给你们记过处份了,如果再有这么下一次,别怪我不客气!乔宁伊,你带孙尚梅和罗晓琼回去,林初夏,你留下。”

“队长……”

曾梅丽打断罗晓琼:“这是部队,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还有,来到这儿,你是一个独立的兵,不可以处处都和林初夏捆绑在一起,包括打架!还有,如果下次让我知道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帮林初夏,我会把你调到其他的班儿。”

曾梅丽这么说,罗晓琼还真害怕了,只好蔫蔫的应一声,跟在乔宁伊身后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忍不住回头瞄一眼初夏,那担心,是完全摆在脸上的。

她有那么凶吗?以至于她象看大灰狼一样看着她?曾梅丽无瞪一眼罗晓琼:“看来你是真的想调离三班了。”

“队长,我是想和您道声再见。”伴随着话音落下,罗晓琼跑的没了影儿。

“知道我为什么单独留下你吗?”

初夏点点头:“知道,因为我先动的手。”

“就你这身板,也敢先动手,倒是挺有胆量的。”曾梅丽说着起身,拉开靠墙的一个橱子,取出一个小药盒儿,“想没想过,万一被揍的破了相,怎么办?”

初夏愣一愣,摇头:“没想。”

她是真的没想,当时一听孙尚梅侮辱她的爹娘,她就怒了。

她和别人不一样,她有两对父母。

那个时空的,也许她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养育之恩丁点儿未报,还曾总惹他们生气,她很愧疚。

这个时空的,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为了她,可以舍弃一切,让她感动至极。

因此,不管哪一对,都是她的逆鳞,谁都不可以说他们的坏话!

心里这样想着,初夏脸上的表情也不断的变幻着。

曾梅丽无奈的叹一声,举了棉棒帮她擦试额头:“你呀,也是个死倔的脾气,平时看着柔柔顺顺的,上来一阵儿,怎么也这么拧巴?”

对方的举动使得初夏一愣,随之赶紧道谢。

“谢什么谢,你们都是我的兵,我可不希望领导检阅的时候,一个个都少皮没毛的……”好吧,她不可能实话实说,只能用这个借口。也不知道她额头上这块伤两天能不能好利索了,就这个样子见人,实在是……

“身上还有没有伤着的地方?”擦试完额头,曾梅丽探询的打量着初夏,“不管伤着哪儿,别不好意思,这儿也没别人,窗户也都是堵死的……”

“没有,没伤着别的。”初夏赶紧打断曾梅丽,听对方那说词,怎么就好象她被伤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