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月底了,求亲们把手里的票票撒一撒

---------------------------------------------------

周蜜康的脚步顿住,回过头,细细打量着荆哲,半晌,唇角勾起一丝貌似笑意的表情:“你竟然有脸说我?”

“收起你龌龊的想法儿!”荆哲一脸不悦的瞪着他,“我对林初夏,是纯粹的欣赏,吃苦耐劳、积极进取、胆大心细是成为一名好医生的必备条件,可这些特质,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不容易。

从她的体质就可以判断出来,她的家境不太好,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肯定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人沾上自己的光,这么有出息的女孩子,我不会让她埋没!”

周蜜康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凭什么说她嫁给我就是被埋没?”

嫁?荆哲愣愣的盯着周蜜康,半晌,才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娶林初夏?”

“没错!”周蜜康点点头,“怎么,看你的意思,我娶她还要征求你的意见?”

荆哲眉头皱起来:“你不让她做我的助手,意思就是娶她回家后,不再让她工作?”

“这是我的事儿!”

“这不是你的事儿,你没有权力决定她的人生!”荆哲满是失望的摇头,“以前,我只觉得你这个人性格有些霸道,关键时候,还是能听得见别人的意见的。

现在,我收回这种想法儿,你不但霸道,还自私的要命!她才不过勉强十八岁,花儿一般的年纪,正是好好学习努力工作的黄金年龄,而你,却要把她娶回家。当金丝雀养起来。

你肯定觉得。她家是农村的,家境又不好,你能看上她,算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亏你还是党员呢,想不到,你的思想竟然这么的......这么的肮脏!”

周蜜康盯了他好大一会儿。才道:“说完了?”

荆哲点点头:“差不多,别的,暂时没想起来。”

“你说完,那轮到我说了......”周蜜康上前,胳膊圈住他的脖了,逼他直视着自己。“拍着你的良心告诉我,你对林初夏,只是单纯的欣赏,只是因为爱惜人才!”

“我,荆哲,对林初夏,绝对是单纯的欣赏!是因为爱惜人才!”想也不想的,荆哲神色郑重的把周蜜康的话重复了一遍。

周蜜康松开手:“好。记住你说的话。否则,你真的让我瞧不起。”

“慢着......”荆哲纠结的看着他。“你这意思,是同意她做我的助手了?也同意我给她创造的条件了?”

周蜜康冷哼一声:“那是你的想法儿!”

“你......”荆哲无语的盯着他,“那你刚才说这些,有个屁的意思?”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周蜜康眉头拧成个川字,“我不让她做你的助手,是为了你好,你以为,她和我结了婚,还能按你的安排发展?”

“这.......”荆哲猛的卡壳,还真是,他怎么忘了,周蜜康的老妈和小姑呢?就那俩女人,绝对不会允许周蜜康的妻子工作学习不生孩子的。

可是.......

他心里纠结的简直要死,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真正的可造之材,却马上就要变成围着锅台转的家庭主妇,太......太伤感了有木有?

“我会征求林初夏的意见,如果她愿意,我会为她争取,但是,你要记住你自己的保证,我周蜜康看中的女人,只能是我的妻子,明白吧?”

这男人能不能再霸道点儿?啊?能不能再霸道点儿?

这分明就是威胁他,如若他敢对林初夏有一丁点儿的心思,就别怪他不客气,话说,还没结婚呢,八字这一撇他才刚从他这儿看到,他至于这么嚣张吗?

唉,他突然就为周伯伯感到难过了。

有这么个儿子,这么些年,周伯伯可是怎么过的哟?——周家和荆家是世交,周蜜康和周父的矛盾荆哲都清楚的很,是以,才会有此感慨。

荆哲还在这儿兀自感慨着,周大团长已经推开门,迈着大长腿......走了。

他过来到底是干嘛来了?难道......就是为了警告他一番?

原本,荆哲猜团长筒子过来是为了等林初夏,可是,眼下的表现充分说明,团长筒子根本就是冲着他来的!

也就是说,团长筒子感觉受到他的威胁了?

啊哈哈,这个从小臭屁的要命的小子,竟然害怕了?

