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周汉亮激动的扑倒在团长筒子桌子上,“团长,您可不能不要我啊,我一直跟着您,您可不能就这么把我给甩了?”

“你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继续做政委,等你结了婚,生了孩子,再说吧。”周蜜康面无表情的道。

“团长……”

“出去吧。”

“团长……”

周蜜康放下文件,面色淡淡的瞄着他:“你想现在就解职?”

“嗖!”没再吱一声儿,周汉亮迅速从周蜜康办公室消失,,转眼就出现在了许正鸿办公室。

“你怎么又来了?”看到他,许正鸿头痛的抚了抚额,“别往我这儿跑的那么勤,你想让小蜜找我算帐?”

“师长,我也不想啊,可是,您要救我啊……”巴拉巴拉巴拉……,周汉亮把自己刚才在周蜜康那儿的遭遇详详细细的讲述了一遍,“师长,我这条命是团长救的,这辈子,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反正,我不离开他!”

许正鸿:“……”有本事,当着当事人的面儿表白啊,跑他这儿来表白,算怎么回事儿?

“师长,咱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见许正鸿不吱声,周汉亮以为他不想帮忙,开始打威胁牌。

“你倒是挺能耐……”许正鸿冷哼一声,“行啊,你现在就去找小蜜坦白,看看是你这个蚂蚱先蹦跶不起来,还是我这个蚂蚱先蹦跶不起来。”

“师长,我不是那个意思……”周汉亮赶紧讨饶。“自相残杀的事儿,我是不会做的。师长,您误会我了。”

许正鸿冷冷瞄着他:“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没了我这个眼线,谁给您报信儿?”

“汉亮,你刚说要永远跟着小蜜,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转眼又说在他身边是为了给我做眼线……”

周汉亮苦着脸打断他:“师长,师长,我的亲师长,您知道我是什么意思。饶了我好不好?”

“我还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许正鸿继续装糊涂。

“在任何事儿上,我都是以团长为尊,我这条命是他给的,这辈子,我只可能为他卖命。

但是,在团长的终身大事儿上,我肯定是向着您,向着夫人,不过团长现在还没拧过弯来。咱们这善意的行为,可能会惹得团长生气。

师长,在这事儿上,咱们是同一条战线上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团长过的幸福,您说要是没了我这个内线,事情还怎么进行下去。是不是?”

“你自己搞到这一步的,我怎么帮你?”许正鸿气得瞪一眼周汉亮。“在我面前,嘴巴和抹了蜜一样会说。到了小蜜面前,怎么就成个傻蛋了?”

“您在他面前还不是一样怂?”周汉亮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

周汉亮赶紧改口:“我是说,我在团长面前,就是那么怂。”

“好了,这事我知道了,要是小蜜来找我给你做工作调动,我就压下,不过关键还是要看你自己,十天的时间,你要让小蜜打消赶走你的想法儿。”

周汉亮长舒一口气:“谢谢师长。”

“你说……”许正鸿身子往前倾倾,“那家伙怎么就那么臭的脾气?咱们明明是为了他好,哎……”

“对对对。”

“打上次负气离开家,到现在他也没回去过,老爷子老太太见天的念叨他,大嫂那眼睛隔三岔五的肿着,大哥更是被骂的狗血喷头,汉亮啊,我帮了你,你也要帮帮我,半个月内,让小蜜主动回次家,最好能帮大哥说几句好话,行吧?”

“我努力!”

“不是努力,是一定。”

“师长,您这样有些难为我?”

“你难为我行,我难为你就不行了?”许正鸿坐正了身子,“咱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周汉亮简直要急哭了,这也太难为他了,团长和团长老子的矛盾,哪是他能给解的开的?

“师长,我肯定希望团长和家人间一点矛盾都没有,我肯定希望团长有空就回家看望老爷子老太太,看望首长和夫人……”

许正鸿不耐烦的打断他:“能不能别那么罗嗦?”

“我尽全力促成这件事儿,团长心里的坎还没过去,您急我,也没用。”

“好,你劝他回趟家就行,至于不帮大哥说好话……,那就不帮吧。”许正鸿挥挥手,“去忙吧。”

“是。”周汉亮怏怏的出了师长办公室,他怎么觉得,他根本就是自己送上门去挨宰的?

