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章,又修了一下,亲们重看看吧。

------------------------------------

“林初夏,你是不是没搞明白我的意思?”曾梅丽道。

“啊?”初夏透着水意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一脸的迷糊,“队长……您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自我感觉,她没理解错啊。

“我刚才和你说过,是夫人要求特招的你。”曾梅丽强调一遍。

初夏点点头:“我听到了,我知道啊。”

“你知道?”难道她的脑子和她不是一种结构?曾梅丽无语的盯着初夏,“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觉得我二姨一家认为你想飞上枝头做凤凰?”

“你二姨的想法又不代表你二姨一家的想法儿,我以为你二姨为你三哥的亲事着急,病急乱投医,惹怒了其他的长辈呢。”初夏一脸的理所当然。

她一农村小丫头,被列入候选之列,绝对会惹怒注重家族利益的长辈,电影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艺术来源与生活嘛,所以,她对自己的猜测非常自信!

“好吧,我解释的详细一点儿,我三哥,也就是周蜜康,今年二十七岁,不但没结婚,还没女朋友,家里的长辈都很着急。

我三哥的脾气不怎么好,长辈们也不敢过份逼他,但,心里是真的特别着急,听周汉亮说他对你挺好的,我二姨就想尽办法搞了两个特招名额......”

“我明白了。”初夏一脸恍然,“你们搞两个特招名额,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的,对不对?这也就是你说的,不管我和罗晓琼合格不合格,都会被招来的原因,对吧?”刚才她没多想,现在琢磨过味儿来了,瞄的。敢情她就是个实验品。

“对。”曾梅丽点点头。苦笑,“按照原本的计划,我们希望在确定三哥的意思后,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做。

可现在,我们还没搞明白三哥的意思,他就已经发现了我们背着他做的事儿,林初夏。我急着带你过去,是希望你能在三哥面前帮我们说几句话。

可是,刚才我突然意识到,万一我们误会了三哥的意思,有可能会连累到你,这事儿。原本就是我们不对,所以,我不能那么自私的拉你去做垫背。

这样吧,我现在送你回军区,不管我三哥什么意思,我都会想办法让你和罗晓琼继续当兵,如果不能留在a军区,就想办法让你去别的军区。你看这样行吗?”

“我没什么意思。”初夏神色蔫蔫的靠在车座上。“我的意思重要吗?从一开始,我就是被你们逮来做实验的一只小白鼠。实验成功,小白鼠活着是运气,实验失败,小白鼠死了是活该。”

“不是……”曾梅丽一脸的不自在,“林初夏,对不起,原本我们是想,万一三哥对你的好,并不是男女之情,那你就留在医务队,以你的相貌,嫁个好男人是没问题的,将来,把你的父母接出来也罢,每月给他们足够的赡养费也罢,都算是一举两得的事儿,对吧?”

“因为我家穷,我就没有话语权,我知道的,团长大人要是想娶我,我就得欢天喜地的嫁,他要是不想娶我,我就要欢天喜地的走,对吧?”

“林初夏,你别生气……”曾梅丽一脸的难堪,她怎么就把事情搞到这一步了?唉呀,她果然是不会劝人,早知道,就让自家老娘出马了。

“我没生气,我哪有资格生气?”初夏绽出个灿烂的笑容,“不管怎么样,我都应该高兴,要不然,以我的体质,哪能当兵?能来军营走一遭,我就应该偷笑,对吧?”

笑的那么灿烂,可是眼底却是没有丝毫笑意,她的性子也是个倔的!曾梅丽轻叹一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想当然了,对不起林初夏,你想怎么办直接和我说吧,我会尽我的最大能力满足你!”

“你是不是以为,我会说,我不当兵了,送我回家?”初夏继续她灿烂的笑容。

“我……”曾梅丽说不下去,好吧,她刚才看她那么倔的样子,还真是这样想过。

“告诉你,我才不会做那种脑残的傻缺事儿呢,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你们,后果当然也是要由你们来承担,不管是什么原因把我招来的,你们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而且,我个人并不认为我是走了后门才成为一名医务兵的,罗晓琼就更不是了,你们不能因为你们的想法,就给我俩扣上不合格的帽子。

当然,你们一定要给我俩扣帽子,我俩也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嘛,更何况,你们比我们大了还不知多少级呢。

但是,你不要指望着我自己退出,不可能……”初夏指指自己的脑袋,“头发都剪了,你要是能给我接回去,或者,我会考虑自己回家。”

“你……”曾梅丽被初夏最后一句耍赖皮的话逗得哭笑不得,“你对我的误会好象越来越大了,我不是说了嘛,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你继续当兵的。”

“嗯,那就好。”

“那……”

初夏拧眉看着一脸纠结的曾梅丽:“还有什么问题,您照直说吧。”

“我……”曾梅丽叹一声,“说实话,我很矛盾,我既盼着你能和我一起去周家解救大家一把,可是,又怕赌错了连累到你。

而且,在路上思来想去,我觉得我们错的可能性几乎占九成,你才十七岁,我三哥都二十七了,怎么可能……”后面的话她没说下去,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二十七的挑衅男,怎么可能喜欢上十七岁的瘦弱小丫头?

“如果不管赌对赌错,都不会影响到我继续当兵,也不会让我穿小鞋,我不介意随你去周家。”初夏把难题继续扔还给曾梅丽。

就这一会儿她也想好了。

在这年代,她这种小虾米是没什么话语权的,象上次的薛家,如果不是一切赶巧了。最终。她能不能逃得过去,还真说不准。

而且,她娘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就她这种长相,如果嫁到寻常百姓家,是福是祸真没法儿说,要是有一个能保护她的男人嫁。或者,她一辈子还能幸福。

当然,这么想并不是说她想着嫁给周蜜康,这事儿,想想就不靠谱,以周蜜康的条件。怎么看能看上她?

