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周家一大早便热闹起来,就连对这桩婚事不怎么满意的周老太太也打扮的簇然一新,早早的候在了大厅里。

这两天周老爷子没少劝她,难得孙子松了口,又和大儿子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她要是再这么反对下去,只会让孙子以后和家人的关系变的越来越疏远。

后面这句话触动了老太太,大儿子这些年的苦她不是看不到,若是因为她的反对,好不容易解冻的父子关系再次跌入冰冻期,和她的关系也跌入冰冻期......,罢了,既然孙子喜欢,又能让一家人变的和睦,她何必再做那讨人嫌的事儿?

深知老太太脾气的周家一众人等,见老太太脸上终于放了晴,便知道这事儿暂时算过去了,压在心头的石头总算落下来。

以老太太的脾气,若是她想不通透,定亲宴上当着一众亲朋的面儿不给林家面子也是极有可能的,或者再严重点儿,她干脆就不出席,就算林家人不计较,外人怎么看?

偏生的,老太太就是这样的脾气,她不爽了,才不会管外人怎么看周家,倒是这次她的转变,让大家实在有些喜出往外。

周老爷子亦是悄悄松了一口气,当年娶周老太太,是遵从父亲的命令而为之。

他也曾有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意中人,可惜,尚武的父亲非逼着他娶了武术世家的谢明月。也就是周老太太。

谢明月心眼儿不错,为人直爽。喜欢的,她会宽容到极致。不喜欢的,她也会冷漠到极致,现在年纪大了,这脾性已经收敛了不少,不了解的人,还会当她是一个慈祥的老太太。

不过,她对喜欢的人,的确是个慈祥的老太太,这次的态度转变。对周老爷子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要是年轻时候的谢明月,是断然不会有这个转变的。

算起来,孙子周蜜康的性格,倒是和老太太极像,这或者也是他一说到孙子和她离心,她就怕了的因由吧。

周蜜康的四妹周祥萍悄悄打量着老太太的神色,坐到老太太身边。以小卖小:“奶奶,您今天可真漂亮,把我们都给比下去了。”

老太太今天穿了一件紫红色的旗袍,金丝绒的材质。隐隐的缀着金线,优雅而华贵。

“是吗?”周老太太斜睨着她,“你是不是当奶奶已经老年痴呆了?”

“呵呵......”二姐周吉萍凑过来。“奶奶,四妹说的是实话。就您这风采,这气质。哪是我们能比得了的。”

准婆婆林艳秋迅速接女儿的话茬:“妈,您今天可真是个优雅的老太太。”好不容易盼到小儿媳妇,她可不想让婆婆给搅和,现在让她怎么哄老太太,她都乐意。

“行了,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意思?”周老太太翻个白眼儿,“今天是我孙子定亲,我高兴着呢。”

这话的意思就是让大家放心,她就算是装,也会把这一天装过去。

周老太太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有了她这句保证,一众人等算是真正把心放到肚子里去了。

趁着小辈们去忙活,周老爷子笑呵呵的坐到老太太身边:“老伴儿,孩子们说的也不全是哄你的话,今天这身衣服,你是真穿出味道了。”

“真的假的?”周老太太不太相信的瞄着周老爷子,“你别也跟着他们来凑热闹。”

“咱俩夫妻一辈子了,你觉得我会为这点事儿来撒谎哄你?如果我有这种心思,这几天劝你,也就不是这个劝法了,你回想回想,是不是这么个事儿?”

周老太太努力回想了一会儿,最终确定的点了点头,的确,这两天老爷子劝归劝,却从没投其所好的去哄她。

“这衣服,是真的适合你。”周老爷子细细的打量着周老太太,眸中满是欣赏之色。

女人,不管多大年纪的女人,哪个不爱美?

周老太太当然不例外。结婚这么些年,这还是周老爷子第一次夸她的着衣品味,她脸上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是欢喜的要命。

她曾见过周老爷子的青梅竹马,那老太太,年纪一大把了,却仍是优雅娴静,说起话来声音婉柔,任她是女人,都会想多看她几眼。

是以,在穿衣打扮个人气质方面,她是有着深深的自卑的,现在被老伴儿用这种眼神打量,这种语气夸奖,她哪能不开心?

