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合一起了。

----------------------

得知初夏和周蜜康的定亲宴就在后天,罗晓琼眼睛瞪成环状,“后天……后天……后天……”

李爱媛好笑的揽住舌头打结,半天没说出一句囫囵话的罗晓琼:“是的,后天定亲,接着领结婚证,十月中旬办酒席。”

罗晓琼在大腿上掐一把,再掐一把,证实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后,看向初夏的眼神仍是满满的怀疑:“真的……啊?”

初夏点头应一声,表示了确认。

“这……这也太快了,我以为最快也要过年的时候才能结婚呢,真没想到,你竟然比我结婚还要早……”顺嘴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还当着未来婆婆公公的面儿呢,任罗晓琼再洒脱,也不好意思起来,偏生的,这时候赵启亮一本正经的向她保证:“我会努力的,争取早一点儿有资格娶你过门儿。”

“讨厌,人家不是那个意思!”罗晓琼脸迅速红到了脖子根儿,不管不顾的搂住赵玉兰的腰,便把脑袋缩到对方怀里,装起了驼鸟。

“这才象我儿子!”李爱媛满意的摸了赵启亮脑袋一把,“说到就要做到,别让娘等的时间太长。”

赵玉山吧哒一口烟,向往的道:“要是能和初夏一块结婚就好了。”

“爹……”赵启亮无奈的笑道,“您要是能在十月当上县长,我就能在十月把晓琼娶回家。”

“咳……”一口烟呛得赵玉山剧烈咳嗽起来。边咳边手指虚点着赵启亮,直待气顺了。才道,“你小子。太没志气了。”

“爹,这不是志气,这是异想天开,我恋爱报告还没打呢……”

不待赵启亮说完,李爱媛一巴掌就扇到了儿子脑袋瓜儿上:“你为什么不打恋爱报告?都定亲了,为什么不打报告?”

“这不还没来得及嘛……”赵启亮苦着脸解释,“回来以后一直忙着训练加复习,我是打算等考完试以后再打报告来着。”

“考什么试?为什么要考完试以后?”

“娘,今年考军校放宽了条件。我们这些小兵都有资格参加考试,现在,大家除了训练都在忙着复习呢,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考试了。”

“儿子,你要去上军校?”李爱媛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上完军校出来就是军官了,是吧?就是正儿八经的军官了,对不对?”

“是。”赵启亮点点头,看向罗晓琼。“晓琼,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就要去401,我当时只是想着。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

现在,既然知道你有了更好的发展,那我就更不能打一杆子动一动丢你的脸。也请你原谅我暂时不能打恋爱报告,你只要相信我赵启亮永远不会做出狼心狗fei的事儿就行。”

原先不打报告。是为了让她过好日子她信,可现在不打报告。却根本不是怕丢她的脸,而是大男子主义作祟,接受不了她比他混的好罢了……,罗晓琼悄悄撇了撇嘴,没吱声儿。

李爱媛一脸的纳闷:“这恋爱报告和考军校有什么关系?”说着猛的一拍脑门瞪大了眼睛,“儿子,不会是考上军校就不准结婚吧?那……那可不太合适,咱不能这么拖着晓琼!”

“娘,不是你想的那样,以前,都是推荐上军校,今年这是第一次放开了让大家各凭本事考,如果打了恋爱报告,假若有和我考一样分数的,就会优先录取对方。

虽说这种可能性不是特别大,但总要防着点儿才好,您也不希望我努力一顿,最终就因为这种原因给刷下去吧?”

李爱媛眉头皱着:“这是谁规定的?为什么打了恋爱报告的就不要?这不合适!”

“娘,您别激动,这事儿没具体的规定,但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个……这么个说不出口的框框,就是晚两个月结婚,一样的。”

“一样什么一样?我要晚报两个月的孙子呢!”

赵玉兰林宝河:“……”大嫂,为准儿媳说那么多好话,就这一句,把你的好全否了。

初夏:“……”大舅妈,咱能不这么直白吗?

罗晓琼:“……”婆婆,原来你不是喜欢我,是喜欢孙子!

把心思说漏嘴的李爱媛亦是一脸的尴尬,想补救,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解释,一时间,急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赵玉山瞪她一眼:“晓琼才刚工作,哪能这么早生孩子?你净瞎胡闹!”

