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我……”初夏一张小脸涨的通红,更添了几分艳色,看得曾梅丽一呆,心中暗哂,她是女人,都愿意多看几眼,更何况男人?

这会儿,她十分的替三哥庆幸,若不早早的娶回家,再待上两年,倾国之姿尽显,三哥能不能把她抢到手,还是未知数呢。

嗯,大概三哥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要是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的,但她绝对相信,就算他主观上没这样想,潜意识里也肯定是这样想的!

想起林初夏之前在老家遭受到的一切,她又有些唏嘘,若不是遇到了三哥,她的将来到底是福是祸,还真是不敢说。

自古红颜多薄命,不是没有道理的。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倾国之色只能是祸而非福,一般家庭,是绝对保护不了这种金凤凰的。

“我知道关于你感情的问题,我是没资格多说的,但是......”顿一顿,曾梅丽继续道,“但是,你已经和我三哥定了亲,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荆哲对你的心意,在明知道他喜欢你的情况下,还做他的助手,你觉得,合适吗?”

初夏坦然的看着她:“曾队长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我不知道。”曾梅丽摇头,“可能我说的话你不爱听,但是,我真的是出于好心,三哥一直没有结婚的意向,二姨一家都很着急,所以。当他们知道三哥愿意娶你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不管你是怎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出身,他们都接受。

但是。当你真的和三哥定下来以后,他们的心态和先前肯定就不是一样的了,关于你的流言,他们肯定会不高兴。

你也清楚,到现在为止,周奶奶并没有完全接受你,若是传出有关你和荆医生的闲话,你想要让她接受你,就更难了。

其实和你说这些。我很犹豫,但是,难得看我三哥这么在意一个人,我希望你和他之间的路,会是平平坦坦的。

或者你不知道,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象我三哥这样条件的,若不是特殊情况,是绝对不会娶你这样的媳妇的。

嫁给他。你会成为很多人关注的对象,会有很多人挑你的刺儿,你是聪明人,不用我再细说。也应该明白了吧?”

“明白。”初夏点点头,“我知道你说这些是为了我好,但是。我想你可能会失望,嫁给周蜜康。我会尽我最大能力做好周家的媳妇,但不代表。我要为此失去自我。

没错,我是平民家的孩子,我家很穷,按照世俗的条件我是配不上周蜜康的,但是,他选择了我,就必须接受我的一切。”

曾梅丽头痛的抚额:“为什么你一定要他接受你的一切,而不是你为他做出改变呢?”

“是他要娶我,不是我要嫁他!”

“你......”曾梅丽看着变身成小刺猬的初夏,一脸的无奈,“我真的是为了你好,你别这么抵触,好不好?”

“对不起.......”初夏长舒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缓下来,她毕竟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当别人理直气壮的来干涉她的私生活时,她忍不住的就竖起了满身的刺儿,其实想想,对方的确是在做善意的劝告,她这样对人家,真就有点没道理了。

但,即便明白这个道理,她还是接受不了别人干涉她的私生活,凭什么,她就要处处顺着周家人的想法来?

婆婆林艳秋和荆哲妈妈的那点恩怨,在她看来很无聊,难道就因为她们间的无聊嫌隙,她就要放弃对自己的职业规划?

当然,不是说离了荆哲她就没法做医生了,她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已,而且,她细细回想过,荆哲对她根本只是老师对学生的欣赏而已,为了莫须有的猜测去避忌,既是对自己的不尊重也是对别人的不尊重!

“我不是听不进劝,你也知道,我家和周家的差距太大了,我自己可以坦然,但是我爹娘做不到,我有一技之长,才能让他们心里踏实些。”曾梅丽一直对她不错,初夏并不想让她误会,但太多的解释没意义也没必要,相信这么说,对方应该能理解。

“林初夏.....”曾梅丽起身,认真的盯着初夏,“如果说之前,我只是觉得你嫁给我三哥是运气,那么现在,我想说,你绝对配得上他。”

这是很高的评价了!初夏眉眼弯起来:“谢谢!”

