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更昨天的,暖身体不好,有时候是身不由已,大家体谅暖吧。

-----------------------------------------------

“亲家,快进快进。”看出赵玉兰等人的不自在,周景平和林艳秋抢先上前,亲热的拥着夫妻俩往里面走。

二叔周岗平和二婶梁晓红在同一时间迎向了赵玉山和李爱媛,剩下的初夏,则被周吉萍和周祥萍一边一个给拉住。

若不是因为周蜜康的性子,估计一众小辈都能围上来,没见过初夏的各家小辈们,此时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初夏,相信心思和三婶刘玲美差不多,不知这位未来的三嫂(三弟妹)有什么过人之处,竟能使得三哥(三弟)改了主意。

周祥萍拉住初夏的同时,冲周蜜康眨巴眨巴眼睛:“三哥,你忙你的去吧,三嫂有我和二姐照顾呢,你就别操心了。”

周蜜康扫她一眼,点点头:“照顾好她。”

哇!

一众小辈惊得眼睛瞪滴溜圆,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这个未来三嫂,有什么特别之处,竟让一向对女孩子不假辞色的三哥(三弟)不但接纳了她,还这么护着她!

待一众人等坐定后,赵玉兰夫妇和赵玉山夫妇都还有点儿没回过神来,至于刚才是怎么走过来的,都有点儿记不清楚。

林艳秋便亲热的抚着赵玉兰的手介绍道:“亲家,今天在场的,全是咱们自己家的人。老三的二叔、二婶、小姑、小姑父你们已经见过.......”边说边指向三叔周岗平和三婶刘玲美,“这是老三的三叔和三婶。后面那小子和丫头是他们的一双儿女,那个丫头是他小姑家的。那个小子和丫头是二叔家的.......”

顺着林艳秋指的方向看过去,赵玉兰等人就有些眼晕,甚至觉得大家的模样儿都差不多,就习惯性的点着头打招呼,其实,招呼完以后,根本就记不住谁是谁了。

林艳秋不过是想缓解一下林家人的紧张,是以,介绍完后。便冲众小辈摆摆手,“都别围这儿了,你们也都好久没见了,自己玩儿去吧。”

“忽啦啦......”人群立时散去了一半儿,初夏被周吉萍和周祥萍给拉到了侧厅,小辈们自然也都跟了过去。

三婶刘玲美张望了一下,总算是忍住了要跟过去的蠢蠢欲动的心思。

“喝水吧,这一路,也累了。”周老太太和颜悦色的招呼道。这使得一直惴惴不安的赵玉兰和林宝河总算是心思定了一些。

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周家老太太还不接受初夏,就他们观察到的情况,周家原本见过的人中,除了周老太太。旁的人对初夏应该都没啥意见,可就这一个也要命啊,毕竟身份摆那儿呢。

这会儿见老太太不但出来陪客。还放下身段招呼他们,夫妻俩一时激动的不能自已。不过,牢记先前的教训。俩都笑着回应一声,待情绪稍缓,才小心翼翼的端起杯子小啜一口——既要给老太太面子,又不能再次因为紧张打翻杯子,唉,对于他们来说,做到这一点儿,好难!

到现在,夫妻俩的腿都还在抖呢,悄眼瞄了瞄赵玉山和李爱媛,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小蜜,不放心我们呢?”刘玲美冲坐在林宝河身旁的周蜜康笑,“怕我们欺负你岳父岳母不敢离地儿了?”

“是。”周蜜康淡淡的看着她,“别人我不担心,就担心你。”

“噗!”他这话惹得二婶梁晓红一下子喷了,随之不好意思的冲赵玉兰等人笑着解释,“他这是记恨他三婶呢,以前家里最爱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的就他三婶。”

“我可是一片好心!”提起这事儿,刘玲美一肚子委屈,“我是为了他吧,他还牛气的不理我了,你听听他刚才说的那话,唉,好人难做啊。”

“行了,就你三天两头带姑娘回来那频率,别说是他,我也烦。”三叔周岗平瞪着自己妻子,“你净操|些不靠谱的心。”

刘玲美一脸委屈的看向周老太太:“妈,您给我做主。”

“不给你做主。”周老太太一点儿都不配合,“就你领回那些来,我也不稀罕。”

梁晓红就笑:“对啊,有一次带回个邮电局的姑娘,模样儿倒不错,可就是说话的时候,老盯着咱家天花板,害得我也跟着盯了半天,以为上面长花了呢。”

老太太也撇撇嘴:“还有一个,也是模样儿不错,可一进来,先问结了婚以后,她能不能住咱家,她爹妈能不能住咱家,说到她哥嫂的时候,我以为她也要把她哥嫂带咱家来住呢。”

“是啊是啊,我当时也以为她要把她哥嫂带来住......”小姑周月平边笑边拍李爱媛的胳膊,“嫂子,你猜人家是要干啥?”

