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将到周家门口,周蜜康停住了脚步:“林初夏……”

初夏抬头疑惑的瞄着他:“干嘛?”刚才被对方暴力扛起,怒气还没完全消,语气听上去就非常的生硬。

周蜜康皱眉:“我找你出来是干什么的?”

“还不都是你……”初夏不满的嘟囔一句,伸手揉揉两颊,又长舒两口气,浅浅一笑,“行了吧?”

“嗯,要保持这样。”话毕,团长筒子转身进了院子,初夏撇撇嘴,翻个白眼儿,再迅速酝酿情绪让自己表情舒缓自然。

周蜜康猛的回头,恰好把初夏一系列的表情转换尽收眼底,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顺手捏了捏她的腮颊:“要听话!”

初夏嘴角迅速耷拉下去:“再折腾,别怪我不配合!”

“那是你爹娘,不是配合给我看的。”嘴上这么说着,团长筒子的手却是赶紧松开了滑腻的腮颊。

俩人一前一后走进屋子,初夏条件反射的寻找林宝河和赵玉兰,结果还没等她看清房内情势,就感觉眼前一黑——被人给抱住了!

这谁啊?搞不清楚状况的初夏也不敢乱推,只好扎煞着两只手,眼睛四处瞄着找救星……

“小初夏,你长的可真可爱,呀,我太喜欢了,喜欢死了……”两颊被人捏着揉来揉去,初夏终于看清了刚才抱住她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清雅女子,可惜。她不认识!

“你放开手!这是我儿媳,你喜欢也没用。”林艳秋急吼吼的奔了过来。一把扯开中年女子,心疼的揉着初夏脸颊。“给捏疼了吧?来,妈给你揉揉……”

立竿见影的,初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迷茫的盯着林艳秋,这到底是神马情况的说?

“这么小气?”中年女子一把将林艳秋拖开,自己拉住初夏小手揉啊揉的,:“小初夏,我是朱心琴,你们荆老师的妈妈就是我。我们家小哲哲天天夸你,哎呀,我让他带回家给我看看,可惜他就是不听……”

“你放开我们家初夏……”林艳秋用力扯着朱心琴的胳膊,朱心琴则用力抓着初夏就不撒手……

你们这是爱我呢还是恨我呢还是爱我呢还是恨我呢……,初夏一脸纠结的往外抽着自己的小胳膊,好疼!她肿么就这么苦命……

“你们俩,给我放开她!”周蜜康黑着脸站在了三人面前。

“嘿嘿……”

“呵呵……”

几乎同时,俩女人赶紧松开手。讨好的冲团长筒子笑着。

“小蜜蜂,好久不见,又黑了,看上去老相了。哈哈……”说这话的当然是朱心琴,林艳秋气得瞪她一眼,“我们家蜜蜜这是健康的黑。才不老相,你别在这胡说八道!”

“和我们家哲哲比起来。就是老相!”

“哼,男人白了娘娘腔!”

“男人黑了象土匪!”

“娘娘腔!”

“土匪!”

“……”

俩妈斗嘴的功夫。初夏已经被周蜜康护送着回到了自家爹娘的身边,屁股坐稳的刹那,初夏终于长舒一口气,有爹娘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团长筒子的功劳,被她完全无视了。

见爹娘都一脸担心的瞄着自己,初夏赶紧笑笑:“爹,娘,我挺好的,周蜜康就是和我商量了商量我和他的事儿,没难为我别的。”

赵玉兰和林宝河又打量了女儿几眼,没发现女儿的笑容有丝毫牵强,这才放心的长舒一口气,屁股坐塌实了下去。

“林初夏……”

顺着温煦的声音看过去,就见荆哲正一脸不好意思的瞄着自己,初夏条件反射的站起身招呼:“荆老师好!”

荆哲赶紧招财猫般冲她挥挥爪子:“初夏好。”

周蜜康上前拎起荆哲的领子:“带着你妈赶紧走,我们有正事儿商量,别让她在这儿瞎掺合。”

荆哲一脸的苦笑:“你认为我能把她带走吗?”随之歉意的冲初夏笑笑,“我妈抓痛你了吧?”

不待初夏回答,周蜜康迅速反问:“你说呢?”

荆哲向初夏道歉:“林初夏,对不起!”

初夏赶紧挥爪子:“没事没……”后面的话被周蜜康一个眼刀子给吓了回去,遂缩缩脖子装驼鸟。

“小初夏,你看我们家小哲哲脾气多好,嫁我们家小哲哲吧。”

“朱心琴,你要脸不要脸?抢人儿媳妇也没有这么个抢法儿的?”

“又还没结婚,谁抢到算谁的!”