“呵呵……”李爱媛讪笑着,“我这不是急糊涂了才说出这种话嘛,我哪是不为媳妇着想的婆婆,晓琼和启亮结了婚,我肯定先为晓琼的前途着想。”

罗晓琼站起身,冲大家笑笑,告辞:“我还要排练,就先回去了。”

赵启亮跟着起身:“我送你。”说着看向也站了起来的初夏,“你就多陪陪小姑小姑父吧,我送晓琼好了。”

“好,好,好。”初夏连声应着坐了回去,对于罗晓琼扔过来的一个白眼,采取了无视政策。

“你呀……”待俩人出去,赵玉山点了点李爱媛,一脸的无奈,“哪有说话那么不过脑子的?就算你盼孙子盼的发疯,也不能这么胡说八道,是不是?”

“大嫂,按说我做小姑子的不该插嘴,但这事儿,我真要说两句,晓琼这孩子是个好孩子,咱不能光为了传宗接代,就毁了她的前途。”

林宝河没发表意见,但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支持妻子的说法儿。

“你们不说我也明白这些个道理……”李爱媛轻叹一声,“晓琼这孩子能答应嫁给启亮,那是咱们家赚了便宜。

这孩子。论人品,论家世。论前途,哪哪儿都超过启亮。可正是这个样子,我心里更没底儿,就盼着她能和启亮结了婚,生个孩子,稳定下来,我是真的怕这个媳妇儿,一不小心就跑了……”李爱媛扫了一眼初夏,没再说下去。

“你呀,净瞎担心。”赵玉兰一看她的脸色。哪还能不明白大嫂在想什么,初夏才来了半个多月,这就被领导看上要结婚了,担不齐罗晓琼去了401也会被哪个领导看上。

假若看上罗晓琼的也是和周蜜康这样的人物,那么,最终罗晓琼会选择谁,还真是没法估量的事儿。从某些方面来说,李爱媛的担心,倒也不是没道理。

李爱媛幽幽叹一声:“就咱们家启亮的条件来说。娶个媳妇不是难事儿,要不是十分满意晓琼这个儿媳妇,我也用不着担这样的心。”

“有初夏在这儿,你想这些有的没的。可不就是瞎担心?”赵玉山瞪她一眼,“除非是俩孩子自已想分开了,那谁也没办法。”

“也是。你瞧我这糊涂的……”李爱媛恍然的笑起来,“有周团长在。谁敢强迫晓琼?如果晓琼真的看上了别人,那这个媳妇不要也罢。瞧我,还真是钻了牛角尖了。”

路上,赵启亮和罗晓琼一直沉默着。

眼看着能看到女兵宿舍了,赵启亮轻轻扯了扯罗晓琼的袖子:“生我气呢?”

“没有。”

“那就是生我娘的气呢。”

“也没有。”

“就你这脾气,有点儿高兴不高兴的全摆在脸上了,还不承认?”赵启亮苦涩的笑笑,“晓琼,你可能觉得我娘是不为你着想,才想着让你赶紧给她生孙子,其实,她是心里没底儿,想要用孩子来拴住你这个儿媳妇儿。”

“啊?”罗晓琼停下脚步,讶异的瞄着他,“为什么会这样想?不是,她怎么会这么不相信我?我都已经保证过了,怎么还不相信我?”

“她不是不相信你,她是对你将要去的地方没有信心,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就说我小表妹吧,你说她真的心甘情愿的想要嫁给周团长吗?”

“当然不是!”

“这不就结了。”赵启亮摊摊手,“当然,站在我的角度,我是觉得初夏这桩亲事是再完美不过的了,但我相信,你和初夏都没这个想法儿,对吧?”

“是。”罗晓琼点了点头,“我承认,周团长算是真正的年轻有为,长的也好,家境也好,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理想丈夫人选。

但是,毕竟他用的这种方式,让人有些看不上眼,这根本就是强买强卖,以初夏现在的情况,愿意不愿意的,都只能愿意。”

“相同的道理,如果你也遇上这么个人呢?”

