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还有一更。

----------------------

估计时间,自家老爹也快过来了,这要是看到一群人围这儿,该窘成啥样儿?可是她也不好把这些人给撵回去,略一琢磨,看向周喜康:“大哥,我休息好了。”

周喜康反应也很快,当即向几人挥手告别:“江奶奶,江婶儿,回头我和老三去看你们和江爷爷江叔叔......”

江老太太笑呵呵的叮嘱:“别忘了把小林姑娘也带上。”

“就是,一定要把蜜三嫂带上!”江雪边说边上前扯住初夏,“蜜三嫂,你可一定要来我家做客,你能嫁给蜜三哥,真是太好了!”

这一口一个蜜三嫂的叫着,说着不听,道着不信的,初夏是真被她打败了,只好敷衍的笑笑:“好,我一定会来的。”

走出好大一段儿,一直到拐过弯去,感受不到众人注视的目光,初夏才长舒一口气,娘啊,这一家子太热情了!

这么长时间,周蜜康还没带着林宝河夫妇过来,只说明了一个问题——林宝河还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担心初夏难堪,周喜康主动找话题:“江家和咱们家,关系渊源,他们是真的盼着小蜜过的好,他们喜欢你,也是真心的。”

初夏和周喜康虽是第二次见面,可也能看得出来,他和周蜜康的脾性完全不同,是很随和的一个人,便大着胆子问道:“我感觉。他们热情的......有些过了,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这个.......”周喜康有些为难的犹豫着。倒不是什么秘密,可这事儿由他和未来弟妹说。总觉得不太合适。

况且,他也不知道三弟有没有把叶美如的事情告诉初夏,万一因为他的多嘴再引起枝节......,如此想着,他赶紧道,“这个也没什么太大的原因,就是两家走的近,小蜜这么大了没成家,他们免不了跟着着急。”

“这样啊。那两家的关系倒真的是挺亲近的。”看出他没说实话,初夏也不揭穿,是她唐突了,对方就算随和,又怎么会真的和她知无不言?

“是啊,江爷爷和咱家爷爷那是一个战壕里滚出来的交情,见了面喜欢斗嘴,下个棋喜争你输我赢,可真遇了事儿。绝对都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和对方站在同一阵线上。

因为老哥俩关系好,江奶奶和咱家奶奶的关系也就特别好,江叔和咱爸从小一起长大,我们和江家的小辈儿也是一起长大。三代的感情都极好。

连带着,咱家长辈操心的事儿,江家长辈也就跟着操心。以后你嫁过来就知道了,两家就差一个锅里吃饭了。其实,我们小的时候。没少去江爷爷家蹭吃蹭喝.......”

听着周喜康絮絮叨叨的解释了一大串儿,初夏嘴角就勾起来,显然,没和自己说实话,他心虚了,就事地巨细的向她解释两家的关系。

就在周喜康说到没话再说的时候,周蜜康和林宝河夫妇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俩人的视线中,初夏拔脚就迎过去.

林宝河的脑袋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夏……”赵玉兰也是一脸的不自在,“夏……”尤其看到周喜康,更是局促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娘,没事儿,不怪爹。”初夏边说边上前拉住林宝河的胳膊,轻唤一声:“爹。”

林宝河抬起头,脸通红通红的:“夏,爹给你丢脸了。”

“丢什么脸?”初夏径直看向周蜜康,“你觉得丢脸吗?”

“当然不!”周蜜康一脸的苦笑,“我和爹娘解释一路了,可他们就是过不了这个坎儿。”

“要你你能过得了这个坎吗?”初夏愤愤的盯着他,“我爹在你跟前,你就那么作践他,周蜜康,你是诚心要娶我,诚心把我爹娘当你的爹娘吗?”

“夏......”赵玉兰赶紧扯女儿的袖子。

“娘,这事就怪他,咱们来到周家,除了认识他还认识谁?他不知道护着咱们,还有谁能护着咱们?”初夏小身板挺的直直的,“周蜜康,我是答应了嫁你,可前提是,你必须尊重我的家人,可是.......可是你现在根本就是在把我爹当猴耍!

我爹一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我们县上,去过最有权的人家,也就是我二姨家,我们是小地方出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去了你家我们能自在吗?

