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小黑屋码的三千,一修文修掉了二千多,等于重新码的,破黑屋,我恨它!!!

---------------

“有本事再也别进这个门儿!”林老太太冲着林二爷爷和林二奶奶的背影吆喝一句,转而有些不甘的看向林老爷子,“真.....真不去了?”

“怎么去?你知道在哪里就去?”林老爷子脸阴的跟锅底差不多,“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婆娘,你说说,就这么着给扔了家里,以后咱们还有什么脸在村里待?”

“你个死老头子......”林老太太枯瘦的手狠狠的挠在林老爷子脸上,留下几道血痕,却是眼皮都没眨一下的继续骂,“没本事管儿子就知道往我身上撒气,你个没有良心的死老头子,苦熬苦熬的跟了你一辈子,就落不着你点儿好。那么能耐你怎么不让大车来接你?脸拉的驴脸那么长给谁看......哎哎,老头子,你咋了,你咋了......”

眼看着林老爷子“咕咚”一声直挺挺的倒在炕上,林老太太吓坏了,赶紧停了喝骂,手忙脚乱的去扶林老爷子扶起来。

粗通医术的杨爱华赶紧制止林老太太:“娘,你先别动爹,宝海,还不快去找高大夫.....”

“别......别......”林老爷子两手扎煞着乱划拉,“别去!”

“爹......”正在迟疑的林宝海见林老爷子醒转过来,就松一口气,“爹。您觉得哪不舒服,我和高大夫说一声。让他拿齐了药过来。”

“爹没事儿,就是让你二哥那小王八羔子气的......”林老爷子说话时。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林老太太吓坏了,赶紧拉住林老爷子的手表态,“老头子,我以后都不骂你了,你可别吓唬我,要是你走了,扔下我可怎么办......”

“别说些丧气的,扶我起来!”

林老太太听话的扶着林老爷子起身。林宝江和林宝海齐齐上前搭手,帮着把林老爷子缓缓扶起来,让他倚着被子坐好。

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林老爷子哑着嗓子开口:“三个儿子一个闺女,这是多大的阵仗?我一直觉着,我林光建这辈子就是让人眼羡的,这会儿,好啊!真好啊!咳咳咳......”

林老太太赶紧帮着他拍背:“老头子,你别和个畜生一般见识。气出个好歹来,罪得自己遭,他做的这么狠绝,以后就别怪他对他狠绝!”

“我是他亲爹啊。别说比不上他那老丈人杆子和老丈母娘,就是连陈凤刚和罗刚顺,也比不上啊!这是我亲儿子吗?老婆子。你说他是我亲儿子吗......”

林老头唾沫横飞的陷入了癫狂状,他接受不了二儿子竟然真的在这种大事上把他给撇开了。更理解不了二儿子的做法儿。

但现在的事实告诉他,事情。真的超出他的掌控了。

......

林宝河赵玉兰、罗刚顺胖婶、陈凤刚陈老太太、赵老爷子赵老太太、赵玉山李爱媛、赵玉英王美凤、赵玉翠张小庆、赵玉峰(赵玉兰二哥),林宝娟家四口,一行十九人,便是此次的送亲队伍。

都没出过远门,坐在车上的众人除了一开始有些拘束,后面便都兴奋的盯着外面叽叽喳喳的议论不停,尤其是看到车外的人好奇的向里张望时,几个小辈儿更是兴奋的小脸通红。

半道上,周蜜康带着大家去吃了中饭,稍事休息,便继续出发。

这使得自上了车没发现林老爷子林老太太等人,心中纳闷的林宝娟,直等到半下午,兴奋了将近一天的众人都困盹的闭上了眼睛,她才找准机会,悄悄的拉着林宝河坐到车后面单独说话。

“二哥,爹娘和大哥大嫂他们,是不是难为你了?”上车后她没发现林家老两口和林宝江林宝海,心便忽的一下子沉下去了,这结婚的大喜日子,女方长辈不出席,可不是让人瞧不起吗?

只不过,当着众人的面,尤其是当着新女婿的面,她不好说什么,便把一肚子的疑惑压了下去,这会儿,终于瞅着点机会,哪还能再忍得住。

林宝河摇了摇头:“不是,我就没去找他们.......”不待林宝娟再问,林宝海便把详细的缘由告诉了林宝娟。

“初夏女婿那边真的不会小看初夏?二哥,你确定?”林宝娟显然对林宝河的说法儿,还是持怀疑态度。

“放心吧,我和你嫂子哪能不为初夏考虑,咱爹娘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真让他们去了,初夏才是没脸呢......”林宝河忍不住重重叹一声,“这么做,二哥心里也不好受,可是,二哥实在没别的办法。”

林宝娟仍是一脸的担心:“就算初夏女婿那边的人不会因为这事小看初夏,那以后二哥和二嫂在村里怎么待?不管爹娘对错,二哥终归是他们的亲儿子,这种事儿把他们撇开,别人会怎么看待二哥二嫂?”

