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今晚还有一更。

---------------

“林初夏,别害怕,你只是没活动开身体,剧烈运动下才会造成了短暂的休克,以后记着要做热身运动,吃饭不要挑食,营养跟上去了,也就没这么弱了。”

漆黑的一字眉,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挺直的鼻梁,略显厚润的唇,还有那短寸发,根本就是她刚刚看到过的荆哲!

这就是她一睁眼受到惊吓的原因!

做了个梦——就当是梦吧,见了见自己的家人,见了见另一个林初夏的男朋友,醒来,一入眼是那个林初夏的男朋友,也太刺激她的小心脏了!

“不是让你锻炼身体嘛,怎么还这么弱?”又一张脸凑过来,眉毛拧成个疙瘩,语气也不怎么好。

粗黑的剑眉,狭长的眼睛,鼻梁挺拔,肤色黝黑,棱角分明的唇紧抿着,这不是周蜜康周大团长是谁?

见到他,初夏的心一下子踏实起来,总算看到个熟人了,呜,麻麻,我总算回到地球了,没去火星……

看到初夏眸光中的欢欣,周蜜康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被人喜欢惦着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团长筒子,你确定没搞错?

“林初夏,我长的有那么吓人吗?”吓坏她的男人打量打量周蜜康,笑眯眯的摇头,“没法想像,和你站在一起,竟然是我把人吓坏了,实在是没法儿想像。”

“这孩子以前见过我,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周蜜康淡淡扫一眼林初夏,转身离去。

“哎……”

初夏急的坐起来。要走也别现在走啊,给她找个认识的人过来定定心再说。把她和这诡异的男人留一块儿,她害怕的说!

可惜,团长筒子脚步顿都没顿的就没了影儿。

“我是荆哲,荆珂的荆,哲学的哲,现为a军区医院主任医师,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男子温煦的笑着向初夏做自我介绍。

“荆……荆哲?”初夏的声音抖的不成样子。

“是的。”荆哲点点头,“怎么了,我这名子是不是象惊蜇?很多人会误会的。呵呵……”

误会你个头啊!

初夏吓得“哧溜”躺回去,拉起被子把脑袋蒙上,麻麻,快来救我,太吓银了,我现在不在地球,在木星!

“林初夏,你不会是怕医生吧?”荆哲无奈的摇头,这个小女孩儿胆子也太小了吧?现在。他已经把初夏看到她时的惊骇,解释为,看到白大褂的惊骇。

嗯,很多小孩子都这样。

怕你个头啊!被子里的那团包包抖的象在筛糠。

任她早就接受了灵魂穿越的事实。现在也不可能一点儿都不害怕,这事情,太诡异太诡异太诡异了有木有?

他长的象谁不好。偏生要像那个时空的林初夏的男朋友!

他叫什么名字不好,偏生的叫荆哲!

对了。那个林初夏介绍她男朋友的时候,也说过。是医生!

这么些个巧合,是想吓死她有木有?

要不是看到周蜜康,她还真就以为她在那个时空又灵魂穿越了呢!

“林初夏,你放心,你只要休息一会儿就没事儿了,现在给你挂的吊瓶,是补充身体养份的。

你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要是不好好补一补,后面的训练你可能跟不上,做为一名医务女兵,要是到了战场上,没有一个好的身体,怎么才能救战友呢?

当然,我这样说,只是打个比喻,做为军人,要时刻准备着,那么,也就要求我们有一个关键时刻不掉链子的身体。

现在只是打个针,你就怕成这个样子,那怎么行呢?做为一名医务女兵,以后接触的伤员病号多着呢。

要是没有胆识,没有体力,会被淘汰的,我听曾队长说了,你的家庭条件也不是特别好,肯定想为父母争光,对不对?

既然要为父母争光,就要让自己坚强起来,听话,不要把脑袋蒙在被子里,被子里的空气不新鲜,你刚醒过来,需要新鲜的氧气……”

他是唐僧么?

听着荆哲的絮絮叨叨,初夏倒是没那么害怕了。

她一点点的把被子拉下来,眼神闪烁的打量着荆哲,尼玛,根本就是一个人,太神奇了有木有?

“不害怕了吧?”荆哲唇角勾起来,眼睛笑成个月牙儿,“医生是救死扶伤的,没什么可怕的,而且,你以后要做医务兵,怎么可以怕医生呢?”

