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到。

------------

罗晓琼赶紧帮着曾梅丽拍背:“队长,没事儿,我们俩都没事儿,周团长已经把那人给吓跑了,我们就是想和您说说,让您心里有个底儿。”

“我知道,我知道。”曾梅丽长呼一口气,冲俩人笑笑,“事情太突然了,我没做好心理准备,呵呵……”

“队长,我是觉得,外面的人不可怕,只要……”后面的话,初夏不好说下去,毕竟都是曾梅丽手下的兵,她总不能说,就怕窝里的陷害吧?

“这个事儿,我知道了……”

“铃铃铃……”曾梅丽桌上的电话疯了般响起来,她赶紧接起电话,“喂……是……是……是!”

挂断电话,曾梅丽冲俩人摆摆手:“行了,你们回去吧,这事儿我会查清楚的,放心吧。”

“初夏,你觉不觉得曾队长的态度有些奇怪?”出了门口,罗晓琼一脸雾水的摸着脑门儿,“我怎么觉得,她好象知道这事儿?”

“不管了,她说有数咱们就相信她吧。”初夏长长吐一口气,“这几天我会小心一些,不会有事儿的。”

“嗯,吃饭的时候和我一起,别人给的水不能乱喝,睡觉的时候好好检查床铺,衣服鞋子也要好好检查……”纠结的长呼口气,罗晓琼一脸的苦恼,“要这么个防备法儿也太累了,你说,这到底是在兵营还是在敌营?”

“噗!”

“至于那么好笑吗?”见初夏突然笑喷的不行。罗晓琼一脸的鄙视,“都关乎你的生命安全了。还能笑得出来,你到底长心没长?”

“不是……”初夏蹭蹭罗晓琼胳膊。“看看大家的头型。”

“噗!”

这次,轮到罗晓琼喷了。

下午她俩头型出来后,好多队员找回去要求回炉,想那负责理发的军人哪有那么些时间?自然就把大家打发回来了。

结果,没被回炉的那部分,便各想各法儿的要削出个白菜帮子头来——现在入眼,大部分人的头发象狗啃的一般。

“别笑了。”初夏捣一拳笑的完全没了形象的罗晓琼,“不想咱们俩成为全队的公敌吧?”

罗晓琼赶紧止了笑声,嘴里却是不服气的道:“她们哪知道我笑什么?管天管地。还能管着我笑了?咦……”她突然一拍脑袋,“你说那会儿那老头,会不会是那个林初夏的大堂伯?”

“顶替我的那个林初夏?”琢磨一会儿,初夏点点头,“还真有可能,我问他是做什么的时候,他吞吞吐吐的,或者,他是逃出来外地的。看到当官的就害怕?”

“有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大伯倒是挺难得的,冒着生命危险来看望自己的侄女儿……”罗晓琼懊恼的叹口气。“希望他没事儿吧,要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这都哪跟哪?他能有什么事儿?”

“万一周团长抓到他。把他以前的事儿翻出来,可不就有事儿了?不过。要真是犯了事儿,最终被抓也是应该的。对吧?”

“你能不能再纠结点儿?”初夏加快了步子,她是要注意些了,一会儿晕倒,一会儿队长找,一会儿大伯找,外加剪了个与众不同的白菜帮子头……,她可不想成为全队的焦点。

就她这号的,要真是成了全队的焦点,日子还真就没法儿过了。

女孩子的妒忌心,是最可怕的,如果可以,她宁可所以人都不要注意到她,让她安安稳稳的渡过新兵期,等真正转正了,也就没那么些担心了。

那个林初夏已经在她的时代扎了根,她也不能熊到一直被这个年代的人排斥!

那个林初夏已经完全融入了那个年代,她也不能熊到一直徘徊在这个年代之外!

俩人刚进了宿舍门,一班的一名队员在门口喊到:“林初夏,队长找,让你马上去她办公室。”

罗晓琼眉头皱起来:“队长这是怎么回事儿?刚让咱们回来,怎么又要让你回去?”

初夏一头黑线,这是做什么哟!还要不要她活了?难道还嫌她不够出名吗?