我爹本来就话少,再一紧张,就更不知道说什么了,你们家的人可能觉得我爹是水就喝是烟就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是自找的。

可你们想过没有,他那根本就是紧张到不知渞怎么拒绝,在他眼里,你们都是顶天的人物了,你们让他干的事儿,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拒绝!这一切,根本就是你的责任!”

“对对,是我的责任。”周蜜康连连点着头,“爹,娘,你们原谅我,第一次见你们,我也紧张,就想着好好照顾爹,结果,越紧张越出乱子,对不起,初夏说的对,这都是我的责任......”

他家老三认错了?“

他家混世魔王老三竟然认错了?!

周喜康眼睛瞪的跟牛眼珠子有的一拼,心中则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把江家热情的真相告诉初夏,要不然,万一这丫头发狠要和老三分道扬镳,老三还不得把自己给肢解了?

不管老三承认不承认,他算是看出来了,老三对林初夏是真的不一样!

他家老三长这么大,谁敢象训三孙子一样训他?

反正,他没见过。

但今天,他见了。

初夏对周蜜康的一通训斥,总算是让林宝河从自己纠结的情绪中走出来,不好意思的冲周蜜康笑着:“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好,这不能怪你。

一下子进了你家,我手脚都没处放了,更不知道和你们说什么,当时就寻思着,我只要别外道,就代表了林家的心意了,结果......”说着,他的脸又涨红起来。

“爹,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事,如果他们家人笑话你,咱们就不嫁了。”

“傻孩子,怎么能说这种话。”林宝河宠溺的摸摸女儿脑袋,“你嫁给小周,爹放心,爹这会真放心了,这孩子,对你是实心意的,爹和娘,都放心。”

“嗯,我和你爹一个意思,这回的事虽说是丢人,可我和你爹心里也算踏实了,小周对你是实心意的,这比什么都强。”

这都哪跟哪儿?

初夏一脸的无语,她爹娘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眼看着快到拐角,周喜康赶紧道:“老三,我和弟妹等你们的时候,遇上江雪了,她把江奶奶和江婶都给喊了出来。”

“那他们......”赵玉兰一脸担心的看着初夏,“都知道了?”

“没有,周大哥反应挺快的.......”初夏便将周喜康的应对解说了一遍。

听她这样说,赵玉兰和林宝河齐齐松一口气,要是他们丢人丢到其他家去,那以后,可真就没脸见亲家了!

“小周,谢谢你。”赵玉兰一脸感谢的向周喜康道谢。

“没事没事。”周喜康赶紧摆手,“其实这事根本就不是事儿,我这么和他们解释,就是不想让叔叔阿姨觉得难堪。不是,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说......”

初夏笑着打断他:“周大哥,你是看我爹娘面皮嫩,才那么和江家人解释,我们明白的,也正因为明白,才特别感谢你。”

周喜康不好意思的笑着:“应该的,咱们是一家人嘛。”

几人行至江家楼幢旁,江雪窜了出来,笑嘻嘻的冲林宝河和赵玉兰打了招呼,便缀在几人身后,跟着前往周家去。

到了周家门口,周蜜康回过身冷冷的瞄着她:“行了,送到这就行了,回去吧。”

“蜜三哥......”

被周蜜康一瞪,她赶紧摆着手退后,却又迅速尖着嗓子喊:“周奶奶,我来了,我来看你了,蜜三哥不让我进去!”

“咣!”周蜜康径直把她关在门外,并从里面插上插销,才回过身冲林宝河和赵玉兰笑着:“爹,娘,今天是咱们自家的事儿,不让外人掺合。”

“小周,你这个女婿,我认定了。”林宝河用力的拍了拍他,他哪能不明白周蜜康这么做的用意?无非是担心周家人说漏了嘴,他脸上挂不住而已。

这样的男人,虽然有时候做事不是那么礼节周正,但,女儿嫁这样的人,他是真放心,正因为把她女儿放在心上,才会这样待他们。

这个理儿,他懂!

回头,他要好好和女儿说叨说叨,哪能当着外人的面儿,那么不给女婿下不来台?

论起自家的条件,应该捧着人家才是,更何况,那会儿真的是他自己犯了错,哪能都怪到人家身上去?

不行,回头他一定得好好训导训导女儿!

初夏当然不知道,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她家老爹看周蜜康,已经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