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时间,林宝河也拿不定主意,犹豫的看向大舅哥和大舅嫂,“大哥,大嫂,你们觉得小周团长这是什么个意思?”

“这......”赵玉山“这”了一会儿,也没“这”出个所以然来,遂看向儿子,“启亮,你对周团长熟悉,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赵启亮摸着脑袋瓜,一脑门子官司,他对周团长的了解,仅限与他的英雄事绩,这种事儿,他哪知道?

这会儿,一众人等都把初夏给忽略了。似乎觉得她不知道什么意思是最正常的。说白了,还是在把她当成孩子待。

众人不问,初夏就坐一旁看戏般的看着五个人大眼瞪小眼儿,眸底带着隐隐的笑意。

李爱媛最先发现了初夏的不对劲儿,遂疑惑的眨巴眨巴眼睛:“夏,小周团长是不是还说别的了?”

“没有。”

“那你咋这么高兴?”

“看着你们着急,我就高兴呗。”

李爱媛:“......”有这样的人吗?他们是在为她着急好不好?

“爹,娘,大舅,大舅妈,大哥......”初夏一一唤一声,才道,“他怎么想的,后天不就知道了么,咱们就别在这儿揣摩圣意了。”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赵玉兰说着赶紧跑门口耳朵贴门上听听,又悄悄拉开条门缝往外瞄一会儿,才长舒一口气。

李爱媛亦是一脸严肃的警告道:“夏。以后可不能说些这样的话,要是让人给告了状。估计你公公婆婆家

对你印象也不好。”

林宝河和赵玉山没说什么,但一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也对初夏这样的说词担心的要命。

这个年代,不就是个“揣摩圣意”嘛......,初夏苦笑着向几位长辈保证:“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夏,你可得把这事当回事儿,以后,真不能这么说话了。”

“大舅妈,我知道,我知道错了。”

“夏。看你这不耐烦的,就是没搞明白这事有多严重,大舅和你说啊......”

哎,这个年代的人,都给吓破胆儿了!初夏做出认真倾听状,心里却是暗自诽腹着长辈们的小题大作。若不是后来她亲耳得知了有人说错话的后果,或者,她永远都不会明白,这么珍贵的一个晚上。长辈们为什么一直在给她上教育课。

考虑到隔天就要定亲,初夏一早便回队里参加早操。看到她,曾梅丽眸中闪过一丝欣赏,待她跑完。小声问询道:“我准了你一天半的假,怎么不多陪陪你父母?”

“我怕明天再请假,队长你会很难做。”初夏如实回答。

“谢谢。”

“应该我谢队长才......”

“哎!哎哎......”

初夏后面的话。被刘美君的惊呼给吓了回去。

“住手,你们干什么?”这时候。曾梅丽已经皱着眉头往扭打成一团的俩人走去,初夏也赶紧跟过去:这是怎么了“”她悄声问罗晓琼。

扭打成一团的是三班的孙尚梅和五班的饶雪。明显的,饶雪处于下风,被孙尚梅揍的毫无还手之力。

“饶雪说咱们班的坏话,让孙尚梅听到了。”看到孙尚梅一拳头砸在饶雪腮颊,罗晓琼条件反射的揉了揉自己的脸。

这时候,饶雪和孙尚梅已经被曾梅丽拉开,“你们俩打算干什么?是不是看我脾气太好,当我是个死的?啊?当着我的面就敢这样,我要是不在的时候,你们还能怎么着?”曾梅丽虎着脸问道。

“她污辱三班!”孙尚梅一脸怒气的指着饶雪,看那架式,如果不是曾梅丽挡在俩人中间,她还想窜过去继续揍。

“我说的只是事实!”饶雪的半边脸肿着,“我就是觉得队长偏袒三班。”

“真要是这么觉着,你可以找我对质,在队友们面前说三道四,你觉得自己做的对吗?”曾梅丽说着看向孙尚梅,“你也是,动拳头能解决一切问题?有事不能好好沟通,你的拳头是为了挥向敌人的,不是为了挥向战友的!”

孙尚梅梗了梗脖子,没吱声。

“一人写一份一千字的检查,晚饭前交上来。”

听到曾梅丽让写检查,孙尚梅急了,“队长,能不能明天再交检查?我的歌......我的歌还没练好。”

“你能不能明天再吃饭?”

