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赵玉兰边道歉边慌乱的弯下腰捡起杯子,双手捧着放在茶几上,还未等她坐好,周老太太不满的斥责站一边的保姆,“刘妈,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能让客人自己捡?还不赶紧给客人换杯子?”

“是,老太太。”刘妈应一声,赶紧拿起赵玉兰放在几上的茶杯小跑着去了厨房。

这根本就是在打脸!原本就不自在的赵玉兰,一时间就觉得站也不好,坐也不好,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亲家,咱们以后是一家人了,您和亲家翁把这儿当自家一样就好......”林艳秋笑着将赵玉兰按坐在沙发上,亲热的拉住她的手,“对了,您是哪一年的?”

赵玉兰现在脑子都成一团糨糊了,知道林艳秋问的是什么,却就是哆嗦着唇说不出话来,实在是周家这架式,把她给吓着了。

初夏便悄悄握住她另一只手,安慰的捏了捏,笑着看向林艳秋:“阿姨,我娘是38年的,属虎,今年正好四十虚岁。”

林艳秋看向初夏的眼神多了一丝赞赏,从初夏第一次来,她就挺喜欢,虽是小地方出来的,可是大大方方的,一点儿都不小家子气,让人看着特舒服。

原本她以为,能教养出这样孩子的父母,肯定有着异与常人的淡定大气,现在看一。倒是她估量错了。不过,倒也无所谓了。周家娶的是儿媳妇,又不是丈人丈母娘。

再说。儿子能松口娶亲,她已经烧高香了,哪还有心思挑挑拣拣?

“亲家,那我得叫你妹子......”林艳秋边从刘妈手里接过杯子给赵玉兰倒水,边倒,“我是属马的,比妹子大了八岁呢。”

“您......您太客气了。”见对方又给自己倒水,赵玉兰想起来又不敢起,急的手举在胸前。不知要做什么动作才好。

林艳秋便笑:“妹子,打初夏这孩子第一次来,我就喜欢,能娶她做周家的儿媳妇,我们都挺知足。妹子就放心吧,这孩子来我们周家,受不了屈,我会当她和亲闺女一样,妹子。以后咱们是一家人了,你还和我客气什么?你说你大老远的来了,我给你倒杯水还不是应该的?”

“谢......谢谢。”经了这一会儿,手又被女儿握着。赵玉兰心里终于有了些底气。

“我也随大嫂喊妹子吧,我也比您大好几岁呢,呵呵......”周家二婶梁晓红笑呵呵的看向赵玉兰。“您以后相处久了就知道,我大嫂这人特别随和。初夏嫁到我们家来,指定受不了屈。”

林艳秋瞪她一眼:“你那会怎么不说话?就知道坐一边装客人!”

“我那不是怕耽误了您和亲家联络感情吗?”梁晓红边笑边道。“对了,等我儿媳妇一家来相看的时候,你也不能抢我的风头。”说着看向赵玉兰,“妹子,我们刚才不说话可不是不热情,是怕我大嫂吃醋。”

四妹周祥萍迅速接话:“是啊是啊,婶儿,你没看我们也不说话?我妈这人可讲究着呢,今天她是主场,我们都是陪衬。”

二姐周吉萍紧随其后:“婶儿,我妈真是那么个脾气,不过,这说明了她重视您,重视初夏,要不然,她才懒得招答呢。”

林艳秋瞪着几个:“你们一个个的,就臭摆我得了,说白了,你们刚才就是想看我的笑话,知道我盼儿媳妇盼了那么长时间,想看我是不是会出丑,当我不知道你们的心思啊?”

四妹周祥萍嘻嘻笑起来:“妈,您真是太聪明了,不过事实验证,您是经得起考验的,您的表现,我可以给您打九十分!”

林艳秋笑着看向赵玉兰:“妹子,你看到没,我这些闺女和我就这么没大没小的,真是让你笑话了,不过,她们都是心眼好的孩子,以后,指定不能欺负初夏。”

四妹周祥萍边翻白眼边道:“妈,您太抬举我们了,就我三哥那脾气,借我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欺负未来三嫂好不?”

