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我是龟速暖,我要爬去睡觉了。

----------------------------------

周爱萍出了周家的院子,就见他的亲亲老公肖玉文脸色涨的通红站在门口,一脸愤怒。

“玉文,你没事儿吧?”周爱萍边说边扯着肖玉文的袖子上下打量他。

“松开!”肖玉文皱着眉头一把甩开她,“要不是你坚持让我过来,我用得着受这个屈辱?”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三哥会当着那么些人的面儿就发飙,你别生气了,咱们进去,奶奶会给咱们一个公道的。”

肖玉文冷哼一声:“行了吧,你们家人都和捧宝一样捧着他,会有什么公道可找?周爱萍,以后我要是再进周家的门,我倒过头来走!”

“玉文,你跟我进去,就算是和周家翻脸,我也要给你讨个公道,他凭什么这样待你?”周爱萍边说边用力的扯肖玉文,“不管以后你来不来,今天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不就是多看了那女人几眼嘛,他还真当那是个宝啊?要不是因为他,谁稀歹的看……”

肖玉文此时也很犹豫。

他很想回去找回公道,毕竟,若是就这么离开,以后无论在哪儿见了周家的小辈我和,他都会觉得不舒服。

至于周家的长辈,他倒是无所谓,小辈在长辈面前出丑,没什么好丢人的,他接受不了的是。他在周家小辈面前出丑了。

可是,想起周蜜康扔下他时说的狠话。他又有些心悸。

他说:“你要是敢再进去,我敲断你的腿!”

这话如果是别人说的。他不会当真,可偏生是周蜜康说的,那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万一真的给他把腿敲断了,遭罪的还是他!

一时间,他就在名誉和人身伤害间左右摇摆起来。

对于妻子的表现,他是极满意的,不管怎么说,在明知道他是什么原因被丢出来的情况下。还能这么维护他,的确是个好女人,以后,他会待她好一些的,顺便,让爹妈也待她好一些……

最终,还是想要讨回公道恢复名誉的心思占了上风,他半推半就的被周爱萍拉了进来。

恰好,周老爷子刚讲完话。大家在端杯喝酒。

肖玉文的视线悄悄斜向周蜜康,触及到对方冷冰冰的一张脸,他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

随之,却又挺起了胸膛。他就不信了,周家那么些人,会眼睁睁的看着周蜜康打断他的腿!

看到屋子里的情形。周爱萍的泪水“哗”的流了下来,太不把她当回事儿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到底是不是周家的女儿?”她几乎嘶吼着喊出了这句话。

周蜜康冷冷的瞄向肖玉文:“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走路了!”

“三……三哥……”想要争究几句的肖玉文,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的。手指就指向了周爱萍,“是萍萍说,不参加三哥的定亲宴,不好,我……我就回来了。”

“奶奶,您要为我作主!”周爱萍笃定的看向周老太太,“三哥凭什么就把玉文给扔出去?

不管怎么说,玉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是让外面的邻居看到了,玉文的脸往哪儿搁,还有,人家会怎么看周家?

还有,我刚才问玉文了,三哥为什么扔他出去?就是因为三嫂冲玉文笑了,他要真扔,应该扔三嫂啊,无缘无故的冲别人家的男人笑什么?”

赵玉兰和林宝河的脸“刷”的就变了,自家闺女自家知道,就肖玉文这样的,十个捆一块儿,女儿都不待多看一眼的!这根本就是诬陷!

虽说女儿对于嫁给周蜜康也不情愿,可他们能看得出来,她只是不喜欢对方的行事方式,其他方面,并不讨厌,否则,任对方再霸道,估计她也不会答应。

若不是周家一众人等对他们很尊重,周老太太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改观,这会儿他们绝对就坐不住了。

那边,初夏拳头也攥了起来,太无耻了,能是非黑白颠倒这程度,也真是够奇葩的了,原本,她还觉得周蜜康刚才的举动虽然让她暖心,但好象有些过份了,这会儿,她一点都不觉得周蜜康刚才的举动过份,对这种人,就要这样!