“不可能!”想也不想的,罗晓琼就摇头否决,“我这长相和初夏没的比,所以,我也不可能遇到那样的事儿。

说实话,以前,我是觉得我这种长相是好看的,初夏那种长相是不好看的,因为大家都那样说嘛,可现在,我才知道,初夏才是真好看。

不过,实事求是的讲,初夏能嫁给周团长,算是找了桩好姻缘,以她的相貌来说,要是真嫁给个普通人,恐怕还真难以护她周全。”

“你说初夏嫁给周团长才能护她周全这点儿,我赞同,可是你说你和初夏没法比我不赞同,各花入各眼,初夏有初夏的美,你有你的美。不信咱俩可以打个赌,你去401后,肯定会有军官看上你。”

罗晓琼美滋滋的笑起来:“你这么说,我就当你这是夸我好看了,不过,打赌的事儿还是算了,因为我相信,不管我还是你,以后大概都会遇上示好的人。

我呢,只想和你约定,如果有那样的人出现,要第一时间拒绝,并且,向对方汇报,我不希望,因为无谓的流言,互相猜疑导致最终只能分道扬镳。”

“好,这点儿我赞同。”赵启亮认真的看着她,“晓琼,你是真的长大了。”

“切。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你歧视我?”罗晓琼不满的歪着脑袋,“说实话。当时答应和我的亲事的时候,是不是就觉得反正人都要结婚。既然我主动,索性应下来就是了?”

“当然不是!”赵启亮好笑的揉揉她脑袋,“怎么还找起倒帐来了?你以前,总和初夏去我们家,我挺喜欢你的性格的,所以,收到信,得知和你的亲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开心。”

“那你对钟红英是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

“那你还给她回信?”

“以前。那不是出于礼貌嘛。”

“那你也没出于礼貌给我回信。”

“你又没给我写信。”

“还要我给你写你才回啊?”罗晓琼不满的翻着白眼儿,“你应该在收到钟红英信的第一时间,就想到我,然后,给我回信!”

这是什么逻辑?

赵启亮真心跪了,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小未婚妻,胡撑蛮缠起来,还真是要他的命!

罗晓琼突然双眼放光的盯着赵启亮:“对了。钟红英最近有没有给你写信?”

“晓琼……”赵启亮觉得很有必要和对方好好沟通一下某些问题,遂认真的直视着她,“你对自己有没有自信?”

“我对自己,当然自信!但。这和我问钟红英有没有给你写信没有直接的原因。我当然知道,你喜欢的是我,不可能再对她有什么想法儿。

我现在想要确定的是。她的想法儿,因为。她一直在给我哥哥写信,还耀武扬威的跑我家里去宣告她和我哥的关系。

要是她现在还给你写信。那她……”罗晓琼晃晃小拳头,“她肯定死定了!哼!”

原来,她刚才的小兴奋,是因为这个!赵启亮无奈的笑:“明知道我和你定了亲,还死皮赖脸的给我写信,再给你哥写信,你当她傻啊?”

“没写啊?”罗晓琼失望的呼口气,“我还以为能抓住她的小把柄呢,哎,看我哥那傻子,整天把她当宝一样惦着,我就生气!”

“其实……”赵启亮刚想替钟红英说两句话,又一琢磨,赶紧改了口风,“其实,这事儿你也不用太担心了,你哥心眼直,可不傻,相处久了,他能分出来钟红英对他是不是真心。”

罗晓琼摆摆手:“你不用安慰我,就我哥那比猪聪明不了多少的脑子,能分清真心假心才怪呢!”

赵启亮一头黑线,有这么说自己亲哥的吗?不过想到罗红旗那一根筋的性格,却又觉得罗晓琼这么说也有一定的道理。

“有你这么说自己亲哥的吗?”

罗晓琼迅速捂住脑袋,天啊,背后果然不能说人,她家老哥怎么会突然出现呢?缓缓的转过身,挤出一丝笑脸儿:“哥,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我在你心里是这么个印象呢!”罗红旗瓮声瓮气的道。

“哥,我那不是恨铁不成钢嘛,咱爹娘在家可都要被钟红英一家子气死了,可你偏生的又不争气帮他们,哎,算了,我说这些你也听不进去,这么晚了,你过来什么事儿?”

“我出来上厕所,看到象你,就过来了。”

罗晓琼突然想起来,她竟然没告诉她哥,林宝河和赵玉兰来了,遂道:“对了哥,宝河叔和玉兰婶来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们?我得回去排练,要不让赵启亮带你过去看看他们?”

“林初夏到底能不能有出息点儿?这才来了几天,就把二叔和二婶给折腾过来了,哎,养这么个闺女,真是要命啊!”罗红旗重重叹一声,才道,“行,让启亮陪我过去看看二叔二婶吧。”

他得话,使得罗晓琼和赵启亮齐齐黑线。

这会儿,赵启亮是真的觉得罗晓琼刚才对罗红旗的形容很贴切了,当着他的面说他小表妹的坏话,这是有脑子的人做的事儿吗?

