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更到。终于把昨天欠的补上了,今天白天码完,修了一晚上,呜.....

-------------------------------------------------------

原本一脸自信满满的周大团长,等了半天没等到半句话,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不自在。

改口这事儿,其实从见到赵玉兰夫妇的第一眼,他就想做了,只是,一直没有勇气喊出口,刚才,看到初夏那小得瑟样儿,脑子一热,爹娘二字便冲口而出了。

然后,他就发现,喊了第一句,再喊起来,就顺嘴多了,只是,喊完以后,众人这太一致的表情,让他有些心里没底儿了。

一众小辈出现这表情,他倒没什么。

可是这四位长辈,也这么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就有点儿问题了。

先前初夏和罗晓琼出去的时候,他自我感觉已经和四位长辈的感情联络到了一定的程度,而且,他们好象也挺欣赏他的,那么,这会儿他这么一喊,他们在表示短暂的惊讶后,应该很开心的。

可情况是,到现在为之,一众小辈的表情已经渐渐从惊讶,转换成了或窃喜(周汉亮),或偷笑(曾梅丽),或鄙视(林初夏、罗晓琼),或惊喜(赵启亮),一众长辈们,还都是那副子愣愣的,不可置信的模样儿。

这让他,如何淡定得了?

没办法。他只好再次保证:“爹,娘。你们要相信我,说这些。不是我的一时头脑发热,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保证,我所说的每一句,都是完全发自内心。”

曾梅丽忍不住暗自咋舌,从她记事起,就没见她三哥向哪一个做过保证,还是这么罗嗦的保证,果然。爱情会让一个人改变性格?

三哥还不承认呢,哼,要不是真的喜欢上了林初夏,他会做出这一通保证?

三哥的性格她可是清楚的很,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绝对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唉,林初夏。倒还真是好福气,要是这辈子,自己能嫁给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男人就好了。

“小周,我们相信你。不过,这婚事,还是不要这么急。好歹,你们再了解了解。行吧?”出乎意料,最先回过神来回答周蜜康的。是林宝河。

虽然还不是什么肯定的答复,可是对方终于肯改口喊自己小周,团长筒子就觉得心一下子飞荡起来,这是不是代表着,老丈人已经真正的认可他了?

先前,他强调了无数遍,两口子就是不改口,连带着,让已经改了口的初夏舅舅舅妈,又把称呼改了回去。

这一晚上,只要听着四位长辈喊他周团长,他就有些淡淡的失落,这会儿,终于......终于圆满了!

“是啊,小周,初夏年纪小,不懂事儿,要是这会就嫁过去,我怕你们家人可能不喜欢她,不如让她长长岁儿,懂事些了,再嫁过去。我知道,你们家的长辈肯定想早些抱孙子,我们也不多拦,就明年,明年结婚,你看行不行?”

通过今晚上,初夏算是第一次,真正的了解了自己的爹娘。

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平时,别人欺负到头上,能忍就忍,能让就让。

可是,只要一关乎她的事儿,他们就立时变成了老虎豹子,哪怕对方是身份地位让他们仰视的存在,亦是一样。

她也不想今年结婚,太仓促了,现在有爹娘替她开口,她就期盼的看向周蜜康,他刚才还说,什么都会依着她,会对她好,这会儿,机会就摆在眼前了,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我听爹娘的。”出乎意料,周蜜康没有一句辩解,痛快的应下了赵玉兰和林宝河的提议。

这一晚上,她不只对爹娘有了更深的了解,对周蜜康,也有了些改观,他,并不象她想像的那样霸道。

从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可以看出,暂时不结婚这个决定,并非他本愿,但是因为是她爹娘提出来的,他立时就依了,这倒是使得她,不知不觉的,就没那么讨厌他了。

感觉到气氛的压抑,赵玉山赶紧招呼一句:“咱先吃饭吧,饺子都凉了。”

“吃饭,吃饭。”赵玉兰夹一只饺子放周蜜康碟子里,“小周,我知道,我们的这个决定让你为难了,但是,请你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夏的年纪太小了,我们是真不放心,我们这么做,真的是为了你们小两口好。”

初夏一头黑线,她老娘被收买的也太快了,转眼,就成小两口了......