“哟,真是够忙的,下次训练咱们也要晕倒,这待遇就是不一样。”原蒙蒙酸溜溜的道。

杨晓丽淡淡的瞟她一眼:“你晕倒了也不会有人关注,别做白日梦了。”

“唉,人比人,气死人,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被选上的。”原蒙蒙冷哼一声,“和全队倒数第一分在一个班,可真是够好运气的。”

齐继虹一把拉住正好走到她身边的初夏:“林初夏,别搭理原蒙蒙,她那根本是在妒忌!”

“我妒忌什么了?”原蒙蒙翻个白眼儿,“拜托,你拍马屁也拍对地儿好不好,难不成你以为你拍了林初夏的马屁,队长就会对你另眼相看了?”

“你不就是妒忌林初夏晕倒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周团长嘛,敢做要敢当,光逞嘴皮子的厉害有什么意思?”

“谁妒忌了?”原蒙蒙继续翻着白眼儿,“我就是看不惯成绩最差的总是得到不同的待遇,训练可以吃小灶,吃饭可以吃小灶,下一步是不是住宿也可以吃小灶住单间了?”

“行了,少说两句,齐继虹,你松开林初夏,别误了队长的事儿。”杨晓丽道。

“林初夏,咱们三班的荣誉,你可要记住了。”

“你不妒忌会死啊?”

“谁妒忌了?”

“你敢说你没妒忌?没妒忌你干嘛总针对初夏?”

“我不是针对她,是她得到的待遇和我们得到的待遇不公平!”

“哪儿不公平了,你有没有同情心?”

“同情心?到了部队上。大家就是一样的,为什么要别人同情?”

“谁让你同情了?”

“你说的让我有同情心!”

“……”

出了门口。原蒙蒙和罗晓琼的争论声还是不时传过来,初夏长长叹一口气。看来,她真的是要比别人更努力才是,要不然,这种质疑声会一直伴随着她。

同时,心里又觉得委屈的慌,选她来,是领导们的意思,她既没送礼又没走后门,凭什么就都这样针对她?

身体素质不好又不是她的错!

真该让那些喜欢插舌头的过过苦日子。把身体熬垮了感受一下她的感觉!如果可以,谁不愿意把身体养的棒棒的?

每天吃不饱饭的感觉,谁喜欢?

用力吸了吸鼻子,把那一丝泪意吸回去,她暗自唾弃自己,林初夏,你到底想干什么?才这么点儿委屈就受不住了?

是啊,既然上天给她安排了这样的一条道儿,她就应该坦然的接受。总这么自怨自艾算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她要和曾梅丽谈一谈,别有事没事的就喊她来办公室,不管好事坏事。人们都有一种心理,和领导走的近,就是被关照了。

她吧。她承认她是被关照了,可是。总被人质疑,她也很冤枉的说。

“喂。林初夏!”

初夏被吓一哆嗦,抬头看着猛然出现在面前的饶雪:“什么事儿?”

“周团长是我的人,离他远一些,知道吧?”

“神经病!”心情正不好的初夏,冲她翻个白眼,继续往前走。

饶雪追上来:“我已经和你打过招呼了,要是你敢对周团长生出什么心思,别怪我不客气!”

“神经病!”初夏瞪她一眼,想要加快步子,却一把被饶雪拖住,“我说的是真的,不是和你开玩笑,团长是我姐姐的同学,和我姐是好朋友,我来当兵的目的,就是要嫁给周团长。”

“你嫁不嫁关我什么事儿?”初夏没好气的道,就那面瘫男,当她稀罕?要不是他曾经帮过她,她才懒得搭理他呢。

好吧,说的夸张点儿了,就算对方没帮过她,她也没有不搭理对方的资格,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团长,她呢?农村小女兵一个,还是个病秧子式的农村小女兵。

这饶雪也是个脑子缺的,周蜜康再怎么犯二,也不可能喜欢她这么颗豆芽菜吧?

不对,也不能这么说饶雪,原本,她不是也怀疑周蜜康喜欢她来着么?想到这儿,她自己都觉得脸发烧,那个时候,怎么就那么脑缺的问他那句话了呢?

