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更,这仍然是补昨天的,今天的欠下,暖慢慢还,反正,我会在最近还完,具体的不承诺了,昨天,我家狗狗去世了,是真的没心情,连带着,身体受情绪影响也糟糕起来,唉......

------------------------------------------

周老爷子这么一说,林宝河和赵玉兰也不好意思了,细想想,就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便齐齐站起来,“我们护初夏护习惯了,当然知道周家人不会欺负她,就是,就是一紧张,不知道说啥,就胡说八道了。”赵玉兰边说边推一把林宝河,“就你总犯浑。”

林宝河讪讪的摸着脑袋:“周叔,周婶,亲家,众位,我是粗人,不怎么会说话,你们都别和我计较。”

周老爷子冲夫妻俩摆摆手:“坐下,都坐下,我有啥说啥,论起家境来,林家是不如周家,但正因为这样,你们这个态度,我喜欢!”

“是啊,林兄弟是真性情,妹子你更是个通透的,有这样的亲家,我们打心眼里高兴。”林艳秋边说边捅一下周景平,“你说是不是?”

周景平连连的点着头:“是,当然是。”

惹了祸的周月平也赶紧道:“林哥,嫂子,你们和我处久了也就知道了,我是个直性子,那会儿说那些,是真心的想让你们心情轻松一些,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

“妹子,这事是我们不对。林家不如周家的条件,我们骨子里就总会有一种。初夏会被瞧不起会被欺负的感觉,有时候你们没意思的话。我们可能也会想多了。

不过,我相信你们都能理解我和她爹的这种心情,就这么一个孩子,家里条件虽然差点,可她真是我们的心头宝,打小,就没让她受过委屈。

这孩子偏生又是个受不了委屈的性子,我们是真的怕她会出点儿什么事儿,我们。我们就这么一个闺女。”

不得不说,赵玉兰的确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一番的说辞,虽是认了错,但也表明,林家虽然家境不如周家,但林家的女儿是被当宝疼大的,如果周家不能继续疼爱她,或者。现在后悔也不晚,免得到时候让我们遗憾,你们也不痛快。

林艳秋当然听出了她的话外之意,笑着揽住她肩膀:“我知道。亲家是不舍得闺女早早出嫁,想着我们反悔了你们还能多留她几年,亲家。你这算盘可打错了,初夏就是我们周家的媳妇。这个,永远不会改变。”

“呵呵……”想法被人家识破。赵玉兰就不好意思的笑。

赵玉山长舒一口气,他都快让妹妹妹夫给惊死了,以前在家的时候他怎么没发现这俩也是倔头呢?

你说来了这样的人家,还撒的什么泼犯的什么浑?这万一周家真的反悔,以后上哪找这么好的婆家去?

就他以前见的那些当官的,不说别人,就说二妹夫家,只不过是个公社主任,二妹可就打着谱要找个拔尖的媳妇,还打好了谱以后要把媳妇拿捏在手里。

周家是什么身份?

你瞧人家这态度,你瞧人家这姿态?知足吧!

别说人家是这样的态度,就算是爱搭不理,咱们也不应该闹什么妖,等初夏嫁过来,好好表现,以后生了男娃,还愁在周家的地位不稳?

到那时候,可只剩了享福了!

不行,等回去了,他绝对要好好敲打敲打这对傻瓜,怎么在家里那么老实的俩人,出来就不是他们了?

心里想了这么些,赵玉山唇动了动,却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或者这就是无欲无求者方大胆,赵玉兰和林宝河都不是体制内的,虽然见了大官也慌,可是一关乎女儿的利益,他们就变成了勇往直前的圣斗士,反正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女儿,为了女儿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而赵玉山,从一个分队队长,做到书记,被撸下来,再被扶上去,虽说他不是个唯权利是图的人,为了家人也会首先放弃权利,但真正面对这些自己平时想见也见不到的大官时,骨子里的那种恐惧便会不知不觉的散发出来,以致于他的表现还不如李爱媛。

李爱媛这会儿和梁二婶可是聊的热火朝天的,哪象他这个闷葫芦,嗯,他倒是成功的接了林宝河的班了。

噢,还有一个和他差不多闷的——周蜜康。

自向林宝河和赵玉兰做了保证后,他就一直静静的坐在一边做倾听者,哪怕后来林宝河和赵玉兰再质疑,他也什么都没说。

其实就他的性格而言,先前那一番保证,已经是最大极限了,若不是这桩婚事是他一厢情愿促成的,估计,他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儿来。

……

“三弟妹,我们盼你可是盼了好些年了,你不知道,我妈想三儿媳妇都快想疯了,我爸说,我妈做梦都在操心三弟的婚事。”

“是啊三嫂,要不是怕我的孩子会大过三哥的孩子,我哪会结了婚一直不要宝宝,他可是耽误我了。”

“三嫂,你和我三哥是怎么认识的?”