难不成,这次他还是真的认真的喜欢上了林初夏?真的把戴娆的事儿给放下了?

不可能!

荆哲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他刚才那样针对周蜜康,就是觉得,如果周蜜康真的爱林初夏,娶就娶吧,他还真没资格说三道四。

可问题就是,他非常清楚当年周蜜康和叶美如之间是怎么样的一个感情,周蜜康能二十七岁就做到团长的位子,并非是得了家族的荫护,而是在和叶美如的那段感情失败后,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他今天的一切,根本是他用命搏来的!

他看上去霸道无情,实则,却是个最重情的。就象他和周小妹的感情最好,明知道周伯伯那样做是不得已,却是无论如何都原谅不了周伯伯。

他相信,周蜜康对叶美如,应该也是这样,虽然被对方背叛,却是很难真的再放开胸怀接受别的女孩子。

林阿姨和自家老妈是闺蜜,每每去他家诉苦,都是周蜜康把谁谁谁家的闺女又给否了,而那些女孩子的条件,都不差。

所以,他根本不会相信,周蜜康对于一个只见了没两面的小女孩儿会动真感情,要娶林初夏的真实原因,恐怕是觉得娶了这样的妻子,不会被对方的家族所束缚,且能给对方补偿对方最需要的东西,如此以来,不能给她爱,也就无愧于心。

或者是他多管闲事儿,没准林初夏也会觉得这样的婚姻是双赢的幸福。

但,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他看不得那么有才华的一个女孩子,就这么沦为围着老公孩子转的家庭主妇。

林初夏今天在食堂里处理紧急事件的情形,让他断定,只要好好培养,假以时日,她绝对会是一颗耀眼的珍珠!

房门推开,曾梅丽走了进来,见荆哲直直盯着她,半晌没吱声,遂疑惑的道:“荆大医生,装什么严肃呢?”

荆哲:“......”

曾梅丽上前,手在他眼前晃晃:“喂!”

“啊?”荆哲打个哆嗦,回过神来,“检查完了?”

“嗯,你发什么呆呢?”曾梅丽笑着戳戳他,“是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告诉我,是谁,看我认识不认识,或者,我能帮上你也说不定。”

“你三哥要娶林初夏,你知道吗?”

“怎么,你也知道了?”曾梅丽讶异的瞪大眼睛,“我三哥告诉你的?”

“是!我想安排林初夏做我的助手......”荆哲便把自己刚才和周蜜康说过的一切又向曾梅丽复述了一番,末了道,“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现在真的过不了心里的坎,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好苗子,就这么给毁了,我......”

曾梅丽打断他:“你确定,你只是因为你说的这个原因才不舒服?”

“你......”荆哲摇摇头,“算了,你们是兄妹,你当然向着他,是我脑抽,怎么会跟你讨论这个问题,算了,我还是亲自找林初夏谈吧,她人呢,回去了?”

“回去了。”曾梅丽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说真的,我劝你好好想清楚你自己的想法比较重要,我三哥只是说不让林初夏按你安排的路走,并没说不让她工作。

据我所知,林初夏答应嫁给我三哥,提了三个要求,当中有一个就是,我三哥必须允许她继续工作,否则,她就不嫁。

你别看林初夏瘦瘦弱弱的,倔上来那一阵,估计我三哥都拿她没办法,反正,她的要求我三哥都答应了。你认为我三哥是说话不算话的?”

荆哲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曾梅丽认真的点头,“咱们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我还曾暗恋过你,所以,你说,我会拿这事儿和你开玩笑吗?”

“就因为你暗恋过我,我才觉得不告谱儿。”荆哲见曾梅丽的脸色有些变,赶紧道,“好吧好吧,我开玩笑的,我当然相信你不会拿这种事儿唬弄我,其实,我就是想不明白你三哥到底是怎么想的,有些纠结。”

“荆哲,你喜欢林初夏。”曾梅丽认真的盯着他,“你刚才说,你只是不想林初夏就这样被埋没,可是现在知道我三哥不会埋没她,你又说你想搞明白我三哥怎么想的,其实,你根本就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你们兄妹......”荆哲一脸的无语,“怎么都这么自以为是呢?我喜欢不喜欢林初夏,我自己不知道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