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暖有事,就一更了,等忙完了,会多更,明天的,在早上更。

------------------------------------------------------------

在妹妹的未来公婆面前,罗红旗有些不自在,屁股悬在椅子上坐了二分钟,便起身告辞了。

将罗红旗送出门口,赵启亮又返了回来,难得爹娘大老远来一趟,白天也不能陪着,这会儿,他就想多待会儿。

“启亮,你能不能晚点儿回去?”难得与儿子相聚,李爱媛十分舍不得和儿子分开,便眼神巴巴的问道。

赵启亮当然也想像初夏一样留宿,但他是班长,实在不想做出让人微辞的事儿,就歉意的看着李爱媛:“娘,我十点就得回去。”

赵玉山瞪一眼妻子:“别拖孩子的后腿,你要是想早点儿抱孙子,就把这些拖后腿的心思收起来。”

“你爹就知道跟我厉害。”李爱媛瞪一眼赵玉山,又笑嘻嘻的看向儿子,“娘又没说要你留宿,就是想让你多待一会儿,你爹啊,要是有你小姑父一半疼孩子,我也就知足了。”

赵玉山冷冷的哼一声:“小子和闺女能一样吗?你看我对启慧和对启亮是一种待程?”

李爱媛不耐烦的摆着手:“好好好,是我错了,我冤枉你了,好不容易和儿子唠唠嗑,你就不能把你那架子往一边扔扔?

不管小子和闺女是不是一样。反正你和宝河就是没的比,你看人家宝河。平时不声不响的,可到了闺女的事儿上。啥话都敢说,要你,你敢吗?”

“我小姑父说啥了?”赵启亮便好奇的问道。

“你小姑父,啧啧……”李爱媛便将林宝河在周家的表现详述了一遍,把赵启亮给惊的半天没合上嘴巴,回过神后,他猛的一拍脑门:“爹,娘,你们说。我小姑父是不是没搞明白初夏要嫁的是什么样的人家,没搞明白周团长的父亲是多大的官儿?”

“你小姑父又不傻,哪能不知道初夏公公是多大的官儿,他呀,给闺女提完条件,再和周家人说话的时候,就从老虎变绵羊了。”李爱媛说着斜瞟一眼赵玉山,“你爹和你小姑父正好反巴着,就知道在家里和我装老虎。一出去,就变绵羊了,这么说起来,你小姑其实是个有眼光的。”

“那是。我妹妹那么聪明的人,能没眼光吗?”虽然被妻子数落的不太高兴,但听妻子夸赵玉兰。赵玉山脸上的阴云便立时散了。

李爱媛看着赵玉山呵呵笑起来:“我知道,这次出嫁的要是咱们启慧。你肯定也和宝河一样护着她,你也是个好爹。”

“我闺女。我能不护着?”赵玉山幽幽叹一声,“不过我承认,我没有宝河的胆量,他为了初夏,能什么都豁上,我不能,我遇事总想着多考虑考虑,你说的对,我是不如宝河。”

李爱媛一脸的好笑:“夸你句,还谦虚起来了,其实,心里美的冒泡了吧?”随之,脸色一黯,“咱家启慧什么时候能遇上门合意的心事,我也就知足了。”

“哎!”说到赵启慧的亲事,赵玉山的脸色也阴了下去。

赵元宝牺牲的实情,赵启亮只和妹妹说过,赵玉山和李爱媛都不清楚,是以,他们见女儿见天的抱本书啃,还以为女儿心里的结没打开,当兵当不成,就打处着考军校离赵元宝近一些。

虽说上进是好事儿,可只要一想到女儿这么做是为了赵元宝,他们就愁的慌,依女儿的脾气,要是心里装着赵元宝,估计是不会接受别的人的。

可要是这么一年年的耽误下去,想再找个合意的就难了,万一,女儿一直不找,年轻的时候还好说,等老了,可怎么办?

见父亲情绪瞬间低落下去,赵启亮心里就很矛盾,实情告诉他们吧,怕他们万一说走了嘴,不告诉他们吧,老两口恐怕会一直为妹妹犯愁。

就算妹妹和他们说,她考大学是为了更好的发展,估计老两口也不会信。

“启亮啊......”赵玉兰吸了吸鼻子,“你妹万一不结婚,这辈子,你都得好好照顾她,唉,你说元宝......”说到这儿,哽着说不下去了。

赵玉山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爹,娘,你们用不着这么担心,其实.......”无奈,赵启亮把赵元宝牺牲的真相告诉了爹娘,在爹娘和一个背叛了他妹妹的朋友之间,他的选择当然是爹娘!

“启亮,你说的这是真的?”

“是啊启亮,你不是为了安慰我们,故意这么说的吧?”

