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特别感谢前两天在暖失落后投票支持暖的亲,暖要开始奋斗了,今天三更。

-----------------------------------------------------

一向牛气冲天的蜜康筒子竟然也有嗫嚅着说不出话的时候?爷、爹、叔、哥们的表情可就更精彩了……

周爷爷:啊哈哈,这瘟神终于找到克星了,啊哈哈哈……

周老爹:臭小子,什么时候能对我也这么个态度,我这辈子……也算没白活……

周二叔:哈哈哈,以后可算是有人管着了,这个家的新老大……诞生了……

周大哥:老三啊老三,你就栽这么个小丫崽子手里了,看你以后还怎么横,哈哈哈……,一定要把这事儿告诉所有没来的家庭成员,哈哈哈……

几人的心思都明显的摆在了脸上,周蜜康警告的扫视一圈儿,赶紧端茶给一直缩在一边,假装背景板的赵玉山:“大舅,喝茶。”

就在这时,只见林宝河“嗖”的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门口,拉开房门,迅速没了影儿……

“爹……”初夏略一愣怔,赶紧追了出去。

“夏……”一直悄悄留意女儿这边情况的赵玉兰,迅速起身,追着女儿的脚步跑了出去。

“我……”在女宾这边装背景板的李爱媛颤抖着腿起身,看向正端着一杯茶水,愣愣往外瞅着的赵玉山。“他爹……”

赵玉山不自在的笑笑,放下茶杯。冲已经起身打算往外追的众人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不用都出去,宝河……宝河没事儿。”

一大群人追出去的确有些惊人,周蜜康伸手挡住众人:“我和大哥去看看就好。”说完拉起还在发愣的周喜康,把对方踉跄着拖了出去。

“这是?”周老爷子疑惑的看向赵玉山,求指点迷津。女宾也都巴巴的看着他,一脸求告知状……

却说林宝河,出了门,左右看看,直冲冲的就往右面的小道儿跑去。

“爹……”初夏唤一声。急的跺跺脚,继续追,赵玉兰身体壮,没两步追上了女儿,“夏,你别管,我去找你爹!”

“娘……”初夏这会儿也反应过来,她爹跑出来是为什么,遂停了脚步。“娘,我在这儿等你们,记得顺原路回来。”

“嗯。”赵玉兰应一声,转个弯儿。迅速没了影儿。

“林初夏……”周蜜康扯着周喜康也追了上来,“追丢了?”

初夏摇摇头,不悦的盯着他:“你和我爹有仇是吧?不是逼他抽烟就是灌他喝水。你想干什么?”

被她这么一说,周蜜康立时也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儿。脸立时涨的通红——后悔的……

初夏这会儿恨不得撕巴了他,同时也为自己的思虑不周懊恼。这个年代莫说农村,就是城市也不是家家有厕所,退一步说,就算林宝河知道周家的厕所是在室内,恐怕也不好意思问出来。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回头她老爹肯定觉得丢了她的脸,再去周家,就更不自在了!如此想着,她又恨恨的剜了周蜜康一眼。

团长筒子此时正在后悔自己的欠思虑,对于初夏的任何责难都不会表示异义,难得的冲初夏流露出一丝笑意:“你在这等着,我去找他们。”

“我也去。”周喜康赶紧抬脚跟上,让他和这未来三弟妹在一起,他可没那个胆儿,对混世魔王都没个好脸色,对他,估计也没啥好脸色。

“你在这陪着她。”周蜜康一把将周喜康推回去,大长腿一迈,迅速转过了转角。

“弟妹……”周喜康略显不自在的冲初夏笑笑,“要不,咱们往前点儿,到拐角儿那等?”

“行。”初夏应一声,又强调道,“您还是喊我名字吧。”

“好,小林,呵呵……”周喜康伸着脖了往远处瞄了瞄,回头冲初夏笑笑,再伸长脖子瞄……

他不自在,初夏也不自在,俩就站那儿如长颈鹿般引颈------远眺……

“喜子哥,看什么呢?”伴随着问询声,一名二十二三岁的女孩子也伸长脖子顺着俩人眺望的的方向极目……远眺……

眺了半天没看到什么稀奇事儿的女孩子忍不住轻戳周喜康:“喜子哥,到底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周喜康当然不是现在才看到女孩子,他不搭理她,只是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被对方戳到胳膊上了,就不好再装傻,遂笑,“小雪今天没上班?”

“回来吃中饭,这不正好就看到你了。”女孩子视线在初夏身上睃巡一圈儿,拉着周喜康往一边挪了挪,压低声音,“这是你家新来的?”

