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张二妞的加入,让三班又恢复成了十人,至于那半道杀进来的程咬金是哪路神仙,大家都非常好奇,可惜乔宁伊不愿意提,大家只能在好奇中进入梦乡。

初夏是在担心中进入梦乡的,她现在对于把张二妞赶到三班来的是哪位,根本就没兴趣,她只担心她老娘有没有地方睡……

此时,团长筒子正守在林宝河的床前,至于赵玉兰,被团长筒子逼着去荆哲的休息室睡觉了。

赵玉兰哪能睡得着?可是未来女婿那不容分说的性格,她哪能拗得过他?没办法,只能躺在荆哲休息室的小床上不停辗转。

那边,林宝河也是极不自在,虽说为女儿争权益的时候,他也挺能说的,可是女婿的身份毕竟摆那儿,又不是太熟,让对方来给他陪床,他实在是受不起。

而且,他还没做手术,晚上也不用打点滴,根本就不需要陪床好不?无奈的是,他暗着明着的示意了几次,女婿仍然坐那儿岿然不动,这使得他又开心又惶恐。

女婿守这儿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女儿!虽说想到以后女儿会被另一个男人宠着疼着,他心里会有点儿女儿被抢走的小酸涩,但,比起女儿的幸福,他那点小酸涩算什么?

悄悄瞄瞄坐床头那挺直的背影,林宝河舒心的闭上眼睛,继续思绪万千……既然女婿这么在意女儿,那礼金的事儿又是为什么?

有好几次。林宝河甚至想开口问问,但话到了嘴边又被他咽回去了。真要那么问了,万一被误会他贪图周家的钱财怎么办?算了。时间会说明一切的,他就不瞎琢磨了。

陪床的事儿,周蜜康是第二次做,他知道初夏担心她娘晚上没地方休息,所以,在明知林宝河不需要陪床的情况下,他强行来陪床了——只有这样,才能让赵玉兰安心的去休息(团长筒子,你确定?)。

房间里四个病人。有两个是手术完了还要彻夜点滴的,但为了不影响别人休息,两个需要点滴的病人只亮着床头的小灯,护士进来时,也都是轻手轻脚。

如此,便显得这个夜,格外的安静。

周蜜康静静的坐那儿,目无焦距的盯着门外的护士台,心里。却远不如脸上表现的那么平静。

上一次陪床时,床上躺的,是叶美如。

那是在国外。

他忙于学习,一直没留意到她的异样。直到有一天,他下课回到家,发现她痛苦的瘫在客厅。身下,是已经凝固了的血迹。

看到他时。她的眸中燃起亮光。

“哥,救我。”

她一直喊他哥。

他以为她得了什么重病。吓得抱起她就往外跑,都忘了房间里有电话,可以直接喊救护车。

她流产了。

他和她虽然同住一室,但一直恪守本份,是在发生那事的一个月以前,他和她喝酒喝的有些多,醒来时,他和她拥在一起,身无寸缕。

所以,他一点都没有怀疑那个孩子的来历。

他尽心的照顾她,他愧疚的要死,以为是他的疏忽造成了她的伤害,他甚至坐在病床边的时候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让她过上她想要的生活。

出院前,他去问询主治大夫,回去以后,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主治大夫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着他的神色很不善:“知道近四个月大的胎儿流产会对女人造成多大伤害吗?就算三个月以后可以解禁,你就可以胡来吗?”

他被主治大夫的质问给搞蒙了,以为对方认错了人,遂报出床号,结果对方很愤怒的说:“没错,说的就是你,她为什么流产的你不知道吗?还跟我装糊涂,以为我们做医生的是傻子......”

后面,他被那主治大夫都给骂傻了.......

入院的那天,他满脑子慌乱,根本就没听清楚医生说了什么,只知道让他签字他就签字,后来的几天,医生只是查房观察恢复情况,并没提病情的事儿,他就一直理所应当的觉得,孩子只有一个月,流产了......

被骂完后,他回去翻看病历,果然,上面很清晰的标注着,妊娠十四周伤害性流产......

什么是伤害性流产他不太清楚,但是,根据医生骂的话,他要是不明白伤害性流产是什么意思,真就可以算头猪了。

他当时什么都没说,陪着她出了院。

在她需要静养的那段时间,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尽心的照顾她,她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温柔,一切,看上去很美好......