初夏下巴往挂着的瓶子上点点:“你给我挂的什么?”其实,她关心的不是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她只是想找个切入口和对方说几句话,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摸摸对方的手,看是不是热乎的。

“葡萄糖,这对你身体有好处。”荆哲拿起身旁的一个小瓶子,“等这个挂完了,再挂一瓶维生素,你就可以回去了。”

“噢,你……”初夏点点头,搜肠刮肚的想要找个合适的契机,问一下对方女朋友的事儿。

“有什么话就问吧,没事儿,不要害怕。”荆哲笑呵呵的坐下,“就当我是你的大哥哥,你就不害怕了。”

初夏眨巴眨巴大眼睛:“你对哪个病人都这么好吗?”

“是的。”荆哲笑笑,“当然,对于年纪大一点儿的,我就不需要用这个方式了。”

言外之意,他在哄孩子?初夏一头黑线:“荆医生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荆哲笑着摇摇头,“你这思维跳跃也太快了吧,怎么就转到我的终身大事儿上了?”

初夏讪讪的笑着:“我就是好奇,要是你对每个病人都这么好,你的女朋友会不会吃醋?”

“这个嘛,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相信,如果我有了女朋友,她一定会体谅我的,我这是治病求人,又不是存了什么坏心思。”荆哲说着把点滴的速度调了调,“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拉一下床头的绳子,我马上过来。”

“这儿只有你一个医生?”初夏好奇的问道,在她那个年代,医生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顶多早上查房的时候露个面儿,旁的时候,都是护士在盯着。

“当然不是,这一片病区由我负责,你是好奇为什么没护士过来吧?你赶的太巧了,今天她们都派到省医院学习去了。”荆哲摊摊手,“所以我这个医生,是既当医生又当护士。

小丫头,现在知道我有多不容易了吧?旁边病房还有一位同志在挂吊瓶,我过去看看,记得,有不舒服的地方就拉床头的绳子。”

“好。”初夏点了点头,躺那儿愣神儿。

“初夏……”罗晓琼眼睛红红的进来了,身后跟着刘美君。

“初夏,你没事儿吧?吓死我们了。”刘美君道。

“我没事儿,对了,考完试了吧?”初夏一脸的懊恼,“才第一天就闹这么大的笑话,我出名了吧?”

罗晓琼点点头:“是啊,原蒙蒙……,呃,原蒙蒙她们也想来看你,让我给拦住了。”

初夏撇撇嘴:“你根本就不是会撒谎的,别装了,是不是原蒙蒙说风凉话了?”

“嗯。”罗晓琼诚实的点点头,“她说,你以后肯定会拖班里的后腿,说什么后悔分到三班来了。”

刘美君赶紧接上:“初夏,别听她们胡说八道,她那人就是把个人利益看得太重了,上午考完试,曾队长说了,大家要有集体荣誉感,一个人强不代表真的强,要整支队伍强才行。

结果回了宿舍,她就歪曲曾队长的意思,说以后,咱们班的成绩要是赶不上其他班,肯定就是你拖的后腿。她还和杨晓丽齐继虹商量要找曾队长调班呢,不过,杨晓丽没答应。”

罗晓琼瞪一眼刘美君:“你还让我别打击初夏,结果你自己什么都说了,初夏,你别有心理负担好不好?”

“不会的,我会更努力的。”初夏伸手握住罗晓琼,感觉到她手上的温度,她终于踏实了下来。

包括到刚才,她一直有些恍惚。

现在,总算是有了脚踏实在的感觉了,那个梦,或者是上天给她的暗示,让她从此以后,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的在这儿好好生活下去。

那个林初夏已经完完全全的代替了她,她的家人也不会因为她的离开而伤心,那么,她要做的,就是和那个林初夏的爹娘,完全成为一家,不再把自己当成过客。

“对了初夏,你也太倒霉了,怎么就在周团长面前晕倒了……”罗晓琼眉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报复你骗了他粮票的事儿。”

“初夏骗周团长的粮票?”刘美君讶异的瞪大眼睛,“罗晓琼,你不是开玩笑吧?”

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罗晓琼一脸的尴尬,愣在那儿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没什么大事儿,来当兵以前,我们曾见过周团长……”初夏便将遇到周蜜康去找赵元宝的事儿向刘美君讲述了一遍。

“初夏,你……”刘美君听初夏说了用饺子换粮票的事儿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随之眸色中流露出一丝感动,“林初夏,你放心,这事儿在我这儿封住口,我肯定不会让别人知道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