想来他当时心里都快笑抽了吧?

要是知道她是沾了他妹妹的光,饶雪就不会这么盯着她了吧?不过,这是人家周家的秘密,也没资格给人家宣扬,先让这饶雪担心着吧,相信过段时间,知道周蜜康对她没意思,饶雪也就放心了。

如此想着,她步子加快,对于饶雪在她耳边的喋喋不休,完全当成是蚊子哼哼了。

眼看着到了队长办公室,饶雪只好讪讪的止了脚步。

原本,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可是看到林初夏剪了那么个头,比原本又好看了几分后,无来由的,她就担心起来。

她妈可是和她说过,男人的审美眼光,和女人是不一样的。

也许大部分女兵会觉得林初夏长的过于娇媚,缺少了那种风风火火的闯劲儿,可是,男人,却恰恰相反,喜欢的,就是这种娇娇弱弱的女孩子。

放眼整个医疗队,林初夏是最娇媚的女孩子,而恰好,林初夏晕倒的时候,又让周蜜康给赶上了,这.......也太巧了!

且不说饶雪怎么纠结,初夏进了曾梅丽办公室,就见她正脸色惶然的来回踱着步子,看到她进来,如见到救星般:“林初夏,你可算是来了。”

“队长,有什么事儿吗?”

.......

周家大宅。

周老爷子周老太太周景平林艳秋坐了一排,许正鸿周月平周喜康周吉萍坐了另一排,周祥萍和周汉亮缩在角角上。

屋子的正中央,站着一脸怒气的周蜜康。

“蜜蜜......”林艳秋试探着唤一声,被儿子一瞪,又赶紧噤了声。

“小蜜......”周景平想着冲儿子认个错算了,可惜,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触到儿子那拧成疙瘩的眉头,话又吞了回去。

他怎么就那么倒霉呢?

早知道,他就不回去看林初夏了。

唉,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有那么强的好奇心?

不过,要不是关心儿子,要不是担心儿子一直走不出来,他又怎么会乔装回去唬弄林初夏呢?以他的想法儿,就是想和林初夏谈谈,看看这个女孩子的心性如何,然后,只要但凡差不多,他就支持林初夏成为周家的媳妇儿。

到了今天这一步,他们一家子的意见非常统一,周蜜康的另一半儿,只要心眼还行,至于家境啊,背景啊,学历啊,能力啊,都可以无视了。

他不是想着,要是回了京城,他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就想着提前替儿子把把关,可是,怎么就那么巧呢?

偷偷瞄一眼脸黑成锅底的儿子,周景平脑袋垂的更底了。

“咳!”周老爷子咳一声,冲孙子笑着,“小蜜,别生气嘛,咱们也是为你好。”

“是啊,蜜蜜,我和爷爷,还有你爸妈,还有你小姑小姑父,都是关心你嘛。”奶奶附和道。

“蜜蜜,这事儿不怪汉亮,他是被我们逼的,当然,他是为了让你幸福。”

这个时候了,夫人还没忘了为自己开解,周汉亮感激的看向林艳秋,转而又战战兢兢的看向周蜜康:“团长,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说漏了嘴,夫人和老爷子老太太也不知道这事儿。”

“特招书是我办的,和别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蜜蜜,妈妈是真的担心你,真的想要你有个照顾你的人,你说,你也老大不.......”后面的话,被周蜜康冷冷的盯了回去,咽口唾沫,她不再吱声。

哎,这个家里,倒底谁才是长辈嘛,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怕他呢?四妹周祥萍边诽腹边偷偷瞄着三哥,想要仗着自己年纪小卖卖好,可是步子刚一挪,就被三哥那冷嗖嗖的目光给把肥胆儿给盯瘦了。

不但没往前,她还缩了缩身子往周汉亮身后藏了藏。

“嘎吱.......”房门推开,进来的赫然是给初夏等人剪发的中年女军人,看到屋子里的情形,她不自觉的就想退出去。

“二婶,你也知道,对吧?”周蜜康一句话把她给钉在了门口。(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