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暖的文不会虐,请大家相信,我不能剧透,但我可以保证,马上定亲,很快结婚,更多的精彩,肯定是在婚后,至于女主的发展,会有一个契机让她理清前进的方向。

--------------------------------------------------------------

送走林家人,周老爷子回了卧室,就见周老太太关倚在床头,手里捧着周蜜康和叶美如的合影发呆,遂无奈的叹一声:“你说你,何苦呢?”

老太太把照片小心翼翼的夹进本子,闭上眼睛靠在床头,一脸沉郁的道:“我还是觉得美如好,这个林初夏,年纪太小,长的也太狐媚,她那爹娘,更是拿不上台面儿的。”

“老伴儿……”周老爷子坐到老太太身边,安抚的在她手上拍两下,“难得小蜜终于想通了,只要他喜欢,别的咱就不求了,行不行?”

周老太太缓缓睁开眼睛,叹气:“我就是心疼美如,老叶家和她断了关系,一个女孩子漂在外面,也不知道会不会受欺负,哎,要不是小蜜,她也不至于……”

“你这是看小蜜要结婚,又可怜起美如了?”周老爷子揽住老太太的肩膀,“老伴啊,现在初夏才是你的孙媳妇,咱不想以前的事儿了。”

“我会试着接受她的。”

知道自家老太太是个倔性子,一时半会儿也拧不过弯来,周老爷子只好退而求其次:“后天俩孩子定亲。咱都高兴点儿,成不?”

“老头子。和我夫妻这么些年了,你也知道我的脾性。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装不出来。”

“可是,这么大的喜事儿,你说你要是拉着脸……”周老爷子顿住不再说下去,只是眼神期盼的盯着周老太太。

“这事儿,太急了。”周老太太皱着眉头,“我看林家那两口子就是故意的,要不然,哪能这么急巴巴的赶过来?”

“这你可真冤枉他们了。他们那是以为林初夏要嫁个老头子,急了,才赶过来的……”说到这事儿,周老爷子忍不住呵呵笑起来,自家的宝贝孙子,也有这么被人误会的时候,只要想到孙子那纠结的表情,他就忍不住开心。

“咱家小蜜才二十七,怎么可能是老头子。他们怎么寻思的?”

一听对方误会自家宝贝孙子是老头子,周老太太的怒气更盛了。

“不是,老伴儿,上次把林初夏找来。那孩子是什么态度你应该记得,我看这亲事儿啊,八成是小蜜逼得她不得不答应。那孩子。心气高着呢。

所以你呀,别总是一副子她攀了高枝的心思。万一惹怒了她不嫁给小蜜,我看小蜜这辈子真能不娶。”

……

屋内。老爷子在想着法儿劝老太太,屋外,却是热闹的不得了——周家小姑周月平和许正鸿来了。

听说老大难的侄子终于定下了婚期,周月平一面笑一面抹眼泪,她是真心疼惜这个侄子,她是为数几个知道叶美如先出轨的知情者之一。

听说朱心琴来抢亲的事儿后,气得她拔腿就想去找朱心琴算帐,最终还是被许正鸿给拖了回来。

荆家此时也挺热闹。

回到家后,荆哲气得半天没搭理朱心琴,任朱心琴百般讨好,他都是一声不吭。

荆家爷爷和荆家奶奶都是老活宝,老两口坐沙发上象看戏一样兴致勃勃的看着儿媳讨好孙子,还不时议论上几句。

待荆哲的父亲荆莫年回到家,老两口争先恐后的向荆莫年汇报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

荆莫年是a省最有名的外科大夫之一,现任军区总院副院长,兼任外科主任,每周都会主刀几次。

刚下了一台大手术的他,坐下后,疲惫的晃了晃脖子,朱心琴赶紧讨好的帮他揉脖了,同时还不忘念叨初夏的好,以及表明她这么做是多么的正确。

掐了掐眉心,荆莫年拍拍她的手:“好了,你过来坐。”

朱心琴心里一喜,顺从的坐到他身边:“老公,你也觉得我做的对,是吧?”

“我爸要是觉得你对那肯定就不是我爸了。”荆哲终于开口说了自周家回来后的第一句话。

“小哲,那我可能就不是你爸了。”荆莫年冲儿子笑笑,“以前你妈和你周婶掐,我都觉得她那是吃饱了撑的,可这次,我不这么认为。”

“爸……”荆哲吃惊的盯着他老爹,一脸的不可置信,这是他那一向严肃刻板的老爹么?