在部队多干一段时间,凭本事考上大学,然后,把结婚的事儿往后押一押,或者,她能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也说不定。

回家考大学虽说也是一条路,可不管哪个年代,被人顶替。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虽说这种想法有些悲观,但是。机会摆在眼前时不抓住就是傻子!

如果她一味的和曾梅丽和周家众长辈拧着来,就算他们答应了她,最后,想个由头把她开回家去,也是很容易的事儿。

不说别的,就她这身子骨,就是一个很好的由头。

第一天跑了几千米就晕倒,就凭着这条,也可以把她送回家去。

所以,适当的弱一弱,是她现在唯一的策略。

只要他们能保证让她当兵,或者给她在军队考大学的机会,旁的,她不介意配合一下。

至于周蜜康会不会喜欢她,那根本不是她要考虑的事儿,而且,在她看来,那根本就是个天方夜谭!

他只是把她当成了他妹妹的替身……咦?如果这样说,周蜜康是不会把她撵回家的!就算是对妹妹的愧疚,也不会把她撵回家的!

如此想着,她眸中的忧虑之色尽失。

或者,借着这个机会,把事情澄清了,对大家都好!

“走吧,我和你去周家。”初夏道。

“啊?”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使得曾梅丽有些不适应,讷讷的看着初夏,“你,确定了要跟我去周家?主要,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我三哥发火后,我们能不能继续把你留下。”

“试试吧,事情不试怎么知道结果?”初夏挥挥手,“走吧,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怨你们,原本,当兵的事儿已经是意外之喜,而且,夫人能特意为我办张特招书,我也应该当面感谢一下。”

“呃……”这下子,轮到曾梅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态度一会一个样,这说法儿一会一个调儿,她真糊涂了!

“对了,为什么你叫你二姨叫夫人?”初夏借机转换了话题。

“前我二姨父是a军区的军长,所以,大家都习惯了喊我二姨夫人。我来这边工作,很多人并不知道我和二姨一家的关系,我也习惯了在外人面前称呼她为夫人。”

初夏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我说呢,听你的说辞,你二姨应该不是个难打交道的,怎么还会让自己的亲外甥女喊自己夫人。”

“林初夏,你真的是一直在农村长大的?”

“当然!”初夏心里一跳,脸上却是非常平静,“你们在选兵的时候,应该查过户口档案吧?”

“是,查过,可是我对你现在的表现非常意外。”曾梅丽边说边摇头,“听你的说法儿,应该知道团长家是什么背景吧?”

“不知道,但能猜个差不多。”初夏摊摊手,“您说过,团长的父亲以前是a军区的军长,那么现在的官肯定更大。

军长的官有多大,我还是有点儿概念的,所以说,团长父亲现在的官职应该相当于一省之长吧?我猜的有点儿谱吧?”

曾梅丽扫她一眼:“你,太让我意外了。”

“没什么好意外的,我虽然从小在农村长大,可是,前些年下放的知青啊,劳改犯啊,挺多的,我爱看书,总跟他们借书看。

别的学到没有不说,反正,眼界是真涨了一些,最主要的,那些劳改犯中也不乏大官儿,可能是和他们打交道多了吧,虽然知道团长家都是大官儿,心里,也有些紧张,但是,却不会真的紧张到筛糠。”

以后,和曾梅丽打交道的事情应该还多着,毕竟,她是从那个先进的年代来的,有很多事情,她会和他们有不同的见解,所以,还是先打个预防针吧。

这样,以后不管她做出什么略略出格的事儿来,他们也能适应得了。

俩人说开了,接下来的气氛就融洽得多了,一路上闲聊着,没一会儿就到了周家。

车子开进那庄严的大院儿时,原本还说说笑笑的初夏一下子沉默下来——现在是是真紧张了。

好吧,先前说话的时候,是真不紧张,毕竟没有身临其境,现在,真正面对了,哪能不紧张?

“没事儿。”曾梅丽伸手捏捏她小手,“有我呢,而且,我二姨也一定会向着你。”

“我知道,我不紧张。”初夏嘴硬的否认,可是,那微微抽搐的双颊,完全泄露了她的心思,曾梅丽不也不揭穿她,停下车子,打开车门,看向还端坐在那儿运气的初夏,“到了。”

“啊?噢噢噢。”初夏用力揉揉两颊,跳下车,跟在曾梅丽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进了周家。

房门打开的刹那,无数条视线投过来——真的是无数条。

原本就紧张的初夏,就觉得腿肚子都打哆嗦了。

她打见过的最高领导,是她爷爷的学生,市里的副市长,关键,那只是见单人,哪象是现在,一见一大屋子!

关键的关键,她现在已经不在属于她的那个年代,身份,实在是卑微到尘埃里去了。

“曾梅丽,你把她带来干什么?”

不用看人,初夏就知道这是谁在说话了。

说来也奇怪了,原本已经紧张到五迷三倒的她,听到这带着怒气的呼喝声,反倒是镇定下来了,当即顺着声音看过去,一脸的不悦:“为什么不能带我来?”

房间里一片抽气声,小丫头,胆子太大了有木有?这一屋子老的小的,没一个敢惹他的,她一来,竟然就往老虎屁股上摸……

一直躲在周汉亮身后的周祥萍,看向初夏的目光,直接就是赤祼祼的崇拜了!

周蜜康眉头紧紧的皱起来:“林初夏,你知道今天是什么事儿,就敢来?”这一刹那的她,让他又看到了在小林村那个炸了毛冲他吼的小丫头,他自己竟没发现,质问的语气中竟不自觉的带了丝温柔。(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