以周老爷子的级别,外加周景平的级别,周家可以配备四个警卫员两个保姆,现在只有两个警卫员一个保姆。

“不是。”周喜康骇的就要去捂女孩儿的嘴,对方却笑嘻嘻的凑到了初夏身边,“你好,我叫江雪,就住在这家。”边说边指了指身侧的小别墅。

“你好。”初夏礼貌的应一声,无视了对方的探询。

“你们家亲戚?”江雪只好把视线再次转向周喜康。

“林初夏,老三的未婚妻。”周喜康索性实话实话,他可不敢乱编,要是让他家老三知道,说不准会剥了他的皮!汗~

“什么?”女孩子的声音陡然加高,眼睛瞪成两倍大,随之尖着嗓子喊,“奶奶,妈,快出来,快出来……”

周喜康头痛的捂住脑袋……

别墅门打开,一名老太太和一名四十几岁的女子急急的跑出来:“小雪,出什么事儿了?”看到对方好好的站在那儿,俩长舒一口气,“咋咋呼呼的吓死我了!”中年女子道。

“奶奶,妈,你们看,你们看,这是三哥的未婚妻,喜子哥刚说的,这是三哥的未婚妻!”江雪指着初夏积极的向两位介绍,一脸的小兴奋。

“江奶奶,江大婶。”周喜康干笑着冲俩打招呼。

“喜子,来了怎么不进去?”江老太太笑呵呵的拉起周喜康,“你媳妇儿什么时候给你奶奶添个重孙子?你奶奶见了我可是就念叨这事儿,你要抓紧……”

“奶,你没听到我说的话?这是蜜三哥的未婚妻!”

初夏嘴角直抽抽,还蜜三哥,怎么不直接蜜三刀呢……

江老太太终于后知后觉的把视线转到初夏身上,来来回回睃巡了好几圈儿,就在初夏受不住劲儿,想拔腿而逃的时候,老太太终于开口了:“丫头,得多吃点儿,太弱了!要是小蜜那小土匪欺负你,就来找江奶奶,奶奶帮你揍他!”

“妈……”江婶拉一把老太太,歉意的冲初夏笑着,“小蜜和我家老二一般大,小时候经常在我家玩,我家老太太当他是亲孙子,呵呵……”

“江奶奶好,江婶儿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俩表现出来的都是善意,初夏便礼貌的向对方打招呼。

“瞧我瞧我,急糊涂了,忘了介绍了……”周喜康赶紧上前,“弟妹,江爷爷和咱爷爷是一起扛过枪的兄弟,江奶奶和咱亲奶奶一样,江婶和咱亲妈一样,江奶奶,江婶,初夏是我三弟的未婚妻,已经定下来了,呵呵……”

江雪不满的跳出来:“喜子哥,你这就不对了,为什么不介绍我,难道我不和你亲妹一样?”随之亲热的拉住初夏胳膊,“蜜三嫂……”

初夏浑身打个哆嗦,急急的打断她:“那啥,你叫我林初夏吧,我有名字,我叫林初夏。”……我不叫蜜三嫂,比蜜三哥还象蜜三刀,有木有!

江雪却是不依的道:“不,我就要叫蜜三嫂,你是蜜三哥的未婚妻,当然就是我的蜜三嫂!”

有这样的人么?初夏一头黑线,她从没有这么迫切的希望周蜜康出现过,这一家人,太自来熟了有木有?周喜康,太不给力了,有木有?

“喜子,你们在这干嘛呢?”江婶往俩人刚才张望的方向张望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

“噢,我三弟陪着三弟妹的爹娘在院子里参观参观,三弟妹昨天训练了一天,太累,三弟让我在这儿陪她等着。”

这次,周喜康反应倒是不慢,答的倒也算是合情合理,初夏悄悄抹抹额头的汗,心中忍不住暗笑自己,周喜康只是和她相处不自在,并不等于他是个傻的,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会是个傻的吗?

“那就进去坐会儿呗,站这干啥。”江老太太亲热的上前拉初夏,“老三好眼光,这闺女一看就招人喜,再过两年,这院里的闺女媳妇没有能比得了的。”

“蜜三嫂长的真俊!”江雪眼珠子粘在初夏脸上般,直勾勾的盯着她,“难怪蜜三哥以前总是看不上别人,敢情,他喜欢长的俊的,嗯,比美……”她刚说到这儿,江婶便用力咳一声,抢话道,“是啊是啊,小林长的可真俊,比美的话,这个院儿里真没人能比得了。”

初夏一头黑线……,江雪刚才想说的是,比美如还要俊吧?呵呵,这样的评介,她是该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