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耽搁了,真的没脸见人了,明天暖补上,明天三更,绝对的。

------------------------------------------------------

“等什么时候见了郎叔,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咱家夏嫁到周家这样的人家,会这技术能涨脸。”

听赵玉山这么说,初夏心忽的就跳到了嗓子眼儿,心中暗自祈祷,千万别让她爹娘遇上郎老爷子,反正最近是千万别遇上!

“那不叫技术,叫艺术!”李爱媛纠正老公道。

“不管是什么,反正咱夏会这个是好事儿。”赵玉山边说边皱皱眉头,“叫艺术也不对吧?宝河,你觉得呢?”

“嗯,艺术的面儿好象太大了些,这应该叫技艺,对吧?”林宝河边说边征询的看向赵玉兰。

赵玉兰开心的摆摆手:“叫啥都行,技术,艺术,技艺都行,反正咱夏这本事没白学就是了。”

“是,是这么回事儿。”赵玉山看一眼时间,起身,“你们早些睡吧,明天定亲,没精神头可不成。”

送走了大舅和大舅妈,赵玉兰和林宝河便赶紧熄了灯,催促着初夏睡觉。

半个小时后,赵玉兰悄悄撑起身子,手放在女儿鼻息下试试,长舒一口气,下了床,坐到林宝河床边,小声道:“他爹,睡了没?”

“哪能睡得着?”林宝河边说边下床,拉着赵玉兰坐到了靠墙的桌边。“在这儿说话,别惊起初夏来。”

躺了床上的初夏撇撇嘴。她哪能睡得着?她爹娘把她想的也太没心没肺了!

怕爹娘担心,她一直在装睡。翻身都不敢翻,可难受死她了,这会儿趁赵玉兰离开,赶紧翻了个身儿。

看到女儿翻身,赵玉兰蹑手蹑脚的来到女儿床边,细细观察女儿一会儿,才放心的返回去:“真睡着了。”

唉,我装睡的本事,太牛了!

如此想着。泪水不自觉的顺着脸颊滑落,她装睡的本事,就是被妈妈给练出来的。

她上小学的时候,迷上了看小说,白天没时间,便晚上偷偷摸摸的看,后来被妈妈发现,便每天晚上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的房间。

而她,就是在那段时间。不断的和妈妈斗智斗勇,练出了装睡的本事。

想不到,这次,倒用上了。

爸。妈,爷爷,奶奶。我要定亲了,你们会为我开心吗?

曾经。一众长辈们最盼着的,就是她能嫁个好男人。等他们都离开后,有人照顾她疼她。

这会儿,算不算是完成了他们的愿望呢?

相信,他们应该很开心吧,那个年代的她,也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而且看上去还不错,和她的父母爷爷奶奶也相处的不错。

对方抚慰了她的家人,那么她,自然也要抚慰对方的家人,嫁给周蜜康,或者是好的选择吧。

其实,周蜜康也不算讨厌,她对他的排斥,或者就是因为最初相见时,他表现的太霸道所致。

男人霸道了也不算是坏毛病,不过,他的父亲曾经为了国家舍弃亲人,有一天如果让他在国家和她之间选择,他也会舍弃她吧?

如果她有了什么不测,爹娘谁照顾呢?

呸呸呸……,她都胡思乱想些什么?这还没到结婚呢,就开始这么胡思乱想,要是到结婚的时候,她该紧张成什么程度?

拉回思绪,恰好听到赵玉兰在问:“……没觉得疼吧?”

“没有,就白天那会疼了一阵儿,再就没疼了。”

“那就好。”赵玉兰叹一声,“我这一天,心里都在挂挂着,唉,你说,咱们闺女这就要嫁了,以后,可是要你陪着我呢。”

“放心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还要和你一起抱外孙,抱重外孙呢。”

赵玉兰轻笑:“还抱重外孙?你想当个老不死的?”

“呵呵……”林宝河笑着不吱声。

这边初夏心里却是翻腾起来,忍了忍,终是没忍住,忽的坐起来:“爹,你哪儿不舒服?”

冷不丁的一声,把赵玉兰和林宝河吓得一哆索。

林宝河倒是反应很快:“晌午吃过饭,我喝了点凉水,肚子有些疼,你娘一直担心我,夏,这会儿已经好了,你就别寻思了,快睡吧。”说着扯一把赵玉兰,“睡吧。”

“嗯,睡觉。”赵玉兰边说边走回床边,拍拍女儿,“快躺下睡觉,你不想明天顶着个黑眼圈让人家笑话吧?”

初夏拗着不坐下:“爹,娘,你们不能骗我,有什么事儿都要告诉我!”