荆老太太喜的一巴掌拍到荆老爷子背上:“老头子,我说吧,小年会向着琴子。”

荆老爷子喜滋滋的点着头:“好好,你猜对了,今晚上我给你揉肩。”

荆老太太嘟嘴:“还要揉腰!”

荆老爷子点头:“行行,再加上揉腰,别说话了,继续看。”

对于这对超级宝的老爷子老太太,荆家一众人等早就适应,包括缩在厨房的保姆小花,是以,俩这么一番耍宝,愣是没人多瞄他们一眼。

被荆莫年认可的朱心琴,喜的眼睛闪闪发光:“老公老公,那你说,我是不是要再接再厉,争取把小初夏抢到咱们家里来?”

荆哲无视打了兴奋剂的老妈,径直皱眉盯着荆莫年:“爸,你怎么也跟着我妈胡闹起来了?”

“我怎么胡闹了?你个没良心的,我还不是为了你……”被荆莫年瞪一眼,朱心琴迅速封口,端庄的坐好。

“儿子,你喜欢林初夏,对吧?”

荆哲赶紧解释:“我只是喜欢她的好学。”

“可是我这些日子见到你的时候,你都在和我夸她。”荆莫年和煦的笑笑,“知子莫若父,小子,你喜欢上那小姑娘了,你爸我觉得吧,任何事都可以让,唯有这种事儿不能让。”

“爸,你也被我妈传染了,算了,不和你们瞎扯了,我要回部队去了。”荆哲起身就往外走。

“小子,逃避是懦夫的行为!你现在再不争,以后后悔也就没机会了。”

“臭小子,你不吃了饭再走?”

荆哲摆摆手,转身出了门,一路上,脑子里却不停的回放着父亲的那句话“你现在再不争,以后后悔也就没机会了。”

……

罗晓琼训练结束后就一直等在招待所门口,眼看着天都要黑了还没等到几人,急的她来回的踱着步子,心里跟猫挠似的。

没一会儿,赵启亮也来了,看到她急得手脚都抖颤的模样儿,嘴角就勾起来,也没上前,就那么远远的看着她。

感觉到有人注视自己的罗晓琼,一回头看到是赵启亮,大大的笑容瞬时绽放开来,三两步跑过去:“你怎么才过来?”

“训练结束后开了个班会,就过来晚了。”赵启亮红着脸解释了一句,自定亲以后,俩人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的单独相处,他有些不自在,又有些小窃喜。

“呆子。”罗晓琼轻捣他一下,又轻叹,“你说,初夏这真的就要结婚了?”

“估计是。”赵启亮眸子亮得惊人,“想不到,团长竟然能成为我的妹夫,实在是,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你很崇拜他?”

“当然!”赵启亮神色严肃起来,“a师的兵,没有一个不崇拜他的,在我们心里,他就是神,军神!”

心里有些不太服气的罗晓琼撇了撇嘴:“真是那样,就不应该逼着初夏嫁给他,初夏才多大呀,他这么急着结婚,也太自私了!”

“晓琼……”犹豫一下,赵启亮还是开了口,“你马上就要去401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或者会越拉越大……”

罗晓琼打断他:“你是想说我要后悔还来得及,对吧?”

“是。”赵启亮点了点头,“你的前途,是几可预见的,而我,能不能留下,还是个问题。

说的现实点儿,如果我不能留下,将来,我们就必须要两地分居,这对你来说,不公平。”

“赵启亮,你混蛋!”

“哥,你怎么欺负晓琼了?”俩人谈的太入神,没发现初夏等人已经过来,是以,罗晓琼最后这句,恰好被初夏一行人听个正着,伴随着初夏的问询,赵玉山夫妇和赵玉兰夫妇也都担心的盯着赵启亮,等待他的答案。

“我……”略一犹豫,赵启亮说出了自己刚才所说的顾虑,待他话音落下,赵玉山轻叹了一声,没说什么,李爱媛神色也黯了黯,随之看向罗晓琼:“晓琼,别生气,启亮不是信不过你,他这是真心为你考虑。”

“我不需要他为我考虑!”罗晓琼盯着赵启亮,一字一顿的道,“赵启亮,除非你不喜欢我了,要不然,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你明白不明白?”

周蜜康神色微微一动,视线在初夏脸上驻留片刻,眸中微不可查的失过一丝黯然,随之转身,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

一直在留意他的林宝河,追两步,又停下,微微叹一声,神色复杂的看向女儿,随之装做没事人般,招呼着众人进屋聊。

他没发现的是,在大家往招待所走的过程中,初夏有回过头去,盯着周蜜康的背影,长长的叹了一声……(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