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眼悄悄躲到周老太太身后的曾梅丽,初夏一脸无语,先前还大无畏的说要顶着团长筒子的怒气保护她,结果呢?一进家门,就变成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嘿嘿……”和初夏的视线碰个正着,曾梅丽也觉得自己表现的忒不厚道,遂讪笑着站出来用手指头比划着,“三哥,初夏大致知道那么一点点儿。”

周蜜康看都没看曾梅丽,径直问初夏:“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还敢来?”

“林初夏是吧?过来坐,过来坐。”林艳秋顶着儿子射向自己的刀子眼,把初夏拉到自己身边儿,“我是蜜蜜的妈妈,我也姓林,咱们算是一家子。”

整天黑着一张脸的人,竟然叫蜜蜜?太违和了有木有!初夏努力憋着笑喷的冲动,礼貌的和林艳秋打招呼:“林阿姨好。”

“好,好,初夏好,这是蜜蜜的爷爷奶奶,这是蜜蜜的爸爸,这是蜜蜜的姑姑姑父,这是蜜蜜的大哥和二姐……”

林艳秋指着屋子里的人一一介绍着,初夏便一个个打招呼,所有人态度都还不错,唯有周老爹低着头嗯了一声,连看都木看她。

敢情,这老爹对她是最不满的?

无所谓了,反正她只是来解决问题的,周老爹喜欢不喜欢她的,无所谓,只要他们把问题解决了,不要把她这个池鱼踢回老家就行。

“初夏,你坐我身边吧。”一直躲在周汉亮身后的四妹周祥萍探出脑袋冲初夏招手,也不知她是要让初夏和她一起躲周汉亮身后避风头,还是要初夏坐她身边帮她壮胆儿。

“去吧,去吧。”林艳秋见初夏有些为难,便笑呵呵的拍着她让她过去。

直到初夏坐到周祥萍的身边儿,与曾梅丽一左一右把周祥萍夹在中间,周蜜康都没说话,他面无表情的站在屋子中央,那神情宛若在看电影。

“蜜蜜……”压抑的气氛使得林艳秋如坐针毡。讨好的冲儿子笑着。“初夏第一次来咱家,别吓着她,好不好?”

“是我要吓她吗?”周蜜康冷嗖嗖的看向初夏,“林初夏,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不要以为坐到那儿去,就万事大吉了!”

忙活着打了一圈儿的招呼。初夏脑子有些犯迷糊,遂学着刚才周祥萍的样子,脑袋往外探探:“什么问题?”

“你说呢?”

“我……”初夏努力回想状,半晌,猛的一拍脑门儿,“想起来了。问我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还敢来是吧?”

“哼!”

原本一肚子理直气壮的初夏,被周蜜康这么一“哼”,再看看一大家子的表现,莫名的就心惊胆战了起来,没敢接话茬儿。

“怎么,你也想混到我家里来?”

“啊?”初夏抬起脑袋,一脸的迷茫。“什么意思?”

周蜜康拉了个凳子坐下。闲闲的看着初夏:“你和他们坐到一起,摆出和他们一样的表情。难道不是想着也成为这个家庭中的一员?”

“我?”初夏指着自己,“成为你们家的一员?”

周蜜康没说话,可是看那表情分明就是赞同了初夏的说法儿。

难道是自己坐的位置的问题?刚才进门的时候,明明她已经不慌了,这会儿怎么也变的和这一大家子一样战战兢兢的?

长呼一口气,初夏站起来:“周团长,我感谢你曾经对我的帮助,可是,拜托你不要这么自大好不好,我……我哪有想要成为你们家的一员?”

“不想,你心虚的什么劲儿?”

“我哪有心虚?”初夏上前几步,直直的站在周蜜康面前,任腿肚子打着哆索,也站的直直的,“我才没有心虚!”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

初夏眉头皱了皱,他干嘛这么纠结着让她回答他的问题,算了,已经到了这一步,她豁上了,她也看出来了,这男人,绝对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要不然,这一大家子干嘛排排坐着让他训?

他们让他训,可不代表她也愿意让他训,当然,如果她可以继续做他的手下,训就训顺吧,可是看眼下的情形,能不能继续做他的手下,还真是个未知数儿。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就算她伏首做低的讨好,估计也没啥用处,她并不后悔自己随曾梅丽过来,他要是铁了心的要把她开回家,来不来的,结果都一样。

原本她就是觉得,她过来,若是能化解他们家因她而起的矛盾最好,化解不了,能做个明白鬼也是不错的。

不就是不当兵嘛,她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还能在这年代饿死不成?——哼,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她可不想憋憋屈屈战战兢兢的被开回家!