李爱媛只好配合的问:“干啥?”

“她是要让咱们家把她哥安排到某某部去,你知道她哥嫂都是干什么的吗?”周月平一撇嘴,“工厂的流水线工人,连小学都没上,真是服了她了,竟然敢开那个口,我们就是再想媳妇,也不可能做出那等有损国家利益的事儿啊。”

赵玉兰和林宝河赵玉兰李爱媛就面面相觑,这是毛意思?警告他们以后别有这种心思吗?

“您放心,我们不会有这种要求,我们就希望初夏嫁过来后,周家人能真心待她,小周团长能真心疼她,至于我和她娘,她大舅大舅妈,都不是那种见她嫁的好就光想着沾光的人。

不过,我也丑话说前头,要是周家人敢欺负她,我豁上命不要了,也得为她讨个公道。”但凡涉及到女儿的利益,林宝河就会基因突变的炸毛,这次,也不例外。

周月平一脸的尴尬:“林哥,你误会了,我真的没那个意思,我刚才说的时候,连想都没往这方面想,就是想说出来让你们乐一乐的。”

许正鸿也赶紧帮腔:“林哥,月平说的是实话,她就这么个直性子脾气,她刚才说那些话的时候,压根就没过脑。”

周老太太撇了撇嘴,没吱声,心里却是有些看不上林宝河,就这么点儿破事,至于上纲上线么?他闺女嫁过来,周家还说不得碰不得了?

别说林家这样的家境,就算是叶家,也不敢这么说好不好?嫁到人家家里做媳妇,还得象菩萨般供着不是?

赵玉兰歉意的冲大家笑:“她爹就这么个脾气,我们家夏小时候就身子弱,总有别家的孩子欺负她,她爹护着她护习惯了。

以后初夏嫁过来,做得不对的,还要大家多教导,她就是个孩子,难免有做错事的时候,只希望到时候大家都别怪她,能给她改正的机会。”

“亲家放心吧,我们会当她是亲闺女一样。”林艳秋赶紧表态,心里却暗哂,这两口子也是妙人儿,在此之前,紧张的浑身哆索,可一到为林初夏争权益的时候,立时便不是他们了。

唉,这就是做爹妈的,其实,她和老公又何偿不是呢?

如果说,之前林艳秋只是因为儿子的接受才接受了初夏一家,那这会儿,她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初夏一家。

她真心不喜欢那种窝窝囊囊的受气包,人嘛,总要有点火气有点儿血性才行。

这就是心境不同,想法不同了,同一件事儿,在周老太太和林艳秋的眼里,便是完全的两种结果。

刘玲美现在看林宝河和赵玉兰两口子,也是哪哪儿都讨厌,在她看来,她之前为周蜜康介绍的女孩子,论身板论长相论家境,哪点不比林初夏强?就算是他们说的那个要求家人住过来什么的那个女孩子,也比林初夏强!

这个林初夏的爹娘说是不想沾光,等真结婚了,估计就不是这副子嘴脸了,而且看他们现在这态度,以后也定是不好相与的。

真不知道自己那侄子是什么眼光。

是,林初夏那模样儿还算过得去,可一看就不是根正苗红工作上能挑大梁的主儿,周家的媳妇,哪个不是里外一把手?

看来从这儿开始,周家的门风要改了,唉,谁让这个侄子最能干又最有主意,不管他选的对错,都不可能听进劝的。

“爹,娘,大舅,大舅妈,你们放心,这个家里没人敢难为初夏,要是有,我带着她搬出去,我们自己过。”

刘玲美还在那儿各种不满的诽腹着,坐在林宝河身边的周蜜康当众表态了。

如果说先前刘玲美还掺了一点儿扭转局面的心思,这会儿,是啥心思都没了,侄子的脾性她太清楚了,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会这么做,她呀,还是别去惹那个嫌了,以后呀,她自己的儿媳妇把好关就行了。

周老爷子气哄哄的瞪了女儿一眼,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小林,小赵,她们几个不会说话,都别往心里去,你们放心,咱们周家人都是讲道理的,我家老太婆也不是不接受初夏,她就是这么个一根筋的,等和初夏相处一段时间,没准最护着初夏的,就是她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