周祥萍轻抚着初夏的拳头,附在她耳边小声道:“别担心,有我们呢。”

言外之意是,先听老太太怎么说,如果老太太真向着周爱萍两口子,她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这种事儿,当事人说什么别人可能会不信,但旁观者的话呢?除非是铁了心要给当事人扣屎盆子,否则,就不可能只听一面之词。

“你自己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你不知道?带着他滚!别在这儿丢人现眼!”周老太太的话掷地有声儿,除了刘玲美,旁的人都松了口气,噢,还有周三叔周岗平,他是窘的,自家女儿女婿一出出的整事儿,他丢的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毕竟,老太太是唯一不赞同这桩婚事的,刚才,大家还真是担心她会偏着周爱萍说话。

“妈……”刘玲美抖着声音看向周老太太,“您问都不问,就这样撵他们走?老三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儿把玉文扔出去,多大的错啊,要这么待他?”说着看向周蜜康,“三婶自认待你不薄,以前操心你的亲事儿,也不是为了沾你的光,就是觉得你不容易,才想方设法的替你张罗。

你不领情不接受,三婶都不怪你,只能说明那些女孩子和你没有缘份,但是你今天的做法,三婶真的很寒心。

你这是打算以后让你媳妇骑在周家人的脖子上拉屎?你这是打算以后让周家人都看她的脸色过日子?

好吧,你有这些打算轮不到三婶管,三婶也无权管,可是,你不能用打你妹妹妹夫脸的方式,为自己的媳妇立威呀,对不对?”

“你女婿是什么货色,你知道吧?”周蜜康面无表情的盯着刘玲美,“别的,我不想说什么了。”说着看向肖强,“你再不走,我会说到做到。”

“我走,我走……”肖强咬着牙根恨恨的瞪一眼周蜜康,迅速跑了出去,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帐,他总有一天会算回来的!

周爱萍恨恨的跺跺脚,追了出去。

“我也走。”刘玲美边说边去拖儿子周华康,“走了!”

“妈,这事和我没关系。”周华康一把甩开她的手,“我姐和我姐夫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干嘛跟着瞎掺合?

今天是三哥大喜的日子,您呀,就别不懂事儿了,要是今天定亲的是我,我姐夫盯着我媳妇色眯眯的看,我会舒服吗?我要是有三哥的本事,我也把他丢出去!”边说边崇拜的瞄一眼周蜜康,又悻悻的握起拳头甩甩,“可惜我没那么大的力气,哎!”

刘玲美阴着脸看向周岗平:“你呢,也不走?”

“今天是我侄子定亲,我为什么要走?”周岗平的脸也阴沉着,“肖玉文在外面的名声怎么样,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小蜜做的对,要不是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肖玉文身上这会儿肯定会少个零件儿!你别不知足!”

“哼!”刘玲美招呼没打,也甩手走了。

周老爷子歉意的看向赵玉兰和林宝河:“亲家,真是对不起,你看这事儿整的,唉,家里孩子多了,难免什么脾性的都有,唉……”

“周叔,这次,我们是彻彻底底的放心了!”赵玉兰边说边感激的看向周老太太,“周婶,谢谢您。”

老太太摆了摆手:“我是对事不对人。”

虽说老太太这话的意思是,她并不是接纳了初夏,而只是在主持公道,赵玉兰和林宝河却已经不会再担心。

只要老太太不是糊涂到事非不分的人,暂时不接纳初夏,没什么,这样是非分明的老太太,只要初夏表现的好,总有一天会被接纳的。

定亲宴继续进行,刚才只是周老爷子代表男方讲了话,接下来,便是林宝河代表女方讲话。

然后,周老爷子当着众人的面儿,把定亲的礼金递给了林宝河,两口子早就商量过,如果数额过大,他们就不接受。

可这会儿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儿打开红包,而且,如果他们贸贸然的就拒绝,就显得女儿也太不值钱了。

还没等他们纠结完,林艳秋又招呼初夏过来,给她手腕上戴了个晶莹润泽的羊脂玉镯子:“这是我老早就给我小儿媳妇预备的,戴上我这个镯子,就得喊我妈了。”

哇!宝贝呀!

这种成色的羊脂玉镯子,根本是有价无市,这准婆婆的手笔可真大——某夏似乎忘了这会儿是哪年了。

周蜜康早就改口了,所以这会儿,就轮到她改口了,悄悄瞄一眼赵玉兰和林宝河,见夫妻俩冲她直点头,便一脸不好意思的看向林艳秋:“谢谢妈!”

大舅妈头痛的抚了抚额,大外甥女啊,你怎么忘了拒绝一下再收下呢?这显得咱多贪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