“但你也必须有心理准备,无论你做到什么程度,在外人眼里,你嫁给我三哥都是高攀了,毕竟,没几个人是有耐心了解你的,他们看到的,只有你得到的光环。”

“我知道,我不会介意别人怎么说的。”

“那就好。”曾梅丽犹豫一下,道,“今年考大学,你没想过吗?”

怎么她也来问她这个问题?初夏苦笑着解释:“送我回来的时候,周蜜康已经问过我这事儿了,我想后年再考。”

“好吧,当我是多嘴。”曾梅丽无奈的笑笑,“不瞒你说,我二姨那脾气吧,也挺倔的,我是担心到时候你和她起冲突,才提前给你打预防针的,我妈也让我提醒你一声,估计她要是知道你做荆哲的助手,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唉.......”长长的叹一声,初夏亦是泛起了愁容,若是准婆婆真和她闹腾起来,她总不至于也象和周蜜康曾梅丽谈话这样顶撞她吧?

......

第二天早操后,众学员们早早的来到教室坐好,一张张的小脸儿,都满是期待紧张,一个个心不在蔫的聊着天,眼睛时不时的巴巴瞄向穿外,既盼着荆哲快点儿来,又盼着他能来的晚一点儿,让希望在心中多燃烧一会儿。

人嘛,就是这样,结果不宣布,都希望那个馅饼砸到自己头上,考试的时候不是有临场发挥好和临场发挥不好吗?

现在大家都盼着临场发挥好的那个是自己,临场发挥不好的那个是别人。

当然,也有一部分不受影响的学员,例如乔宁伊、杨晓丽、林梦冉以及其他各班的一些家庭条件十分优渥的学员。

他们来到这儿,学习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就是在那圈光环的笼罩下,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八点钟,荆哲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本来就坐的笔直的学员们,小身板挺的更直了。

环视一圈儿后,荆哲浅浅一笑:“看得出来,大家都在盼着我宣布结果,对吧?”

“是!”

“老师,别卖关子了。”

“是啊老师,到底选谁做您的助手,快说吧!”

“老师,不会是我吧?”

“你靠边去,肯定是我!”

“......”

现场立时和炸了锅般闹腾起来。

“看来,大家是不想知道结果了。”荆哲边说边翻开课本,“既然这样,我下课后只告诉她一个人就好了,现在,我们开始讲课!”

“老师!”

这一次,声音出奇的齐整。

荆哲就笑:“好吧,这次考试的成绩,比我想像中要好,这说明,大家在学习中,是真下了功夫,如果不是条件所限,我倒真想多挑几个助手。”

大家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荆哲视线往初夏的方位瞄了瞄,悄悄叹口气,脸上却仍是挂着笑容:“好了,我就不卖关子了,将会成为我助手的,是四班的吴静波同学。”

众人的视线齐齐的看向吴静波,有羡慕,有妒忌.......

初夏在荆哲念出吴静波的名字时,心就忽的沉了下去,她咬住唇,强忍住涌上的泪水,给自己打气:“林初夏,你不可以哭!绝对不可以器!.......”

她深呼几口气,终于将泪意压了下去,坐在身旁的刘美君,悄悄握住她的手捏了捏,转而看向荆哲的目光,就有些不满。

既然没定下来,干嘛要许诺?哪有这样玩人的?

刹那间,荆哲在刘美君的心目中,便成了伪君子。

宣布完吴静波名字的时候,荆哲的视线就不着声色的转向了初夏,她的表情,当然瞒不过站在高处的他,看着她那伤心失望的模样儿,他就觉得心都揪了起来,放在桌边的手帮力攥成拳头,殷红的液体顺着指缝流下来......

一上午,初夏都在走神儿。

她相信,荆哲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那么,他这样做只有一种可能,周蜜康向他施压了,周家,向他施压了。

她毕竟是周家的准儿媳,他屈服于周家的施压,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儿,所以,她没有什么好怨怪她的,现在,她最想做的,就是去质问周蜜康,他说的话,都是在信口开河吗?

他明明答应了她,让她三天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见她爹!

她忽的打个冷战,还有一种办法,她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见她爹,那就是,她被调离医疗队!联想到曾梅丽昨晚的谈话,她立时就觉得气血往脑门冲去!

凭什么?他们凭什么不征求她的意见,就决定她的未来?就没有这么欺负人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