算了,和这样的二货争究也没什么意思,赵启亮冲罗晓琼笑笑:“你回去排练吧,我带大哥去招待所见我小姑小姑父。”

罗晓琼把赵启亮往边上扯扯,压低声音叮嘱几句,才转身往女兵宿舍走。

“我这妹妹......”说了半截。罗红旗停住话头,不再吱声。

赵启亮意外的扫他一眼:“大哥是要说什么?”

“我这妹妹就爱向着林初夏。她以为那是为林初夏好,其实。根本就是害她,这辈子,她还能护着林初夏不成?”

赵启亮实在附和不下去,遂道:“那是我小表妹!”

“妹夫,正因为是你小表妹,我才这样说话,要不然,我才不操心,你看。这才来了半个月,就把二叔二婶给招来了,这要当上两年兵,二叔二婶这日子还有法过?”

和这人,实在是没法说话!

赵启亮遂闷着头往前走,不再搭理罗红旗。

可惜,罗红旗却是认定了自己这么做是为初夏好,一路上难得的絮叨个没完,最后。赵启亮实在听不下去了,遂绷着脸道:“大哥其实也不是个话少的。”

“我......”罗红旗再傻也明白,赵启亮这是嫌他老婆嘴了,遂闭了嘴。闷头跟在赵启亮身后不再吱声儿。

......

赵启亮和罗晓琼离开后,赵玉兰林宝河和赵玉山李爱媛又闲唠了一会儿,便带着初夏回了另一间屋。原本是赵玉山和林宝河一间屋,赵玉山和李爱媛一间屋。这会儿初夏过来,考虑到一家三口能在一起好好相处的。也就今儿个晚上,而且,初夏就要嫁了,赵玉兰和林宝河肯定有好多话要和她说,赵玉山和李爱媛便提议两家一家一间。

反正以前在家的时候,林宝河一家子就是挤在一张炕上,这会儿,一家三口住在一间屋子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夏.......”一进屋,赵玉兰搂着初夏,就红了眼圈儿。

哪怕是当着亲哥亲嫂的面儿,她也没好意思把心里的酸涩表现出来,毕竟,女儿能找到这样的婆家,真的是上天的恩惠,她不想让哥嫂说她矫情。

但事实上,她是真的放心不下这宝贝闺女。

打小,初夏就不是个和顺的性子,这一年来,是比以前懂事儿了不少,可真要是嫁到周家那样的高门大院儿,天知道,她能不能被喜欢。

她自己一直不得婆婆公公喜欢,可是深知婆家人不待见的滋味儿。

就上前来看,初夏未来的婆婆公公倒是没有问题,关键是周老太太。

虽说周老爷子开解了他们,他们自己也相信了周老爷子的话,可想到女儿嫁这么远,她就从心底里放心不下。

这会儿,单独和女儿相处,便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林宝河略一犹豫,上前把妻女搂在怀里,轻轻拍着:“你们放心,有我呢。”

赵玉兰抬头白他一眼:“有你顶什么用?”

“不管是谁,要是敢欺负我闺女和我媳妇,除非从我身上迈过去!”

赵玉兰一下子红了脸:“去你的。”

原本,被赵玉兰这么一抱,心里也酸酸的初夏,“扑哧”笑出声来:“爹,看不出来,您还挺会甜言蜜语的嘛,我算是知道娘当年为什么愿意嫁给您了,肯定是让爹给哄的找不着北了!”

“呵呵......”林宝河一脸得意状,“夏,你娘嫁给我,那可是让不少人眼馋呢,你娘的心眼好,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就我有福,给娶回家了。”

“去去去......”赵玉兰推开林宝河,“现在说闺女的亲事儿,你过来凑的什么热闹?”

“我闺女的亲事,我当然要凑热闹。”林宝河神色一下子认真起来,“玉兰,初夏是我亲闺女,我疼不疼她你最清楚,但这次,咱们不能让初夏由着性子来。

周团长对初夏,是真心的,这个,我看出来了,所以,咱们也别觉得嫁他是委屈了孩子什么的,初夏,你也得明白,能嫁给周团长,这对你来说,是最好的归宿了。

以后,对他的态度要注意点儿,他是那么大的领导干部,你再看看他在家里那是啥样儿,你这么不给他面子,对你没好处。

夏,在周家,爹就一直憋着这话,想回来叮嘱你,唉,做人家的媳妇,不可能和做闺女那么自在,在哪家,都是这么个理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