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到,我是勤快的小蜜轰........

---------------------------------------

侧厅,两大家子围拢在一起,最终商量出了结果,初夏才刚来部队半个多月,这时候请假实在是不合适,那么,就把婚礼的事儿稍稍往后一拖,定在十月中旬,那时候气候好,又正好是农闲,各种方便。

至于结婚证,从现在就开始办——团长筒子的意见,理由也很充分,不希望他妈和荆哲他妈见天的这么闹腾!

周家人一致表示赞同!

林家人不得已,也表示了赞同——刚才外面那一场,他们亲眼目睹,要是不答应,就好象他们存了什么心思般,所以,答应吧。

其实,领了证就等于是夫妻了,也就是说,自家的宝贝闺女,马上就要变成人家的媳妇了。

赵玉兰和林宝河不自觉的,就红了眼圈儿,当宝贝疙瘩一样养大的女儿,这就要成人家的了,不舍得,太不舍得了!

初夏眼睛也涩涩的,好在先前和周蜜康出去有商量过这事儿,从心理上,她多少接受了一些,所以,表情倒还算正常。

赵玉山和李爱媛则是只剩了高兴。

他们一直觉得小妹赵玉兰嫁给林宝河除了吃苦,没沾着别的光,现在,外甥女嫁的好,小妹终于可以跟着享享福了,他们打心眼里替小妹高兴。

再想想自家儿子和儿媳也能跟着沾点光,这心里就更美了——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不过,哪怕是定下了亲事。几人和周家人说话,也还是拘束的要命。两家的家境相差太悬殊,真让他们自在起来,估计这辈子都难。

“爹,娘……”周蜜康起身递上一个存折,“这是我这几年的一点儿积蓄,爹娘拿回去,盖个好点的房子,你们住的舒服点儿,我和初夏也能放心。

等以后我和初夏稳定下来了。就把爹娘接过来一起住,爹娘放心,以后你们是多了一个儿子,不是少了一个闺女。”

“不用不用……”赵玉兰和林宝河急急的把存折推回去,一个劲儿的摆手加摇头,见周蜜康再推回来,两口子真急了,齐齐表示,要是周蜜康一定要把这钱给他们。这亲事,他们不结了!

原本,两口子就担心周家人误会初夏嫁给周蜜康是为了周家的背景,他们要是收下了这钱。那指定会让周家人觉得他们是卖闺女求富贵,所以,说什么。他们也不可能收下这钱。

“你拿回去吧。”看出父母的心思,初夏悄悄叹一声。拿起存折递还给周蜜康,“我爹娘说不要就肯定不要。别难为他们了。”

略一犹豫,周蜜康点了点头:“行,爹,娘,这钱我收回来,但是,定亲的礼金,你们不能不收,这可是关乎初夏的名誉,你们不想她被人说,也不想她被人瞧不起吧?”

“这个……”这意思不还是一样吗?两口子互相瞪着,张口结舌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小林,小赵,初夏嫁到我们家,那是我们周家的福气,礼金,你们必须得收,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放心吧,初夏嫁到周家来,没人敢瞧不起她,也没人敢说三道四。

我们家老婆子那人念旧,一时半会儿,可能还接受不了初夏做周家的孙媳妇,但是,相处一段时间,她肯定会喜欢初夏的,所以,老婆子那儿,你们也不用担心。

再说了,要是她真敢给初夏脸色看,小蜜也不能让了,这孩子,可是我们家的小霸王,没人敢惹。

不过,我这么说你们也别担心他会欺负初夏,他可是比初夏大着九岁多,要是他真敢欺负初夏,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要是初夏嫁到我们家了,我们明明有能力帮到你们,却就是扔着不管不问,任由你们过苦日子,这从哪儿也说不过去,对吧?