只有他最清楚,心底掩映着的滔天巨浪。

在她彻底恢复的第一时间,他和她摊了牌。

她没抵赖,说他把她扔在家里,她实在是太寂寞了,丹尼很温柔,对她很好......

然后,他搬离了那个家。

她去了丹尼那儿......

那一次,她的病床,也是正对着护士台,只是台后的护士,是蓝眼睛的。

相同的场景,让尘封的记忆涌上来,他闭眸叹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沉闷,又有些暗暗责怪自己,都已经定亲了,为什么还要去想那些早就过去了的事?

“这个给你,腿搭上面可以休息一下。”小护士脸涨红的搬了一把椅子给他,顺便还塞给了他一条毛毯,他一愣,随之明白过来,他一直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人家,大概是引起误会了。

唉,他背对着林宝河,就是不想让他不自在,倒没想到,他触景生情,倒是让人家小护士误会了,可这事儿,也没法解释,他只好摆摆手,把毛毯放椅子上,示意对方搬出去。

小护士脸更红了,压低了声音吭哧:“你......你用吧,一晚上这样坐着,太累了,我值班,都用不上。”说完也不等周蜜康再拒绝,飞速的跑了出去。

房间静谧,小护士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没睡着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二床和三床的陪护者都不能睡觉,看向周蜜康的眼神就是满满的促狭,她们是知道周蜜康和床上住的两口子的关系的。

虽然没细聊,但是也隐隐的从对话中知道,这是家里的闺女当兵攀上高枝了,说实话,二床和三床的女人,打心眼里羡慕。

这未来女婿的家境怎么样他们不清楚,但是,做女婿的能这么尽心尽力,真的是少找,要是她们的闺女以后能找这么个知冷知热又孝敬岳父岳母的女婿,就好了。

送毯子的小护士坐回去后,另一名当值的小护士就急急的戳着她问道:“小言,怎么样,他和你说什么了?是不是快要分我们喜糖了?”

“讨厌!”被称为小言的护士白对方一眼,“我只是为了让他不盯着我,才把椅子和毯子给他的,你想哪儿去了。”

“是吗?那你脸干嘛这么红?”

“热的。”小言边说边呼扇手,“这都六月了,太热了,江明,你不热?嗯,你穿的少,我穿太多了,不行,明天要少穿点儿......”

江明打断她:“行了!你就别在这儿装了,找那么些借口干嘛?人只有心虚的时候才会给自己找各种借口。

你热的什么热?”边说边拉过她的手试试,“冰凉冰凉的,还说什么热,就穿一件单衣还穿多了,我里面还穿秋衣了呢,撒谎都不会撒!”

“要不是怕你多想我能撒谎吗?”说着,小言却是又忍不住压低了声音,“你确定,他是他们的儿子?”

“他叫他们爹娘,那还假了?”

“你确定,1床的女儿是荆主任的女朋友?”

“要不是荆主任的女朋友,能让1床的家属去他休息室休息?能那么紧张1床的手术?你什么时候见荆主任做过这种小手术?”

“也是。”小言就点点头,“要真是这样,农村的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对吧?”

“你这是在说服我还是在说服你自己?”江明撇撇嘴趴在护士台上,“要是他盯着看的是我,我才不会犹豫呢。

在荆医生那么个小舅子,还愁农村不变城市?再说了,他是当兵的,看他的年纪,应该有二十五六岁吧,那肯定就是已经转志愿兵了,到时候荆家帮帮忙,留这儿绝对不是问题。

你们家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要是找个城市的男人倒插门估计有难度,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你可是绝对会后悔的。”

小言没再吱声,不过看她的表情,就是把江明的话听进去了。她悄悄抬头瞄一眼周蜜康,却发现对方已经是背对着她,她给的椅子,就放在门口,毯子还是原样搁在椅子上。

这男人,怎么可以这样!

小言咬咬唇,脸色变的有些难看起来。

江明顺着她的视线瞄一眼,忍不住扑哧笑出声:“你个笨蛋,他要是真把你毯子拿去盖了你才应该生气呢,一个男人,不轻易用女人的东西,代表了什么,你想想?”

“专一?”小言眸子亮起来。

江明耸耸肩:“这是你说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才不给你下这种保证呢。”

小言气得戳她:“坏死了,明明就是你挑起的话题。”(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