那笑意,迅速漾满了眼底,就是因为看了那女人的衣着,鬼使神差的,她去做了这么件衣服,现在看来,她还真是做对了。

“说不准,明年咱们就能抱上重孙子了,呵呵......”周老爷子现在是专挑周老太太爱听的说,院儿里年纪差不多的老爷子老太太有好几个抱上重孙的,见了面就显摆,老太太对此可不爽了。

果然,听了这句话,老太太眼底的喜意更浓了,一刹那,甚至觉得,换个重孙媳,也没什么接受不了的了。

随之,面上却又笼上一层忧色,大孙子周喜康都结婚两年多了,大孙媳肚子一直不见动静,专家什么的,也看了不少,说是俩孩子都很健康,但精卵互斥,如今已经治疗一年多了,却仍是没有效果。

“大喜的日子,别多想了。”周老爷子一看老太太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赶紧拍着她的手安慰她。

老太太叹一声:“等过几天,再让喜康和桃桃去检查检查,看有没有进展。”

“行,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会儿,咱先办眼前的喜事儿。”周老爷子拍拍老太太,“别让孩子们误会。”

周老太太牵强的笑笑,面色缓和了一些,这时候恰好大孙媳于桃面色憔悴的进了门,和忙碌着的众人打过招呼,径直来到老爷子老太太面前:“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老太太指了指对面的空位示意对方坐:“你妈的病好些了吧?”于桃的妈妈心脏病动了手术,这段时间于家的几个孩子轮流陪床。

“好多了......”虽然疲惫,于桃脸上的笑容却是实实在在的,“昨天开始,已经可以吃流食,医生说我妈恢复的特别好,一个月以后,估计就和健康人差不多了。”

“好,好,那就好。”周老太太脸上的笑容轻松起来,“昨天想去看看她,你爷爷拉着不让,说是怕影响你妈妈休息。”

“奶奶,您太客气了,咱们是一家人,哪来的那么些讲说?”于桃满是感激的看向老爷子老太太,“我妈和我爸让我一定要好好孝敬您们。

爷爷奶奶派过去陪床的俩大姨,可专业了,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根本没法和她们比,手术也是奶奶和婆婆操的心,我......”

“这孩子......”老太太打断她,“一家人哪好说这些见外的话?”边说边拍拍她的手,“回房去眯一会儿养养神,他们过来估计还要有一段时间,到时候让张婶去喊你。”

“奶奶,我去洗把脸就行,我晚上睡了好几个小时呢,我不是说了嘛,您和爷爷给派去的那陪床的,可专业了,根本就不用我们操心。”于桃边说边站起来,去了卫生间。

周老爷子微微叹一声:“老伴儿,都是孙媳妇,处久了,就有感情了。”

周老太太白一眼周老爷子,没吱声,生活了一辈子了,她哪能不知道老伴的意思,无非是让她一碗水端平了,别做的太离谱,伤了别一个孙媳的心。

其实也没多少好忙活的,可是周蜜康这些年和家里关系冷清,又一直拒绝结婚,这次好不容易松了口,没一个不激动的,似乎是为了让心里更有底儿,大家就没活找活的瞎忙活,这儿擦擦,那儿洗洗,回头再擦擦,再看看......

林艳秋和梁晓红还有昨天晚上刚赶回来的三婶刘玲美还亲自下了厨。

对于这未曾见过面的侄媳妇,刘玲美是一肚子好奇,时不时的就巴望巴望门口,她实在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竟然能打动那小倔头。

小倔头的亲事儿,她可是没少跟着操心,有可心的条件好的姑娘,她都想着那小倔头,可惜,小倔头就是不领情,连看都不看就直接否了,发展到后来,甚至见了她都不爱搭理。

要不是从小看着小倔头长大,也知道他受了多少苦处,她才不想操那么些的心呢,整的自己里外不是人。

陆续的,家里的小辈们也都赶了回来,一时间,屋子里人声鼎沸。

初夏一行人进屋的时候,就发现,无数道视线如探照灯般射了过来,赵玉兰和林宝河及赵玉山和李爱媛,当即腿肚子都软了。

好在几人心里牢记不能给初夏丢脸,紧张归紧张,脸上却都是僵硬的笑着,这么些人看不过来,干脆就目视前方。

初夏看着这一屋子人也是有些头大,这周家人,可真多!黑压压的一片,得有三四十口了吧?幸亏周家的房子够大,要不然,想搁开这么些人,还真是有难度。(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