到时候,不用别的,唾沫星子就能淹死我们,你们那的村人肯定说,初夏为了自己过好日子,扔着爹娘不管。

我们这儿的人肯定说,周家人不懂礼数,取了媳妇却瞧不上人媳妇的娘家人,不地道。

要真被人家这么嚼舌头,估计谁都不能高兴了,因为心里过不去的坎,搞的都不痛快,不值当的,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周景平迅速接话:“是啊,亲家,我听说了,你们住的那小屋,根本就不能住人,要想初夏在这边安安心心的当兵,就得让她别担心。

自古以来,娶媳妇给聘金那是应该的,我们理所应当的给,你们心安理得的拿,这才是正道儿!”

“林兄弟,赵妹子,我爹和我大哥都是实在人,他们这么说,就是真的这么想,不是说虚的。”

二婶梁晓红也笑道:“对,我你爹和我大哥都是实在人,我大嫂就更是了,她对初夏满意不满意,不用我说,你们也都看到了。

等她知道俩孩子马上就要领证,还不定高兴成啥样呢,她就要当婆婆了,你要不让她尽尽心,哪能行?”

“叔,婶儿,我们都挺喜欢初夏的,不过,我们都嫁出去了,以后回来还要初夏多关照我们呢。”

“就是就是,我们就盼着我三哥结婚,然后,有个三嫂管管他,也让我们过几天舒坦日子!”被周蜜康冷冷的一眼,周祥萍赶紧补充,“我的意思是,我三哥有三嫂挂着,就能工作不那么拼命了,就能常常回家了,我妈也就不生闷气了,就不拿我们当撒气筒子,然后,我们的日子就舒坦了。”

感觉到凌厉的眼神移开。周祥萍悄悄舒口气,再悄悄的同情的瞄一眼初夏。以后,她家魔王就归这妞管了。也不知道这妞能不能招架住魔王身上的冷气!

“我的意见和大家一样。”见自家亲亲三弟的眼神冷嗖嗖的瞄向自己,周喜康赶紧发表意见,说完了见自家三弟还盯着自己。略一愣怔,反应过来,补充道,“我媳妇回娘家了,她肯定和我的想法一样。

虽然她是大嫂,但是,我保证。她肯定不会摆大嫂的谱欺负初夏,她只会象姐姐一样爱护初夏!”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周蜜康移开视线,看向赵玉兰和林宝河:“爹,娘,我家里人都表态了,剩下的那些亲戚,想法肯定也都和他们一样,谁要是敢不一样。以后就不让进周家的门!”说完,再次把存折推向两口子。

赵玉兰和林宝河对视一眼,眸中的挣扎清晰可见,收?觉得不应该。不收?觉得不重视自家闺女……

就在他们尚犹豫不绝的时候,又一个存折推过来……

“小林,小赵。小蜜孝敬你们的那是小蜜的心意,这是我们周家的心意。也是我们周家对初夏这个孙媳妇的诚意。”

“这……”

“这……”

两口子你看我我看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周蜜康却是趁势拿起老爷子塞过来的存折看看。随之唇角微微勾起,“爹,娘,看起来我爷爷和我爸是大财主,我那点钱,还真是不够看的了。”

周景平忽的站起来,一脸激动的盯着儿子,五年了,儿子终于又喊他爸了!虽然不是直接喊的他,但是当着他的面称呼的他!

五年来,儿子从不在人前承认他,终于……终于让他盼到了!

周景平的激动,初夏不懂,林宝河赵玉兰和赵玉山李爱媛更不懂,但周家人懂!连带着,周老爷子和周二叔周喜康的面色,也都有些微微的激动。

父子俩的关系,一直是大家的心病,想不到,想不到……,他们终于看到坚冰融化的这一天了!

父亲的激动,周蜜康当然能看到,更能感觉得到,但他却一直没把正脸给父亲。

原谅了吗?

其实,早就原谅了,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亲罢了。

刚才一刹那,也不过心思一动间,他采用了那样的方式,向父亲发出了善意的邀请,果不其然,父亲领会到了!

