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周家一众小辈中,周爱萍是最争强好胜的性格,凡事儿她要是不拿个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例如,周祥萍的老公廖辉,现在上京所辖的某公社担任公社副主任,周爱萍在周祥萍面前,便常常会感叹农村穷,农村乱,农村的生活没法看。

最初,周祥萍还和她争究几句,久了,也就懒得搭理她了,她和廖辉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廖妈妈待她比亲闺女还亲,别人都说当一天闺女做一天官,可她自从嫁到廖家后,根本就没觉得结婚和没结婚有啥两样,想回娘家回娘家,想回婆家回婆家,想看老公去乡下,没人会干涉她的自由。

哪象周爱萍,自结婚后,就被婆家给管的死死的,说白了,她根本就是在妒忌,所以,周祥萍也就懒得和她计较了。

有时候甚至觉得周爱萍也挺可怜的,虽然在娘家凡事喜欢争尖犯酸,但在婆家,可是被管的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周爱萍嫁的是政|治后起之秀肖家,对于周家这种自战争年代浴血实战发展起来的家族,有一种隐隐的排斥,这种排斥,说白了就是一种自卑。

当年,是周爱萍一眼相中了肖玉文,但肖玉文对她却是没什么感觉,俩人最终能在一起,全是周爱萍主动的结果。

按说,肖家应该对于和周家联姻欢天喜地才对,然而结果却是。双方家长都互不待见,这样的情形。周爱萍嫁过去后在廖家的地位可想而知。

可越是这样,周爱萍见了娘家这边的人。就越是要想尽办法为自己脸上增光添彩,想要以此来证明自己选择的正确。

其实,周爱萍在廖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大家都心知肚明,也就懒得和她计较,但这次,她这样做,可就太不厚道了。

之前,周家小辈中的大多数的确是在怀疑这位准三嫂是用什么手段儿。才引起三哥的注意,进尔得了三哥的青睐,但在周祥萍做过解释以后,绝地不会有人再多想。

周祥萍是什么脾气?那可是个掉了脑袋都不说慌的主儿!

她周爱萍安的什么心思当他们不知道?法不责众——若他们都那么想的,三哥总不至于把大家都撵出定亲宴。

当他们是傻子啊?法不责众的代价就是,三哥从此就不待见他们了。

周家小辈的领头羊不待见他们,那他们以后,还怎么混?

“六姐(周家小辈中,她排行老六)。我可没那样想,看三哥的态度就知道,是三哥追的三嫂。”

“是啊,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如果说先前我有点儿想法。四姐证明过后,我可是什么想法儿都没了。”

“四姐,三哥问起来你可要给我作证。三哥选的三嫂,我可敬重了。”

“.......”

众人的七嘴八舌中。周爱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刚才拉大家作证是觉得,爷爷奶奶大伯大伯母答应让林初夏嫁进来。十有**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三哥这么些年都坚持不娶妻,好不容易松了口,估计就是头母猪,长辈们也会答应的。

但以她对三哥的了解,娶这林初夏大概也是不想让长辈们再叨叨,那么,等结婚以后,林初夏在周家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

既然是这样,大家这个时候选择向着谁,那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

她的公公,现任部级,同时也是某位大佬面前的红人,她的老公肖玉文,二十七岁的副处,和三哥比,也差不了多少。如果照目前的情势发展下去,有一天超过三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为什么公公家会不愿意和周家来往?道不同不相为谋是一点儿,再者,就这些年的发展趋势,肖家并不比周家差——最起码她是这么认为的。

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家族,取得今天的成绩,还不充分说明问题吗?

这些堂弟堂妹表弟表妹们,也太没政|治头脑了,被周祥萍那么一吓唬,便都背叛了她,那么,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都干什么呢?”周蜜康一过来,就看到众位堂弟堂妹表弟表妹们,围绕在初夏和他的两个妹妹身边,跟鸭子般呱呱个没完,当即眉头皱起来。

“他们都喜欢三嫂,过来表示问候呗。”周祥萍笑嘻嘻的看向周蜜康,“三哥,三嫂这么受欢迎,你什么感觉?”

“吃饭!”周蜜康扔下俩字转身往外走。

“没劲!”周祥萍撇了撇嘴,拉着初夏起身,“三嫂,咱们去吃饭,不用怕,有我在你身边,谁敢说你不好,我敲死他!”