孙尚梅一下子蔫了下去,她倒是可以明天再吃饭,可是,那样的话,估计她也就没力气参加演出了......

......

“荆哲,有出息点儿!”

“荆哲,不要让么人的事儿影响到公事儿!”

“荆哲,你别让我瞧不起你!”

“荆哲,打起精神来,去上课!”

长舒一口气,对着镜子喃喃自语了半天的荆哲,拿起书,大踏步的迈向门口,手放到门把手上时,又一下子泄了气,再次回到镜子前给自己鼓劲儿......

要是他老妈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准能气个半死!

用力的揪揪自己短到几乎揪不到的头发茬,深呼吸,再次,抬头挺胸迈步.......,再返回......

“太没出息了!”

抬起的巴掌要扇到脸上时,又堪堪的顿住,万一扇上红印子,他可怎么见人?

唉,昨天酝酿了半天的情绪,怎么到了现在,一下子就怂了?难不成,真的是心思不一样了,结果也就不一样了?

都怪他老妈,要不然,他怎么会生出这么个心思?

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那张妍丽的小脸儿,尤其那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那么清澈,似乎一下子能看到人的心底里去......,或者,他一直回家夸她,根本就是潜意识的行为?

唉唉唉,明天人家就要定亲了,他再生出这种想法,算怎么回事儿?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就在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恢复正常的时候,房门猛的被推开,曾梅丽笑吟吟的站在门口:“荆大主任,队员们都在等着你去上课呢。”

“马上......马上.......”荆哲拿起书本,慌乱的往外走。

“你怎么了?”曾梅丽疑惑的打量着他,“看你脸色不对,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荆哲摇摇头,逃也似的往教室跑去。

“搞什么鬼?”曾梅丽嘀咕两句,抬腿去了周蜜康的办公室,“周大团长,明天就定亲了,你怎么还坐在这儿?”

“不坐这我坐哪?”周蜜康将一个本子甩给她,“正好,把这个帮我给汉亮拿过去,告诉他,可以按他的计划实施了。”

“哥,我不是过来给你跑腿的。”虽是这么不满的嘀咕着,曾梅丽还是拿起本子去了隔壁,平时太随意,这次她也和以前一样一把就把门给推开了。

房间里,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俩人迅速分开。“对不起对不起......”曾梅丽脸涨的通红迅速退出去,一看本子还在手里,就犹豫着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找我什么事儿?”周汉亮出现在门口。

“这个......”曾梅丽赶紧把本子递给他,“团长让我给你的,说可以按这个实施了。”说完,逃也似的跑回了周蜜康办公室。

周蜜康疑惑的扫了她一眼,继续低下头忙自己的事儿。

一直到他手里的公务都处理差不多,发现曾梅丽还垂脑袋坐那儿一言不发,周蜜康也意识到事情不对了,“出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曾梅丽的声音蔫蔫的,似乎受了很大的打击。

“有事说事,别装深沉。”

“大哥......”曾梅丽咬住唇犹豫一会儿,叹气道,“大哥,你把叶美英彻底忘了吗?”

周蜜康眉头瞬间皱的紧紧的:“说这个干什么?”

“我刚才看到周指导和一个女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他才分手几天吧,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就可以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抱在一起就是恋人?”周蜜康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你都没搞明白是谁就盖棺定论?”

“大哥知道那女的是谁?”曾梅丽语调一下子轻松起来,眸子亮亮的盯着周蜜康。

“那是汉亮的妹妹,周汉英。”

“亲妹妹?”

“是。”

“那干嘛要抱一起?”

“你受了委屈和你哥抱一起不也是正常的?”

“我没哥。”

“你可以想像你有亲哥。”

“有亲哥真好。”曾梅丽幽幽叹一声,“要是我有亲哥,关杰也不敢那么欺负我!”

“你这是嫌我没帮你出头?”周汉亮淡淡扫她一眼,“还没放下?”

“哥不也是五年没放下吗?”曾梅丽苦笑,“哥,我不是揭你的短,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男人变心,我就会觉得特别难受,就会一下子联想到自己,或者,真的是得不到的才会一直惦着?”

“上班时间不谈这个,今天就周年庆演了,你很闲?”

“太没同情心了!”曾梅丽抹一把眼角,拔腿就走。

待她出了门,周蜜康眸中流露出一丝担心,今晚.......,罢了,这个坎她总要过,让她看到,或者也是好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