这使得他心里也有些酸。

妹妹的走,父亲的痛不会亚于他,这个,他一直清楚,只是,他无法跨过心里的坎儿!

如果当时面对那事儿的是他,和父亲的选择,会一样吗?他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答案…….却是每过一年,就有一丝改变。

或者,小妹的走,也带走了父亲的一部分心,但他,还有四个孩子,还有扛在肩上的责任,所以,他必须坚强的继续前行!

而他最初,却是误读了父亲,以为他只是为了荣誉,放弃了小妹。

直到这两年,他自己的地位发生了变化,面对的问题与以前有所不同,他才越来越能理解到父亲当时的心情。

可是,如果将来有一天,他要面对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怎么做才好?

他一直想就这事儿找到一个完美的答案后,再开诚布公的和父亲谈一谈,但,就今天,看到林宝河为了林初夏,所流露出的一面,深深的触动了他。

他相信,父亲对他们兄弟姐妹几个的爱,或者不及林宝河那么纯粹,但,也绝对不会少太多,那么,再这么无谓的耗下去,伤害的,只能是他们自己!

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是一回事儿,真正做,又是另一回事儿,除了当着父亲的面承认了父亲的位置,别的,他暂时还是做不出来。

在林家一众人等的疑惑中,周景平突然上前一步,紧紧的握住初夏的手:“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这是神马情况?

初夏双眼迷茫的盯着他,再瞄向周蜜康,感觉有些思路,却是怎么也理不清楚。

知道周蜜康今天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大的转变,若是逼的过急,或者会适得其反,周老爷子看向周景平:“去通知你媳妇儿一声,让她也高兴高兴。”

“好!”周景平一阵风般卷出了侧厅。

“呵呵……”周老爷子冲林家人笑笑,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也不瞒你们,我们家老大还有个小女儿,当年……”顿一会儿,老爷子才继续道,“当年为了国家,老大牺牲了小孙女儿,为这个,小蜜一直不理他爸。

这么些年了,我们没少劝,老大也见天的盼着小蜜能原谅他,今天,老大终于如愿了,让你们见笑了!”

赵玉兰夫妇和赵玉山夫妇虽然淳朴的农民,但不代表他们反应迟钝,老爷子这么一说,四人略一琢磨就明白过来,视线齐齐转向周景平离开的方向,神色中满是敬意。

想到那个可能和自己性格有些象的小女孩儿,再看看周蜜康一下子变的颓然的神色,犹豫一下,初夏上前扯住他袖子,轻轻扯了扯。

见对方看向她,遂浅浅一笑:“往前看,听话!”

周蜜康迅即一头黑线……

这丫头,学的倒是快!不过,她现在的样子,倒是让他心里泛起融融的暖意。

因为他的脾气不好,兄弟姐妹们,都不敢靠他太近,这样亲近的相处,他真的觉得好亲切。

心眼里甚至盼着,初夏不要急着松开他,多扯他一会儿,再多扯他一会儿……

“初夏,我的宝贝媳妇儿!哈哈哈……”

团长筒子的心愿他老妈没听到,一个黑影冲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他身边抢走了给他温暖的源泉。

初夏被林艳秋紧紧的搂在怀里,感觉都要喘不上气来了,想要推开婆婆,又不好意思,只好认命的回抱住婆婆,轻拍着对方的后背,以期对方赶紧缓过神来,放她一条生路。

眼看着初夏被搂的小脸儿通红,周蜜康赶紧一把扯开他老妈:“您轻点儿,要把初夏勒死了!”

“儿子哎!”林艳秋一把放开初夏,紧紧的搂住周蜜康,嘴巴在对方脸上叭叭就是两口,“我的宝贝小蜜蜜,你太给老娘争脸了,啊哈哈……”

“林艳秋,你真不要脸!”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朱心琴,初夏不自觉的往赵玉兰身后瑟缩了瑟缩,娘啊,她可不想再被当成拉锯的轴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