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到。

----------

看到气呼呼冲进来的初夏,周蜜康抬眸扫她一眼:“来的倒是挺快,正想让汉亮去找你呢。”

“团长,我先去忙了。”周汉亮说着逃也似的冲出了办公室,人家小两口的情趣,他可没有心思掺合。

“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初夏气得拿起桌子上一本书便向着周蜜康砸过去,“竟然敢骗我,你竟然敢骗我……”

“别胡闹!”周蜜康接住书,冲她皱眉头,“不问青红皂白的乱扣帽子,就是你的习惯?”

“我怎么不问青红皂白了?助理的名字都宣布了,我哪里冤枉你了?昨天你明明答应我的,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憋了一肚子委屈的初夏,说着说着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落。

看着对面的小人儿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儿,周蜜康一脸的无奈:“我说的是三天以后,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看咱爹了,是吧?”

初夏吸吸鼻子:“那不是一个意思吗?”她没敢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生怕马上会应验。

“怎么会一样?还有,我当时问的是,你就真的那么想当医生,对吧?”

初夏点头:“对啊,你还提议让我去上医学院呢,你根本就是答应了让我当医生了,怎么能出尔反而呢?”

“离了荆哲,你就当不了医生了?”

“你……”初夏小脸涨的通红,“如果有比他医术好的愿意收我做徒弟,我当然没意见。”

“那不就结了?”周蜜康摊摊手。“你那脑子是怎么长的?不会转弯儿啊?去我家商量亲事的时候,荆哲他妈拉着荆哲去我家是什么意思你又不是没看到。而他妈和我妈什么关系,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要是做了荆哲的徒弟,不是诚心要气死我妈?”

初夏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没吱声,她总不能当着周蜜康的面说,他妈和荆哲他妈的闹腾忒无聊了,她懒得搭理。

“我答应你的事儿什么时候没办到?”周蜜康冷哼一声,“是不是怀疑我把你从医疗队里踢出来了?”

“我没那样说。”

“一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你根本就是那样想的。”

“我那样想有错吗?你又不跟我说明白……”理屈的初夏迅速转移话题,“你给我安排了哪位老师啊?比医生厉害还是比荆医生差?是男的女的?多大年纪?好相处吗?真心想带我吗?”

周蜜康皱眉看着她:“先向我道歉!”

“对不起。”在这种时候。初夏是绝对不会犯倔的,不但道了歉,还配上了一副甜到发腻的笑脸儿。

周蜜康脸虎着:“记住了,以后不准这样对别人笑,尤其男的。”

“是。”初夏赶紧敛了笑容,暗自诽腹,傲娇男,小心眼儿!

“带你的是401的主任医师宋晓玉,今年48岁。级别比荆哲高,医术也不比荆哲差,性格有点严肃,但人很好。她是咱妈的朋友,你放心跟着她好了,她会倾心教你的。绝对不会比荆哲尽的心少。”团长筒子倒是把初夏查户口似的问题一五一十的回答了个遍。

48岁?有点儿严肃?还是未来婆婆的朋友?初夏小脸儿就苦起来,48岁代表着离更年期很近。有点儿严肃代表着不是特别好相处,未来婆婆的朋友代表着对她会格外严苛……

好吧。不是她故意挑,是她真的很害怕和这个年纪的女人相处,她曾经的钢琴老师,是这个年纪,她曾经的班主任,是这个年纪,她原本的老妈,是这个年纪……,她们无一例外,都整的她想死……

但这会儿她根本没的挑,要是她敢说出什么来,团长筒子估计……噢不,应该是绝对会以为她就是想着跟荆哲学医……

“好,我知道了。”某人有气无力的回答。

周蜜康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她那是个什么态度?他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才让宋阿姨答应带她,她竟然那么个不情不愿的模样儿!“你给我听着,宋医生比荆哲可是要有名气的多,别不知足!”

“我没不知足……”初夏小声嘀咕一句,迅速站直了,“放心,我会象尊敬你妈那样尊敬宋医师。”

“我妈是谁?”

“林艳秋。”

周蜜康:“……”他问的是这个么?她是诚心想气死他是吧?