林艳秋一脸的无奈:“亲家,你看看,你看看我家这泼猴儿,真是没个女孩样儿,好在已经嫁出去了,要不可要把我给愁死了。”

在场的,除了周老太太,都笑呵呵的闹成了一团儿,这使得赵玉兰的情绪终于渐渐舒缓下来,也就有问有答的和几人说笑起来。

那边,林宝河则是被周老爷子、周父周景平、周家二叔周岗平、周蜜康的大哥周喜康围绕着,作陪的当然是周蜜康。

一向话少闷葫芦的林宝河,哪经过这样的阵仗,被一群气宇轩昂的大人物围着,他除了笑,已经不会做别的了。

周景平递茶水给林宝河:“亲家,您这一路可够辛苦的,喝茶。”

林宝河姿势僵硬的接过来,一仰脖子,干了!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那是滚烫的茶水!

周蜜康赶紧去倒杯凉白开递给他:“爹,喝点凉水。”

周景平幽怨的扫了儿子一眼,八字刚撇了一撇,就叫上“爹”了,他这个亲爹,想让他喊声爹咋就那么难?

一刹那,他对林宝河那叫一个羡慕妒忌恨啊,恨不得赶紧和对方灵魂互换一下才好。

林宝河接过水,又一仰脖子,干了!

给林宝河添满茶水的周喜康就有些为难,他怕递过去,对方再干了,可是不递过去吧,又不礼貌,一时没了主意的他,只好巴巴的看向自家三弟,言外之意,这是你的老丈人,你说了算!

“爹,抽烟。”周蜜康一把将周老爷子面前的好烟掏过来,直接帮林宝河叼上,又殷勤的帮对方点着了,并眼神殷殷的盯着对方,“爹,抽抽试试,这烟顺不顺?”

这会别说周景平,就连周老爷子都看不下去了。

他活这么大年纪,没见这孙子给自己点过一次烟,这倒好,媳妇还没娶进门呢,就已经胳膊拐到不知哪个国家去了。

老爷子不平归不平,却是不敢有任何的举动,万一因为他的呐喊,使得亲事出现拐角,大儿媳估计能把房顶掀了!

至于周二叔和周喜康,此时除了瞪大眼睛,半张嘴巴,已经不知道还有哪种表情能更加贴切的表达他们的心情了。

尤其是周二叔,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控制着,真想扇自己两巴掌试试,这会儿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处于现实当中。

对于这位能耐最大,脾气也最大的侄子,他实在是太了解了,别说伺候人,就是让他说几句好听的话都难!要不然,和自家大哥的关系怎么能僵成那个样子?

悄悄瞄一眼自家的亲亲大哥,对方那副子就要抢过对方嘴里的烟吸两口的模样儿看得他直差点笑抽过去,谁能想得到,堂堂军区总司令,竟然吃未来亲家的醋吃成这个样子?

大家都不说话直盯着自己,林宝河除了配合的抽烟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结果,他就那么一口接一口的,转眼一枝烟剩了烟屁股!

“爹,咋样?”周蜜康再问。

林宝河:“嗯。”

“再来一支?”

“行!”

......

周老太太突然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呛?”

初夏条件反射的就看向她家老爹,结果她就看到,那边周老爷子、周老爹、周二叔,外加周家大哥和周喜康正巴巴的盯着她爹抽烟呢!

“爹......”初夏上前夺下林宝河嘴里的烟,“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嗯。”林宝河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话说,他也不想抽啊,可是大家太热情了,他觉得接了这个的不好接那个的不好,所以,就谁敬的烟都抽,其实,这烟没味儿,抽这半天,他把嘴都抽麻了,也没过了瘾,哎,这有权有钱的人家的东西,还真不是他能享受得了的,还是他的旱烟好抽!

“爹,您喝点水。”周蜜康赶紧把茶水再递给他。

林宝河接过茶杯,一副子欲言又止的模样儿,随之,求救的看向女儿。

初夏正在打量烟灰缸里的烟屁股,一共六支,她上次来过,是知道的,周家的男人都不怎么抽烟,喝酒行,烟几乎就是个摆设。

见女儿的眉头微微皱起来,林宝河赶紧解释:“夏,不是爹想抽,是......”后面的他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觉得自己要是说被逼着抽的,好象有点儿不知好歹。

“爹,以后少抽点,对身体不好。”当着外人的面,初夏当然不会让自家老爹下不来台,她现在气的是周蜜康,又不是个死的,就眼睁睁的看着她爹抽这么些烟?

感觉到初夏不善的眼神儿,周蜜康也是一肚子苦水没处倒,他当然知道不应该让老丈人抽这么些烟,可是,每每老丈人抽完了,他给他倒水的功夫,他就又接过别人递来的烟点上了,他总不能从老丈人嘴里把烟夺过去扔了吧?

同时,他也不能当着老丈人的面儿,训斥那些给烟的爷爹叔哥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