“娘,我知道。”

被赵玉兰这么对待,周蜜康立时就觉得自己刚才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再吃起饺子来,竟是觉得这光明饭店的饺子馅,调的是越来越好了。

“咚咚.......”

这时候,房门被轻轻叩响。

“谁?”周汉亮问道。

“是我。”伴随着清脆的应答声,房门推开,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儿端着一盘饺子进来,“周大哥,这是我妈让我给你们送过来的。”

“我们的饺子已经上齐了。”周汉亮纳闷的道。

“这盘饺子,是我妈送的。”女孩儿羞涩的笑着,放下饺子便迅速退了出去。

“这什么意思?”周汉亮莫名的摸摸脑袋,“主任送菜,前台送饺子,这大光明的工作人员,倒是越来越大方了。”

“呵呵......”曾梅丽轻笑,“恐怕不是那么回事儿。”

“什么意思?”

“我刚出去的时候,听到了那么一点儿议论,前台的那位王清,看上你了,想让你做她女婿,秦雪今天上的是早班,早就下班了,这会儿为什么出现在这儿?自己猜吧。”

曾梅丽只说了这些,至于对方议论的别的话,自然是没提。

周汉亮得意的挑挑眉头:“看来我虽然长的老相,还是挺抢手的,只不过可惜,我已经有心上人了,他们注定是要失望了。”

“要去你自己去!妈,你到底要不要脸皮,有你这样当妈的吗?巴巴的把我喊过来,就是为了这事儿,你.......”房门再次被咚的一声推开,刚才退出去的秦雪气呼呼的站在门口,身后的中年女人,见众人都看出去,则是一脸的尴尬,伸手就想去关门。

秦雪一把推开她,视线转向周汉亮:“周大哥,我刚才一到这儿我妈就让我给你们送饺子,我还以为她这是照顾老顾客,哪知道,她竟然是看你今天见未来岳父岳母,动了歪心思,想要撬墙角,周大哥,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死丫头!”王晓急的扯着女儿往外扯,“胡说八道什么?周指导员,您别听她胡说,这丫头和我闹了点矛盾,就故意气我呢.......”

这时候,老高也听到闹腾赶了过来,向众人道声歉,便和王晓一起拖着秦雪离开了。

待房门关上,曾梅丽笑着戳了戳周汉亮:“这姑娘,倒挺有个性的,周哥,你可以考虑一下。”

“去你的。”周汉亮瞪她一眼,“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

这时候,赵玉兰和李爱媛脸上都流露出了一丝担心,俩人对视一眼,嘴上却没说什么。

被王家母女这么一闹腾,大家便速速吃完饭离开了。

周蜜康把大家送到招待所就离开了,他要连夜回家和父母商量一下,双方父母见面的事儿,还有,他必须做通父母的工作——今年不结婚。

曾梅丽坐了一会儿,也离开了,特许林初夏和罗晓琼可以比正常熄灯晚回去半小时。

就剩了自家人后,初夏终于得了机会问出憋了一晚上的疑问:“爹,娘,收到信的时候,你们就一点儿都没想到,是周蜜康?”

她特意写了对方的管职,就是想着也许父母能猜到。

“夏,你不问,我们也要和你说这事儿,收到信的时候,我们猜到过有可能是周团长,但细想,又觉着不可能,以他的条件,哪至于这么急巴巴的找媳妇儿?

后来寻思着,你大刚爷爷不是和周家熟吗,就一起去了他家打听周团长有没有结婚的事儿。结果,你大刚爷爷说,具体他结没结不知道,反正知道他老早就定亲了。

说那闺女,家里也是当兵的,条件和周团长家相当,按照时间推算来说,他估计着周团长也该结婚了,还说,就算是没结,也肯定不可能是他。

你大刚爷爷说了,谁家的亲事散了,周家和叶家的亲事也不能散了,他说上次周老爷子去看他,还向他显摆,自己的三孙子和媳妇给送出国去留学了。

俩孩子都已经一起去留过学,哪还能再散了?真要散了,那闺女的脸面往哪里放?

反正,听你大刚爷爷这么一说,我和你爹,还有你刚顺叔胖婶,就完全肯定你要嫁的不是周团长了,只是没想到,还真的是他。

对了初夏,你说,他是不是结了婚又离了?不过,以他的条件,就算是结了又离了,配咱家那也是绰绰有余,但想想吧.......,这心里总归是不舒服!”(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