待周汉亮的身影消失,许正鸿迅速拨通妻子的电话:“小月,跟大嫂说,小蜜在一个月内肯定能回家……,那当然,我出面,事情能解决不了吗?……,当然,当然是我解决的,不过,也不是全是我的功劳,汉亮从旁协助了一下……,好,好,老婆,我知道了,我会继续努力的。”

“师长……”门口,周汉亮一脸鄙视的盯着许正鸿,“原来您的本质是这样的,您可别忘了,咱们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

得,这话又还回来了!

许正鸿表情不自然的挥挥大手:“放心,你的事我肯定会尽全力的,不就是被小蜜吼一顿嘛,再怎么吼他也是官比我小,我不签字,他也不能怎么着,是不是?”

“是,是。”周汉亮笑着摆摆手,“师长再见!”

“再见你个头!”许正鸿一本书扔出去,砸在门框上,书落下的同时,房门再次被推开,“你有完没……大哥?”后面的话没说完,许正鸿一脸讶异的盯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周景平,“您怎么来了?”

周景平眉头皱着:“干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被个小兔崽子气的。”许正鸿讪讪的笑着,“大哥,您就别训我了,我以后一定注意控制自己的脾气。”

哼一声,周景平坐在沙发上,叹口气:“那小子怎么样?”

许正鸿摸不着头脑,便模棱两可的道:“挺好的。”

“死小子,去开会那么长时间,见到我装不认识!”周景平恨恨的道,“正鸿你说他到底想怎么样?

娆娆是我的女儿,我哪能不心疼?事情都过去那么些年了,只要想起娆娆,我这心就一抽一抽的疼。

可是,那个时候,只要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就必须做那样的选择,我周景平不可能为了女儿,让其他人都跟着陪葬。

他做到今天,也经了不少事儿了,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你不知道,看到他看我的眼神就象看陌生人,我……”

重重叹一声,周景平说不下去。

“大哥……”许正鸿也不知道怎么劝才好,谁能想到外人羡慕至极的大舅哥,肚子里会有这么多的苦水?

当年牺牲周哓娆使得任务胜利,很多人便暗地里说周景平是用女儿的生命换取自己的仕途。

试想一下,天底下哪一个真正的父亲,愿意用女儿的生命换取自己的平步青云?其实,这些年,最苦的,恐怕就是大舅哥了。

别人,可以理直气壮的生气、发泄,唯有他,只能忍。要不是实在忍得难受,哪会跑自己这儿来诉苦?

儿子见到自己当看陌生人,这种苦,若不是亲身经历,哪会明白有多难受?

“罢了,我也就当着你的面儿说说……”周景平无奈的摊摊手,“难得休一天假,我回来看看,又被撵出来了,哎。”

“您是……”许正鸿一脸的试探,“想见见小蜜?”

“不了。”周景平摆摆手,“他是不会见我的,他心里的坎还没过去,我就是寻思着,来他工作的地方,待一待,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笑话!他这尊大佛在这儿,他怎么能忙得下去?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好这么说,许正鸿笑着:“大哥,我陪您四处转转吧。”四处转转,才有可能会遇到想遇到的人嘛。

“行,四处转转吧,我也好久没来a军区了,当年,我可是在这儿待了六年,唉,很怀念啊,那时候,我还年轻着呢,不过,就不要你陪了,我自己转转就好……”

听着周景平的絮叨,无来由的,许正鸿心里就有些发酸。

大哥过的很苦吧?

最疼爱的小女儿,天人永隔,相信这份愧疚,会陪伴他一辈子。

最器重的小儿子,反目成仇,相信终有和好的一天,可是,那又会是多久?

而最关键的是,这些苦,他谁都不能说,包括老爷子老太太在内,都对他有一丝埋怨,至于大嫂,虽然嘴上一直说不怨大哥,心里,或者也是怨的吧?

诚如大哥所说,在他那个位置,在当时那种情况,他又能如何?

心中一动,许正鸿就道:“大哥,咱们军区的大医疗计划已经启动了,医务兵们昨天刚来报道,您要不要去看一下?”

“我看得什么看?”周景平摆摆手,“要是让你们军区的司令知道了,还以为我要把手伸到这边来呢。”

“大嫂,明天要过来一趟。”许正鸿就道。

“她来做什么?”已经到了门口的周景平眉头皱起来,“如果插手工作的事儿,你要坚决制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