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我累了,我回去睡了。”被周蜜康冷嗖嗖的一瞄,曾梅丽吓得一哆嗦,赶紧起身往外走,“三哥你也早些休息。”

待她走出门口,周蜜康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他看中的人,当然要有过人之处,这有什么好意外的,真是少见多怪!

好吧,他必须承认,他心里真的是美滋滋的,想不到那瘦弱的小丫头,还真给他争脸!

团长筒子……,您还真是有够自做多情的。

第二天午饭后,初夏又被曾梅丽召见了。

这还是自打那天从周家离开后,俩人第一次单独在一起。

曾梅丽不好意思的笑笑:“林初夏,今天还真不是我找你,是师长找你,走吧,我带你过去。”

师长是团长筒子的小姑父,这个,初夏是知道的,心里忍不住暗自诽腹,太欺负人了,她就一个小兵蛋子,至于出动那么大的领导来压她吗?

看来,周蜜康说的对,他家的那些长辈,嘴上说不再干涉,实际上,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这不,才两天,又开始了!

“小林,别拘束,喝水。”师长筒子笑眯眯的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初夏,一脸的和蔼,还亲自给初夏倒了一杯水。

曾梅丽,被他赶出去了,至于他的警卫员,当然也被赶出去了。

所以,办公室里现在只有他和初夏两个。

要说心里一点儿不紧张,那是骗人!毕竟,接下来要谈的这个问题,她占着绝对的劣势!

“周蜜......团长说了,他不逼我,给我三天的考虑时间。”先下手为强,不待许正鸿说什么,初夏先把他和周蜜康的约定说了出来。

“小林,我知道,你年龄小。对婚姻这种事儿还有些排斥。连带着,也就对提起这个话题的人,都有些排斥。

我找你过来,只是将这件事情,分析给你听一听,绝对没有逼你的意思,小林。你的家人不在这边儿,做为a师的师长,我有义务,也有责任,临时承担起长辈的责任......”

初夏悄悄撇了撇嘴,这调子。唱的可真够高的!

“......周团长的婚事,的确是周家长辈们比较着急的一件事情,这孩子,从小就把心思扑在学习和工作上,结果,就耽误了终身大事儿。

如果他象别的男孩子一样,很容易就接受一个女孩子,也不至于到现在都还没成家。我必须实话告诉你。你是这五年来,他唯一另眼对待的女孩子。

他的性格。你大可以放心,绝对没有歪歪心思,花花肠子,嫁给他,那是很多女孩子做梦都想的事儿,可惜的是,婚姻需要的是一个缘份。

从另外一方面说,周团长是为了国家,为了国家的发展,才把自己耽误到这么大年纪......”

许正鸿滔滔不绝,深入浅出的讲述,把周蜜康塑造成了一个,为国家为人民,抛头颅撒热血,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英雄。

听着他的喋喋不休,初夏有一种,她要是不嫁给周蜜康,就是不爱国的反革|命份子的感觉......

同一时间,周蜜康和林艳秋也在进行着另一场谈判——通过电话。

“徐院长的事儿是你安排的吧?”

“呵呵......,儿子,你太抬举你妈了,我哪有那个本事,你徐阿姨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谁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没那个本事?”周蜜康冷笑一声,“我什么都没说,您怎么就知道徐院长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妈,难不成在您的眼里,我的智商和狗一个水平?”

“呵呵......”林艳秋讪笑着,“儿子,哪有这样说自己的,妈这不是想着变相的帮帮你嘛,妈看出来了,你是真的喜欢林初夏。

不过儿子,不管这次你和林初夏成功不成功,妈是真的不会再逼你了,还有,你奶奶对林初夏好象有些不太满意,你可是要做好思想准备。”

周蜜康不客气的道:“您用不着转移话题来洗白自己。”

“蜜蜜,妈哪有洗白自己,妈这是给你提个醒,免得到时候初夏吃了你奶奶的亏,和你发脾气,你这熊小子,除了妈这么为你着想,还有谁会这么为你着想?

对了,还有你爸,昨天临走之前,你爸可是和你爷爷奶奶说过了,不管你看上的是谁,家里人都不准干涉,哪破是个要饭的,也要欢天喜地的娶进门来。

你爸说了,你的眼光,那绝对是没问题的,英雄不论出处,儿媳,也是不论出处,只要你看好的,一定有过人之处,将来,绝对错不了!”

