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前天说,要两更,是真的,可是,昨天看到那蛋疼的广告位,我自己都找不到,何提读者?上架后,这又裸奔了一个月了,我真心有些伤,亲们,看正版吧,让暖的成绩好看一些,推荐广告位才能好看一些,暖的动力才能大一些,如上学的学生,总被冷落,便会消沉,我的雄起,靠你们。

-----------------------------------------------------

“许师长好!”乔宁伊先礼貌的向许正鸿问过好,才看向乔万年,“爸,我没事儿,中午吃坏了肚子,已经挂过吊瓶,现在就是还没什么力气。”

“这种时候怎么会吃坏了肚子?”乔万年眉头皱的更紧了,“要是让你奶奶知道,绝对不让你继续在这儿待下去。”

“爸,您可不能告诉奶奶,要不是担心您犯糊涂,我也不用这么急着跑过来找您……”

许正鸿尴尬的坐在一旁,嘴角直犯抽抽。

“咳……”被女儿当着下属的面儿这么损,乔万年也有些尴尬,不自然的咳一声,“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呵呵……”乔宁伊笑着伸伸胳膊伸伸腿,“爸,您瞧,我现在健康着呢,您就别难为许师长了,这次的事儿,是我们自己瞎折腾折腾的,和队长没关系,和师长就更没关系,您不能乱发火。”

“这孩子……”乔万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许正鸿很想找个借口躲出去,可那样做。又太刻意,只好顺手取过一份文件夹。做忙碌状……

“爸,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我回去了,您现在已经知道我好好的了,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哈。

不准向奶奶打小报告,要不然,我就把您偷偷抽烟的事儿告诉她!”乔宁伊边说边起身,冲许正鸿摆摆手,“师长,再见。”

“老许,伊伊在医疗队的事儿。别露出去,这孩子,不希望别人否定她的努力,我已经答应了她。”为了掩饰尴尬,乔万年一脸严肃的叮嘱许正鸿。

许正鸿一头黑线的点头:“军长,我知道。”话说,当他是傻子么?若是不想隐瞒身份,乔宁伊犯得着把户口迁到农村去?

再说,他又不是聋子。他们父女俩当着他面用那么大的声音说话,他装听不到难道就真听不到了?

意识到自己的叮嘱有些犯二,乔万年自嘲的笑起来:“唉,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儿,对了,你家小闺女也快二十了吧?”

“二十一了……”许正鸿也叹起气来。“更不是个省心的,非得要去演电影。拦都拦不住,她爷爷奶奶气得半个月没理她。最后,还是得巴巴的去守着,说是怕她学坏了。”

“都不容易,不过,女孩子演电影也挺好,我们家伊伊她奶奶倒是巴望着伊伊能去文工团呢,可惜,这孩子铁了心的要当医务兵……”

说起儿女来,俩父亲都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往外倒,这厢俩人正倒的欢实,房门推开,另一位父亲——周景平进来了。

俩人赶紧站起来,行礼,在外人面前,许正鸿一向很讲礼数,知道他是周景平妹夫的没几个人。

当然,乔万年是知道的。

“行了,在办公室,用不着那么多讲究。”周景平摆摆手,坐下,看向乔万年,“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是怕彭作起继续声讨你,才躲过来的?”

“我怕他?”乔万年撇撇嘴,“他要是不服气,可以和我真刀真枪的干,谁要是怂了,谁是孙子!”

“瞧瞧你能痞样,象个一军之长?”周景平一脸好笑的虚点着他,“乔大炮,你可真是名符其实!”

“司令,您怎么也这么说我?”乔万年边说边看向许正鸿,“老许,你说说,我哪里象大炮了?”

这是想为难人呢还是想为难人呢?

许正鸿迅速起身:“两位首长,我要去看一看礼堂的布置……”说着,逃也似的出了办公室。

“哈哈哈……”周景平哈哈笑起来,“老乔,你把咱们的许师长都给吓跑了,还不承认你是大炮?”

“司令,我承认。”乔万年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我这直炮筒子脾气,估计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行了,你别给自己贴金了,真要是直炮筒子脾气,你能做到今天的位置?”周景平摆摆手,“其实,你应该谢谢彭作起,要不是他给你起这么个外号,你过的不会这么舒服。”

乔万年一下子警惕起来:“司令,我不会感谢他的,更不会给予实质的感谢。”

“瞧你这觉悟……”周景平无奈的笑笑,“成立医疗队,是为了让所有的官兵和平时期心里塌实,战时无后顾之忧。

放在a师做试点儿的目的,就是取得成效后,在全军推广,那么到时候,这些有经验的医护兵,自然不可能只守在这一隅之地。老乔,你不会连这点儿觉悟都没有吧?”