闭上眼睛,咬咬牙……,一直盯着她的周蜜康眸中就闪过一丝笑意,转瞬即逝,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张冷冰冰的脸。

“你生气的,应该是你的家人想尽办法把我招了过来吧?可是,虽然阿姨办了特召令,但是,我可是完全……大伯?”初夏突然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盯着周父,原来害得她和罗晓琼纠结了半天的大伯,竟然是周蜜康的老爹?

这会儿,她脑子里有一点轮廓了,敢情,这件事情暴露的始作俑者是周蜜康的老爹?难怪他刚才应答她都不抬头呢——心里有鬼,敢抬头才怪!

“呵呵……”周景平僵硬的笑着,冲初夏点点头。

“别管他,说你的。”周蜜康催促道。

催什么催!初夏暗自诽腹一句,继续道:“我和晓琼,是凭自己的本事选拔上的,所有,你不可以因为你家人曾为我们办过特召令,就把我们赶回去!”

“我说过要把你们赶回去吗?”

“你没这个打算?”初夏一开心,忘了自己现在是在哪儿,当即眉眼弯弯的笑着,“我就说嘛,团长你不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我根本就是被误导了。”

“咳!”曾梅丽用力咳嗽一声。

“你咳什么咳,难道不是你误导了她?”周蜜康皱眉盯着曾梅丽,“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她和罗晓琼开回去?你是怎么和她说的?”

“我……我就说不确定你的心意,别的没说。”曾梅丽弱弱的道。

“你……”周蜜康看向初夏,“想确定我的心意吗?”

“不用不用……”初夏急急的摆着手,“您放心,我没那么脑缺,这有什么好确定的,这事儿就是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肯定是你的家人搞错了。

象你这么大年纪,大多都有孩子了吧?所以,你的家人替你着急,看你对我关心了一点,就误会了,唉,从这点上来说,你这人也太失败了!

你看,你把这一大家子给吓得,他们可都是你的长辈,真心实意关心你的长辈,你说你把他们吓成这样,不觉得是自己不孝吗?

赶紧找个女朋友,别再让他们误会了,你说,你要是正儿八经的和他们交流交流,至于搞出这么大的笑话来吗?

想想你也不可能看上我这样的,可是你的家人竟然就误会了,为什么会这样,你觉得你不该反思一下……呵呵……呵呵……”

越说越顺嘴的初夏,瞄到周蜜康越来越黑的脸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干什么,坏了坏了,她在得知自己不会被撵回老家后,就一下子得意忘形了?

一家老小都怕的人,是她可以随便教训的吗?这可怎么办?要是他恼羞成怒,改变主意把她给撵回老家怎么办?

唉呀呀,失策呀失策,以后切记,再得意,都不能忘形!

“周团长,您实在太有亲和力了,所以,我一得意,就顺嘴胡说八道了,您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要是……要是实在消不了气,您揍我一顿也行。

当然,我这身体素质您也知道,揍的时候稍稍的收着那么点儿力,要不然,万一揍死了,还要劳烦您帮着安排后事,万一揍伤了,还要劳烦您安排人照顾我,那就太不好意思了,呵呵……”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贫呢?周蜜康嘴角勾了勾:“说完了?”

“说完了说完了!”初夏脑袋点的象鸡啄米。

“你说完我还没说完呢。”

“噢,您说您说,我一定认真听。”初夏指了指周祥萍身边空着的位置,“我去那边坐着,认真的听您教导!”

周蜜康示意周祥萍把凳子搬过来,道:“你就给我坐这儿,现在是说给你听的,跑那么远,我怎么说?”

初夏悄悄的把凳子往后挪了挪,又挪了挪,目测对方就算发火也不可能一脚把她踹翻,才安安稳稳的坐好了。

对于她的小动作,周蜜康选择了无视:“你说说。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啊?”初夏愣愣的盯着他,他对自己好?好在哪儿?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这么说,努力挤出一丝笑,“因为我可怜。”

“呼……”长长呼一口气,周蜜康认真的看着她,“汉亮和你说过我小妹的事儿,你也不用装,你是不是以为我对你好,是因为你象我小妹?”(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