“说完了?”

“嘿嘿......”虽然隔着电话线看不见,林艳秋还是讨好的笑着,“差不多说完了。”

“我再声明一遍,我和林初夏之间的事情,不管是好意还是歹意,都不准插手,别嫌我丑话没说在前头!”

“嘟嘟嘟......”

听着听筒里传来的盲音,林艳秋一脸的苦笑。

到底她是老子,还是他是老子?

为什么每次都是他训她呢?

想了想,她又拔通好友徐欣玲,也就是401解放军医院的徐院长的电话,听着对方熟悉的问候声传来,她赶紧道:“欣玲,蜜蜜知道我插手这事儿了。”

“他怎么说?”

“把我给训了一顿,让我以后不准再插手他和林初夏的事儿,欣玲,你说我是当老子的还是他是当老子的,哎!”

“呵呵......”徐院长轻笑着,“早晚有一天,他会明白你的心的,那女孩儿我见了,看上去柔柔弱弱,应该是个听话的,先恭喜你了。”

“八字还没一撇呢,恭喜什么?听蜜蜜那意思,人家姑娘不愿意,唉!我就搞不明白了,我那么优秀的儿子,她怎会看不上?

你说,有多少姑娘哭着喊着想要嫁到我们家里来?哪一个的家庭条件不比她强?要不是蜜蜜那熊脾气,我才懒得操这个心呢。”

“行了行了,你这是吃醋了吧?”徐院长调侃的道,“儿子突然护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你是不是心里特别不舒服?”

“去去去,我是你说的那样的人吗?要真是那样,我就不瞎操这心了,出力不讨好的,我家老太太还不待见那女孩子,真促成了,老太太说不准怎么埋怨我呢,你还好意思冤枉我。”

“艳秋,我和你说正经的,儿子有了媳妇儿,你就要学会适应他对媳妇儿好,还有,你也要学会对他媳妇儿好,这样,他才会对你更好。”

“我大儿子已经结婚了,用不着你在这儿给我上教育课,我这心里堵的慌,找你说话透透气,你说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

“我说的这些,都是对你有用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事实就是,你既急着让老三找到媳妇儿,又从心眼里妒忌老三对未来媳妇儿好。

老大性子活泛,对谁都亲,话也多,所以,他对他媳妇好,你很适应,可是老三不一样,他对谁都冷冷淡淡的,现在突然对一个女孩子这么在意,你吃醋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还好,你并没有被妒忌冲昏了头脑,要不然,你不会让我出手帮你,但,我也不算完全帮你,那个罗晓琼的条件很好,好好培养,是个出息的。

对了,你要不要考虑,把你的未来儿媳妇也调到总院来?看她那身子gu,放在医疗队,真够她喝一壶的。”

“别!”林艳秋赶紧拒绝,“你要是把林初夏调过去,我儿子还怎么追儿媳妇?唉,你说她哪里好了,凭什么看不上我儿子......”

办公室里,周蜜康纠结的抚着额头。

从曾梅丽过来汇报,徐院长看上了罗晓琼,他就知道,这应该是他老妈出手了,他老妈和徐院长,那是可以穿一条裤子的闺蜜,为了他老妈,讨厌走后门的徐院长,走走后门,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他当然明白两个女人的意思。

孤立林初夏,让她无人可依赖,自然就会依赖他了。

可是,用这种方式娶到林初夏......

从许正鸿办公室出来,初夏心情郁烦,便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溜溜达达的去了操场,她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一想。

她承认,嫁给周蜜康,如果单从嫁的角度上讲,她是高攀了。

她是想嫁个好人家,想要让爹娘过的舒心,可是,她从没想着嫁个背景相差这么悬殊的人家。

差的这么悬殊,哪会真的有她说话的余地?

她甚至可以预见到,等结了婚,她在那个家里就是一个傀儡,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

假以时日,她肯定有能力让自己过好,让爹娘过好......

“嫁给我,让你那么难受?”正纠结间,耳边传来了冷冽的问询声。

“你说不逼我......”初夏起身,仰起小脑袋,直视着他,“可眼下,算什么?”

“我来,是不希望有些事情左右了你的选择,就你对我的认知来看,是我多想了。”周蜜康说完,转身就走。(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