“没骗你,白天的时候,寻思去给你爹要个药片吃,可你爹去了趟厕所,说好了,就没去要。

你也知道你爹那人,有点啥毛病能忍,这不一直也没得了机会问,又怕你担心,就寻思着等你睡着了,再去问问你爹。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还装睡呢?心里不踏实睡不着?”

“嗯。”初夏应一声,过去拉开灯,细细的打量着爹娘,“你们确定,没骗我?爹,你看着我说话。”

林宝河便直直的盯着女儿:“夏,爹是会撒谎的人吗?要真有什么事儿爹指定不能瞒着你。”

“那你们刚才的说话,我怎么觉得不大对劲儿?”初夏一脸的狐疑,“我听娘的话音,可是担心爹的身体有什么毛病。”

“我是担心你爹明明肚子不舒服,还使劲儿憋着,人家不是说了嘛,有屎憋回去,伤身子。”

林宝河瞪一眼赵玉兰:“当孩子面儿,说什么呢?”

“这不孩子不放心嘛。”赵玉兰边说边冲初夏招手,“行了。快过来睡觉,别瞎琢磨了。要是你爹真哪儿不好,娘指定不能瞒着你。

你说嫁了周家这样的人家。要是你爹万一有点啥事,谁给你撑腰?就算为了这个,娘也不能瞒你。”

虽然觉得赵玉兰的话还是有些不对劲儿,可是看看爹的脸色,实在不象是哪里不舒服的模样儿,初夏便熄了灯,回床上躺着。

半晌,幽幽道一句:“爹,娘。不管什么时候,遇上什么事儿,都不能瞒我,要不然,我会恨你们的。”

这话音落下,她明显感觉到赵玉兰身子微微一颤。

“夏,以后去了婆家,可不能这么耍小性子,要不然。爹和娘怎么会放心?”

听赵玉兰这么说,初夏心里倒是松口气,敢情,她娘刚才的一颤。是担心她去婆家使性子被嫌弃,遂笑道,“娘。你放心吧,我不会的。”

“哎。夏,你得这么想。世上没那么十全十美的事儿,能过上好日子,就得压压性子。

嫁过去手脚勤快些,讨得公公婆婆的欢心,你才能在家里站稳了脚跟,周家和咱家不一样,周团长也不是被爹娘嫌弃的孩子,你可不能让他难做。”

“爹,我知道,放心吧,我不傻。”

“睡吧。”

赵玉兰帮女儿掖了掖被角,便不再说话。

林宝河那边也没了声音。

初夏瞪大眼睛瞪了一会儿,便迷迷糊糊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周蜜康便赶了过来,带着一家三口和夏舅夏舅妈去外面的饭店吃了小笼包。

然后,便载着一家子,往周家驶去。

路上,几个人都沉默着不吱声——太紧张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据初夏观察,周蜜康也紧张,因为他面部的肌肉,有些微微的僵。

这样,倒使得她心里平衡了一些。

将要到了的时候,周蜜康从后视镜扫一眼众人,道:“爹,娘,大舅,大舅妈,结婚的时候,一定请咱家的亲戚。”

略一愣,赵玉兰明白过来他的意思,遂摆摆手:“这样就挺好,离得太远了,哪那么些讲说。

结婚的时候,要是你这边工作忙,也不用来回跑,我和你……爹还有你大舅大舅妈赶过来也成。”

赵玉山附和:“是这么个事儿,工作重要。”

“那不好……”

初夏打断他:“没什么不好的,我又不想回村子显摆,到时候,我爹娘,大舅大舅妈,我小姑小姑父,还有胖婶和刚顺叔过来,我就知足了。不过,我们都是穷人,路费你要报销。”

周蜜康嘴角弯了弯,点头:“好,听你的。”

初夏打蛇棍赶紧跟上:“一言为定!”

周蜜康眉头皱皱:“你就那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嫁给了我?”

“不是……”初夏撅撅嘴,“真要是把亲戚都请了……,唉,反正我这么做是为你好,领情不领情的随便!”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赵玉兰瞪一眼女儿,歉意的看向周蜜康,“小周,夏这孩子被我们给惯坏了,以后她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就说,我们肯定不会乱护着她的。”

“嗯。”林宝河点点头,再补一句,“夏比你小,多让着她点儿吧,有不对的地方,慢慢改。”

赵玉山和李爱媛对视一眼,一脸的无奈,这妹夫,护孩子已经护的没谱了。

周蜜康笑着点了点头:“爹,娘,你们放心,我比初夏大了将近十岁,会让着她的,她还是个孩子嘛,我不会生她的气。”

“我是孩子你还娶我?”某夏不乐意了。

“娶了你慢慢教嘛。”周蜜康边说边从后视镜扫向赵玉兰和林宝河,“爹,娘,我教她你们是不会怪我的,对吧?”

赵玉兰:“不怪!”

林宝河:“看怎么教。”(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