看着团长筒子便秘一样的脸色,初夏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在哪儿,赶紧被救:“也是我妈。”

“你要是不遇上我,被人卖了还在数钱呢!”周蜜康无语的抚抚额,“好了,赶紧回去上课吧,明天你的调令就下来了,等咱爹出院后,你再跟着宋医师实习,不过,这几天在医院也别光玩,多看看书,宋医生可是个严谨的老师,你要是表现的不好,她随时会把你赶回来,到时候,可别因为丢人哭鼻子。”

“是!”初夏欢快的应答着往外跑,门拉开的一刹那吓得她后腿一步,“师长,指导员,你们……”

“呵呵……”许正鸿讪讪的笑,“初夏,你也在里面啊?我正好走到这儿,和汉亮说两句话,呵呵……”

“小姑父,有话进来说吧。”周蜜康面无表情的迎出来,一边一个扯住许正鸿和周汉亮,“别客气,都进来吧……”

当着初夏的面儿,不管俩人心里再不情愿,也不好武力挣脱,只好不情不愿的被周蜜康拖了进去。

“小蜜……呵呵……”许正鸿讪笑着,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毕竟,身为长辈,偷窥小辈,是不对的。

“师长,这岳父住院,这几天我要过去多盯一下,训练这边,要麻烦您多操心了。”周蜜康边说边把一摞文件放到许正鸿怀里,转而看向周汉亮,“这几天有什么事儿,直接向师长汇报吧,我就不过来了。”

说完,不等俩反应过来,拿起车钥匙,潇洒的冲俩人晃晃,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口,只留下来回忽扇的两扇门儿……

……

第二天,吴静波正式成为荆哲助理的通知下达时,还有另一张通知也随之宣布,林初夏成为了401医院宋晓玉医师的助理,在医疗队学习结束后,将会跟随宋医师进行系统的学习。

这一通知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尤其是在本地学员说出宋晓玉在当地的地位后,就更轰动了!

一时之间,大家甚至都盼着家里人能生病住到401去,让自己也能遇上这样的好机遇——大家自动脑补的认为,初夏的机会,是她爹生病才得来的。

林宝河恢复的非常好,五天后便出院了,考虑到他的身体,周蜜康决定亲自开车送他们回老家。

初夏当然也想跟着,可是,她既然想要继续工作,就不可以象团长筒子那么随心所欲,人家有师长代劳,她有谁代劳?

还好,宋晓玉医师虽处于更年期,又是个严肃的人,却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对初夏说不上热情,但也不算太冷漠,她现在的任务就是跟在她身边,观看她给病人看病。

宋晓玉还带了另外一名实习生,叫王婧,是医学院毕业的,对于初夏这土包子,明显不感冒,基本上,连看都不爱看她一眼。

初夏倒也无所谓,面子是争来的,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们会象尊重一名医生一样,尊重她的。

……

大林村。

就在罗刚顺和胖婶家后面的空地上,五间房子的地基已经打牢,红色的墙体垒起了一半儿,每天,都有不少人过来看热闹。

村子里,还没有人家盖红砖大瓦房呢!这是独一份儿,大家都在猜测,房子的主人是谁。

可惜,问了盖房子的几次,都说不知道,说是受人委托来干活的,他们只管干活,不知道房子是谁的。

有人就问新房主的邻居,现任大林村村委书记罗刚顺:“书记,您真不知道这房主是谁?”

罗刚顺就摇头:“不知道,这地基虽是我批的,可这是上头来了文件让批的,我问过盖起来以后谁来住,人家没和我说。”

胖婶就眼病的叹气:“咱家什么时候也换成这样的大瓦房就好了,瞧这多气派,住里面多敞亮?”

有人就笑着打趣:“胖婶,您急什么,儿子闺女都当兵去了,闯好了,带你们去城里住大楼房,哪还稀罕这大瓦房?”

“大楼房有什么好?”胖婶就撇嘴,“把我们俩关里面,还不和坐监狱一样?要是他们真有出息,能给我们盖套这样的大瓦房,我这辈子就知足了!”说完就有些兴味索然的回了屋子,林宝河和赵玉兰不在村里,她总是有一种少了半村人的感觉,蔫蔫的提不起精神来。

早知道,她就应该跟着一起去,还能见见闺女儿子,唉,也不知道他们在那边过的怎么样,想不想家,想不想爹娘……

“胖婶,你们家来客人了!”

听着有人在外面喊,胖婶迎出去,见是未来的亲家赵玉山和李爱媛,赶紧换上笑脸儿:“你们可算是来了,听说宝河病了,是怎么回事儿?捎信的也没说明白,我寻思去问来着,又没好意思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