“你当这是东西啊?是人,是人你懂不懂?”

“你这么明白,怎么还让你儿子先下手抢了?小初夏才多大,你们就急着要把人家娶进来,想过人家小姑娘心里的感受吗?”

“朱心琴,你是不是不和我抢你心里难受?”

“我就抢了,怎么着?我看上小初夏了,我就抢!就抢!”

“……”

长见识了!

太长见识了!

初夏和初夏爹初夏娘外加初夏舅舅初夏舅妈,都给惊的目瞪口呆!

其实,初夏和周蜜康进门的时候,朱心琴和荆哲也才刚才门不到两分钟,是以,夏爹夏娘爹舅夏舅妈压根就还没搞明白这俩人是干什么的,现在,他们知道了——来抢亲的!

四位长辈看向自家闺女(外甥女)的眼神,那叫一个自豪!谁家的闺女,这么抢手过?还是被两个打着灯笼也难找的男人抢!——他们忽略了抢的人是俩妈,直接算到了事主头上……

眼看着俩妈郁争郁烈,大有再次上前抢初夏的趋势,赵玉兰和林宝河赶紧身子前探,护住了自家闺女。

周蜜康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要不是碍于朱心琴是长辈,估计他早上前提起来扔出去了!

他和荆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俩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也没怎么打过架,他们的俩妈,关系也不错,但,见了面永远在吵在争,偏生的,还特别愿意往一起凑。

俩妈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据说俩从小就爱争,争完了打完了再好破头,但是,只要一个喜欢什么,另一个一定要想办法抢过去——好在,都是明着抢。

或者也是因为这种抢的方式,俩妈的关系一直这么畸形着,一个被别人欺负了,另一个肯定冲上去帮着报仇,但是,俩人之间,永远在争,谁也不服谁!

正是因为俩这种畸形的关系,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她俩吵破天,一屋子的人没有上前拉架的。

拉开也没用,不让她们吵够了,她们是不会罢休的。

周蜜康小声和周老爷子周老爹嘀咕了两句,便来到林宝河等人面前:“爹,娘,大舅,大舅妈,咱们去偏厅。”

几人赶紧应着起身,话说这热闹好看,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太妥当,不过总的来说,看到这场面,他们还是挺开心的,最起码说明,自家的孩子是个抢手的,嗯,这么抢手嫁过来,指定不会遭罪!

或者是吵的太入神,一行人去了偏厅,俩妈还在那儿争个没完,待她们回过神来,发现,厅里只剩了一个观众——荆哲。

“人呢?”

俩妈几乎同时道。

荆哲站起身,苦笑着冲林艳秋点点头,拉起朱心琴便往外走:“妈,回家吧。”

“小哲哲,你怎么这么没出息?”朱心琴手把住门框,瞪着自家儿子,“凭什么让着小蜜蜂?你才是最适合小初夏的,你个没出息的,打那天我和你说,要赶紧向小初夏表明心意,可你就是不听,这可倒好,让小蜜锋钻空子了吧?”

“妈,回家吧。”荆哲无奈的长吐一口气,“要是知道初夏今天过来,我说什么也不会陪您来,妈,您要是再这么闹,我可真生气了!”

“儿子,你怎么能这样对妈呢?难道,你就是想眼睁睁的看着妈输吗?呜……,我是你亲妈啊,你怎么能向着林艳秋那个混蛋?

你要是争也不争的就这么把小初夏让给小蜜蜂,妈以后就没你这个儿子,呜,我要认小初夏做女儿……”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荆哲头痛的抚着额:“妈,别为难我了,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在初夏面前自处?”

“我不管,我要公平竞争,公平竞争!要不然,我就不让他们安稳了!”朱心琴不依的道。

林艳秋往某条拉开的门缝瞧瞧,眉头皱起来:“妈,是你给朱心琴打电话报的信吧?她来都来了,您还在那躲着干嘛?”

“是啊,我是给小朱打电话了,我想她了。”周老太太拉开门出来,理直气壮的道,“我想小朱和小哲了,想见见他们。”

林艳秋不悦的瞄着她:“那您怎么一直躲屋里不出来?”

“你们俩见了面不吵够,我哪敢出来?”周老太太边说边上前拉住荆哲,“小哲,奶奶好久没见你了,真是怪想你的,唉,来,今天留下在奶奶家吃饭。”

荆哲一脸的为难:“周奶奶,改天吧,今天……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说合适就合适!”周老太太说着看向朱心琴,“琴子,陪不陪婶吃饭?”

“陪,陪,当然陪!”朱心琴拉住周老太太的另一只手,挑衅的瞄一眼林艳秋,复又道,“不过婶儿,我看中小初夏做儿媳妇,您不会生气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