“三嫂,是你先喜欢的三哥还是三哥先喜欢的你?”

“我猜是三嫂先看上三哥的。”

“嗯,我看也是,就三哥那死性子,看上三嫂,肯定也不会主动。”

“……”

侧厅,初夏被一众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的绕在中间,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问询,头都大了,她回答谁的问题好?

况且,除周吉萍和周祥萍之外,其他一众小辈摆明了就是觉得,她和周蜜康的婚事是她死皮加赖脸的结果,就算她实话实说,估计他们也不信。

最后,她索性任由大家七嘴八舌,就端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啜茶水——不啜茶水就得保持微笑,她怕自己脸会笑僵了。

“你们呀,一个一个来,这是要闹死人?”大嫂于桃边笑边把大家往后拨拉拨拉,顺势坐到初夏身边,“不用搭理她们,一堆不省心的。”

“大嫂你偏心眼儿!”一名脸蛋圆圆的女孩子嘟着嘴巴撒娇,“以前,你可是最疼我的,现在竟然说我不省心了。”

“你别跟着凑热闹,我就继续疼你。”于桃笑呵呵的看向周吉萍周祥萍,“你们说,是不是?”

“当然!”周祥萍一把将圆圆脸的女孩子揽怀里,“来,让四姐疼疼你。”

“啊!”女孩子翻着白眼伸出舌头,“完了,四姐把我勒死了!”随之睁眼笑笑,“三嫂,我是许淑娴,还能记住我吧?”

“当然。”初夏笑着点点头,心道记不住谁也能记得住你,取个那么淑女的名字,留个假小子头,一派假小子的作风,哈,难道是物极必反?

看后面那个腼腆的少年,许淑娴的哥哥许岩,分明就是和许淑娴性别错乱了。

那孩子开口必脸红,说话柔声柔气的,真是不明白,周小姑和许师长都是那种爽朗的性子,怎么会把儿子给教成这样?

“是你追的三哥吧?”这时,一名个子高高,年纪看上去有二十四五岁的女人,又把话题转了回去。

她是周三叔家的大女儿周爱萍,现年二十三岁,已经结婚,育有一女。

感觉到她话里的敌意,初夏眉头皱起来,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淡下去:“不是。”

“不是你追的?”周爱萍挑挑眉毛,上下打量着她,“那三哥凭什么看上你?别说是和美如姐比,就是我我妈介绍的那些女孩子比,你也不够看的。”

“周爱萍!”周祥萍皱眉瞪着她,“你神经病是吧?就因为你妈介绍的那些女人三哥一个都不点,你酸了?

现在当着大家伙的面儿,我申明一个问题,我三嫂,是我三哥用尽手段追来的,要不是三哥的坚持,三嫂这会儿绝对不会答应定亲,也不会答应嫁给他。

不要用你们那笨脑瓜子去胡思乱想,她是我三嫂,从今天开始,和我三嫂做对的人,就是和我周祥萍做对!到时候别嫌我周祥薄翻脸不认人!”

周吉萍也面色严肃的道:“我也是,我周吉萍永远站在我妹妹和我弟妹的身边儿。”

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初夏身上的刺慢慢缩回去,刚才她还想着,要是没人帮她说话,她就豁上让今天的定亲取消,也要和这个讨厌的女人论个长短。

当她身子弱家境差就好欺负啊?

她以前身子可不弱家境可不差,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无聊的鸟气?

哼!叔忍,婶不忍!

周爱萍脸上挂不住了:“你们俩属疯狗是吧?为了一个外人来咬我?”

周祥萍直接往外指指:“滚!”

这小姑子,脾气可真暴,嘿嘿……,她喜欢!心里这么想着,初夏脸上就漾起灿烂的笑容,且不自觉的往周祥萍身边靠了靠。

被未来三嫂这么依恋,周祥萍坐的更直了,藐视着脸色涨红的周爱萍:“要是不想滚,就从现在起装哑巴。”

脸上阴晴变幻一会儿,周爱萍面色渐渐平静下来,冲周吉萍和周祥萍笑笑:“这是我三哥的定亲宴,我当然要参加。

就算我刚才问的话让你们不喜,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实情,问问其他的弟弟妹妹们,他们是不是也和我那样想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