“这才刚刚成立呢。”

“我这不提前给你打声招呼嘛,免得到时候你犯浑。”

“现在各军区也都有卫生员,她们也挺有经验的。”

显然,乔万年还是不想把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才,贡献出去。

其实,这个医疗队,和传统意义上的卫生员,是差不多的,只不过,以前都是每个驻地只有二到三名卫生员,如果真的进入战时,是远远满足不了要求的。

说白了,医疗队根本就是为战|争做准备。当然,如果没有战争自然是最好的,但。这个时候,这样做。显然是已经出出现了蛛丝马迹。

这也正是乔宁伊的奶奶,死活不想让孙女进入医疗队的原因。若是发生战争,这支队伍,是一定会派往前线的。

老太太的几个孙子都在部队,她真心不希望孙女也走上这条路,在她看来,女孩子终归是弱一些,自救自保能力也差一些的。

“放心,我不会把你闺女调走的。”

周景平的补充,打断了乔万年的思绪。他神色严肃起来:“司令,我是军人,真正到了那一天,我不可能拦着不让自己的女儿奔赴前线。

但是,我也绝对不会不管不顾的把她派出去,你可以说我自私,反正,我就是想把她护在身前,可以让我看得到的地方。这样,我对她奶奶也有个交待。”

房间内,陷入久久的沉默。

最终,周景平拍了拍乔万年的肩膀。没说什么。

乔万年的脸色就有些尴尬.

其实,他说完那一番话就有些后悔,司令当年为什么失去小女儿他是知道的。他现在这么说,根本就是在揭司令的疮疤。

可是。他没办法,母亲向他下了死命令。拦不住女儿,就一定要把女儿护在身前,他的父亲年纪轻轻就牺牲了,母亲带大他们兄弟不容易,母亲的要求,他必须听。更何况,他也是真的想这样做,他已经把两个儿子送到了部队上,任由他们发展,女儿,他想好好保护她。

要不是女儿太倔,他是绝对不会让她从军的。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他也不例外,而且,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这个自私是错误的。

……

晚上七点钟,a师的十年庆演正式拉开帷幕。

赵玉兰夫妇和赵玉山夫妇坐在台下,一脸的兴奋激动,他们被周蜜康安排在了最前排,可以近距离的看到台上的表演者。

主持人是一名身着军装的靓丽女子。

而军队与地方的差别就是,地方的庆演若是有三个小时,估计领导讲话要占一个小时,而军队的庆演若是有三小时,领导的讲话顶多占十分钟。

当仁不让,讲话的自然是一号**oss周景平。

看到一身军装,英挺逼人的周景平站在台前侃侃而谈,赵玉兰夫妇和赵玉山夫妇,就更激动了,呃,也可以理解为更慌乱了……

第一个节目,是开场舞,似乎,这成了任何晚会的既定形式,表演的,是上京军区文工团的妹子们。

身姿婀娜的软妹子,绝对是吸引眼球的法宝,更何况,在这雄性动物占了99%的场所。

好吧,包括台下的赵玉兰夫妇和赵玉山夫妇,都有些看呆了,但,软妹子下场后,赵玉兰附林宝河耳边,非常肯定的道:“这些闺女,都没咱家夏好看。”

某女儿控爹,狂点头,在他眼里,他闺女绝对是最好看的,就算人家说他闺女比四大美女还美,他也会绝对认同的。

至于他知不知道四大美女是谁,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软妹子下场后,轮到了a师一团一营表演,节目是,散文诗朗诵《我的祖国》,好吧,大老爷们唱歌跑调,但又想上台亮相,这种节目,还是挺保险的。

“我的祖国,

我深深爱恋的祖国

你是昂首高吭的雄鸡……”

粗壮的男声在会场上回荡,倒也是勾起了人心中的满腔豪情……

节目一个个的过,无非就是诗朗诵,小品,大合唱……,中间穿插着文工团的演出,算是作为调剂,台下众人的情绪,倒也一直处于高涨当中。

过了短暂的好奇劲儿后,赵玉兰和林宝河所有的心思,便都在盼着女儿出场上了,每一个节目开始,他们都盼着赶紧结束,以期下一个上场的便是女儿。

反正,对于女儿上台唱歌,他们是好奇的不得了。

初夏等人,现在正排队等在入口处,她们这种群体性的表演,是没有资格进入后台的。

孙尚梅紧张的腿肚子直打哆索,罗晓琼和刘美君比她也好不到哪儿去,别的班都是十个人,她们,只有四个,能不怯场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