林宝河无所谓的摆摆手:“别人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吧,我们就初夏这么一个闺女,不能为了让别人说我们好,就让她受委屈。”

沉默良久,林宝娟幽幽的叹一声:“夏是个有福气的。”

这话林宝河爱听,当即认同的点头:“嗯,夏是个有福气的。”

看到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一左一右的把周蜜康夹在中间,脑袋倚在他的肩膀上打盹,林宝娟忍不住轻笑:“二哥,赵叔和赵婶是真稀罕初夏女婿。”

“嗯。”林宝河就点了点头,这一路上,不管是在车上还是去吃饭。老爷子老太太都是寸步不离周蜜康,一副生怕他被别人抢了去的样子。实在是让他开心的同时,又有些酸酸的——和赵玉兰结婚这么些年。还没见老爷子老太太对谁这么稀罕过呢。

瞄瞄林宝河的表情,林宝娟就“扑哧”笑出声来:“二哥,女婿的醋你也吃,可真有出息。”

“谁吃醋了?”林宝河坚决不承认。

“脸上就差挂个醋瓶子了,还在这嘴硬。”林宝娟笑着起身,坐到了赵玉兰身边,附在赵玉兰耳边小声道,“二嫂,二哥在吃夏女婿的醋呢。”

赵玉兰回头瞄一眼老公。嘴角的笑意越漾越大:“那他就等着酸死吧,小周对初夏那么疼宠,早晚有一天,会把他宝贝闺女抢过去的。”

......

林家的一众亲戚,被安排在距离周家有半个小时路程的一幢三层别墅内,每层五间卧室,大家都住进去也很宽敞。

因为男女婚前不能见面的风俗,初夏被拦在了别墅里面,出来迎接的是周蜜康的姑姑周月平和姑父许正鸿。

和赵玉兰等人打过招呼。周月平又赶紧解释:“我哥嫂他们是想过来的,但是碍于咱这儿的风俗,还是明天见面的好,我是嫁出去的闺女。见面没事儿。”说着又把周蜜康往车上推,“赶紧回去吧,明天就结婚了。不差这一会儿。”

“小姑,小姑父。这边就麻烦你们了。”周蜜康虽说对这些风俗不怎么介意,但是为了让相信这些的长辈们心里没有芥蒂。还是顺从的上了车,并把大刚爷爷和陈奶奶给带走了,出发之前,周老爷子可是罗嗦了无数遍,一定要第一时间把大刚爷爷给他带回家去。

许正鸿瞄一眼被扔下来帮着照顾林家亲戚的周汉亮,一脸无奈的笑:“臭小子还是不相信我们。”

“团长是怕累着师长和夫人。”

“切,你就别给他贴金了。”周月平边说边亲热的拉着赵玉兰的手诉苦,“嫂子,小蜜要是对我们有对您一半的好,我做梦都能笑醒。”

这种话,赵玉兰实在不好接,便只是笑着也不吭声。

“爹,娘,姥姥,姥爷,大舅,大舅妈,小姑,小姑父......”

众人腿刚迈进门口,初夏便急冲冲的冲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同样一脸激动的罗晓琼,是以,这边初夏在挨个打着招呼,那边,胖婶已经抱着罗晓琼激动的热泪盈眶。

一众人等寒喧亲热过后,周月平便招呼大家坐下喝茶休息,并安排两名保姆赶紧做饭。

“妹子,这房子是谁家的?”打量着宽敞的大别墅,胖婶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这是周家的祖产,半年前刚还回来,原本一直也没收拾,小蜜和初夏定亲后,老爷子便找了人过来打扫粉刷了一遍......”周月平边说边推开窗户,“这外面的景色不错,倚山傍水,老爷子想过一段时间好好收拾收拾,等初夏有了身孕,可以来这边养胎。”

一直沉默着没吭声的初夏表姐王美凤,艳羡的看向初夏。

成为一名老师,嫁到强家去,一直是她极为自豪的事儿,可是现在和这个小表妹比比,她所拥有的那一切,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别说是住上有保姆伺候的大房子,就单说男人,强俊杰和周蜜康也没一点可比性。

所谓团长!竟然是这么年轻的团长!

她艳羡的目光转为热切,心中极为后悔以前对初夏的冷淡和嘲讽,不知这会儿努力,还有没有用?(未完待续。。)

ps:今天是“语诺”诺诺的生日,自暖的第一本书,她就支持暖,一路的鼓励,一路的相伴,她不只是书迷,更是朋友,这本先婚,她甚至比暖还要上心的在做人物表,在挑错,对她的感激,暖真的找不到合适的语言表达,暖祝美丽可爱的诺诺生日快乐!健康平安!幸福永远!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