赵玉山和李爱媛实在不能接受,那个憨憨的老实孩子,那个和他们女儿一起长大把他们女儿宠的象宝的老实孩子,竟会是个花心大萝卜!

“爹,娘,你们觉得我是那种人吗?更何况,元宝都已经没了,我要是中伤他,还算是人吗?这事启慧早就知道了,不信你们可以问她。”

“不用了不用了。”赵玉兰连连摆着手,“娘信你说的,这事儿到咱们这儿打住,元宝爹和元宝娘都不容易,不管他做的多不对,人都没了,就别再去火上浇油了。”

赵玉山也神色严肃的道:“嗯,你娘说的对,启亮,这事儿到咱们这儿打住,包括晓琼和初夏在内,也别告诉。”

“我知道了。”赵玉山突然对自己原本的纠结愧疚起来,他怎么会把爹娘想的那么狭隘呢?要是他早一些告诉他们,也就不用让他们担这么久的心了。

唉,看来,他还是不够了解爹娘。

知道女儿不会为赵元宝苦守终身,赵玉山和李爱媛一下子轻松起来,和儿子又聊了几句,便一起去了205室。

一进屋,发现屋里就剩了赵玉兰和林宝河,李爱媛便疑惑的道:“初夏回去了?”

“小周团长刚走,我们让初夏去送送他。”赵玉兰边说边给哥哥嫂子搬坐位,“哥,嫂子,我们那会商量过了,周家给的礼金太高,我们不能收,这会,就是让初夏和小周团长透透信儿。”

“玉兰,宝河,你们做的对。”赵玉山如释重负的舒口气,“我一直就担心你们拿着那钱,这会,我总算是放心了,钱多,烧手啊。”

“哥,你明明担心,为什么不和我说?”赵玉兰嗔一眼哥哥,“和我还这么外道了?我和宝河让你和嫂子一块儿来,就是把你们当最亲的,你还和我玩心眼儿。”

“哥不是和你玩心眼儿,这不是一直没时间和你们商量嘛。”赵玉山一脸冤枉的道。

“周家给了多少礼金?”赵启亮一脸好奇的道。

“加起来,有五千多。”

“啊?”赵启亮咂咂舌,“这可真是冒了天了。”随之又道,“不过,以周家的家境来说,给这些,倒也是合情合理。”

“周家有那是周家的,我和你小姑父不能让人家说我们卖闺女,再说,这钱我们要是真拿回去了,万一让家里那一大帮子知道,日子估计也就没法过了。”

“是啊,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自家爹娘是什么样的人林宝河清楚的很,这会儿也就不隐着瞒着,径直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这事这么说吧,就算这世上真有不透风的墙,也不好办,你说人家问起来周家给了多少彩礼,你们说实话吧,就给透出去了,不说实话吧,又觉得对不住周家,对不?”

“嗯,还真是那么回事儿。”赵玉兰点点头,“所以,我们琢磨来琢磨去,这钱都不能要。”

“这就对了。”李爱媛边说边一巴掌拍儿子脑袋瓜上,“启亮,你可得加把劲儿攒钱,咱们给晓琼的礼金,可不能太寒酸了。”

“娘,这怎么说着说着,又扯我身上来了?”

“谁让你不如你妹妹结婚早来着?”李爱媛瞪他一眼,“到时候你们的孩子要叫初夏的孩子哥哥姐姐,真丢人!”

这都哪跟哪的逻辑?赵启亮一头黑线的看着他老娘,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几人正说的热闹,初夏晃晃悠悠的回来了。

打量打量初夏的脸色,赵玉兰忐忑的道:“说了?”

“说了。”初夏点点头。

“小周团长怎么说的?”

这会儿,十只眼睛齐齐的盯向了初夏。

初夏打个哆嗦:“别这么看着我,瘆的慌。”

“熊孩子!”赵玉兰气得拍女儿一巴掌,“我们急的要命,你还拿起把来了,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再不说我拍死你!”

“娘,你拍死我?”初夏撇着嘴,“你舍得吗?”

“这熊孩子......”赵玉兰一脸无奈的看向赵玉山夫妇,“你说就这样的脾性,做人家的媳妇,我怎么能放心了?”

“不放心你们还答应让我嫁?”

“别卖关子了!”

连林宝河都沉不住气了。

“好吧,我把咱们商量的结果详细的向周团长做了汇报,结果,人家听完后,就冷冰冰的扫了我一眼,走了。”

“什么也没说?”

“对,什么也没说。”

赵玉兰看向老公:“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答应了还是没答应?是不是嫌咱们太罗嗦,不高兴了?哎呀,这要是这会儿就不满意了,以后对咱们初夏能好不?......”(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