“三姐,要是哪位长辈说三嫂不好,你也敲死她?”许淑娴边说边往周爱萍那儿瞟,显然,她意指的是周三婶刘玲美。

“一样!”周祥萍冷哼一声,“这是我三嫂,关别人屁事儿?”

“老四!”周吉萍瞪她一眼,“你是女孩子。”

“我本来就不是淑女.......”周祥萍边说边戳一把许淑娴,“小娴,你才应该淑女点儿,要不太对不起小姑给你取的这名字了。”

“屁的淑女!我要真那么做了,估计他们会把我当妖怪烧死!”

“小娴,不准这样说话!”被许岩这么一喊,许淑娴立即伸手把脸从上到下撸一下,换上酸笑:“哥,那你要我怎么说话?”

周祥萍脚下一个趔趄,连连摆着手:“好了好了,你还是别淑女了。”转而看向许岩,“喂,你跟小娴学着点儿,大男人柔声柔气的,真受不了你,你说你象个军人后代吗?”

周家几代从军,家中小辈无论男女,大多都是豪爽的性子,唯一的例外,便是许岩。

众人嘀嘀咕咕的到了大厅,饭菜都已经摆好,长辈们一桌,小辈们二桌。

初夏自然是和周吉萍周祥萍坐一起,另外,周蜜康也到了这个桌坐,这使得大部分小辈儿,都悄没声的挪到了另一张桌上——三哥气压太低鸟,他们好怕怕!

周爱萍因为刚才的事儿,原本是想避开周蜜康的,可恰好这个时候,她老公肖玉文赶了过来,这让觉得脸上极为有光的周爱萍,立时又欢天喜地起来,拉着肖玉文腆脸坐到了周蜜康的旁边。

肖玉文高高瘦瘦的,带个丝眼睛,肤色很白,留着中分头,初夏打量他几眼,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印象中,电影电视上的反派都这么个形象,尤其那中分头,肿么看让她肿么不舒服。

真是各花入各眼,瞧周爱萍,那眼珠子都快粘到肖玉文身上了。

一直在细细打量初夏的肖玉文,见初夏看过来,便冲她笑着点了点头,立时,初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对方那眼神儿,实在太恶心人了!

抓着初夏手臂的周祥萍感觉到初夏突然鼓起的小粒粒,便疑惑的道:“冷?”

初夏捋了捋胳膊,平复下心里那种恶心的感觉,冲对方笑笑:“不冷!”

“喂喂喂.......,你干啥?你放开我?”周祥萍尚在纳闷中,她家亲亲三哥已经提着肖玉文的衣领子往外走。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家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包括周爱萍在内,是以,就看着肖玉文如只小鸡般挣扎着被丢了出去。

待周蜜康返回来,周爱萍才反应过来,顾不上责问,拔脚就往外跑,这时候刘玲美也回过神来,皱美看着周蜜康:“怎么回事儿?”

“去问肖玉文。”周蜜康脚步连停都没停,便坐回了自己位置。

其实这会儿,周家众人不用问也基本猜到了大概,肖玉文是什么脾性,他们没有不清楚的,就老三那脾气,哼,让肖玉文尝尝色字头上那把刀砍下来的感觉也好。

是以,就在刘玲美还想质问的时候,周老爷子站了起来:“今天这大喜的日子,我讲几句,从今天开始,初夏就是我们周家的人。不管是周家的长辈还是小辈,都要把她当成这个家的一份子,都要维护她。”说着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小林和小赵放心,做周家的媳妇,和做林家的闺女一样!”

林宝河和赵玉兰虽然不知道未来女婿刚才那么做是为什么,可他们不傻,看众人的表情,再看周老爷子的态度,便明白,这是给他们家初夏撑腰呢!

两口子当即站起来,冲周老爷子深深的鞠一躬。

“初夏嫁到周家,我们一百个放心!”赵玉兰道。

刘玲美僵僵的站在周蜜康的身边,心潮起伏,老爷子这态度指明了不让她追究周蜜康的责任,她自己的女婿什么脾性她明白,可是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当这么些人的面给拎出去呀,这以后,还怎么相见?

就此和公公反抗?

她没那个胆儿,她可不象女儿那么糊涂,总觉得肖家会压到周家的头上来,莫不说她是周家的媳妇,就算不是,她也看得很清楚,这两个家族的根底,绝对不是一回事儿!

肖玉文和周蜜康,也绝对没的比!(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